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七章 帝阳刀,休命之变!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十幅古老的石刻图,都被一层朦胧的白雾遮蔽,看不清本来面目。≯

    石殿里,苏乞年凝神,目光受阻,他眼中神芒迸射,祖窍神庭中,神灵身睁眼,精神意志如箭,运转《碧魂箭》精义,一下将其中一幅石刻图上的白雾撕裂开来,现出真容。

    石刻图上,不出意外,同样是一名年轻人,只是苏乞年却在第一时间蹙眉,因为观摩神形,他竟然不能感受到这烙印的年轻人的强弱。

    这就有些不同寻常,苏乞年仔细看,这一幅石刻图上,铭刻的是一名看上去略微有些矮小的青年,身高不到六尺,样貌也普普通通,一身布衣,手中握着一口看上去满是裂痕的铁斧,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崩碎。

    十绝关!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既然刚刚那道声音告诉他,只要在其中一道烙印下支撑满一炷香便可,而此前,哪怕是他面对众多古代年轻禁忌,这道声音也未曾响起,那么就可以知晓,眼前这一幅石刻图上,那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持斧青年,绝对不是一般的强,或许拥有着盖压同代的武力。

    还有其它九幅石刻图!

    神灵身目光横扫,凝练至极的精神意志破开朦胧的雾,看到了另外九幅石刻图上的景象。

    事实上,只是看清这十幅石刻图,就是一场不小的考验,苏乞年估摸着,若是没有接近《****》第五重的精神力,很难洞悉十幅石刻图的真容,恐怕也同时失去了进行这十绝关的考验的资格。

    与第一幅石刻图一般,另外九幅石刻图上,也分别烙印有九名年轻人的身影。

    有一身白袍,手持无锋重剑的独臂人,有手持红缨霸王枪者,一身煞气,有手握方天画戟,一身铁甲者,目光比刀剑还要凌厉……

    合共十名年轻人,只观摩神形,无法洞悉其强弱。

    最终,苏乞年的目光落到了其中一名年轻刀客的身上。

    这是一名看上去面容刚毅的年轻人,约莫弱冠之龄,一身青白武袍,背后负有一口长柄朴刀。

    其实,在看清了十幅石刻图的下一刻,苏乞年的目光就盯住了这一幅石刻图,年轻的古代刀客,作为镇守十绝关的其中一幅石刻图,是苏乞年最为看重的对手。

    毫不犹豫,即刻,苏乞年尝试以精神意志勾动这幅石刻。

    轰!

    仿佛古老的扭曲的时空被打开了一般,石刻图上,那个年轻刀客一下活了过来,自石壁上迈步而出,透过扭曲的虚空,降临到了石殿内。

    依然看不透深浅。

    苏乞年瞳孔微微收缩,同代之中,这还是他第一次看不透一个人。

    年轻的刀客没有睁眼,自石刻图上复苏之后,就静立在石殿之中,出乎苏乞年预料的,他竟然从这年轻刀客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生机。

    这就令他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因为此前他征战过的诸多石刻图,虽然有古代年轻禁忌强盛无比,但终究只是一道烙印,身上一片虚无,根本不存在哪怕一丝的生气。

    “后来者,你好。”

    这时,那位年轻的刀客睁眼了,那是一双清澈的眸子,十分干净,仿佛这世间最无瑕的水晶。

    苏乞年一怔,既而就露出凝重之色,看向眼前的年轻刀客,果然,能够被称之为十绝关,还要远远出他的想象,眼下看来,这一幅幅石刻图,不仅仅只是烙印那么简单。

    “武当青羊峰,苏乞年。”

    “武当青羊峰吗?”

    年轻刀客纯净的眸子骤然间迸出可怕的光束,这光束击穿真空,透出一股远苏乞年想象的精神力,尤其是其内散出来的一股深重的威严气机,令得那股精神力无比凝炼,于苏乞年而言,是那样的熟悉。

    精神意志!

    此人孕育出来了意志之力!

