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五章 青悬剑主,铁骨铮铮!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时迁看大帐之外,本来数万的时营兵士,只剩下了不足三万,这还要算上残留的数千炮灰营罪囚。

    从练兵来看,此番他时营可以算是大败了,即便之后可以勉强退走,多半也还要留下过半的性命,他低估了对手,而这一切,都是那一位北海鲲神国的青鹏族剑主一手造就的。

    能够登临两断峡半山腰处的峭壁,其一身剑道修为,放眼一流混元境的高手中,也少有可及。

    不是人人都能够在一流混元境被称之为剑主的,唯有剑道之中最顶尖的人物,参悟到达了剑道真谛,才能够拥有这样的资格。

    “年仅而立,就成为剑主,这是当代青鹏王的亲侄子,有成道之姿。”时迁感叹一声:“时不待我,今夜唯背水一战!”

    几名偏将相视一眼,眼中皆透露出来死志。

    兵是他们带的,这最后的路,自然要他们来开辟。

    营地一角,一处不起眼的帐篷内。

    “校尉!你醒了!”

    一名衣衫染血的伍长露出惊喜之色,看地上兽皮毯子上睁开眼的青年。

    时寒支撑起身子,他面色苍白,密云纹铁甲胄上生有一处剑孔,被鲜血浸染。

    “乞明如何了!”

    他顾不得身上的剑伤,明白自己昏迷了不短的时间,北海边疆生存,他从来不惧怕生死,只害怕错过。

    “乞明他……”伍长脸色变得难看,但终究开始咬牙道,“那位青鹏族剑主命人涂抹草药,硬是吊住最后一口气。”

    什么!

    时寒猛地跳起来,这个平日里十分沉稳的年轻人,此刻几乎将牙齿都咬碎了,整整九天了,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折磨!更是一种羞辱和逼迫,要碾压众人的精神,从心灵深处使他时营的兵士生出难以抗拒的颓败之意。

    军心一乱,妖师必定势如破竹,将他们所有人埋葬在这两断峡,而不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对了!信!信有没有送出去!”

    忽然想到了什么,时寒霍地转身,死死地盯住了眼前的伍长。

    伍长心中一震,不知道校尉为什么这么在意那封信,但他还是点点头,道:“九天前,已经命退走的伤兵带走了,至于有没有送到,就不知道了。”

    送出去了!

    时寒心中一沉,虽然他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做,最后一定会后悔。

    想到那位苏家次子的传闻,他心中就生出了几分期盼,这么年轻的禁忌人物,足以与一流混元境的高手比肩,更在启辰县强势镇压了一流世家杜家之主,若是到来,即便不能改变战局,或许也能想办法出手,至少解救下来乞明,这是他现在最想要看到的。

    他们父子二人,都欠那位一条命。

    不过又想到那位小神仙似乎近日要继承青羊峰峰主之位,武当遍请诸镇国大宗,顶尖宗派、世家中人观礼,想来也不会没有半点暗流涌动,那一位虽然看上去名震江湖,甚至搅动长安风雨,但还是缺少底蕴,想来自身,也不会少去麻烦。

    即便如此,时寒苦笑着摇摇头,这都不是他所能够改变的,关于苏府一案,他虽然不清楚始末,但也知道其中没有那么简单,因为牵扯到了那位乾坤武库之主,当朝正一品的凌通凌爵爷,这一位独立于六部之外,几乎权倾朝野,哪怕是内阁三公,也不能对其有丝毫奈何。

    “校尉!”

    这时,有将军大帐的兵士进来,传递消息。

    还没有到吗?

    时寒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九天了,他不知道苏乞明还能不能继续撑下去,但今夜退出两断峡,战时,失去了所有利用价值的苏乞明,必定会被斩首祭旗。

    这个在炮灰营崛起的年轻高手,自创三流武学《血战刀法》,更在两个月前领悟杀戮本源,将其推演至二流之境,并参悟出来刀势,自身同时凝聚龙虎金丹,步入二流下乘之境。

    可以说,这是整个北海军伍驻地,近年来最有希望冲击龙虎榜的年轻高手,却没有想到会在此时遭劫。

    真正走近了整个年轻的苏家长子,就会发现,这个沉稳的青年心中,压抑了太多太多,时寒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同辈人,能够将自身的情绪掌控到滴水不漏的境地,哪怕在炮灰营中承受再多的嘲弄,也从来不反驳,只会一个人默默苦修,而到了沙场之上,那种极致的杀意,便是以凶残著称的妖师妖兵,也胆寒心惊。

