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八章 龙虎第六,傲寒九诀!(二合一)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八章 龙虎第六,傲寒九诀!(二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这一章是二合一大章,这个月结束了,下个月十步继续努力。)

    长街寂静。

    苏乞年深深地看这位潼家家主一眼,知晓此人多半已经猜测出来他的身份,否则绝不会这样轻易妥协。

    所谓不追究,不过只是面对身份地位更高者的虚伪托词。

    若是苏乞年一人,倒是无所顾忌,只是他身后之人,极可能在之后遭遇到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麻烦。

    对于这潼关山的话,苏乞年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他还是抬起了脚,这安禄虽然趁人之危,可恶至极,却也还罪不至死,今日颜面扫地,于其而言,可以算是极重的打击了。

    砰!

    土泥炸开,安禄抽身而退,他满脸尘土,怒气冲顶门,到达潼关山身边,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充满杀机。

    苏乞年挑眉,潼关山面色微变,他踏前一步,横在安禄身前。

    咚!

    刹那间,在两人之间的虚空生出沉闷的雷音,真空扭曲,荡开细密的波纹。

    什么!

    那安禄大吃一惊,蹬蹬蹬连退数步,知晓这个少年身手诡异,也看出来,这一刻不是潼关山出手,他多半要吃大苦头。

    “好胆!”

    几名潼家长老暴喝,这个少年真是胆肥,他潼家家主当面也敢出手,真是肆无忌惮到了极点。

    “请家主出手,镇压此獠!”

    “少年狂妄!家主仁心难感化!唯行以雷霆手段,知疼痛而明进退!”

    几名长老接连开口,潼关山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他死死地盯住苏乞年,沉声道:“阁下见好就收,潼某这一亩三分地,未曾得罪阁下。”

    这……

    四方不少江湖散修都愣住了,今日这位潼家家主怎么如此好说话,却也有人察觉到异样,大汉太大了,消息传递并不能如闪电一般,大多也只是依靠书信奔马,飞鸽传书,且并不十分详尽,往往有所疏漏。

    一些人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个少年太镇定了,镇定到不像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倒像是真的无所畏惧。

    “住口!”潼关山冷喝一声。

    几名长老止住声音,浑身一震,都是修行几十年的老人,人情世故何等精熟,这会儿也察觉到不对。

    那个少年有古怪!

    潼关山看着苏乞年,目光阴沉如水,身为成名多年的一流人物,他已经接近了极限,哪怕真的是那一位,若是逼迫狠了,他也就放下所有的顾忌,大江湖的规则在这里,他不信这一位敢忤逆整个江湖。

    苏乞年面色不改,平静道:“始末因果,潼家应该明白,若他日听闻身后这一位生出变故,休怪在下登门拜访。”

    潼关山面色一变,沉声道:“阁下未免太霸道了!”

    苏乞年道:“你若是如此认为,也未尝不可。”

    “你!”潼关山面色阴冷,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苏乞年转身,接过中年散修手中的盈水剑,而后迈步离去。

    人群分开一条通路,所有人都目视这个少年离去,今日种种,显得有些诡异了。

    而中年散修此时却是浑身一震,因为有一道声音自脑海中响起,告知他日后若有劫难,可往湖北道十堰州,武当山上寻他。

    武当弟子!

    他心中一震,当今武当,符合这等年岁,又能有这样惊人武力的,恐怕也只有一个。

    龙虎榜上,武当小神仙,苏乞年!

    这位近日在启辰县镇压了一流世家杜家之主杜全生,并昭告天下,将要继任武当青羊峰峰主之位的年轻人杰。

    唯一令得顾清有些疑惑的就是,继任大典应该刚刚过去没有几天,不知道这位小神仙是否顺利登位,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北海边缘,来到这镇安县中。

    苏乞年离去,中年散修小心看一眼潼关山,发现这位潼家家主目光恰好落到他身上。

    不好!

