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六章 祭旗,战音凝神!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入夜。

    秋风肃杀,北海升明月。

    两断峡不是很高,却十分险峻,因为是两位剑王一剑生生劈出来的,所以笔直陡峭,甚至两方峭壁比镜面还要光滑。

    时营驻地。

    所有的兵士都抓紧了腰间的兵刃,他们是九天前幸存下来的,他们曾经眼睁睁看着许多兄弟倒在面前,血肉模糊,被撕裂了胸膛,洞穿了眉心,那是一种大痛,即便在他们来到这北海边疆的那一刻就明白,早晚都有这么一天,但真正面对时,依旧不能够抑制心中的悲愤。

    甚至,他们看到有人被妖师生擒,捉拿回去,数里之外,有妖兵故意在帅旗之前点燃篝火,篝火上,活人被点燃,而后生生烧成焦炭。

    那是他们没有血脉牵连的兄弟!

    一声不吭,哪怕到最后咽气的那一刻,前方的斥候也没有听到哪怕一声哀嚎。

    人族兵士,可以流血,可以流泪,但绝对不会在妖族面前哼一声。

    剩下的近三万人族战兵,哪怕是数千炮灰营死囚,也都沉默不语,他们知道,今夜他们这里能够活着离开的,绝对不会很多。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心生怯意,当然,不少人都有遗憾。

    这就是人,在生死前的一刻,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记忆涌上心头,过往种种,都一下子变得清晰可见。

    最后,所有人都将遗憾化成了深重的杀意,妖族不死,人族不宁!今夜,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临死之前,用自己的刀剑枪戟,多捅死几名妖兵。

    他们深刻明白,多杀死一名妖兵,日后人族就会少死很多人,很多老人不会失去子女,很多妻子不会失去丈夫,很多孩子不会失去父母。

    驻地一角,帐篷里,时寒擦拭着随身的佩刀,只剩下了大半截,九天前为了挡下那一剑,这口随身近五年的佩刀被斩断,仅仅只是一缕锋芒而已。

    “苏乞明!”

    倏尔,时寒看向帐外,他的脸色很沉重,目光更是阴沉如水,他这是不甘,自己修行至今,在这北海边疆随父出征多年,生死边缘行走过来多少趟,却依旧什么也改变不了。

    他要变强,从来没有哪一刻,他生出这样的渴望,自己一定要活着回去。

    不是畏惧死亡,而是要留着残躯,终有一日,他会为曾经埋葬在这两断峡中的所有时营,乃至是人族战兵雪恨。

    妖师驻地,妖主大帐内。

    血鲨妖主蹙眉道:“青悬剑主,人族时营已经有异动,看来多半忍不住了,你要等的人还没有来。”

    青悬剑主露出沉吟之色,而后冷笑道:“那就杀掉帅旗上那个年轻人,想来消息传递出去,该来的,总还会出现的。”

    他有些失算了,显然那个苏家次子无暇分身,自身也不是没有半点麻烦,没有能够赶过来。

    不论神师的推算是否为真,错也好,对也罢,青悬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锋芒,青翅大鹏一族的王血嫡脉不会白死,总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血鲨妖主。”青悬看向面前的妖师之主。

    嘴角泛起一抹狰狞的笑,蓦地抬头,这位血鲨妖主长喝一声:“传本座令谕!横推人族时营残兵!”

    “是,妖主!”

    呜!

    紧接着,便有苍凉的号角声响起,那是妖族莽牛一脉在吹响沉浑的牛角。

    呼!

    精铁浇铸的帅旗被两名象族妖兵抬起,妖师动,自两断峡一端,朝着另一端碾压而去。

    时营驻地,将军大帐。

    “不好!”

    时迁蓦地抬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喝道:“妖师察觉到了,立即动身!”

    几名偏将立即闪身出大帐,还不等时迁再有其它动作,一道冰冷且雄浑的声音就在这两断峡中炸响,清晰传入他的耳中。

    “时将军,几日不见,不知安好。”

    青悬剑主!

    时迁目光一沉,还是低估了这位青鹏族剑主,对方精神力之强,洞悉入微,哪怕数里之外的丝毫变化,也逃不过他的感知。

    既然不能全身而退,那眼下,就只剩下了一条路。

    深吸一口气,时迁走出大帐,他开声吐气,暴喝道:“备战!”

    “战!”

    所有兵士起身,齐声大喝,声震云霄,炸响在这星夜明月之下。

    时迁走向战师最前方,迎着无数兵士的目光,他挺直了背脊,哪怕肩头莲花纹铁甲胄被洞穿的剑孔在淌血,也浑然不觉。

    战师最前方,除了几位偏将之外,时迁还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一身密云纹铁甲胄的时寒手握断刀立在那里,黑发舞动,目光波澜不惊。

    “好!”

