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二章 天眼,肉身成王!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青元海!你敢伤我大汉年轻禁忌!”

    手握铁斧,这位来自北海边疆的行军大总管面沉如水,他们几人镇守北海边疆之地,居然被这位青鹏王潜入腹地而不自知,若非其主动出手,多半就被其深入中原之地,不知道要酝酿出来什么阴谋诡计,造成多少百姓流血伤亡。

    “哼!”

    秋夜之中,那位青鹏王并不理会,只是冷哼一声,就震动一对青鹏翅,化作一道紫青神电,破入洞虚世界,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道冰冷且充斥杀意的声音响起。

    “苏乞年,神师不会放过你的!”

    “你走得了吗!”

    手中铁斧铿锵,寒月下,那位行军大总管面带寒霜,他黑发激扬,身形一转,就撞入洞虚世界。

    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战,并非是在现实世界中进行,可见秋夜星空,不时有极光闪过,那是龟裂的虚空,有道则气息透出,相隔数百里,依然震人心魄。

    这就是顶尖元神人物的交锋,举手投足之间破灭虚空,破坏力之大,可以轻易毁灭城池。是以,大多时候,元神人物交手,都会选择在深邃无人的洞虚世界内,而洞虚世界,也因此又被称之为洞虚战场。

    来不及与聂空二人解释,苏乞年收回未来身,半步先天境运转,极速补充消耗,他手握休命刀,青鹏王遁走,他不但没有半点放松,反而筋肉绷紧,如临大敌。

    聂空与断七相视一眼,目光也变得警惕,两人同样运转秘法,汲取天地元始之气的速度丝毫不在苏乞年之下。

    嗡!

    紧接着,就有一股宏大威严的气机自星空之下浮现,那是一团雷云,通体呈银白色,有银电如虬龙,在其中穿梭,伴着细密的虚空裂痕。

    天道劫数!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竭力调整自身的状态,此番未来身出手,可以算是化解了一次死劫,加上他而今的修为境界,天道劫数之强,绝对足够恐怖,眼下只是天劫初步成形,就拥有如此威势,很难想象,等到劫数降临,到底有何等可怖。

    咔嚓!

    荒野中草木伏地,土泥皲裂,生出一道道惊人的大裂缝,有风起,寒气如潮,沁入骨髓。

    冥冥之中,苏乞年有预感,或许此番降临的,不仅仅有一道劫雷,可能有两道,甚至会更多。

    休命刀在手,苏乞年握住冰冷的刀柄,一身休命真气潺潺汩汩,注入其中,与此同时,还有那一身磅礴浩瀚的龙脉气血,以及那步入了《**》第六重的强盛精神意志,精气神合一,苏乞年在蓄势,天劫难渡,但他不会放弃,现在的他,还远远没到可以放下一切的时候,既然不能放下,他就要活着。

    活着看诸多圆满,活着看人世沧桑!

    轰!

    下一刻,不等天道劫数降临,苏乞年休命刀扬起,逆斩九天。

    一缕刀光逆空,张开了这世间永恒的黑暗,吞没向寒月之下的劫云。

    这是休命十二刀。

    无论是聂空还是断七,此时都有些心惊肉跳,看不远处的少年,没想到其还隐藏着这样疯狂的一面,敢对天劫出刀,这就不是一般的胆肥。

    同时,他们也看出来,刚刚那召唤身外化身的手段,并非是没有弊端,而这弊端,甚至会危及性命,因为会引动天道劫数,降下杀伐,这就足以令世间一切生灵胆寒。

    轰隆隆!

    仿佛被苏乞年的举动激怒了,劫云中,一道足有人腰粗细的银电劈落下来,虚空被撕裂,张开一道狭长的口子,黢黑而狰狞,贯通天和地。

    铛!

    一声巨响,如开天辟地,撞击音振聋发聩,那道银电被充斥黑暗的刀光碾碎,而刀光也紧随其后消散成虚无。

    蹬蹬蹬!

    苏乞年连退数步,他面色微白,这一刀他几乎倾尽全力,而神灵身体内,那被未来身借用的一道纯阳之气尚未完全恢复过来,他仍旧要竭力拖延时间。

    不过天道之下,目光如炬,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苏乞年此时的状态,那第二道劫雷紧随其后,能有水桶粗细,宛如一条银电蛟龙,俯冲九天,张开充斥着毁灭气机的巨口,撕裂虚空,那种威严气机,就算比之刚刚那青鹏王一爪,或许有所不及,但也绝对相差不远。

    不好!

