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九章 北海血书!(二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青羊殿寂静。

    紫衣少女持幡而立,她眼睛闭着,不知道是天生失明,还是后天之因,难以想象,这样倾城绝世的容颜,若是再睁开眼,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倏尔,苏乞年笑了。

    他笑得很平静,也很冷,冷到整个青羊殿中的空气都生出了冻结的迹象,生出点点冰晶。

    少女蹙眉,就听到苏乞年道:“若是你读过几天书,应该听过这样一句话。”

    “苏兄请讲。”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苏乞年一字一顿道:“今日你不该来这里,虽然你可蒙蔽自身气息,元神难觅,但你出现在苏某面前,说不得要随苏某前往紫霄宫一行!”

    叹息一声,紫柔道:“六天魔皇大人没有说错,想要苏兄入我魔门,不是一日之功。”

    “你该担心自己的安危。”

    苏乞年话落,一只大手探出,禁忌气机流淌,封镇真空。

    这一出手,他就动用了雷霆之势,指掌间休命真气流转,如白金浇铸而成,拳势在掌心酝酿,他一掌落下,虚空一抓,少女所在的那一片真空就被生生截断,如一枚银白的大球,显现出来他对于力量的惊人掌控。

    以粉碎真空世界隔断,这一击虽然不是攻伐,但为了将这欲魔宗传人擒拿,苏乞年也几乎动用了全力。

    “苏兄果然不是一般的禁忌,紫柔很期待下一次见面呢,希望届时苏兄能够改变心意。”

    哪怕真空被隔断,少女的声音依然清晰地传递出来,既而,苏乞年就微微变色,他探出的大手收回,截断的真空恢复,粉碎真空世界消退,但那一处虚空再现,哪里还有少女的身影,唯有一缕馨香散溢,经久不散。

    不见了!

    苏乞年心中一沉,魔门手段,当真是匪夷所思,哪怕他精神意志笼罩之下,也没有察觉到丝毫端倪。

    这就令他心神沉重,如此手段,连有天命宗师坐镇的镇国大宗也如入无人之地,这天下之大,还有什么能够阻挡。

    但很快,苏乞年又摇摇头,不会这么简单,若真是如此,魔族又如何会被镇压封印,显然这样的手段并不是没有限制,可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青羊殿静谧,这一夜,没有人知晓殿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苏乞年心中生出了警觉之意,很显然,现在又有魔门盯上了他。

    但他也并没有露出忧色,修行路上,若是庸碌之辈,自然也就庸碌一生,既然迈入禁忌领域,注定睥睨同代,自然百折不死。

    天柱峰,金顶太和宫。

    宁通道人死死地盯住蒲团上酣睡的瘦削老人,老人佝偻着背,须发皆白,空旷的大殿里,有呼噜声此起彼伏。

    一炷香,两炷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直到整整三个时辰后,老人这才颇有些尴尬地睁开双眼,看向身前的宁通道人,讪讪道:“乖徒儿,你也是做掌门的人了,这样盯着师父,师父这觉都睡不好了。”

    冷哼一声,宁通道人道:“六天魔皇跑了。”

    “哦?跑了就跑了,出去玩玩,散散心也好。”老人掏了掏耳朵,抓了抓有些乱蓬蓬的白发,嘴角扯出一抹显得颇有些干涩的笑意。

    出去玩玩?散散心?

    宁通道人一张脸立即黑了,这种混账话要是传出去,整个武当的脸就丢尽了。

    “真的不是你放走的!”宁通道人盯住老人,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老人顿时吹胡子瞪眼,道:“师父我是那种人?你居然怀疑你的师父!苍天啊大地,该死的宁通小杂毛,你这是要遭雷劈!”

    宁通道人丝毫不为所动,嗤笑道:“师父你说对了,徒儿是要遭雷劈,不会太久了。”

    “你要遭雷劈了!”

    老人露出大吃一惊的神色,道:“这真是一件大事啊!徒儿你可要好好准备,去吧去吧!不要在为师这里浪费时间,你可不能被雷劈死了,为师可就你这么一个徒弟。”

    闻言,宁通道人顿时气结,他忽然觉得历代武当护道人都称之为三疯道人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努力平复下翻涌的心绪,宁通道人用一种怀疑的目光再次打量老人一眼,沉声道:“真不是你故意放走的?”

    老人一跃而起,瞪大了一双眼珠子,恨恨道:“六天魔皇!老道一定会将你绳之于法!”

