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章 神仙怒!(二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谢谢书生、芒果、名字、gui1ai、牙签等的推包月包。≧≯)

    逃!

    一瞬间,散花楼上,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身形一动,就朝着楼外蹿出。

    开玩笑,小天师与杜家家主,一位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一位是名震一方的一流大高手,只是威严气机,就足以重伤他们这些散修小人物。

    武道修行,越往后差距越大,不可以道计。

    “苏乞年!你一个半废的废物,也敢言掀翻我杜家!你好大的胆子,狂妄不自知!”

    “杜家主,这个人已经疯魔,不知道天高地厚,今日我就来出手将他镇压,再派人送回武当,让武当山看看,这个青羊峰上走下来的狂徒!”

    “废话!你们一起上!”

    呼!

    下一刻,苏乞年出手了,这一动,就仿佛整个天地都坍塌了,却只局限在这散花楼三楼,没有破坏任何外物。

    突如其来的变故,那一只属于苏乞年的大手按落下来,同时对准了小天师与杜全生二人,看上去平淡无奇,却伴着龙吟,直接将真空按得塌陷,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缝。

    最重要的是,那一股陡然间迸的威严气机,几乎在霎那间,就令得那位小天师勃然色变。

    “禁忌!”

    他暴喝一声,在这股气机下,他肌体欲裂,不敢怠慢,几乎破入第三重境的《龙虎道体》推升至极颠,与此同时,他出剑了。

    剑是惊雷剑,通体紫红,晶莹如玉,长四尺三寸,是一口罕见的上位无痕宝兵。

    剑动,就是《九霄引雷剑》第三式。

    天象骤变,乌云聚,三道银电坠落,落到惊雷剑上,生出能有近十丈长的银白剑罡,淡金光华流转,玄阳气息流淌,两种本源之力交织,虽未融合,却透出来一股凌厉霸道的威严,化成剑势,几有刺穿真空之势,掀起连绵大浪。

    然而,苏乞年的手掌放大,无坚不摧,如白金浇铸而成,散出神圣光明的气息,什么真空波浪,剑势剑罡,都被震碎。

    铛!

    掌落,按在惊雷剑上,迸溅出漫天火星,既而,那位小天师就色变,如遭雷击,长剑脱手,整个人如流星一般横飞出去,撞碎了三楼的窗户,跌落到长街之上。

    余势不减,苏乞年化掌为拳,击向杜全生。

    “好胆!”

    杜全生惊怒交加,弹指间的变化,他措手不及,太快了,这位小神仙气机冲破壁障,居然踏入了禁忌层次,这哪里是传闻中的半废之身,根本就是一条人形真龙,硬撼上位无痕宝兵,虽然不是直撄其锋,也足够令人惊惧,那是怎样一种肉身体魄,堪称可怕。

    锵!

    杜全生出手了,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一流大高手,金色剑光一闪,整个散花楼三楼的穹顶就被斩开,得见冉冉升起的明月。

    属于金行本源的锋锐之气与剑道锋芒契合,属于杜家的《裂空剑》一剑裂真空,裂空剑罡如一道金色长虹,迎向那一只白金拳头。

    哐!

    一声巨响,金属颤音不绝,几乎响彻方圆十里之地。

    散花街上,人们目瞪口呆,看被掀开的散花楼,唯有一张桌子毫无损,一个鬓雪白的少年立在桌前,一只拳头硬撼当代杜家家主的裂空剑罡,丝毫不落下风。

    噗!

    有人咳血,长街上,很多人的目光有些古怪,看那散花楼下,小天师余绝道几番踉跄,都未能起身,握剑的右臂痉挛,几乎被震成了麻花。

    然而,内伤再重,也重不过他的脸色,眼中的怒火比汪洋还要汹涌,这是一种耻辱,在同一个人身上,时隔两个多月,一切再次重演。

    蹬!蹬!蹬!

    此刻,散花楼上,一剑过后,杜全生止不住身形倒退,那股拳力太浩瀚了,简直不像是人类。

    而苏乞年如影随形,一只拳头再次向前洞穿,有无量光明绽放,永恒不动,自由无定,真空崩碎,一道银白拳痕贯穿虚空,令得杜全生骇然。

    他竭尽全力,《裂空剑》演化到极致,也没有能够挡住,剑势被撕裂,剑罡被粉碎,手中那口随身的中位无痕宝剑悲鸣,被一拳震开。

    砰!