    来不及思索,苏乞年怒啸,他动用极尽之力,催动休命刀,近乎八成以上的精气神注入其中,再多一成,他就要陷入混沌,任人宰割,这已经是近乎搏命的一刀。

    刀光炽亮,于黑夜里点亮光明,甚至仅仅恢复了不足一半的纯阳之气,也被苏乞年注入这一刀中。

    嗡!

    乌黑如墨玉般的休命刀刀身之上,生出了一层蒙蒙的光亮,不再如墨玉一般,而是化成了一种虚幻的白金琉璃一般的色泽。

    这口通灵神刀,有了复苏的迹象。

    但也仅仅只是迹象,比之未来身令其勉强部分复苏,还差之甚远,但也勉强可窥见休命刀的本来面目。

    “顺天休命!逆天夺命!”

    苏乞年大吼,顺天休命,顺的是天道善恶,休的是邪祟恶念,而逆天夺命,则夺的是己身造化,本来性命,这不是对立的两条路,因为出发点不同,但一个顺天,一个逆天,同样一门刀法,顿时让苏乞年生出了不一般的感悟。

    但这种时候,这种生死关头,根本没有时间给苏乞年去悉心参悟,他唯有竭尽全力,去逆斩这第二道劫雷,他要活下来,他可以死,但绝对还没有到时候。

    不到时候,他绝不认命,天道劫数亦不能令他低头。

    就在这时,一道寒白刀光如冰冻泽国,一道赤金剑光勾勒出古老的火麒麟,一刀一剑两道神兵气机冲霄,相伴休命刀左右,汇聚成一股浩大的洪流,撕裂虚空,与那第二道劫雷于半空中碰撞。

    嗡!

    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巨响,唯有刺目的光,光耀人世间,照亮了百里天宇,八方县城。

    毫无疑问,三名年轻禁忌所在之地,是仅次于两位顶尖元神高手交锋的战场,甚至因为两位元神人物遁入洞虚世界,反而是三位年轻禁忌的出手更加值得观摩,摒弃三口通灵神兵之外,这方圆数百里的一流混元境高手都在逼近,却没有靠近,他们目光灼热,观摩三人出手,想要从中参悟出来一些精髓。

    无论是那位武当小神仙的休命刀,号称休命二十一刀,可逆斩元神,还是雪饮神刀聂家的傲寒九诀,抑或是火麟邪剑断家的火麟剑诀,都是这世间难得的武学,除去天地本源之外,这三门武学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道境,亦是这世间一等一的存在。

    啊!

    但随着苏乞年三人联手抗第二道劫雷银电,那炽盛的光照耀百里,尤其是以精神力极目远眺的诸多一流混元境人物,一瞬间双目刺痛,精神被震散,跌倒在地,遭了重创。

    甚至这其中有一人本身就有暗伤在身,在这股炽盛的光辉中,他精神消散、瓦解,整个人无声无息地倒地,竟然就这样陨落了,魂飞魄散,再也不存在于这方天地之间。

    这股炽盛的光一直延续了近十息方才渐渐消散,待到看清天穹之上的场景,苏乞年瞳孔就剧烈收缩,便是聂空二人也是心惊胆颤,那第二道劫雷银电被三人联手斩碎了,但那天道劫雷并未就此散去,劫云不大,只有数十丈方圆,此时所有的劫雷电光,都在劫云中央汇聚,凝成了一方银色雷团,又宛如一枚眼珠,能有数丈大小,中央有着一道亮银缝隙。

    而在看到这银色雷团的一瞬间,苏乞年就背脊生寒,如被一尊无上存在盯住了一般,有一种源自骨髓深处的寒意,就连高居于祖窍神庭内的神灵身,也生出了颤抖之意。

    “天眼!”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苏乞年三人身前的荒野上,虚空裂开,此前离去的那位行军大总管迈步而出。

