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六章 大道蜃楼,本源海风!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过两章的字数奉上。网﹤)

    八种堪称灵稻的珍稀稻米,熬炼成了这一碗腊八粥。

    有精通佛道两家炼丹之术的年轻高手看出来,这一碗腊八粥并不仅仅只是普通的熬煮那么简单,其中有一些炼丹之法,精妙异常,看不出虚实,却使得八种灵稻的药性融为一体,一时间,他们也看不出来,这一碗腊八粥到底能带给他们怎样的好处。

    “多谢岛主!”

    诸多年轻高手皆躬身行礼,无论是诸宗派、世家,还是皇室子弟,都不敢有丝毫失礼,十绝岛主,侠客岛上的十位主宰,哪怕是黑暗岁月中,最后那一场放逐之战,也没有受到过波及,可谓是一方净土。

    古祭坛前没有桌椅,草地清新,五国年轻高手席地而坐。

    苏乞年和刘清蝉相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而后收回目光,盘膝而坐,没有人注意到,少女细如凝脂的后颈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嫣红。

    “苏兄!”

    这是聂空与断七二人,两人来到苏乞年身边,也没有多说什么,三人坐下,看一眼手中的石碗,开始品用这一碗世间绝伦的腊八粥。

    腊月初八,世间有民俗,品腊八粥,庆祝丰收。

    一口腊八粥下肚,苏乞年微怔,只感到涓涓暖流缓缓渗入四肢百骸,却没有半点异样。

    很快,所有的五国年轻高手都露出诧异之色,他们想象中的神妙之用并未来临,正如苏乞年感受到的一般,都渗入四肢百骸之中,消失不见,乃至以精神力扫视己身,也难以察觉到一星半点。

    一炷香过去。

    残阳如血,淹没在虚空之中,一轮明月冉冉升起。

    还是没有一点异样,仿佛喝下肚的,只是一碗普通的腊八粥。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古老祭坛上,看向十位岛主,依旧是端坐在第二张玉椅上的那位面目方正,目光威严的十绝岛主,他声出如雷动,震颤每个人的心灵,一字一顿道:“大道蜃楼。”

    嗡!

    随着其话音落下,古祭坛中央,圣火迸无量光,一道璀璨的火光如开天辟地一般,投射到古祭坛前,化成一道圣洁的扭曲漩涡。

    这是,虚空通路!

    苏乞年眼中神芒一闪,他心中所有猜测,只是不知道这一条虚空通路到底通往何方,所谓大道蜃楼,又到底是什么。

    “李沐!刘清洪!余清珑!铁木!苏乞年!刘清蝉!”

    这位十绝岛主接连点出六人之名,却是令得五国不少年轻高手心中一惊,因为除了那白少年,以及那位大汉郡主,其余四人,皆可以算是年轻禁忌中的王者,但此时这位十绝岛主将那位休命刀传人以及那位汉阳郡主与其他四人并列,这是认为这两人可以与其他四位王者比肩吗?

    “进大道蜃楼。”没有一点解释的意思,这位十绝岛主沉声道。

    苏乞年与少女相视一眼,与此同时,四道身影迈步,来到了古祭坛前,三男一女,除了大汉与大元两国大皇子之外,还有一名一身布袍的青年,看上去平淡无奇,唯有一双眸子,璀璨如九天星辰,只是第一眼,苏乞年便生出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这绝对是年轻一辈中极其可怕的一位人物,如他也生出几分心悸之意。

    除此之位,还有一名身着金色蛟龙袍的年轻女子,这是来自景唐的一位皇女。

    通常而言,按照礼部定制,唯有皇子才会身着蛟龙袍,而皇女则身着螭龙袍,这位景唐皇女身着蛟龙袍,立在那里,眉眼间带着冷厉,更有几分难言的威严,竟似乎拥有一种皇者气质。