    一声轻喝,立在那里的时寒心灵都有些颤动,父亲治军极严,入军伍至今,这还是他第一次自父亲口中得到这个字,这个字,哪怕在他此前晋升镇远校尉时,也不曾奢望听到。

    这一刻,他明白,父亲同样是存了死志了。

    妖师逼近,脚步声如雷,很快临近了里许之地。

    咚!

    精铁铸就的帅旗落下,就在里许之外,金属光冰冷,映照着北海明月,里许之外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帅旗顶上的那道被铁刺洞穿了琵琶骨的身影。

    “苏乞明!”

    “苏兄弟!”

    “苏小子!”

    一瞬间,时营战师,无数人惊呼,看那道悬挂在帅旗顶端的身影,哪怕是被洞穿了琵琶骨,背脊也是挺直的,此时身上满是草药的浆色,唯有胸口微弱的起伏还能看出去,其还勉强吊着一口气。

    “乞明!”

    时寒怒发冲冠,他大喝一声,握刀的指节都发白,他生生钉住自己的脚步,他很怕一时忍不住,就要冲出去。

    不是畏惧生死,而是他明白,只要这场大战一开始,只剩下一口气的苏乞明就会被杀死以祭旗。

    似乎察觉到了外界的声响,妖师帅旗之上,那一道沉寂了许久的身影,缓缓抬起了头。

    黑发披散,这是一个看上去面容坚毅的青年,哪怕面色苍白如纸,也难掩目光中透出的沉稳与寂静,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撼动他的心神。

    这一刻,青年的嘴角扯动,露出一抹微笑,而后聚集体内残余的真气,他浑身一震,肌体龟裂,发出一道响彻数里的杀音。

    “战!”

    一个战字,如雷霆闪电,劈入了所有时营兵士的心灵深处。

    所有人都赤红了双眼,身上现出疯狂的杀意,即便是此前九日里被磨蚀心灵,生出倦意与死意的兵士,此刻也重新凝聚精神,眼中迸射出杀机,死死地盯住了前方里许之外的妖师,一股惨烈的大势,开始在时营残余战师的上空汇聚。

    “战!”

    无数时营兵士应和,这是自心灵深处发出的咆哮声,震散了九天之上的云朵,让明月如盘,更加清亮。

    “该死的人族蝼蚁!居然如此隐忍!憋着一口真气到现在,就为了唤醒军心,你这是找死!”

    有一道充斥着冰冷与杀机的声音响起,带着嗜血的味道,以及一股可怕的威严气机,帅旗之上,青年被气机波及,肉身崩裂,溅起数十道血花。

    “乞明!”

    时寒恨欲狂,他仰天咆哮:“血鲨妖主!他日我必诛你!”

    “黄口小儿,你未必活得过今日。”

    这时,妖师分开一条通路,两道身影如两堵巍峨妖山,走上前来。

    血鲨妖主一身黑色甲胄,他身形魁梧,如一座黑色铁塔,生有一头暗红卷发,眉毛和瞳孔,皆如血一般殷红。

    这是北海深处的半王族,血鲨一族,曾经的王族,已经十代没有出过妖王,所以降为了半王族。

    青悬剑主却在此时看向帅旗之上那道身影,蹙眉道:“唤醒了军心又如何,你认为可以改变什么?不过徒劳罢了。”

    咳!

    吐出一口逆血,帅旗上,苏乞明勉强睁开双眼,笑道:“你不是人,所以你不懂。”

    你不是人,所以你不懂。

    青悬剑主挑眉,他语气微冷,道:“可悲的垂死挣扎,在接下来,我会亲手葬送你所有的希望,只可惜,你看不到了,你会带着遗憾闭上双眼,今日两军交战,你很幸运,会死得很痛快。”

    “血鲨妖主!青悬剑主!”这时,时迁沉喝一声。

    “时大将军不用急,”血鲨妖主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而后蓦地喝道,“祭旗!”

    呼!

    一名妖将腾空,出自青羽鹰一族,他背生双翅,显化部分妖体,手中持一口青色妖刀,对准了苏乞明,就一刀劈落下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

    两断峡谷口。

    此刻,一道身影由虚化实,显现出来,雪白鬓发在夜风中轻舞。

    而几乎在脚踏实地的一瞬间,苏乞年浑身一颤,冥冥之中有一种难言的颤栗感自心灵深处滋生,连坐镇祖窍神庭的神灵身也不例外。(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谢大家的支持,又一个高-潮即将开始,大家拭目以待,不仅仅是如此而已。)(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