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九章 禁忌之争!(二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大章,会看得爽,求保底月票。)

    好强的剑道锋芒!

    苏乞年看这名火红软甲的冷傲青年,背后负有一口长剑,剑柄赤红晶莹如火钻,剑身隐于鞘中。

    这口赤柄长剑,同样令得苏乞年祖窍神庭中,神灵身背后的休命刀轻颤,生出感应。

    龙虎榜第七,火麟邪剑断七!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就洞悉了此人的身份,能够拥有这样的剑道锋芒,又身负这样一口长剑的,除了这位火麟邪剑之外,怕是别无他人。

    与聂家一般,这位火麟邪剑同样来自一隐世世家,相传同源于黑暗岁月,历代断家传人成年,都要寻找一头拥有麒麟血脉的异兽以血祭剑,方才算是正式出道。

    这些,都是龙虎榜上的记述,到底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但既然出自皇宫大内,苏乞年估摸着,还是有不小的可信度。

    雪饮神刀的传人,与火麟邪剑的传人!

    这一战尚未开始,苏乞年就感到战血灼热,不过现在并非是他出手的时机,这两大年轻禁忌,乃是他首次见到的人族年轻禁忌,他要先行观摩,这两人到底有何等手段。

    刚刚两人虽未出手,但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气韵,就足以令苏乞年重视,绝非是龙虎山小天师之类可比。

    荒野苦寒,沆瀣弥漫。

    两人相距百丈而立,都未有拔刀或拔剑的迹象。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空气中愈发弥漫有一股压抑的气息,方圆里许之地,寒风止息,荒草停止摇曳,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无声无息的,一点真空在两人中央之地显现,而后如暗涌一般,朝着四方扩散开来。

    这种气机于众多年轻一辈而言,显得过于惊悚了。

    很快,方圆里许之地都陷入了真空之中,但那真空在蔓延至荒庙前时却又生生止住,距离苏乞年仅有咫尺之遥。

    这就令得苏乞年愈发动容,两人气机交锋,还能有这样的掌控力,这龙虎榜上前十的人物,当真不能有半点小觑。

    且苏乞年知晓,龙虎榜上十名之后,每一年,每十名之内都会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变动,唯有龙虎榜前十,已经有近三年没有半点变化了。

    前十之外的人挤不进去,因为那是属于禁忌的领域,前十之内的,也很难再进一步,因为同为年轻禁忌,排名一定,就预示着彼此之间的差距,于年轻禁忌而言,哪一个不是惊采绝艳之辈,想要更进一步,除非是大的机缘造化,否则不是一般的艰难。

    就如苏乞年,他自衬近日长安城大内,就会发布最新的龙虎榜,即便他已身在禁忌领域,但多半也只能排在第十一位,到了禁忌领域,就不可能靠寻常江湖传闻,比武切磋来晋升,想要更进一步,就要胜过比自己更高一名的年轻禁忌。

    这,是禁忌之争。

    北海秋月如冰,荒野孤寂,远方传来悠远的狼的嚎叫声,有一种沁入骨髓的寒意。

    聂空与断七依然没有出手,但是荒野中已经开始生出刀剑的轻鸣声。

    非是他们背后的雪饮神刀和火麟邪剑,而是自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仿佛立在荒野乱草间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一刀一剑,遥遥相对。

    苏乞年的目光自断七身上收回,他已经可以肯定,此人真的已经参悟出来了剑道本源,而龙虎榜上有记载,此人还参悟有赤阳本源,这就是至阳本源中排名第三的强大本源,两大本源在身,哪怕都只各自参悟出来一种本源玄奥,也非同小可,苏乞年估摸着,这断七的手段,绝对不仅限于此。

    时间一息一息地过去,很快,半炷香燃尽。

    嗡!

    这时,两人所在的里许之地,真空开始扭曲,荡开细密的涟漪,这一刻,两人如身在一汪清湖里,月光下,波光粼粼,如梦似幻。

    到了此时,寻常武林高手已经不可能看清虚实,唯有苏乞年这样的存在,神灵身照见本源,洞穿虚妄,什么扭曲的真空,涟漪波纹,在他眼中都风平浪静,无论是那聂空还是断七依然立在那里,两人彼此相视,气机交感,无形的交锋还没达到极限。

    一炷香后。

    在两人头顶,开始出现点点光雨,属于本源的气息散溢。

    玄冰本源!赤阳本源!