    苏乞年心念一动,不知道此人是后来参悟的精神意志,还是如他一般孕神立道,突破顶级筑基功第十层,孕育出来了有元神果之名的神灵身。

    这是一名前所未有之对手,在苏乞年看来,恐怕就是当初那位鲲鹏皇族三太子鲲断神,与这一位相比,也有着极大的差距。

    虽然只是冥冥之中的一种预感,但苏乞年无比笃定,到了他而今这样的精神修为,于己身冥冥之中的气运相连,若是生出预感,那么就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出刀吧。”

    年轻的刀客开口了,他看上去很平静,但是一语道破了苏乞年的传承。

    “得罪了。”

    没有半点犹疑,苏乞年径直出手了,面对这样不知深浅的对手,任何的言语都是多余的,唯有出手,才能够知道根底虚实。

    光明刀在掌心凝现,甫一出手,苏乞年就动用了休命十一刀。

    如白金琉璃一般的光明刀绽放无量光,永恒照虚空,蓦地放大如一座光明刀山,碾压崩碎了一片真空。

    年轻刀客看眼前落下的刀山,眼前微亮,也仅此而已,不见有丝毫动作。

    但苏乞年嘴角却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转而变得比刀刃还要凌厉。

    只见那落下的光明刀山蓦地凝缩,重新成为一口光明刀,这口光明刀长四尺九寸,一瞬间迸出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刀光,刀身缠绕光明琉璃火,真空被烧穿,如熔岩一般滴落。

    光明有自由,可大可小,千变万化,无有定式!

    同样的休命刀法,随着时月的流转,苏乞年对于每一式刀法都会生出不同的感悟,每一式刀法也都渐臻完善。

    这是休命十一刀,苏乞年凝自由于刀身,永恒在流淌,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刀尖之上,他足踏镇龙桩,一瞬间迈出极,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年轻刀客面前。

    嗤啦!

    真空如裂帛,被刺穿,甚至刀尖划落在虚空壁垒之上,迸溅出一连串细密的火星。

    这一刀,甚至比当初苏乞年在继任大典上动用的休命十二刀更强,可见在这过去的一段时月里,其一身武力有了长足的进展。

    光明刀临近,在仅余寸许之地时,年轻的刀客终于出手了。

    没有想象中的霸道绝伦,亦无半分烟火气,只是一记掌刀,可以清晰看清其轨迹,看似缓慢,却快到了一种极致,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斩落在了光明刀刀尖之上。

    不是刀身,而是硬撼刀罡锋芒最凝炼之地。

    砰!

    苏乞年勃然色变,只感到一股巍巍巨力,伴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刀道锋芒,一瞬间就崩碎了光明刀,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双足犁地,足足倒退出去百十丈方才勉强止住身形。

    再看前方,年轻刀客没有离开原地一步,其负手而立,看向苏乞年,眼中闪过一抹赞叹之色,道:“龙脉铸其身,好强的体魄。”

    苏乞年明白年轻刀客的意思,事实上,刚刚那一股刀道锋芒,足以粉碎任何下位无痕宝兵,甚至寻常中位无痕宝兵都难以支撑住,而他不过肉身受到些许震荡,并未留下任何的伤痕。

    但苏乞年心神却是愈沉重,对方恐怕也是早早就看出了这一点,其一身武力,实在是深不可测,刚刚那一掌刀,他居然没有捕捉到任何本源波动,就连真气波动也内敛到了极致,难以察觉半分。

    这就可以知道,眼前这位年轻刀客,还远远没有动用真实武力,至少,其没有出刀,那口长柄朴刀依然在鞘中,锋芒内敛,不见半点光华。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体内战血沸腾,知晓遇到了一个足以承受他倾尽全力也不会败的年轻强者,甚至这一战,他没有半点把握。

    嗡!

    白金如琉璃一般的光明琉璃火自苏乞年浑身每一寸毛孔中透出,这一刻,他整个人如同白金浇铸而成,散出来一股磅礴的真龙威严。

    对面,年轻的刀客终于微微凝神,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显然对于苏乞年拥有这一身看上去纯净到了极点的龙脉之气有些不解,恐怕就是皇室中人,也没有这样纯净的龙脉。

    侠客岛。

    古老的祭坛上,迷蒙仙雾中,十道目光落到中央那燃烧的圣火中,诸多画面流转,倏尔定格,画面中,显现出来一道如白金浇铸的身影。

    “这小子吃了一枚真龙卵不成!”