    苏乞年心念一动,景唐自五百年前那位女武皇继位之后,此后历代皇者皆为女子,如此看来,这位景唐皇女,或许日后有登临大宝之机。

    与此同时,随着这位十绝岛主开口,不少五国年轻强者皆是心中一惊,因为这六人中,竟足足有四人来自大汉朝。

    有人心中感叹,大汉占据人族中央之地,当年的大夏龙雀城,便是而今的长安城,自初代汉天子起,大汉历代改革,励精图治,民生改善,全民皆武,已渐渐有盛世之象。

    不论那位十绝岛主是出于何种目的点出六人之名,大汉国力之盛,年轻强者辈出,却是其余四国年轻高手也不能否认的。

    最先迈出那一步的,是那名为李沐的青年,几乎在那位十绝岛主话音落下没多久,其就一脚迈入了那圣洁的扭曲漩涡中,消失不见。

    紧接着,是大皇子刘清洪,大元国大皇子铁木,景唐皇女余清珑,最后,苏乞年与刘清蝉相视一眼,两人同时迈步,踏入那一道未知的漩涡中。

    之后,那位十绝岛主又依次念出一些年轻强者的名字,最后,整整两百余年轻高手,被分成了四个层次,分别进入了漩涡内。

    古祭坛四方再次寂静下来。

    “乱世将至了吗?”

    “六位越境,远过往,是盛世,也是乱世。”

    “看来留给我等的时间不多了,只是不知道,这一代能否顺利成长,或许,来不及了……”

    “大道蜃楼,诸天本源之海,虽然只是虚道海,但若是能够撑过本源风暴,未尝不能令肉身精神更进一步,悟通一道本源玄奥,或可缩短数年。”

    ……

    大道蜃楼。

    苏乞年甫一踏入那圣洁的扭曲漩涡,就现身边的少女消失不见,显然这一处通路涉及到了虚空之道,所有进入这漩涡的人,或许都被挪移到了不同之地。

    行走在扭曲的漩涡之中,脚下似乎踩着棉花,轻盈柔软,没过半盏茶的工夫,就走到了尽头。

    踏出漩涡的那一刻,苏乞年便感到了一股浓烈纯粹到了极点的元气。

    这元气并未浓郁到凝成元气液的程度,只是如雾霭一般,却温润如玉,纯净若琉璃,甚至散出来淡淡的馨香,有一种涤荡心灵的味道。

    “好纯净的元气。”

    苏乞年看眼前茫茫的雾海,这元气竟是比他而今以光明琉璃火淬炼出来的元气液更加纯净数筹不止。

    甚至,苏乞年从这股元气中,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原始气息。

    没有半点犹豫,苏乞年伸手,光明熔炉浮现,炉盖掀开,一股莫大的吞噬之力传递而出,席卷四方。

    嗡!

    顿时,四周元气如百川归海,没入熔炉之中,光明琉璃火灼烧,将之凝炼成一滴滴纯净如琉璃的元气液。

    一滴、十滴、百滴、千滴!

    哪怕以苏乞年的心境,此时也有些振奋,这简直就是一场难以想象的造化,如此海量的元气,将为他日后的晋升省去诸多积蓄的过程,至少在元气上,他不再需要有任何的忧心。

    一千滴,两千滴、三千滴……五千滴!

    五千滴成一斤!

    须臾间,苏乞年光明熔炉内,就积蓄满了足足一斤元气液。

    而这时,眼前遮蔽视线的元气雾,也变得淡薄了一些,苏乞年继续收取,这样的机缘造化,不知道日后还有没有机会遇到,苏乞年自感寿元无多,若是难以打破刀障,撕裂刀劫,他也要早做准备。

    一斤半,两斤,两斤半,三斤!

    苏乞年源源不断地收取元气,同时心念转动,不知道其他五国年轻高手,是否也有同样的机缘造化,若是如此,这侠客岛的底蕴,怕还要过任何一座镇国大宗。

    当然,苏乞年并不知道,除了他们最先踏入大道蜃楼的六人,之后的进入漩涡之内的,此时最多也只收取到了两斤元气液,眼前虚空中的元气雾便彻底告罄。

    苏乞年迈步,他行走在元气雾中,手掌之上光明熔炉散无量光,照亮虚空,永恒的气息弥漫,甚至在后来直接暴涨成一座小山般,大量的元气雾如瀑布一般垂落,没入其中。

    五斤、六斤、七斤……十斤!