    最终,这一位在炮灰营中崛起,创出血战刀法,吸引了诸多如时营一般的大将军的目光,而这一位也不吝传授,血战刀法在炮灰营中率先普及开来,本来每次征战,伤亡极高的炮灰营,随着血战刀法的普及,陨落的缓刑死囚越来越少。

    ……

    两断峡一侧,妖师驻地。

    这里妖气迷蒙,篝火熊熊,无数妖丁、妖兵围坐在篝火旁,身边白骨森森,仔细看,皆是人骨。

    而在篝火上,还架烤着一具具尸首,这些妖师兵丁,满眼都是嗜血、贪婪的味道。

    有妖兵看向驻地最前方,一杆能有十丈高的帅旗,用精铁浇铸而成,断发利刃都不能伤其分毫,此刻,在那帅旗顶端,悬挂着一名人族青年,旗身的倒刺刺穿了他的琵琶骨,封锁了他的肉身和经脉,气血沉凝,看上去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即便如此,这个人族青年的背脊也挺得笔直,不见有半点弯曲。

    “该死的人族小子!”

    “妖主大人不让我等动手,说要拿此子立威,磨蚀那些人族兵士的心灵。”

    “不过也不会太久,只要那人族时营一动,就立刻杀掉此子祭旗。”

    有几名妖将占据最好的位置,篝火熊熊,甚至还有酒饮,他们彼此交谈,同时露出感叹之色。

    “青悬剑主不愧是青翅大鹏一族的王血后裔,虽不是亲子,但天赋悟性毫不逊色。”

    “不过而立之年,已臻至妖主之境,甚至成为了剑主,传闻其修为已臻至混元境第二步,风雷两大本源都参悟出来两种本源玄奥,剑道锋芒无俦,即便是妖主大人,也自叹不如。”

    “不错,若非是青悬剑主出手,潜藏于两断峡山腰峭壁,凌空一剑将那人族混元境的时迁重伤,或许这一战,并不会那么轻松。”

    说到这里,几名妖将的目光也不自觉地看向不远处的帅旗之上,脸色皆变得有些阴沉。

    若非是这个人族青年察觉到剑势锋芒,不顾生死,倾力挡下第二剑半剑之力,那位时营大将军,恐怕就不是重伤那么简单,极可能陨落当场,而这位大将军一死,他们这一支妖师必定势如破竹,将那时营数万兵士将领尽数埋葬在这两断峡中。

    此子,百死不足以赎其罪!

    妖师主帐。

    此刻,一身黑色甲胄的妖师之主与一名身负紫青长剑的青年相对而坐。

    两人面前的桌上摆的不是人肉,而是一壶老酒,一碟熟牛肉,以及一碟青笋。

    没有用手,两人手持竹箸,夹菜取酒,无比的娴熟。

    酒过三巡,妖师之主看向面前的青年,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道:“青悬剑主前来北海边疆,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助我。”

    背负紫青长剑的青年轻笑一声,而后双目微眯,道:“不瞒血鲨妖主,此番前来,是为了一桩悬案。”

    “悬案?”血鲨妖主喃喃道。

    “不错。”

    青悬剑主沉声道,他虽然已至而立之年,但看上去还是青年模样,气质平和,看不出身上有半点锋芒锐气,显然一身剑道修为,已经到了一种莫测的境地,气息不显,锋芒内蕴。

    这一刻,他缓缓起身,看向大帐之外,目光落到远方那精铁铸就的帅旗之巅,道:“叔父青鹏王的独子青戮,此前随神师进入龙冢之中,最后未能生还,残存的年轻高手们归来,神师悉心排查,再搜集自大汉境内发掘的消息,我那堂弟若非是死在龙冢的异兽手中,就多半陨落在那位新晋崛起的年轻禁忌,断续的休命刀传人,武当小神仙,苏乞年手中。”

    什么!

    血鲨妖主心中一惊,倏尔想到了什么,道:“难道帅旗上那个人族小子……”

    “正是其被流放北海炮灰营的长兄,苏乞明!”青悬剑主郑重道。

    略一沉吟,血鲨妖主就洞悉了一切,他眼前一亮,道:“难怪青悬剑主要本座放弃围堵时营伤兵,是想引蛇出洞!”

    不管当初龙冢内,是不是那位小神仙下的手,若是能够将其引来,葬在这两断峡中,一个人族年轻禁忌,不亚于埋葬了一位人族顶尖元神人物。

    青悬剑主不语,他看向帐外,眼中如有风雷滚动,想来,时间也差不多了。(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知道欠更,因为欠更,所以本月十步一个单章求票都没有。本月还不掉下个月继续还,个别书友请慎言,十步现在不轻诺,不要代替十步许不存在的诺,误导其他书友。)(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