    “初生真龙,不过如斯。”

    “传闻此子进入过龙冢,看来得到了不小的造化。”

    “可惜,这一身龙脉即将失传,或许可以令此子临死前留下传承,将这一身龙脉之气赠予有用之人。”

    圣火中画面流转,又落到了最初那名身着布袍的青年身上。

    青年目光湛亮而沉凝,静立不动,若是苏乞年在此就会现,其身前百丈之外,赫然便是与其交手的那名年轻刀客,不过此时,这名年轻刀客却是缓缓伸手,按落在背后的刀柄之上,有金属摩擦声,那是朴刀一寸寸出鞘的声响。

    两个人都没有动,而时间距离一炷香的时限,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半。

    祭坛上,十道目光皆落在这一幅画面上,他们很想看看,面对十绝关中的这一位,李家飞刀例不虚的神话,是否会被打破。

    十绝关。

    石殿内,苏乞年一身武力渐渐提升至极颠。

    他整个人透出来一股强盛至极的刀势,祖窍神庭中,神灵身亦起身,他一身精气神合一,磅礴的精神意志,成为了他禁忌武力的一部分。

    最后,苏乞年伸手虚握,没有想象中的光明凝现,而是无尽黑暗在汇聚。

    一点点黑芒,如同这世间最深沉的黑暗,在他的掌心凝聚,这是一股极其黑暗的刀势,甫一出现,就令得那位年轻刀客目光变得灼热而炽盛,显然苏乞年这一刀激了其体内封存多年的战意。

    仅仅只是数息光景,在苏乞年的掌心,就出现了一口黑暗刀,比墨色还要深沉的刀光,隐隐照见一片古老的时空,有血雨天哭,哀鸿遍野,尸骨成山,血流成海,杀音震天。

    这是属于人族最黑暗的一段岁月,直到一片古老的山脉中,一座如龙的山脉崩碎,一条真龙笼罩朦胧清光,接连天地,莅临九天。

    嗯?

    年轻的刀客终于微微色变,他整个人不动,但是身上却渐渐升起了一股凌厉无匹的刀势。

    这刀势灼热,如太阳一般,透着一股至刚至阳的气机。

    九阳本源!

    这一刻,年轻的刀客终于显露出来了一身掌握的至强本源,为至阳第一的九阳之道。

    与此同时,其双手虚握,指掌之间,一口罡刀凝现,如黄金浇铸而成,真空裂开,无声无息地张开一道狭长的刀痕。

    “接我休命十二刀!”

    蓦地,苏乞年抬头,他手握黑暗刀,朝着年轻刀客当空劈落。

    刀光如墨,比星空还要黢黑,但是刀势却仿佛比这世间任何刀法都要堂皇正大。

    就在这一刀斩落的途中,一点光明如灯火,在黑暗中被点亮,伴着那一条出世的真龙升上高天,照亮了万古黑夜。

    “帝阳刀第一式!”

    与此同时,年轻刀客的声音也响起,如黄金浇铸的罡刀斩空,刀光璀璨,隐约可见一座巍峨天宫,悬于大日之中,有扶桑神木,九日同天。

    轰!

    两刀交击,这是一场大碰撞,里许之地的石殿中,生出密密麻麻的粉碎刀痕,真空如蛛网般,生出无数裂纹,而在石殿中央指点,一片十丈方圆的真空崩碎,银白的粉碎真空世界里,两口罡刀相抵,刀势锋芒如汪洋一般,朝着四方席卷震荡。

    砰!

    终于,属于苏乞年的黑暗刀炸碎,他身如流星,横飞出去,撞击在石壁之上,面色微白,不过依仗着强大的体魄,并未受伤。

    而前方,年轻刀客的目光也第一次现出几分凝重之色,看手中的帝阳刀,虽然未碎,但刀身也生出了诸多裂痕。

    这时,距离一炷香的时限,已经过去了半炷香。

    苏乞年落地,接连深吸数口气,平复下翻腾的气血,他虽然被震飞,但是目光却是变得前所未有的炽盛,虽然未曾逼迫眼前这位年轻刀客真正拔刀,但也逼迫出来了一式刀法,这名为帝阳刀的刀法,当真堪称是九阳至极,霸道凌厉,刚阳堂皇。

    “还有半炷香,”这时,那年轻刀客开口了,郑重道,“收手吧,想来刚刚那一刀,已经是你的极限,你年岁尚轻,再等十年,或许你我可倾力一战,再出刀,你会陨落在这十绝关内。”(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汗,二合一到凌晨前还差一千多字,明天补上,凌晨前只来得及写出这么多。)(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