    两种本源光雨,一种寒白如冰,一种呈赤金色,如地火熔岩。

    光雨汇聚,落到两人指掌之间,分别凝聚成一刀一剑。

    凝气成兵!

    就在这一刀一剑成形的一瞬间,两人出手了。

    铛!

    没有半点征兆,真空之地,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而后中央之地,一点火星炸开,如一泓烈日升腾,光耀万古秋夜。

    这是一种大碰撞,光芒炽盛之地,真空崩碎,现出足足数丈方圆的粉碎真空世界。

    嗤!

    刀剑锋芒迸溅,无形锋芒****,甚至洞穿出里许真空之地,与苏乞年擦肩而过。

    而一击过后,两人身影又重现在原地,仿佛从未离开过,一动不动。

    聂空黑发轻舞,他凝视前方的断七,右手蓝白罡刀扬起,与此同时,左手也伸出,双手握住刀柄。

    空气一下变得冰冷起来,不仅仅局限于里许真空之地,便是荒庙前的苏乞年,也感到这片数里,乃至是十数里的荒野,仿佛一下进入了寒冬腊月,吐气可成冰,乃至到后来,星空渐有阴云汇聚,苏乞年肩头微凉,抬头看,天空竟是飘起了雪花。

    这雪花初始只有水滴大小,很快成为鹅毛大雪,一片片,一团团,将大地染上一层银霜。

    刀势!

    苏乞年目光微凛,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刀势,只是在酝酿,就改变天象,可见这门刀法的可怕,有一种连灵魂精神都冰封的寒意。

    傲寒九诀!

    苏乞年心中默念道,毫无疑问,这样几有冰封千里之势,仿佛可以冻结人心的刀法,恐怕唯有雪饮神刀聂家的傲寒九诀。

    与此同时,断七也动了,手中赤金如火羽的罡剑扬起,锋芒如火,凝结成一片片赤金剑鳞,一股邪意凛然的剑势在虬结,随着其罡剑扬起,足足有三千六百道赤金剑鳞浮现,隐约勾勒出来一头火麟之象。

    火麟剑诀!

    这又是一门绝世剑法,传闻历经历代火麟邪剑传人推演,到了后来,断家一代剑帝出世,火麟邪剑名动天下,曾相隔千里,剑指南海,一剑焚化三位顶尖妖王,被世人誉为剑邪。

    一门傲寒九诀,一门火灵剑诀,都是世间少有的剑法和刀法,苏乞年将眼前一切都映入眼中,祖窍神庭内,神灵身目光如炬,将两人身上的每一丝变化都铭刻,这样的剑道与刀道,足以令苏乞年感悟良多,或可对参悟出来休命十二刀之后的刀法,产生莫大的助益。

    大雪纷飞!

    毫无疑问,这处于荒野中的一战,没有其他人知晓,但却足以令整个大汉江湖武林的年轻一辈神往。

    苏乞年看脚下渐渐漫过脚裸的雪花,傲寒九诀,果然名不虚传。

    再看断七,身后数里之地却是片雪不沾,反而有火星迸溅,星火燎原,升起了熊熊大火。

    荒草被点燃,火光冲天,连带着星夜落下的雪花,也有很多尚未落地就消融,成为雨水,谪落九天。

    当第一滴雨坠落,落到苏乞年的鼻尖,一缕寒白刀光炸开,聂空猛地向前跨出一步,双手罡刀立劈而下。

    轰!

    刀光暴涨,聂空手中,蓝白罡刀骤然间化作百丈长,如一口天刀临世,撕裂真空,斩向断七。

    这是傲寒第一诀!

    罡刀映秋月,可见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照见一方冰冻世界。

    吼!

    断七出剑了,手中赤金罡剑转动,三千六百道赤金剑鳞攒射,隐约可见一头火麟咆哮,竟生出实质般的怒吼声,有邪煞之气如长江大河一般冲刷。

    咚!