    他看上去身上有伤,胳膊上有爪痕血洞,但是他看上去气血十分旺盛,肌体泛宝光,伤口极速愈合,魁梧如铁塔一般的身躯立在那里,仿佛一座古老的神岳,给人以莫大的压迫。

    此刻,这位行军大总管抬头,目光凝重,比之见到那位青鹏王时还要凝重无数倍。

    他怎么也没想到,三个小家伙居然连这等存在也招惹了出来,这招祸的本事,实在不是一般的强。

    当然,他也看出来,这其中或许最主要的是源自那位武当小神仙,而今的青羊峰峰主,未至顶尖元神之境,就提前斩出未来身,这是逆天的造化,恐怕就算是一般的绝世武功也难以做到。

    在这位行军大总管看来,有凝聚过去未来两身的绝世武功,但通常而言至少也要步入顶尖元神之境才有资格修习,还从来没有听说有谁在二流龙虎境就斩出未来身,想来这也是天道降下劫数的根本原因,打破了世间运转的常规,自然干扰了天道运转的秩序,要予以矫正或毁灭。

    当然,这位行军大总管不可能想到,苏乞年所谓的未来身,根本就是源自三分之一时光之心,这一样可跨越时空长河的异宝。

    现在,其不敢大意,横在了苏乞年三人身前,手中铁斧流淌乌光,属于顶尖元神强者的气机攀升,贯穿霄汉,要绞碎最后的劫云。

    这是转机,这位北海边疆行军大总管替苏乞年接下了劫数。

    苏乞年心中松一口气,又很快变得凝重,所谓天眼到底是什么,天道的眼睛吗?天道无情,难道还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活着的生灵吗?

    很难想象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是一种秩序规则,还是其它什么,但眼下看来,那所谓天眼,绝对非同小可,因为连眼前这位行军大总管也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蒙杀北!

    是这位行军大总管的名字,为大汉镇守北海边疆之地的巨头之一,证道元神多年,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只有天命之龄,事实上,其已经身临古稀。

    戮妖斧蒙杀北!这是威震北海边疆多年的大人物,即便是同样镇守北海的不周国内,也传诵其名。

    有传闻,这一位已经渡过了五重雷劫,经历过五次太阳真火洗炼,若是再渡过一重雷劫,或许就有望冲击那大汉至高无上的元神榜。

    嗡!

    这时,似乎被属于顶尖元神强者的气机惊动,寒月之下,秋夜之上,劫云中,那如雷团的眼珠,中央那道亮银缝隙打开了。

    一瞬间,一股难言的伟岸气机出现在天地之间,那是怎样一道冰冷的眸子,呈亮银的瞳孔,只是坠落下来一缕气机,便炸裂了虚空。

    “杀!”

    蒙杀北大喝一声,手中铁斧放大,他踏步虚空,一步数百丈,刹那间就登临高天,这一刻,他体魄暴涨,竟化作十丈高大,如一尊巨人般,筋肉虬曲如蟒龙,滔天的气血同样震裂了虚空。

    “半王体!”

    聂空挑眉,露出震动之色。

    断七亦凝住了目光,证道元神位列顶尖,称之为泰山北斗,但证的也只是元神本源之道,传闻中,这世间有顶尖,乃至绝世炼体武学,可铸就无上王体,或许于本源道则之上不如以正途证道元神的存在,但肉身体魄之强,便是寻常顶尖元神人物也奈何不得,可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也只是立于不败之地,并不是真正可敌,想要真正媲美顶尖元神强者,还要再进一步。

    这也是一条另类证道的途径,不过世间虽存在这样的炼体武学,甚至如大汉诸镇国大宗几乎都有,但真正能以此肉身成王的,比证道元神还要稀少,于肉身的熬炼太痛苦,也需要诸多天材地宝,消耗之大,着实难以想象。

    相比于人族而言,妖族就有先天的禀赋,这一族天生无论是肉身体魄,还是精神,都要远远强于人族,只要证道元神,大多肉身体魄也能随着时月的打熬,在短时间内步入王者之境,就如刚刚那位青鹏王,不是任何妖王都能够显化出来那样庞大的妖体,唯有肉身成王者才可做到。

    苏乞年眼中浮现出一抹异色,于肉身成王这样的炼体之路,他也有所耳闻,事实上,而今的他继承了九成真龙血脉,肉身体魄之强,就几乎同境罕见,可比真龙幼年之时,且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光明琉璃火淬体,还将不断提升下去,说不得将来,未必没有肉身成王的可能。

    杀!

