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四章 传道,盈水剑!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一更送上,还有两更。)

    出了六扇门驻地,听到背后那震天的怒啸,苏乞年兄弟二人相视一眼,皆放声大笑。

    “痛快!”

    苏乞明大喝一声:“狗一样的东西,能修行到达今天这一步,真是天道瞎眼。”

    苏乞年的目光深沉,从刚刚那欧阳绝走出正厅的一刻,他便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气息,不知道这其中又酝酿了多少诡诈。

    但时至而今,除了顶尖元神人物,有休命刀在身,他真的无所畏惧了。

    何况修行路上,苏乞年从未奢望一片坦途,武林中人修行争命,事实上也是在逆天而行,他秉承休命真意,顺天应命,也不过只是顺应善恶,善恶存心,除此之外,他同样处在逆天争命的路上。

    北海边疆,炮灰营。

    这是一处看上去有些老旧的营地,缺少修葺,到处都是残破的石屋,到了这里,首先闻到的,便是浓重的血腥气。

    “乞明!”

    苏乞年二人走进炮灰营,无数缓刑死囚眼前一亮,皆露出笑容,苏乞年都看在眼里,在这些笑容中,他并未察觉到多少杂质。

    看来,生死之间,往往可以令人洗炼去不少红尘气,少了许多世故,多了许多真诚。

    炮灰营里的伤患不少,到处都是伤者,缺胳膊少腿的时常可见,有人在哀鸣,但是这里的伤药真的不多。

    “因为是炮灰营,所以历来这里的生存最不受重视,只要活着的人能吃饱不死,至于伤者,能救则救,不能救就放到一边。”

    苏乞明沉声道,这就是炮灰营,甚至说起来,只要不相互杀戮,没有人会管你的死活。

    苏乞年略一沉吟,他心念一动,精神意志渗透进入虚空深处。

    轰!

    下一刻,整个炮灰营上空,自虚空深处,垂落下来瀑布般的天地元始之气。

    “天啊!这是天地元始之气!”

    “快打坐!补充真气,恢复气血!”

    无数炮灰营缓刑死囚惊喜交加,在短暂的嘈杂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盘膝坐下,呼吸吐纳,这对于诸多缓刑死囚而言,不亚于是一场造化,身在炮灰营,虽然每一次妖师攻伐,都冲锋在最前方,但最后分下来的妖体血肉却是最少的,果腹还勉强,想要促进修行,单靠军中供给,就十分勉强。

    迷蒙的天地元始之气,呈一种近似混沌的色泽,自虚空深处垂落下来。

    也就是苏乞年这样的精神意志,才能够做到这一步,炮灰营虽然损耗惨重,但也还尚存有数千人,供给这么多人修行补充,不是一般的武道强者可以做到的。

    深吸一口气,看眼前的一幕,苏乞明顿生无尽慨叹,若非是他苏家惨变,也不会到达这北海边疆之地,或许他还是一个一步一步依靠武举走上仕途的年轻举子,但真正到了这北海边疆之地才会明白一个道理。

    纸上得来终觉浅。

    对于当初的决定,他一点也不后悔,这样的遭遇与经历,迟早都会化成他修行路上的一部分,不断积淀,最终绽放开最璀璨的修行之花。

    半炷香后。

    苏乞年收起精神意志,面色微白,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这样供给数千人呼吸吐纳,所幸其中没有多少二流龙虎境的高手,以他而今的精神修为,也只堪堪支撑得住,时间再长,也难以为继。

    不过也足够了,半炷香的天地元始之气浇灌,炮灰营中很多伤者都松了一口气,止住了伤势,开始了好转,一些伤势较轻了,也基本没有了大碍。

    这时,炮灰营中很多缓刑死囚看向苏乞年的目光,除了敬畏之外,更多出了浓浓的感激。

    即便身在炮灰营,很多人也并不想死,这其中有怕死的,有真的罪无可恕的,也有很多被牵连的,他们在这里苦苦煎熬,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刑满释放,在中原,还有亲人在等待他们。

    这一天,苏乞年住在炮灰营,属于苏乞明的石屋内。

    石屋内的陈设很简单,一张简单的木床,一张木桌,两张凳子,一副碗筷,以及几套不多的换洗的衣物。

    苏乞年心弦跳动,这就是大哥苏乞明待了近乎整整一年的地方,再念及尚在长安城天老街天牢中的父母,那里恐怕比之这里还要不如。

    这一刻,苏乞年感到时间前所未有的紧迫,每过去一息一刻都是一种煎熬。

    这一夜,兄弟二人都没有睡,苏乞年知晓自己不可能在这里过多的停留,青羊峰初立,身为峰主,他还要许多事要做。

    经过慎重的思量,苏乞年将《****》的前四重传给了大哥苏乞明,以及其中的那一门《慑魂术》,至于第五重往后就暂且没有传授,不说冲破第五重困难重重,就是这门《****》,也是残缺的,苏乞年不知道修行到达最后到底会如何,但前四重在他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可以大幅度提升兄长的精神力,在精神防御之道上筑下坚固的壁垒。

