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九章 超越境,金阳本源!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十绝关。

    空旷的石殿内重新恢复寂静。

    苏乞年汲取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以半步先天境补充己身,精气神齐头并进,快恢复。

    毫无疑问,这一炷香是十分艰辛的,强如苏乞年,也感到有些疲惫,这种疲惫并非是源自精气神,而是源自心灵深处。

    年轻的刀客,还有那闻所未闻的帝阳刀,苏乞年博览群书,也算是熟识天下武学,像帝阳刀这样的至强刀法,他却是闻所未闻,这就有些出乎预料。

    半炷香后。

    苏乞年迈步,石殿前方,一处石壁自主打开,出现一条甬道。

    踏入甬道,再走出数十步,就进入了另一座石殿。

    足有数里大小的石殿,空旷无一物,石壁上也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唯有穹顶之上,薄雾朦胧,隐约可见群星璀璨。

    这是一片银河,星光笼罩整座石殿,落在苏乞年身上,有些清冷,却也有些熟悉,苏乞年能够感到,祖窍神庭中的神灵身,此时沐浴在星光下,仿佛更多出了几分灵动之意。

    咚!咚!

    这时,有脚步声响起,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仿佛踩踏在心灵的脉络上,苏乞年目光一怔,既而就露出前所未有的沉凝之色。

    他抬头看头顶的星河,那脚步声就是从中传出。

    十绝关后到底有什么?

    苏乞年心中狐疑,直到一条星光大道自穹顶之上垂落下来,一道熟悉到难以置信的身影踏着星光大道降临,苏乞年的目光,就再难如过往一般平静。

    那是一名身着纯白紫绶道袍的少年,白如雪,立在那里,一双眸子如世间一切光明凝聚,仅剩的一缕黑飞扬,其伸手虚握,一口光明刀在星光下凝聚成形。

    十绝关后,见真我!

    苏乞年心中一震,这就是十绝关后需要面对的吗?与另一个自己交手。

    “十绝关,越道!”

    苏乞年喃喃道,忽然有些明白这六个字的意义,如果说十绝关代表着过去,预示着过往龙虎境中至强的十位年轻禁忌,那么十绝关后的越道就预示着现在,烙印呈现出来当下最强的自己。

    打破过去,越现在,才能看到未来!

    果然不愧是侠客岛,苏乞年心中感叹,只是这入岛的考验,便蕴藏着这样的修行至道,这一趟侠客当之行,哪怕不能登岛,只是这一场考验,便不虚此行。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今日在这里,他深吸气的次数,怕是比得上过往他的整个人生,事实上,十绝关代表的过去,他并不算是真正打破,只是勉强抵住,现在又要面对当下最强的自己,苏乞年一身战血彻底沸腾,即便暂时不能彻底打破过去,也要越现在。

    一个练武之人,修行路上,就是要不断地越过去的自己,现在的自己,也终将成为过去,若是连自己也越不了,那么又拿什么来掌控未来。

    嗡!

    苏乞年身上,一股磅礴如汪洋般的气血破体而出,他通体绽放无量光,手中一口光明刀凝实,他身动如龙,撞破真空,穿行于粉碎真空世界,杀向另一个自己。

    轰!

    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战,与另一个自己对决,每一招,每一式都一般无二,甚至连祖窍神庭内的神灵身也被摹刻,大光明刀斩真空,甚至到了后来,两道神灵身同时走下神庭,手持光明弓,大光明箭射穿真空,每一箭都带着破灭神魂之力。

    石殿内,方圆数里的真空支离破碎,但两道纯白紫绶道袍的身影根本无惧,肉身体魄强盛,坚固不催,哪怕粉碎真空世界也不能伤其分毫。

    这一战的艰难,还要远远出苏乞年的想象,真正与自己交手,他才明白,眼下的自己虽然不说横推同代,却也足够强盛,他将另一个自己的半边肩膀险些一刀剖开,自己左肩也留下了一个拳洞,几乎被大光明拳贯穿。

