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七章 霸道,善恶存心!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还有两更)

    这一幕,惊得四周几名商队中人心惊胆颤,这哪里是一个少年道士,根本就是一个少年魔王。

    潼安商号的掌柜安禄,镇安县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就这样被人一巴掌抽飞,一脚踏在脸上,碾进了土泥中,颜面尽失。

    四方一些回过神来的江湖散修面色大变,而后就有人冷笑,就算是一条过江龙又如何,在这镇安县的一亩三分地,真想翻起什么大风浪,也要看看潼家答不答应。

    “有那么好笑吗!”

    然而,这几个冷笑者还没有反应过来,苏乞年伸手凌空一抓,几人就飞起,肉身失去掌控,狗啃泥一般摔落到其脚下。

    “墙头草,两边倒,说的就是你们这些趋炎附势之辈。”

    什么!

    这一下,四周围观的众多江湖散修都惊骇欲绝,这个少年未免太霸道了,难道真的是魔道中人,如此桀骜不驯,出手狠辣,哪里像是一个道士。

    “你……敢!”

    被苏乞年踩在脚下,那安禄恨欲绝,他艰难开口,满口牙齿都被一掌全部打落了。

    “你没有说话的资格!”

    苏乞年足下发力,噗的一声将他整个脑袋都踩进了土泥中。

    “年轻人,收手吧,这里是镇安县,你得罪不起潼家。”

    “将安掌柜放了,不然你走不出镇安县的。”

    “强龙不压地头蛇,年轻人你何必横插一脚呢,这口盈水剑你买去便是,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这时,几名始终静默的商队中人开口了,几人相视一眼,是不得不开口,都有些后悔,就不该留在这里看热闹,现在生出这样的变故,若是没有半点表示,这日后镇安县中,怕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苏乞年目光一挑,自这几人身上扫过,那目光令得几名商队中人背脊生寒,都在心中苦笑。

    “此人趁人之危时,你们怎么不开口,现在想做和事老,想来在你们看来,身份地位才最重要,利益才是一切,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人情世故,江湖规则。”苏乞年冷冷道,“但今日在我这里行不通,你们不过一丘之貉,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多一个朋友,你们还不配!”

    你!

    几名商队中人都露出怒意,这个少年说话太冲,太不中听了,他能修行到达现在的境地,难道真的不懂一点人情世故吗?这个江湖武林的规则又不是他们定下的,而是这么多年以来约定俗成的,这样蔑视江湖规矩,是不可能有好下场的!

    但他们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这个少年的手段太毒辣,根本不容有半点忤逆,若是再多说一句,他们很怕会如那几名被镇压的围观江湖散修一般,那就丢尽了所有的脸面。

    “什么人!敢在镇安县行凶!”

    这时,一群县衙捕快赶至,显然是得到了消息,一上来,就将苏乞年团团围住。

    “放开安掌柜!”

    为首的中年捕头喝道,目光很冷,但心中也在打鼓,有潼安商号的来请他们出手,但刀剑二卫都被拿下了,哪怕是他自身,也不过刚刚晋升到达三流大成之境,又如何是这个少年煞星的对手,只盼对方不敢藐视朝廷律法,见好就收。

    事实上,对于县中诸势力的纠缠,中年捕头也明白自家县城的混乱,大多时候,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关键时刻,却又不能不做出架势,有所表示,对于官府中人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无奈。

    但紧接着,一道流光闪过,中年捕头就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他低头一看,就神色大变。

    因为在他手中的不是其它,而是一枚护龙令,正七品龙卫,那是与县令位等的大人物。

    不等他奉还,那护龙令一闪,又消失不见,显然是被收了回去,这样的手段,在中年捕头看来,一般的龙卫都不可能做到,恐怕是护龙山庄妖孽一般的年轻高手,极可能是临近,甚至就是龙虎榜上的哪一位年轻人杰。

    “走!”

    他大喝一声,带着一干捕快转身就走,没有半点迟疑,涉及到护龙山庄,就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县衙所能插手的了。

    这……

    几名商队中人面面相觑,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一般,这个少年难道是官府中人?或者是哪一个官宦世家的嫡脉子弟,连县衙的捕快都不敢冒犯。

    这时,散修中年却是露出几分忧色,在这镇安县中,他虽然有几分修为,却根本不被一些大世家、宗派放在眼里,这个少年今日在这里出手,等到其离开之后,这所有的恶果,怕多半要落到他的身上。

    若是他孑然一身,还没有什么,大不了亡命天涯,但老母却已经再经不起折腾了。

    “是哪一位朋友,潼家潼关山有礼了!”