    一声闷响,整个大地都剧烈震动,苏乞年眼前,满地雪花被崩碎,燃烧的满地荒草飞溅,如万千火流星,逆行升空,璀璨如烟火。

    很难想象,两人这一刀一剑的可怕,紧接着,一条真空大裂缝显现,绵延数十近百丈,如一道天裂,横亘在半空中。

    天裂之下,聂空长身而立,衣袂翻飞,他黑发披散,肆意飞舞,此刻一双浓眉挑起,虎目如电,盯住了百丈外的断七,诧异道:“多日不见,你的火麟剑诀又更上一层楼,赤阳本源的领悟更深了,既然如此,想来你的第二剑也更强了,倒是没有令我失望,我也能尽力施展第二诀。”

    “不会令你失望。”

    断七冷冷道:“就怕你接不下!”

    吼!

    下一刻,断七手中赤金罡剑剑光暴涨,一股难言的锋芒气机升腾而起,伴着麒麟吼,自其背后,一头通体赤金鳞甲,邪气如汪洋般涌动的火麒麟撕裂开空气,仿佛跨越遥远的时空降临下来,出现在断七背后。

    火麒麟!

    荒庙前,苏乞年心中一动,麒麟一族,是与真龙齐名的圣兽,亦是天生地养,真正的麒麟该是五行齐聚之体,与真龙相比毫不逊色,火麒麟并非是纯血,传闻中乃是麒麟与一种名为赤焰神狮的通灵异兽诞下的子嗣,天生通灵,一旦成年,即便是寻常顶尖元神人物,也不是对手,十分强横,麒麟火天生蕴藏赤阳道则,有焚化万物之伟力。

    而除了火麒麟之外,还有水麒麟,木麒麟,金麒麟,土麒麟四种麒麟后裔,但即便只是麒麟后裔,因为是圣兽后裔,也不该身怀如此浓重的邪煞之气。

    苏乞年蹙眉,这有些出乎寻常,但想到历史上断家的声名,传承神兵就名为火麟邪剑,而断家传人,也亦正亦邪,不知道这其中到底蕴藏有怎样的隐秘。

    但毫无疑问,这断七的第二剑足够恐怖,恐怖到旁观的苏乞年也浑身筋肉绷紧,这一剑,令他也感到了强烈的危机。

    难以想象,若是身临其境,会遭遇到怎样的攻伐,苏乞年分明感到,除了赤阳本源之外,那最根本的剑道本源,也开始复苏了。

    断七开始动用全力。

    有剑鸣铿锵,一股玄奥气息弥漫,锋锐无匹,连同刚刚那炽烈无比的赤阳本源玄奥,苏乞年只捕捉到了两种玄奥波动。

    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哪怕剑道本源难悟,但两种本源之力皆只悟出一种玄奥,身为禁忌人物,龙虎榜排名第七的年轻绝顶高手,这样的本源领悟,未免有些过于孱弱了。

    然而下一刻,苏乞年眼中神光爆闪,只见那头火麒麟迈步,与断七合一,在苏乞年的感应中,那赤阳本源与剑道本源,竟有部分融合为一,一股极为恐怖的剑势开始攀升,一枚枚赤金剑鳞浮现,就不只是三千六百道,而是整整八千一百道。

    玄奥融合!

    苏乞年心神震动,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玄奥融合的武力,两种本源玄奥融合,两大本源部分合一,生出的伟力波动,远远超出了参悟一种本源的两种玄奥,甚至比之参悟出来三种玄奥也不逊色,或许还要更强一筹。

    因为无论是赤阳本源还是剑道本源都不是一般的本源,比之寻常本源更难领悟,这样的本源玄奥融合,两种本源部分合一,足以生出莫大的力量,令得断七这一剑,达到了一种足以令寻常一流混元境高手颤栗的境地。

    事实上,在苏乞年感来,无论是聂空还是断七,修为境界都尚未臻至一流混元境,只是在二流上乘巅峰之境,但那股真气波动,实则比之一流混元境的人物,也毫不逊色,这就令得苏乞年明白,不是两人不能晋升一流混元境,而是皆在压制自身的修为进境,不断积蓄,垒实根基,以换取日后更强的晋升。

    面对这一剑,聂空的目光愈发冰冷,他整个人都仿佛化成了一块万载玄冰,他双手握蓝白罡刀,刀尖之前,真空壁垒被冻结,碎成粉末簌簌而落。

    内敛而深沉的刀势,含而不发,甚至刀尖凝出一朵蓝白梅花,本源玄奥气息流淌,在苏乞年的感应中,足足有三种玄奥气息在纠缠,全部凝结在了那一朵小小的梅花中。

    “火麟剑诀第二式,火麟怒!”