    最后,整整十斤元气液落入光明熔炉中,那弥漫在眼前虚空中纯净无瑕的元气雾方才彻底消散。

    这时,显现在苏乞年面前的,是一汪无垠大海。

    晶莹的浪花飞溅,苏乞年踩在沙滩之上,那是无数斑斓色彩的沙砾,晶莹细碎,瑰丽而璀璨。

    无垠大海则显得很普通,那海水不是碧蓝如玉,而是呈一种漆黑如墨的色泽。

    苏乞年看到了一块石碑,石碑古拙,能有一丈来高,不过却断去了小半截,碑体上只有四个难以辨识的古字,岁月沧桑的气机在上面流转。

    大道蜃楼!

    只是看一眼,苏乞年就隐隐知晓了这四个字的含义,仿佛主动烙印进入来人的脑海中。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无形的意念,朦朦胧胧,仿佛相隔了千山万水,无尽岁月,传递进入苏乞年的心灵深处。

    大道蜃楼,争渡彼岸!

    苏乞年沉吟,传说进入侠客岛,可得机缘造化,难道真正的造化,就在眼前这无垠大海的彼岸?

    难以断言,苏乞年极目远眺,然而目光甫一落入眼前的无垠大海,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扭曲,难以到达远方。

    嗯?

    苏乞年挑眉,祖窍神庭中,神灵身睁眼,顿时,自苏乞年的双目中,两道刺目的银芒如刀,斩向身前的海上虚空。

    叮!叮!叮!

    有火星迸溅,即便苏乞年运转极尽精神意志,也不过勉强看清前方百丈之遥,在那无垠大海之上,仿佛有刀兵伐体,存在着一股无形的杀伐之力,欲扭曲一切入侵的外力。

    争渡彼岸!

    苏乞年想到了佛道修行,佛家讲究渡过苦海,登临彼岸,当年的佛祖阿弥陀佛,是否也曾经来到这所谓的大道蜃楼,在这片无垠大海的彼岸,又到底存在着什么。

    倏尔,苏乞年眼中露出一抹异色,看向怀中,是那沉寂良久的缺角瓷碗,没想到在此时轻颤,甚至变得有些灼热。再想到此前在元神世界中极元真人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苏乞年明白,今日多半要走上一遭了。

    何为大道蜃楼?

    苏乞年立在斑斓沙滩上,尝试朝着无垠大海中踏出第一步。

    只是迈出第一步,苏乞年便感到仿佛踏入了一片粘稠的沼泽之中,他再抬起后脚,整个人便立在了如墨玉般的海面之上。

    他就这样平静地立在海面之上,事实上,到了他而今这样的境界,精神意志驾驭肉身,内家真气雄浑滂沱,虽不说如顶尖元神人物一般脱离大地,踏步虚空,但如这般凌波虚度,却是再简单不过,甚至如果苏乞年愿意,他甚至可以以精神意志驾驭肉身,短暂横渡虚空,但就不可能灵动自如。

    如蜀山那般,驭剑术可驭剑,到了一流混元境,更可尝试修习御剑术,仗之穿梭于青冥之上,提前体悟顶尖元神人物的视角,就显得难能可贵,放眼整个人族五国宗派、世家,也仅此一派,尤其是御剑术,更是秘传中的秘传。

    苏乞年开始踏波而行。

    这无垠大海上的浪头并不是很大,苏乞年行走在这一片粘稠无比的海上虚空,走出数十步后,就有一道海浪掀起数丈高,朝着他压落下来。

    没有躲闪,苏乞年挥拳击浪,他气血雄浑如龙,充斥着一股神圣光明的气息,是以哪怕只是寻常的出拳,也仿佛神圣拳法,浩大光明。

    铛!