    他心中一震,就见到这位潼家家主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松一口气,他心中就生出无限慨叹,他也算混迹江湖多年了,而今的江湖武林,行侠仗义者能有几人,大多都是审时度势的高手,行走江湖,诸多关系网盘根错节,有几个不被红尘羁绊的。

    直到今日见到这位小神仙,他才相信,这世间,并非只有血脉亲朋,还有两个被沉埋土泥的大字。

    光明!

    这世间,还有光明!在这万丈红尘腐蚀人心的江湖大染缸里,还能有心性纯粹堂皇者,实属难能可贵。

    一炷香后。

    潼家府邸,主厅。

    砰地一声,潼关山一掌拍碎了扶手,面沉如水,忍不住喝道:“竖子欺我!”

    几名家族长老,乃至是安禄立在主厅内,回到潼府,那安禄再也忍不住,咬牙开口道:“家主怎么不出手,拿下那个黄口小儿,此子欺我太甚!”

    “混账东西!”

    潼关山霍地起身,属于一流混元境的威严气机蠢蠢欲动,骇得那安禄一屁股坐倒在地。

    “出手!你就知道出手!没有一点眼力见识,一口下位无痕宝剑的便宜也值得往死里占,今天你死要银钱,哪一天别人死要命!”

    潼关山喝道:“滚出去!”

    他袖手一挥,这位潼安商号的掌柜,他的妻弟,就如败絮一般被劲风掀飞,滚出了主厅。

    “家主息怒!”

    几名长老大惊,知道潼关山动了真怒,这是近几年来从未有过的,难道那个少年真的出身不凡?

    “家主,那个少年到底是……”几名长老都看向潼关山。

    一连深吸数口气,潼关山方才平复下心绪,他眼中露出几分复杂之色,一字一顿道:“武当青羊峰峰主,小神仙苏乞年!”

    “什么!是他!”

    有长老惊呼,若说近年来大汉江湖武林风头最盛的年轻人是谁,这位武当小神仙,无疑是其中最璀璨的一位。

    这时,潼关山沉声道:“昨日刚刚有族中密报,武当继任大典已经结束,这位小神仙在青羊峰下,曾经与龙虎山正雷真人交手,正雷真人自封元神,以混元境第一步的修为邀战,却不敌而败。”

    嘶!

    几名长老终于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龙虎山正雷真人,那是元神榜上排名第四十三位的顶尖元神高手,天下闻名的大人物,压制修为至一流之境,居然都胜不过那个少年。

    身为一流混元境高手,潼关山很清楚,哪怕只是压制修为至混元境第一步,若是换做他,即便已经窥见了混元境第三步,第二步的修为臻至圆满,也几乎没有可能胜过那位有着五雷轰顶之名的正雷真人。

    也就是说,自己若是此前真的与那位小神仙交手的话,胜算或许连三成都没有。

    少年禁忌,甚至不是一般的年轻禁忌,武力之强,已经不是寻常刚刚臻至一流混元境的高手可比,足以初步与老辈一流人物争锋。

    再念及族中的一些后辈年轻子弟,潼关山心中苦笑,实在是天壤之别。

    几名潼家长老沉默下来,原来真的是一条过江龙,那么对于那个中年散修,他们潼家就不能再有半点动作,直到此时,他们才确信,那个少年临行之前,并非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有那种底气,有足够的把握前来他潼家走一遭。

    ……

    镇安县外十余里,一座荒野小庙。

    此时残阳如血,苏乞年走进小庙,手中提着一只山鸡。

    这是一座荒庙,不是很大,庙中破败,墙壁腐朽,但所幸能挡住几分风寒。

    半个时辰后,一蓬篝火升起,枯枝噼啪作响,拔了毛洗净的山鸡被架在篝火上,烤得金黄油亮,香气四溢。

    篝火旁,苏乞年又自休命熔炉中取出一壶存酒,这是青羊宫里胖子清夜贮存的老酒,都是用五谷精酿而成,且陈放了十年以上,对于寻常百姓人家而言,可以算得上是难得的美酒了。

    苏乞年独爱其纯净,没有掺杂草药、妖兽血等等,虽然少了几分药用,但颇合他的口味。

    再过半炷香,山鸡八分熟,苏乞年心中一动。

    “好香!”