    仅仅在那位小天师坠落散花楼数息之后,这位名震启辰县,一流武林世家杜家当代家主,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就步了后尘,坠落长街,胸口一道清晰的拳印,有肋骨断裂之音。

    这一幅画面,在此后很多年,都留存在这启辰县很多人的脑海中,尤其是一些江湖散修,直到老去,回想起今日这一幕,依然有无穷概叹。

    紧接着,两道身影由虚化实,出现在长街上,那是苏乞年拉着李匠神,这个有些紧张的十岁少年,看身前的一幕,少年还没有能够回过神来,太快了,这位平日里他只能偷偷仰望的杜家家主,传说中的一流大高手,就这样跌落在他面前,仿佛曾经坐卧九天的神祗,忽然间坠落凡尘,他有些不敢相信。

    长街寂静,尤其是一些闻讯而来的启辰县武林中人,这时连呼吸都停止了。

    若是小天师也就罢了,但另一位可是名震一方,问鼎启辰县多年的杜家家主,一位临近一流混元境第二步的大高手。

    “此前,小天师曾吐出禁忌两个字。”

    “什么是禁忌?”

    很多江湖散修不清楚,但一些赶来的真正武林高手,三流、二流人物就瞳孔剧烈收缩,再看向长街上那个鬓如雪的少年,就显露出来无比的忌惮,乃至是敬畏之色。

    年轻禁忌!

    他们大汉,又出了一名年轻的禁忌强者,未及一流混元境,武力却打破了那一层壁障,跻身其内。

    武当小神仙,苏乞年!

    传闻中,这一位练功出了问题,走火入魔,步入了休命刀劫,现在看来,步入了刀劫之中的小神仙比之前更强了,甚至步入了禁忌层次。

    禁忌层次,很多二流高手知晓,那是当今龙虎榜上前十的存在才能拥有的武力,当今圣上的第七子,龙虎榜第十一位的坐天剑,近日闭死关,就是为了破入这一层次,欲冲击前十之位。

    “了不得!了不得!武当这一代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都不需要挑战,等到消息传出去,得到皇宫大内的验证,下一次龙虎榜换榜,如果那一位坐天剑不能功成出关的话,这一位铁板钉钉,将取而代之,登临第十一把交椅。”

    “步入禁忌层次,禁忌之下,绝不可敌。”

    ……

    这诸多声音,都落入了苏乞年的耳中,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这些赞赏而对这些人有所改观,若今日躺在这里的是他,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声音,依附追随强者,几乎已经成了这些人心中唯一的真理。

    江湖啊!这么多年,磨灭了多少血性男儿!

    经历过古代黑暗岁月,苏乞年心中有一腔热血,更有一腔愤怒,这样的江湖,已经不是最初的江湖。

    在那黑暗岁月里,多少江湖武林高手染血,苦心孤诣,创造完善武学,就是为了能够为人族增添一名高手,太行山中,有剑仙、人族三圣死战不退,硬撼妖族大帝、阵道宗师。

    相比于过往那段逝去的岁月,眼下苏乞年看到的,唯有不择手段,沽名钓誉,儒学礼道传世,九成九的人却只是学会了认字,道理都丢到了狗身上。

    俯瞰身前的两人,苏乞年淡淡道:“这是第一次,若是不记打,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噗!

    苏乞年话音落下,余绝道张口吐出一道逆血,竟一下晕厥过去。

    杜全生咬牙,眼中透出惊惧之色,只有真正交手,才知晓这位武当小神仙的可怕,他已经临近了混元境第二步,还是败了,几乎没有多少反抗之力,这一位的武力似乎才显露出来冰山一角,恐怕在年轻禁忌中,都不是弱者,从其出手透露的本源气息中,他分明捕捉到了两种玄奥波动。

    恐怕,得要混元境第二步的人物,才能够真正与其匹敌。

    既而,苏乞年不再理会两人,转身带着少年离去。

    “苏院主!”

    “小神仙!”

    有启辰县的武林名宿欲上前见礼,但苏乞年懒得理会,他雪白鬓轻扬,看似闲庭信步,但每一步落下,都横跨两三里地,如缩地成寸,几步之后,就彻底消失在远方。

    真是道家神仙中人!

    有人心中感叹,一些启辰县武林名宿则脸色不好看,这一位武当小神仙真是桀骜。

    ……

    湖北道,十堰州。

    秋月高悬,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李匠神抬头看身边的苏乞年,忍不住开口道:“师父,武当山要到了吗?”

    苏乞年不语,只是轻轻点头,这一刻,他的目光仿佛跨越了千百里之遥,落到了远方那一座巍巍武当山中,武当群峰,一柱擎天。(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谢谢书生、芒果、名字、gui1ai、牙签等的推包月包,感谢一直支持声援十步的里程等盟主,还有许许多多的书友,感谢有你们一直在。)(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