    这一拳击在海浪之上,竟仿佛击打在铜墙铁壁之上,一股沛然磅礴的力道,怕不是足有十数万斤。

    火星迸溅,细碎如光雨,这里的虚空竟似比侠客岛上还要坚固数倍不止,苏乞年拳动,竟然只勉强生出淡淡的拳啸声,空气有轻微撕裂的迹象。

    不敢怠慢,苏乞年力,将压落下来的海浪彻底击碎,而他的目光,也开始生出凝重之色。

    因为在苏乞年感来,就这一道数丈高的海浪,寻常二流下乘之境的武林高手,也很难抵挡住,要被震得五脏移位,身死道消。

    但似乎,还不是刚刚他精神意志渗入海面之上遭遇到的那股无形杀伐力。

    半盏茶过去。

    转眼间,苏乞年已经离开海岸边里许之遥,斑斓沙滩变得渺小,这时,他拳动如龙,光明无量,击溃了第六道海浪。

    六道海浪中,其中一道高达十丈的海浪,甚至不比寻常龙虎榜四十位往后的年轻人杰的最强攻伐力逊色分毫,放眼整个五国年轻一辈,此番踏上侠客岛的两百余年轻高手中,不少人,也就只有这样的武力修为。

    也就是说,若是这些年轻高手进入了大道蜃楼之中,在这海上至多走不过里许之地,就极可能被打回原形,甚至有重伤生死的危险。

    “果然,机缘造化不可能唾手可得,想要得到怎样的收获,就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这是得失的秩序。”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继续朝着无垠大海深处行去,他总觉得前方还有更大的凶险,即便他已步入禁忌领域,但若是一不小心,也极可能遭遇到重创。

    昂!

    就这样,苏乞年行走在海面之上,不断挥拳,他气血如龙,而袭来的海浪也越来越密集,他击穿海浪而行,将粘稠的空气撕裂开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深入海中数十里远,回头望,海岸早已消失不见。

    这数十里行来,苏乞年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击溃无数道海浪,每一道海浪的力道轨迹都不尽相同,等同于与无数年轻高手争锋,他的大光明拳法愈圆融,对于一身气血的掌握,也愈炉火纯净,有了一种混元如意的体悟。

    倏尔,苏乞年目光一凝,他感受到前方气流涌动,似乎是无形的微风,但不知为何,他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危机在临近。

    杀!

    他大喝一声,举拳向前,白金琉璃般的拳光凝成光束,向前洞穿,却在丈许之外就被截住。

    轰!

    火星飞溅,那本来无形的微风一下显现出来赤红如火钻一般的实体,一股浓烈到难以想象的本源气息绽放,那是灼热无比的火行本源!

    这道微风灼热而霸烈,苏乞年这一拳虽然未曾动用极尽之力,却也不能小觑,寻常一流混元境第二步的高手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却在须臾之后被那火红的微风崩碎,而那火红微风也崩碎大半,只剩下细微的火红晶莹的气流落到苏乞年身上。

    锵!锵!

    如同刀剑伐体,火花绽放,肉身坚固如苏乞年,也不禁被震退数步,被击中的地方生疼,有一种灼热滚烫的痛感。

    苏乞年心惊,这是什么风,无影无形,唯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够令其显形,仿佛自本源中诞生一般,只是细碎的几缕,就有撕裂他肉身的迹象,换做寻常年轻禁忌,没有这样坚固的体魄,多半肉身要遭到重创。

    苏乞年停下脚步,悉心感应,却现刚刚那一瞬之间,在那蕴藏火行本源的微风临体之际,他对于火行本源的感知,竟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地,简直有一种立即就要体悟,觉醒本源的迹象。

    等等!

