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六章 八方风云,十世轮回!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皇家书院。

    外院深处,这是一间看上去很清幽的院子,满院的青竹摇曳,却有琴声急促,若十面埋伏。

    一株老竹下,一名看上去气质温润的中年,一身紫色长袍,此时盘膝而坐,膝上的无弦古琴铿锵,有五色音波充斥在这院子里,虚空如裂帛,被撕裂开一道道狰狞的裂缝。

    但无论虚空如何破败,都未曾伤及这院子里的一切事物,也未曾蔓延出去。

    良久之后,琴声戛然而止,而裂开的虚空也在这一刻交织缔结,成为一张大网,将整个院子笼罩。

    一身紫袍的宫商羽起身,看眼前的虚空琴网,终于放声大笑。

    “古唯一!恐怕你不会想到,此番我破而后立,已经窥见了七重雷劫之境,更悟通无弦之境,你道院院主想要继承武当青羊峰一脉,我自然要送上一份大礼!”

    镇妖王府。

    这样收获的季节,镇妖王府却显得更冷清,因为西海边疆蠢蠢欲动,镇妖王刘曾安坐镇极西之地,抵御妖族。

    门房里,蓄着山羊胡子的老管家正和几名下人围坐着温酒,他没有一点架子,几名下人也没有一点畏惧,八角桌上,还摆着一副棋盘。

    片刻后,饮一口温好的市井老酒,老管家目光有些深邃,看了看王府深处,那里是郡主闭关之所。

    “老管家……”

    有下人欲言又止,时至而今,谁不知道,镇妖王的独女,汉阳郡主对于道院那一位另眼相看,虽然其从来没有多说什么,但在众人看来,已经溢于言表。

    老管家捋了捋山羊胡子,摇摇头,只是目光看向窗外,那里是湖北道的方向。

    哪怕是这位老管家,也没有想到,去年他亲自送上武当山的那个少年,会在这么短的时月内崛起,长安城中引动八方风云,登临龙虎榜,成为年轻一代少有的人杰。

    而今,其经历过龙冢之行,更跻身禁忌领域,这就是年轻一辈真正的绝顶人物,若非是其传承的是那一门号称不祥,却又堂皇正大的休命刀,他日新一代顶尖元神人物,必有其一席之地。

    再念及那个自小就极为倔强的少女,老管家第一次感到有些头疼。

    青羊峰这三个字,只有他们这些老人,才真正知晓,其在过往的岁月中,到底拥有着怎样的意义。

    那堪称是武当山中的异数,在历史上留下的记载不多,很多都被诸门派、世家销毁了,甚至皇室也默许了,唯有在史官那里,还存有秘档,但轻易也不能示人。

    是以,此番青羊峰重立,老管家也是感到一团乱麻,不知道有多少江湖势力会被引动。

    这时,他有些猜不透武当掌门宁通道人的想法,这样昭告天下,如此张扬,到底存有怎样的目的。

    不过所幸天柱峰金顶,太和宫中那一位威震天下,不过其已经数十年未曾现世了,哪怕是此前摩云山脉中惊鸿一现,却也不知虚实。

    江淮道,金陵州。

    秦淮河畔。

    即便是白天,秦淮河畔的花船上也是曲音不绝,丝竹古筝,瑶琴箫瑟,歌舞倾城。

    河畔,一条不起眼的花船上,窗棱雕花,馨香四溢,一名中年男子正端坐在一张紫檀桌子前煮茶。阳光下,中年男子丰神俊朗,面如冠玉,鬓发很长,如墨玉般温润。

    这时,一名持幡的紫衣少女掀开帘子,缓步而来,于紫檀桌前轻轻坐下。

    她睫毛很长,双目闭着,却一步也没有走错,而其姿容妩媚且清丽,两种气质交融,浑然一体,此时淡淡道:“秦护法的伤势,应该痊愈了。”

    闻言,中年男子本来温润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沉声道:“那一日有一名高手在侧,未能成行,没想到此子修行如此之快,居然涉足了禁忌领域,紫柔你说养蛊,难道不觉得,这蛊已经渐渐撕开了炉鼎,脱离了掌控。”

    紫衣少女微笑,睫毛轻颤,一双樱唇粉光熠熠,道:“紫柔从来没有掌握过炉鼎,又谈何失去。”

    中年男子微微变色,而后就沉声道:“青羊峰重立!这是我魔门绝对不愿看到的,尤其是我欲魔宗,这是我宗昔日大敌,必定要斩草除根!”

    “所以,中秋之日,紫柔会亲临武当山呢。”

    什么!