    最后,苏乞年动用极尽之力,凝聚出来一口光明熔炉,引动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一缕气息,开辟出来一方虚空,将其交给了苏乞明。

    有了这口光明熔炉,以苏乞年而今的修为武力,凝聚出来的这口光明熔炉,一旦催动,寻常混元境第三步以下,都难撄其锋,算是给予兄长防身之用。

    辰时很快降临。

    朝阳未升,苏乞年就走出石屋,走出炮灰营,头也不回地离去。

    虽然他很想带走兄长,但真的不能,与此同时,他也更加坚定了修行晋升的念头,若是五年之期满,依然不能为他苏府翻案的话,那么不仅仅是天牢中的父母,就是这北海炮灰营中的大哥苏乞明,也都难逃一死。

    而今,他已经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继任了武当青羊峰峰主之位,身份地位有了,但知晓要面对乾坤武库里的那一位之后,苏乞年就明白还远远不够,他的修为武力还是太孱弱了,只有晋升一流之境,并将休命刀参悟到达第二十一刀,才能拥有逆伐元神之力。

    届时,他才真正名副其实,拥有足够的底气,可以进京面圣,身上不再有短板。

    而直到苏乞年离开北海边疆,北海军中的几位行军大总管,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苏乞年自然明白,坐镇北海,这几位行军大总管并不想掺和朝中的恩恩怨怨。

    在离去之前,苏乞年又去了一趟时营,将那块莲花铁交给主将时迁。

    京道,商洛州,镇安县。

    出了北海之后,苏乞年一路入京道,欲重返湖北道。

    镇安县是京道最临近北海的一座县城,这里城墙巍峨,十分粗犷,进出的江湖武林中人不少,商队也有很多,这座镇安县,乃是京道进入北海,最后一处补给之地,也是一座易卖重县。

    北海虽然贫瘠,大戈壁上植被稀少,满是冻土,却也出产一些珍贵的草药,以及一些难觅的异兽,身上的一鳞半爪,都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一路穿越北海,苏乞年走进镇安县,准备停留一两个时辰略作休整,恢复几分损耗的真气和精神。

    不过,就在他走进镇安县城门没有几步,就看到了一大群围观的人,大多都是江湖武林中人,也有少数一些商队中人,有护卫陪同着。

    苏乞年精神力一动,就看清了一切。

    在人群中央,有一名江湖散修,约莫不惑之龄,此时站在那里,怀中抱着一口连鞘长剑,穿着很破旧,但是身上却有内家真气的波动,虽然不是很高深,却也有着三流小成的境界。

    凭借着这一身真气修为,围观的不少江湖武林中人虽然目光闪烁,却也没有半点动手的意思。

    “三百年年份的长春草!或者一万两雪银!我只换这两样。”

    中年散修声音有些急促,他环顾四方,诚恳道:“不是急用,这口家传的无痕宝剑,我大可送到易卖会上,至少也能卖出两万两雪银,但是在下实在等不起了,家中的老母病重,需要长春草救命,或者哪一位愿意出一万两雪银,顾某人也愿意出了,顾某知道哪里有长春草,可以自行去买。”

    三百年年份的长春草,或者一万两雪银!

    一些江湖武林中人摇摇头,这里大多数人千余两雪银可以勉强凑凑,一万两雪银,却是根本拿不出来。

    看不到有人搭话,中年散修有些急了,锵的一声,他拔出怀中的剑,宛如一泓秋水,波光粼粼,剑刃雪亮,通体呈淡蓝色,甫一出鞘,剑身周身就弥漫出来一股淡淡的水气,那剑刃透出的锋芒,令得四周不少兵刃颤鸣,露出臣服之意。

    “大家看看,这口盈水剑,乃是家传数十年的无痕宝剑,论材质,已经接近下位无痕巅峰了,就是寻常买卖,至少也要一万八千两雪银。”

    中年散修不遗余力地开口,他的目光着重落在几名围观的商队中人身上,这些商队大多出自名门大户或武林世家,底子深厚,对于寻常江湖散修而言,一万两雪银是天价,对于这些敢行走北海的商队而言,却不算是多大的价钱。

    而在这名中年散修拔剑的瞬间,苏乞年眼中有一道神芒闪过。(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一更送上,还有两更。)(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