    这时,苏乞年就感到,四肢百骸之中,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流滋生,开始游走于气血经络之中,最终到达被本源微风击中之地,那灼痛之感顿时减轻,很快消失不见。

    甚至那清凉气流还有一缕扶摇直上,落入祖窍神庭中,点落在神灵身眉心,刹那间,于神灵身而言,那种洞穿虚妄,照见本源的本能,似乎一下暴涨了数倍不止。

    数十息后,苏乞年深吸一口气,难掩心中的震撼,清凉气流消失,这段维持了数十息光景的感悟也随之结束,但苏乞年有这样一种感觉,只要再来几道刚刚一般无二的本源海风,他有把握领悟,觉醒火行本源。

    这就令人有些难以置信,苏乞年也终于明白,那碗腊八粥到底拥有着怎样的神效,在这大道蜃楼之中,不仅有着修复伤体之用,甚至还能在本源海风临体之后,短暂将领悟之力提升数倍不止,令本源领悟的度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境地。

    如此一来,这一碗腊八粥的价值,堪称无量。

    再行数里,苏乞年心生感应,拳动大光明,又一道本源海风显形,纯金炽亮,泛着金属光,如刀似剑,凌厉无比。

    金行本源!

    苏乞年微微变色,这道本源海风的锋锐与凌厉还要出他的想象。

    他运转三大光明玄奥,将这道本源海风震碎,但终究还是没能彻底湮灭,崩碎的金行海风如刀剑碎片,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清晰的血印,虽然依旧未能划破皮肉,却也到了临界之地。

    四肢百骸中,那沉寂的清凉气流再次浮现,肌体之上,一道道血印消弭,神灵身那清晰无比的本源感应也再次浮现。

    依旧只有数十息的光景,这种感悟消失,苏乞年感到自己对于金行本源的感悟,也大大加深了,与火行本源一般,若是再有几次这样的感悟,他有把握彻底觉醒这一五行本源之一的力量。

    此后,苏乞年又向前深入了足足三十里。

    这三十里就不再如此前一般轻松,不仅有海浪击天,伟力不在一流混元境的高手之下,开始变得频繁的本源海风,也令得苏乞年眼花缭乱。

    每一种本源都有着它独有的玄奥,不同的本源海风,力量变化也不尽相同,强如苏乞年,到后来也遭创了,肉身肌体被撕裂开,白金琉璃一般的气血飞溅,落到如墨的海水中,连一朵浪花也没有能够溅起。

    不过,在四肢百骸之中,腊八粥八种灵稻的药力交织,实在是一股难言的力量,不管遭到怎样的创伤,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复苏乞年的伤体,令得感悟力暴涨。

    这三十里之地,苏乞年足足遭遇了二十道本源海风的侵袭,大多本源海风,并未出五行阴阳的范畴,也有如风道本源这样不在五行阴阳之列的本源之力。

    其中,如火行本源海风,苏乞年已经遭遇到整整三次,距离参悟觉醒这一本源之力,只差临门一脚,苏乞年相信,只要再遭遇一次火行本源海风,他就能领悟出来自身掌握的第三种本源之力。

    半个时辰后。

    不知不觉中,苏乞年已经深入无垠大海中百里开外,依然没有见到彼岸。

    不过此刻,对于能否到达彼岸,苏乞年已经不甚在意,仅是至此的收获,就是一场莫大的机缘造化,即便是未曾领悟的本源,也会因为此番经历化成一枚枚无形的道种,潜藏在他的体内,只等时机成熟,就会生根芽,彻底觉醒。

    噗!

    有血花飞溅,这是苏乞年深入第一百二十五里时,一道灰黑色本源海风,蕴藏着无边深重的杀戮之气,将他生生震飞。

    海风如刀枪剑戟种种兵刃,杀伐气凌厉,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这是迄今为止苏乞年踏入海中遭遇到的最重的创伤,源自五行阴阳之外的杀戮本源。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极强的本源,独属于兵部军中,乃是尸山血海中参悟的一种本源,在江湖武林中,被诸多顶尖元神人物视为可与太阴、九阳两种强大本源媲美的存在。(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过了两章的字数奉上,换做两千党可以算作三更多了,十步这里就算两更二合一,还有一更会晚一点奉上,估计要到凌晨,大家见谅,昨天办事,今天扫尾结束,明天开始更新一切正常。)(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