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三章 侠客令!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葬送了两位妖族年轻禁忌!

    难怪刚刚那位青鹏王不惜现身曝露,也要将他们三人置于死地,哪怕是于妖族这样的庞大种族而言,年轻禁忌也绝对不多,都是未来的妖王乃至妖帝,血脉之强盛,甚至肩负着妖族中一族一脉的兴衰荣辱。

    两位年轻禁忌被葬送,整个北海鲲神国对于眼前这个休命刀传人的杀意,怕还要超过寻常顶尖元神人物。

    北海鲲神国那位神师的确不会放过他,恐怕只要这一位一旦逾越四海边疆,进入海中,就会遭遇到最可怕的杀伐。

    不过现在看来,哪怕身在人族腹地,也并非是绝对安全,聂空又询问,被葬送的到底是哪两位妖族年轻禁忌,对于妖族年轻一辈的强者,人族并非是全无所知,同样有渠道获知,甚至彼此之间,同代也曾经交手过,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

    鲲鹏皇族三太子,鲲断神!

    东海莽龙族帝子,莽沽!

    聂空深吸一口气,断七亦是双目炽亮,盯住了苏乞年,两人的目光令苏乞年有些发毛。

    “该死,早知道就不和断七约架了,打了太多次,苏兄的刀法让我心痒得很。”

    聂空露出几分懊悔之色,他黑发散落在肩头,谈吐全无半点隐瞒和斟酌,整个人透发出来一种堂皇的气质。

    “磨剑石该换了。”

    断七罕见地开口,脸色颇冷,这是在回应聂空,但目光却十分认真地落到苏乞年身上。

    聂空气结,骂道:“过河拆桥,十顿五十年陈酿的烧刀子!不然没完!”

    苏乞年哭笑不得,但紧接着,三人看各自苍白的脸色,皆放声大笑。

    秋夜苦寒。

    荒庙中篝火熊熊,有了断七这位执掌赤阳本源的年轻禁忌,寒风再凛冽,也吹不息庙中的篝火。

    辰时三刻,朝阳升起,秋夜荒野里积郁的沆瀣才渐渐散去。

    苏乞年三人同时睁开双眼,经过一夜调养静修,三人的伤势都恢复得七七八八,也就是三人皆为年轻禁忌,否则就算是换做寻常一流混元境的高手,没有数天光景,也休想恢复如初。

    聂空与断七相视一眼,聂空道:“苏兄可是要返回武当山。”

    “正是,青羊峰初立,苏某要坐镇峰上一段时日。”

    聂空笑道:“腊月初八,我与断七同往武当山,届时与苏兄一同前往。”

    苏乞年露出狐疑之色,聂空笑道:“腊月初八的腊八粥,今年苏兄必定不会错过,我等同求机缘,或可更进一步。”

    腊月初八,腊八粥!

    苏乞年听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但聂空二人也不过多解释,两人起身,各走东西,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十一月二十六,苏乞年下山入北海。

    十一月二十八,两断山斩青鹏族青悬剑主,血鲨妖主!

    十二月一日,是夜,北海中原交界之地,镇安县郊外荒野,与聂家断家两大年轻禁忌共抗北海青鹏王,死里逃生。

    十二月四日,苏乞年回返武当山。

    大汉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四年一月八日,农历十月初八,立冬。

    武当山中飘起了鹅毛大雪,不过一夜,整座武当山就变得白茫茫一片。

    青羊宫,青羊殿前。

    “盘风坐水,阴阳圆转……”

    苏乞年一身纯白紫绶道袍,立在殿前,不时出声指点众多杂役道人修行,还有清夜的《泽雷掌》,至于静谷的刀法,苏乞年却是没有过多的指点,休命刀只要得承刀法真意,此后的一招一式,都需要自行悟出,哪怕历代休命刀传人,也从来不会将自己悟出的休命刀法传承下来。

    这一个多月,苏乞年没有走下青羊峰一步,他于青羊殿前传道,讲解武学体悟,到了他而今的修为境界,虽然未入一流,但是对于武学的体悟以及本源的参悟,却还要超出不少一流混元境高手,且于筑基之道,怕是这个世上,就算是天命宗师,也没有他的体悟来得深刻。

    短短一个月,在苏乞年不遗余力的指点之下,杂役道人中又有不少接连筑基开天,成为护法道人,至今日立冬,当初的八十名入驻青羊峰的杂役道人,除了六人筑基意外走火入魔,身陨道消的,足足有五十人成功筑基,晋升成为三流高手。