    火红晶莹的皮甲在身,断七眉眼冷傲,他向前迈出一步,就与八千一百道剑鳞合一。

    吼!

    仿佛一头真的火麒麟降世,剑鳞缔结,化成一头十丈高的火麒麟,如一座剑山,透发出来灼热而凌厉的剑道锋芒。

    嗤啦!

    火麒麟迈步,化作一道赤金剑光向前洞穿,真空被撕裂,开辟出来一条粉碎真空剑路。

    这种近乎人剑合一的手段,绝不是一般的剑道高手可以施展出来的,唯有真正领悟了剑道本源,才能够做到。

    如有暗香盈袖,在断七出剑的一瞬间,聂空也出手了,罡刀刀尖上,那一朵凝结的寒梅飞起,轻飘飘,仿佛寒风一吹就要消散,却坚定不移地向前,迎向火麒麟。

    这是傲寒第二诀!

    寒梅飞起的一刻还没有半点声响,但须臾间就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刀鸣声,仿佛一挂冰河到卷,自九天之上坠落,又好像一株梅花,傲立在天地之间,为开天辟地之初的第一朵寒梅。

    哐!

    寒梅与火麒麟碰撞,仿佛天界神钟被撞响,又好像天鼓被擂动,方圆里许之地,真空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痕,千疮百孔,可怕而狰狞。

    火麒麟不退,而寒梅不化,两者相持在半空中,两者交界之地,银白粉碎真空世界显化,两者陷入其中,剑吟若麒麟吼,刀鸣铿锵如冰山倾塌。

    这一刻,无论是聂空还是断七,都面色一白,浑身一震。

    不好!

    苏乞年面色微变,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一刀一剑,两人都倾尽全力,却难分胜负,此时已经陷入了最浅薄的拼斗,成了内家真气的比拼。

    通常而言,比武之人一般不会陷入这样的窘态,尤其是旗鼓相当者,除非是生死仇怨,否则轻易不会选择这样的拼斗方式,内家真气通达肉壳,直抵血肉本源,一旦一方失守,被异种真气侵入体内,须臾间,己身与彼方两股真气同时倒卷,几乎十死无生。

    很显然,并非是聂空与断七想要如此,两人显然并不能完全掌控这一刀一剑之力,一旦出手,皆难以收回,此时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半盏茶过去,两人的脸色愈发苍白,而仅限于两人所在里许之地的真空,也开始了蔓延。

    两人已经无暇他顾,自然难以约束禁忌气机,真空蔓延,眼见着要将苏乞年卷入其中。

    一瞬间,寒梅轻颤,略微退步,那是聂空一下立眉,弥漫的真空生生止步于苏乞年身前寸许之地,而其眉间见汗。

    断七蹙眉,察觉到这其中的变化,瞥一眼苏乞年,觉得这个少年太过不知天高地厚,或许有几分本事,但这样的交锋,就算是寻常一流高手也要暂避锋芒,而其竟然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观武临摹本是寻常,却太过不知好歹。

    很快,又半盏茶过去。

    两人皆面白如雪,而那止步于苏乞年身前寸许的真空,再次开始了涣散与蔓延。

    聂空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他已无能为力,再退一步,他势必要被火麟剑罡破入体内,经脉寸断而亡。

    然而,蔓延的真空差之毫厘,苏乞年却向前迈出一步,步入其中。

    他一身纯白紫绶道袍轻扬,哪怕步入两股禁忌气机笼罩的真空之地,也没有受到半点压抑,宛如有清风徐来,他黑发微漾,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聂空一怔,既而眼中就露出一抹异色,能踏入他与断七气机交织,笼罩的真空之地,唯有老辈一流高手,或者是年轻一辈同等的禁忌人物。

    这个少年,竟然也是一位年轻禁忌。

    同样,断七亦挑眉,这个时候出现一名年轻禁忌,他念及近日得到的一些传闻,心中生出一个念头,隐隐猜测出来这个少年的身份。

    而这时,苏乞年在迈步的同时,右手伸出,凌空虚握。

    嗡!

    有淡淡的刀吟声响起,天地间垂落下来点点光雨,隐约照亮了一片星空。

    一口白金如琉璃,如世间一切光明凝聚的罡刀在他的掌心由虚化实,显现出来。(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大章,会看得爽,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