    荒庙外有略显惊喜的声音响起,既而,一个看上去不修边幅,黑发披散的青年大步走进来。

    青年看上去眉目粗犷,十分爽朗,背后背一口蓝柄长刀,虽然刀在鞘中,但苏乞年依然能从中捕捉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尤其是下一刻,祖窍神庭中,神灵身背后休命刀轻颤,苏乞年眼中就闪过几分若有所思之色。

    “小兄弟,山鸡和酒分我一半可好。”

    看到苏乞年,青年也不惊讶,径直来到篝火旁,随手一挥,三尺之地尘土尽去,他席地坐下,看向苏乞年,露出温和的笑容。

    “不嫌弃,自取便是。”苏乞年轻笑道。

    “爽快!多谢!”

    青年大喜,径直伸手,也不管篝火上滚烫的油水,伸手一抓,就轻易撕下半只烧鸡,拿起苏乞年篝火旁温好的酒壶,就仰首豪饮过半。

    “陈年老酒!好!”

    青年放下酒壶,还有些恋恋不舍,但终究不再动那另一半,半只山鸡下肚,他满足地拍了拍肚子,道:“酒足饭饱,才有力气打架,小兄弟今日请我,他日有缘再见,愚兄请你喝最烈的烧刀子!”

    “好。”

    苏乞年也露出几分笑意,休命凝光明,他或许看不透人心,但红尘印十世轮回,寻常善恶,却是逃不过他的眼睛,如这莫名的青年,却是令他生不出半点恶感,

    “小兄弟待会儿不要出庙,秋夜清寒,愚兄休息片刻,出去打一架就回来。”

    青年说完,拍了拍身下的稻草,侧身就躺下,须臾间就有呼噜声响起。

    苏乞年看青年披散的长发,浓眉虎目,虽然没有丰神如玉的气质,但行事坦荡,更多出几分张狂与不羁。

    这是一个少见的年轻高手!

    几乎在看到青年的第一眼,苏乞年就知道此人不简单,这是年轻一辈中,除了当初那鲲鹏皇族的鲲断神之外,第二个令他看不透深浅的。

    但他也不以为意,这世间江湖藏龙卧虎,年轻一辈高手如云,他虽有无敌的信念,但也绝对不会小觑天下年轻高手,不说四方诸国,就是大汉境内,龙虎榜前十,也都是迈入了禁忌领域的年轻绝顶人物,丝毫来不得半点小觑。

    青年入睡,苏乞年也盘坐静修,丹田气海内,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垂落,丝丝缕缕,被光明道种吞纳。

    观如白金琉璃一般的光明道种,纯净而剔透,没有半点瑕疵,浑圆如鸡子,通体散发出来一股宏大的本源气息,苏乞年知道,距离他晋升二流上乘之境已经不远了。

    事实上,他的境界早已超越了修为,只是如他这样深厚的积累,一旦提升,于武力的增长不是一星半点,往往巩固的时月要比寻常练武之人长上不少,相比而言,突破晋升就要简单了许多。

    半个月。

    苏乞年估摸着,再有半个月的打熬,他这一身力量就彻底圆融如意,不必再压制修为进境,可以步入二流上乘之境了。

    秋夜苦寒。

    尤其是这临近北海边疆之地,尚未立冬,已然吐气成雾。

    呼!

    荒庙外寒风凛冽,秋月冰寒,高悬于九天之上,如雪白的冰霜凝聚而成。

    哗啦啦!