    这令得其余诸峰诸脉都暗暗心惊,杂役道人本身就是自外院淘汰的弟子,不是实在难以筑基,外院都不会如此绝情,但眼下这么多杂役道人成功筑基开天,比之整个六座外院今年筑基的弟子还要多,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五十位护法道人,日后还会更多,这些护法道人在此后也还有继续晋升的机会,随着时月的流逝,未必不能更进一步。

    就这样,青羊峰的底蕴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加深,甚至很多杂役房的道人千方百计想要入驻青羊峰,可惜,到了而今,再想入青羊峰就没有当初那么简单,至今也未入一人,没有放开这个口子。

    而在外院中,而今也是流传着诸多声音,不少外院弟子都想要在年祭大比之后被青羊峰选中,成为入室弟子。

    一位年轻禁忌,尤其是对于年轻一辈而言,不亚于这世间最大的诱惑。

    立冬之后,距离年祭也就不远了。

    一年即将过去,而立冬这一天,于苏乞年而言,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为距离他来到武当,整整一年了。

    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他经历过生死,见证过诸多奇异与伟岸,甚至跨越时空,回到了当初的黑暗岁月。

    现在,他立身禁忌层次,成为大汉年轻一辈少有的绝顶强者,更继任武当青羊峰一脉峰主,成为当今大汉年轻一代,除了皇室诸位皇子、皇女之外身份地位最尊隆的存在。

    而在这一个多月里,苏乞年巩固己身,也正式迈入了二流上乘之境。

    随着内家修为的突破,光明琉璃火淬炼己身,肉身体魄也更加凝炼,气血增长,属于《**》第六重的第八处星窍被贯通。

    踏入了二流上乘之境,距离一流混元境,也就更近了一步。

    没有人知晓苏乞年的进境,但青羊宫内的众人还是察觉出来了其身上的变化,因为他头上的白发更多了,本来灰白的头发,赫然有大半化成了雪白。

    清羽归来了。

    在立冬之后的第三天,这位连青羊峰重立,峰主继任大典都错过了的青羊峰嫡脉传人,终于自远方归来了。

    苏乞年凝住了目光,因为其右臂的道袍空荡荡的。

    相比于最初,清羽的唇角也生出了杂乱的胡须,他看上去不修边幅,气息很沉重,虽然在见到苏乞年等人后,露出了感叹和振奋的笑容,但在离开了众人之后,其在第一时间走进了元神世界,开始了不知长短的闭关。

    清夜目光阴沉,立在苏乞年身边,说起来,相比于苏乞年等人,当初他与清羽交情最深,两人同在外院挣扎,身为寒门弟子,每日苦修,寻找机缘,那是一段足以铭刻在心的过往,是独属于两人的记忆。

    清夜一直想要开口,但被苏乞年止住了,有些东西只能一个人去承受,需要一个人去领悟,并随之加深,发酵,乃至蜕变。

    苏乞年相信,清羽的剑道不会那么容易被磨灭,也相信他能因此更进一步,《青光斩妖剑》本就是《青阳剑》的根基,只有悟通了《青光斩妖剑》,才能真正继承《青阳剑》的传承,而《青阳剑》作为青羊峰镇峰剑法,当年极元真人凭此于华山元神论剑,剑压群雄,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当然,没有人可以轻易欺侮青羊峰弟子。

    苏乞年眼中有厉芒一闪而逝,而后就收束心神,开始了于二流上乘之境的打熬。

    而在闲暇之余,苏乞年也会来到青羊宫深处陪伴三老,只是三老看到他每次都欲言又止,苏乞年知道,是自己身上的沧桑暮气愈发浓重了。

    随着修为武力的提升,刀法的领悟精进,他的寿元进一步减少,比历代休命刀传人更快。

    且在这些时日,他又借助红尘印渡过了九世轮回,十九世岁月红尘,关于休命第十三刀,他心中已经有了雏形。

    青羊宫深处,除了三老之外,还有八岁的小姑娘不念,以及十岁的李匠神,老铁匠则自苏乞年手中接过那口盈水剑之后,就孤身下了武当山,一个多月过去,也还没有归来。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故事,苏乞年如此,清羽如此,老铁匠亦如此。

    ……

    茫茫大雪中,武当山步入了寒冬腊月。

    这是步入腊月的第一天,武当山脚,解剑石前的亭子里,两名值守的外院年轻道士如临大敌,看突兀地出现在两人面前的,两名身着黑白两色长衫的中年人。

    “侠客令!赠武当小神仙,苏乞年!”(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