    蒙杀北出手了,他化身十丈巨人,双手虚握,手中元神铁斧化作山岳一般高大,朝着那坠落下来的气机斩去。

    虚空崩碎,杀戮气如汪洋,有一条条粗大的灰黑色道则神链在斧身浮现。

    砰!

    气机炸碎,被戮妖斧斩中,崩溃在虚空中,而不等蒙杀北再次出手,天穹之上,那一枚劫雷凝聚的天眼由实化虚,消失不见。

    立身于秋夜之中,寒月下,蒙杀北的目光沉凝,他仰望亦随之消散的劫云,忽然心血来潮,生出感应,或许这一枚天眼,还将在未来重现。

    收刀入神庭,苏乞年抱拳,郑重道:“多谢蒙大总管出手,日后若有所需,苏某必定竭尽全力。”

    他没有称呼蒙杀北为前辈或者大人,身为武当青羊峰峰主,他的辈分之高,已经足以与这些老辈强者比肩,自称晚辈反而要为人诟病。

    此番,这位蒙大总管出手,或许对于其而言并没有什么,却为他挡住了两次杀劫,这份恩义,或许只是出于对人族年轻禁忌的照拂,但苏乞年却不能够不放在心上,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一个讲究因果,一个讲究缘法,尤其是修行路上的因果缘法,更要铭记在心。

    有得便有失,有失便有得,这是一种修行路上的平等。

    得失要有道,才能心念纯净,不滞于物,这于修行很重要。

    “苏峰主客气。”

    蒙杀北深深看眼前这个少年一眼,这个传闻中的不祥之刀的传人,少年白发,步入禁忌领域,此前又亲眼见证其动用最强底蕴,召唤出来疑似未来身的身外化身,以一口通灵神刀斩伤了青鹏王一只鹏爪,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皮外伤,也至少阻住了那位妖王一息,放眼整个大汉年轻一辈,能做到的怕是寥寥无几。

    而此子才修行多长时月,若非是休命刀劫,再给其二十年,或许又将是一位年轻的元神高手出世,甚至可能成为其中的巨头,登临元神榜也未尝没有可能。

    可惜了。

    心中摇头,蒙杀北道:“三位好自为之。”

    说完,这位大汉镇守北海边疆的行军大总管之一,戮妖斧蒙杀北转身,虚空裂开,他一步迈入洞虚世界,消失不见。

    一场源自北海青鹏族妖王青元海的袭杀,就这样落幕,不用说,众人也知晓,如戮妖斧蒙杀北,恐怕也没能真正拦住那一位青鹏王。

    鲲鹏血脉,都拥有极速,这是源自它们骨子里的血脉神通,化成神通武学,或者运用于本体之上,勾动本源,这世间生灵,罕有可以在速度上与之比肩者。

    “多谢聂兄与断兄出手相助!”苏乞年又看向聂空与断七,认真道。

    “苏兄客气,此前若非你出手化解杀伐,我与断七势必要有一人遭劫,眼下不过投桃报李,苏兄无需如此。”

    聂空笑道,手中雪饮神刀归鞘,他气质不羁,笑容憨厚且爽朗,立在那里,就令人心生亲近之意。

    苏乞年摇头,道:“聂兄应该明白,那一位是为苏某而来。”

    聂空顿时露出好奇之色,道:“苏兄怕是第一次入北海,怎么会引动那位青鹏王的杀机,还有那北海鲲神国的神师,传闻乃是一位可窥见气运变化的阵道宗师,但常年坐镇北海鲲神国腹地,几乎从不接近北海边疆,甚少露面,苏兄又怎会招惹到他。”

    就是断七生性冷傲,这时目光也落到苏乞年身上,显然也生出了几分好奇,毕竟无论是青鹏王,还是那位神师,都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尤其是那位北海鲲神国神师,更是令无数人族顶尖元神人物欲杀之后快的阵道宗师。

    被两人注视着,苏乞年顿时露出几分尴尬之色,但也知道此事日后早晚都会曝露出来,也没有隐瞒,告知二人,此前龙冢之行,北海鲲神国神师以洞虚阵台送入妖族年轻高手,其中有两位妖族年轻禁忌,或间接或直接葬送在了他的手中。

    聂空愣住了,断七也目光一滞,两大隐世世家的传人,两位年轻禁忌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好像在看怪物一般。(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