    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宁通道人转身走出太和宫,他觉得自己就不该来,同时觉得整个武当山上,所有的徒弟辈中,怕就自己最可悲,摊上这么一个师父,让自己火大了这么多年。

    不过走在山路上,宁通道人又摇摇头,既而嘴角就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太和宫。

    直到宁通道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路的尽头,老人方才松一口气,瞪眼道:“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气死老道了。”

    嗯?

    倏尔,老人心念一动,目光就跨越遥远的虚空,落到一处清幽的山涧里。

    片刻后,他收回目光,老人叹息一声,再抬头,太和宫上空的穹顶消失不见,显现出来一片浩瀚星空。

    无数星辰闪烁,明月高悬,老人凝视半晌,方才收回目光,喃喃道:“少年,你的时间不多了……”

    ……

    辰时,朝阳初升。

    苏乞年走出青羊殿,不少护法道人已经在演武场上晨练,如清夜、静谷、李清河,也早就到了。

    静神香被点燃,于而今的青羊峰而言,这样的凝神之物,即便是昼夜不息,也供给得起。

    苏乞年出青羊殿,所有人都止住动作。

    “峰主!”

    示意众人继续,苏乞年转身走向青羊殿后。

    干枯的青羊泉前,眉心剑印浮现,元神世界打开,苏乞年步入其中。

    五百年前的青羊殿,相比于而今,更多了几分沧桑与圆融,那是重立修葺所不能比拟的岁月印迹。

    极元道人立在殿前,青年道士三人也早就候在了这里。

    在第一眼见到苏乞年一身纯白紫绶道袍之后,极元真人就放声大笑。

    “好!好!好!”

    青年道士三人亦浑身一震,在他们眼里,苏乞年不仅仅是一个人到了这里,在他背后,紫气氤氲,浩浩荡荡,充斥着一股与他们同宗同源的气息。

    青羊峰重立!

    这五个字,几乎是如五道惊雷,在三人脑海中炸响。

    半个时辰后。

    极元真人深吸一口气,道:“六天魔皇脱困了吗?看来这天下将乱,妖魔乱舞,多事之秋已至……”

    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极元真人看向苏乞年,道:“你的时间不多了,尽力提升吧。”

    说完,极元真人就转身走进青羊殿,青年道士三人深深看他一眼,也转身离去。

    静立在青羊殿前,苏乞年沉吟,显然极元真人四人知晓一些什么,不过却都保持缄默,很显然,那是因为而今他的修为还有所欠缺,不足以支撑起诸多隐秘。

    没有强求,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就是竭力提升自己,他等不了五年之期,他要在此后两年之内冲破一流混元境,并将休命刀推演至第二十一刀,而后入宫面圣,请求重审他苏府一案,如有罪者,皆应追究。

    就在他踏出元神世界的一刻,看到了胖子清夜,立在青羊泉前,手中持一封染血的书信递过来。

    时寒!

    在看到这两个显得有些潦草的字迹后,苏乞年浑身一震,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北海边疆振威校尉时寒!

    信被拆开,只有寥寥两个大字,比信封上的字迹更加潦草。

    速至!

    苏乞年瞳孔收缩,而后看向清夜,道:“送信的人呢?”

    清夜摇摇头,送信的是北海边疆的戍边兵士,可惜没能多说几句话,就因为受伤太重永远闭上了双眼。唯一勉强可以知晓的就是,这封信已经送了约有七天了。

    因为在那名死去的戍边兵士身上,分别有七重伤口,每一重伤口的溃烂程度都不同,彼此间隔,约莫有一天光景。

    下山!

    没有半点犹疑,苏乞年略微吩咐两句,便孤身一人走出青羊宫,下了武当山。

    北海边疆。

    这是一片广袤的大地,不仅仅是大汉的边疆,也与不周接壤,身为四方诸国之一,不周与大汉各自驻守近半边疆之地。

    北海苦寒,吐气成冰,入眼的皆是不化的冻土,不明起始,难辨方向。

    这里,是连妖兽也不愿意逗留的不毛之地,唯一可见的,就是偶尔出现的一支风尘仆仆的商队,在所有的商号中,无论是大汉还是四方诸国,行走边疆的商号,都是最苦的,也是最凶险的,因为在这里,最可怕的往往不是妖兽,也不是妖族。

    而是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三更大家明天上午看,不影响明天另外两更,十步晚上用手机写一点,临时通知,马上11点停电维修,而外面雷阵暴雨,大家见谅,担待一二。)(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