    侠客岛,古老祭坛上。

    一幅幅画面在熊熊燃烧的圣火中流转,朦胧仙雾中的十道目光都生出了几分莫名之色。

    “十八位年轻禁忌,六十四位年轻强者,此番居然有十名年轻禁忌通过十绝关,三名年轻强者临阵突破,破入禁忌领域,一人勉强撑过了一炷香。”

    “不过十绝关后,越道,想要越现在,就不比十绝关,虽然这一代的年轻强者似乎越过往,更有虚空本源的传人,但能有一两人成功越,便是大幸。”

    ……

    玉椅上,十道伟岸的身影彼此交谈,他们深刻明白,能够在当下就越己身,是多么的艰难。

    事实上,近两百年来,也有了近六代年轻一辈出世,但真正能渡过十绝关,并越己身的,两百年来只有寥寥八人。

    而这两百年来,人族五国,走出的年轻禁忌却绝对不下于百人,可见越之难。

    如十绝关,就是黑暗岁月之后,龙虎境中至强的十位年轻禁忌,堪称圣禁之下的最强者,究其根源,就是这十位年轻禁忌,都曾位列越境。

    在不到三十岁的年轻时代打破过去,越现在,就是越境。

    此时,古祭坛上十道伟岸身影心中都有几分期待,若是能诞生两名越境的年轻禁忌,说不得,就有机会再次得到那一份机缘。

    而若是能得到那一份机缘,说不得百年之内,又能再为人族增添两位元神纯阳的绝顶强者。

    此刻,祭坛中央,圣火中画面流转,合共有十一处场景,大多处于激战之中,真空如裂帛,在这样的年轻禁忌们面前,不比土泥坚硬多少。

    十道伟岸目光最终,还是落在那名一身布袍的李家青年身上,这位飞刀传人刚刚以一刀险胜,自身亦受了不轻的创伤,此时面对另一个自己,两道身影都没有动,但古祭坛上的十道伟岸身影却明白,李家飞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见血,这是自黑暗岁月便存世的神话,从未被打破。

    他们都在等待,等待那位飞刀传人出手,飞刀对飞刀,谁能例不虚,越只在一念间。

    ……

    越道,数里石殿。

    有血花溅起,苏乞年双手握光明刀,他刀斩红尘,勾动岁月沧桑,十九世红尘轮回尽在一刀之间。

    对面,与他一般无二的身影同样出刀,同样的休命斩红尘,两口红尘刀在粉碎真空世界碰撞,红尘气弥漫,笼罩了整座石殿。

    噗!

    苏乞年咳血,身如流星横飞出去,撞击在石壁之上,出道以来,这是他除了天道劫数之外,遭受过的最终的创伤。

    不是另一个自己太强,而是他自己太强,短短半炷香,已是两败俱伤。

    苏乞年的心在颤抖,手中崩碎的光明刀却在坚定重聚,他的左肩被洞穿,胸口有刀痕,深可见骨,如白金琉璃一般的鲜血汩汩而出。

    这一战,让他真正看清了自己,也令他陷入了此生少有的癫狂之境。

    这一刻,他浑身战意如汪洋,光明心燃烧,整个人笼罩在熊熊光明琉璃火中,若是连自己都不能够越,他又拿什么去争夺未来,去改变他苏府的命运,去皇城中争一个黑白虚实,去向当代汉天子要一个朗朗乾坤。

    昂!

    苏乞年长啸,声若龙吟,他满头白乱舞,白金琉璃一般的光明刀上,渐渐浮现出来一层金红真火。

    这是金阳本源!

    本来,自龙冢之行过去这么长的时月,苏乞年也参悟出来了金阳本源,不过相比于光明本源,金阳本源虽强,却不能令他的武力有所提升。

    但现在就生出了变化,在炽盛燃烧的光明心的催动下,金阳本源中,一股属于玄奥的气息衍生,这股玄奥气息如大日悬空,岁月流转,不息不灭。

    这是属于金阳本源的第一种玄奥,不灭!

    大日当空,野火不尽,不朽不灭!

    不过只是一种金阳玄奥,但与光明刀不合,即便同时引动两种本源玄奥,怕也未必能提升几分武力,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但紧接着,随着苏乞年光明心燃烧,那一股不灭玄奥,却以一种难言的状态脱离金阳本源,融入光明本源中。(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