    有声音响起,如洪钟震耳欲聋,令得四方众人心中一震,居然引得潼家家主潼关山现身了!

    镇安县地处北海与中原交界之地,乃是商道重地,是以县中坐镇有两大一流世家,以及一大一流宗派,三大势力在县中角力,互有胜负。

    其中,就以这潼家为首,势力渗透也最深,一来潼家乃是土生土长的镇安县人,二来潼家经营多年,虽然是一流世家,却也已经有了数百近千年的家史。

    只见人流分开,显露出来几道身影,为首的赫然是一名灰袍缎靴的老者,一头黑发乌亮,面色红润,龙行虎步,看不出半点苍老之态。

    天堑潼关山!

    很多江湖散修心神震动,这就是镇安县一带号称天堑的潼关山,也是潼家当代家主,一位臻至一流混元境近二十载的老辈强者,名震方圆数百里,声达一州之地。

    苏乞年身后,中年散修脸色惨变,潼家家主被引动了,这定然难以善了了,他忽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犹豫了,或许他吃了大亏,但这个少年就能够免去一难,少年白发本就令人痛惜,若是再英年早逝,那就是他的罪过了。

    谁没有亲眷家人,若是因为他令一对父母失去孩子,令老人失去孙子,哪怕老母救过来,也不会心安。

    有人看向苏乞年,却发现这个少年神色不变,踩在那安禄安掌柜头上的脚没有半点放下的意思。

    不知所谓!

    几名商队中人心中摇头,这样的脾性,真是比牛还要犟,若没有大的背景,还不知收敛,无视江湖规则,江湖武林中绝对转不过三个月,就要身首异处。

    “少年人,我来了,你可以将人放开了。”距离十丈之外止步,潼关山沉声道。

    身为潼家家主,臻至一流混元境多年,已近乎第二步圆满,就要迈出第三步的名宿,潼关山脸色不是很好看,那是他发妻的幼弟,他潼安商号的掌柜,被人这样羞辱,这无疑是没有将他潼家放在眼里。

    “你来了,就可以将人放了,”苏乞年看这位潼家家主,冷冷道,“你难道不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放肆!黄口小儿!我潼家家主亲临,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潼关山身后,一名潼家长老喝道:“将人放了!否则今日休想踏出镇安县一……”

    这名潼家长老话音未落,苏乞年眸子一厉,神光一下炽盛,砰地一声,没有半点征兆,这名潼家长老就横飞出去,跌落至数十丈外的长街上,眼冒金星,目光混沌,几乎陷入晕厥当中。

    什么!

    四方皆静,潼家长老,一位臻至二流上乘之境多年的老辈强者,就这样被目击震飞,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年轻人好深厚的精神力,不知道是龙虎榜上哪一位年轻人杰,今日到了镇安县,未免太不将我潼家放在眼里!”

    潼关山面色一沉,这个少年敢当着他的面出手,必定有所持,刚刚那一瞬间迸发的精神力,居然将他潼家一位长老震飞出去,这样的年岁,至少也要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才有可能做到。

    他再上下打量眼前的少年,鬓发如雪,一身纯白紫绶道袍,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就露出几分惊疑之色,却又难以肯定。

    “这就是所谓的江湖规则吗,”这时,苏乞年开口,淡淡道,“身份地位可以抹平一切,直到现在,你们思量的也不是对错,不是善恶,而是身份与背景,利益与得失。”

    “家主!此子要严惩!”几名随行的潼家长老沉声道,看向苏乞年的目光森冷如冰。

    但终究,这位天堑潼关山压抑下心火,沉声道:“将人放了,念你少年无知,饶你一次,现在就离开镇安县,我潼家可以网开一面。”

    嗯?

    这一下,不仅是四方诸多江湖散修愣住了,就是其身后的几名潼家长老也怔住了,家主这是要做什么,若是今日放此子安然离去,那明日起,他们潼家就会成为整个镇安县的笑柄。(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还有两更)(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