    中年男子秦护法露出震动之色,道:“难道是……”

    紫衣少女起身,持幡迈步,走出花船之后,才有声音远远传来。

    “时间太久了,已经有很多人忘记了。”

    ……

    道院。

    证道大殿之后,一座幽静的院子里。

    老院主露出沉凝之色,道:“青羊峰重立,那个小子终于迈出了这一步,有些操之过急了。”

    “慢了,刚刚好。”

    这是人王开口,这个一身白袍,鬓发如雪的青年立在那里,便仿佛诸天的中心,比天地还要浩瀚。

    老院主听这一位前后矛盾的话,似乎意有所指,但一时间却也难以猜透这一位的想法,唯有苦笑道:“老子时日不多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不过人王一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顿时气得老头子忍不住吹胡子瞪眼。

    武当山中。

    随着时月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武当弟子察觉到异样,这山中的空气,似乎都隐隐变得凝滞了。

    这就非同寻常,武当有护山大阵真武七截剑阵,不说异样,就连外道邪魔,也早在入山之前就被大阵察觉,绞杀成灰。

    但现在,很多人分明发现,在那一座青羊峰的上空,天穹分明生出了几分黯淡之意。

    越是修为高深的弟子、执事、护法、长老,愈是感受深刻,这牵扯到冥冥之中的气运,青羊峰气运正浓,却又遭遇这样的变数,实在难料祸福。

    也有武当弟子露出冷笑,这里是武当山,他们不信,十一月二十五那一天,还有谁敢在他们武当山中放肆。

    真武七截剑阵,绝不容情!

    十一月二十日。

    青羊峰顶,夕阳下,苏乞年再次睁开双眼,身上的沧桑气息几乎浓得化不开,连这些时日登顶的清夜也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不知道生出了什么变故。

    十天过去,苏乞年参悟红尘印,足足经历了十世轮回。

    这十世,他做过边陲武将,也做过文弱儒生,普通牧民,市井打铁的兵匠,剃过渡,受过戒,甚至还堕入过魔道,降生成皇子。

    十世轮回,真真假假,他都有些怀疑,此前种种,到底是梦还是真实存在。

    这十世加起来,他怕是足足活过了一千余年,如此漫长的岁月,就算是天命宗师也没有他在红尘中经历的更多。

    唯一令他遗憾的是,十世中学过的诸多心法,练过的诸多武学,得到的各种传承,在苏醒之后全部忘却,剩下的只有这一千多年的红尘记忆。

    于红尘中争命,或是马革裹尸,或是惨死街头,或是寿终正寝,或是飞来横祸。

    此时,祖窍神庭中,那一团属于红尘印的七色光,已经缩小了一圈。

    不过苏乞年却放弃了继续参悟,轮回十世,他觉得自身已经到达了一种极限,哪怕他孕神立道,诞生出意志,也有了迷失的迹象,若是再轮回转世下去,极可能永远沉沦,需要一段时月的打磨,来平复心境,彻底恢复过来。

    剩下的四天里,收获之大,却是要大大出乎苏乞年的预料。

    而这四天,他身上积郁的沧桑之气,也消散了不少,这也令得再次登顶的清夜松一口气。

    十一月二十四,这一夜注定无眠。

    早在十天之前,青羊峰上诸多杂役道人就开始了忙碌,因为即将到来的江湖同道太多,是以继任大典设在了山脚。

    而这一夜,星光黯淡,青羊峰上空的无形阴霾,在苏乞年的精神意志观摩下,也积蓄到了一种极致。

    金锁峰,紫金光华楼之巅!

    金光真人负手而立,他一身淡金道袍,眉毛修长,鬓发垂髫,手中一根拂尘金光灿灿,而眸子锐利如道剑。

    远观临近的青羊峰,这位年仅不惑就证道元神,并开始积蓄准备渡过二重雷劫的金锁峰主,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天道人劫,岂是那么好渡的,这,只是开始……”

    ……

    青羊宫。

    这一夜,青羊峰灯火通明。

    苏乞年走下峰顶,时隔十余日,重新回到宫中,无论是静谷还是李清河,乃至是一干杂役道人,都隐隐觉得这位新任峰主身上的沧桑气息更重了,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些不同,却又说不上来。

    唯有老兵匠,在再次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不禁眼前一亮,这个少年,他愈发看之不透了,足以说明,这个少年在这短短的时月内,又有所精进。

    这时,苏乞年心念一动,沧桑之气愈发微弱,直到恢复到如过往一般,至少新近见过他的人,都不会再察觉到有什么不同。

    见此,老兵匠不禁露出几分古怪之色,觉得这个少年多半又生出了什么心思。(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