    有寒风裹挟着落叶枯枝吹进荒庙中,篝火明灭不定,火星四溢。

    这时,苏乞年睁开双眼,看那飞舞的枯叶如蝶,都席卷向那侧躺在干枯稻草上的负刀青年。

    若是正常人看来,那就是一蓬被寒风卷起的枯叶,但落到苏乞年的眼中,却仿佛是一丛火流星,其中透发出来的锋芒,分明就是纯净到了极点的剑道气息。

    剑道本源!

    苏乞年心神微震,从这一团席卷的枯叶中,他竟然捕捉到了剑道本源的气息。

    咔嚓!

    终于,在临近稻草堆前的丈许之地,那一蓬枯叶终于迸发出来了璀璨的锋芒,真空如镜面一般破碎,剑痕交织,如一团火焰凌空扑下。

    呼!

    宛如一道狂风,躺睡着的青年身影消失不见,而那扑下的火焰剑痕也泯灭,真空愈合,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唯有几分灼热之气扑面而来,令得苏乞年身前的篝火重燃,火苗跳动,十分旺盛。

    好惊人的掌控力!

    强如苏乞年,也暗暗心惊,若是在刚刚出手的一刹那还情有可原,在力量攀升到极致,咫尺之地收手,那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至少苏乞年可以知道,这尚且不是出手之人的极限。

    而刚刚躺睡着的青年在一瞬间闪避,也显现出来了一种极速,这种身形步法疾如风,迅如雷,苏乞年自衬,若是动用镇龙桩,也要真正出手才知道孰胜孰负。

    这一刻,苏乞年的脑海中,属于龙虎榜前十的描述闪烁,一个与描述相符的名字显现。

    龙虎榜第六,雪饮神刀聂空!

    苏乞年眼中有神芒爆闪,封家刀碑上,这位雪饮神刀聂空身怀的《傲寒八诀》,高居第三位,乃是天下少有的绝世刀法,甚至被评为半部天命宝典。

    雪饮神刀聂家,传闻乃是一隐世家族,人丁稀少,但每每出世,都是绝代人杰,其先祖一代已不可考,相传亦源自大汉立国之前的黑暗岁月。

    而聂家《傲寒九诀》,相传最初只有六诀,而后辈人杰辈出,最终于千年前,一代刀神聂不亦元神纯阳,登临绝顶,于西海之上,刀斩饕餮族妖帝,将其推演至八诀之境。

    后来,聂不亦问刀天下,无有抗手,被世间刀道强者誉为一代刀神。

    可惜纯阳元神之后,天命难握,晚年,聂不亦以毕生刀道之大成的傲寒第九诀冲击天命,最终气血衰竭,憾而坐化。

    但世间有传闻,最后一刻,若非是气血衰竭,其已经有半只脚迈入其中,有圣者气机滋生。

    不过传闻终究只是传闻,是以世间这将《傲寒九诀》当成半部天命宝典,而非是真正的天命宝典。

    那么,能被这位聂家的雪饮神刀传人视为对手的,又到底是什么人!

    苏乞年起身,体内血气荡漾,他这是见猎心喜,年轻一代,他已经少有敌手,能够与他印证所学的,几乎很难遇到,没想到今日在这荒野之外遭遇一场大战。

    这一刻,他眸子微微炙热,迈步就走出荒庙。

    秋月高悬,一片无垠的荒野上,两道身影相隔百丈而立。

    寒风呜咽,荒草摇曳,在这样的夜晚,若是寻常普通人,怕是熬不过一个晚上就冻死了。

    荒庙前,苏乞年目光先是自那聂空身上扫过,而后就落到了百丈外的另一道身影身上。

    这是一名身着晶莹火红软甲的青年,眉眼冷漠,立在那里,一只手负于身后,一只手则并指成剑,斜指大地。(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这一章是二合一大章,这个月结束了,下个月十步继续努力,写好每一章的故事,最后弱弱求几张明天的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