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十四章 寒门蝼蚁笑江湖!(二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一元台上气机交织,属于六大外院的年轻高手们交手了。

    观礼台上,清夜将一元台上几道身影看在眼里,都是外院少有的高手,其中甚至有人将《龟蛇功》练至了第八层圆满,已经开始窥视第九层的奥妙。

    其中最为清夜所关注的,乃是一名叫做罗升的年轻人,甚至已经开始贯通第九层《龟蛇功》所属的三百六十五处暗窍,开始衍生混元气血。而其一身《武当剑法》,亦已到达了入神得髓之境。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名寒门弟子。

    寒门与名门大户,终究有着难以抹平的隔阂,出身的不同,成长的环境差异,看待这世间的目光自然也大不相同。

    时至而今,清夜也明白,这世间的无奈与不公太多,抱怨没有用,唯有强盛己身,才能够活得痛快。

    “罗升,这个籍籍无名的白云峰外院弟子,平日里不显山露水,没想到《龟蛇功》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地。”

    “出身寒门,若是元气足够,贯通三百六十五处暗窍,又是一位道基圆满的年轻高手,一旦筑基,来日成就不可限量。”

    “不知道他会选择哪一峰哪一脉。”

    有六大外院的弟子彼此交谈,若论今年外院年轻高手,眼下当以这罗升为最。

    至于去年如千丈峰的凌清平,天柱峰的涂清峰,还有道清空等杰出弟子,早已在去年年祭大比之后,陆续被诸峰诸脉收入门下。

    又是一个轮回。

    相比于去年的苏乞年等人,这一年就稍显不足,但诸峰诸脉的执事、护法还是看中了一些外院弟子,毕竟很多时候,外院的武力高低,更大程度上,家境出身要占据了过半的成因,而一旦拜入一峰一脉,有了授业恩师之后,就截然不同,这才是真正衡量一名弟子日后成就的开始。

    一元台这一战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仅仅半个时辰便近乎尘埃落定。

    此刻,一元台上只剩下了两个人,一名正是出身白云峰外院的罗升,另一名则是出身皇崖峰外院,名为柳云菱的年轻女弟子。

    “柳师姐出身名门,乃是十堰州境内少有的商贾大富,书香世家。”

    “虽然柳师姐仅以《龟蛇功》第七层筑基,但而今年仅十八,十二正经已经贯通了足足九条,内家真气浑厚,传闻柳家曾经请动一位一流混元境的大人物,以混元真气为其洗炼气血真气,同境之中,其一身真气之凝炼,并不比寻常第八层《龟蛇功》筑基逊色多少。”

    很多外院弟子看向一元台上那一身紫色劲装,身姿婀娜,眉眼如水的女子,眼中止不住的发光,这柳云菱无论是修为还是出身,在外院中都是首屈一指,传闻其更是柳家独女,若是能够得到青睐,而武当并不禁止结成道侣。

    修行路上,财侣法地,以柳家之底蕴,即便是拜入一峰一脉之后,也能够维持一定的优势。

    如这样的商贾大富,书香世家,最渴望的,便是能有族人迈入二流龙虎境,乃至一流混元境,或许因为宗派之别,不能肆意将武学心法外传,但到达了一定境界,创演出来一门二流武学,就能够作为族中镇压底蕴的存在,未来未必不能诞生出一两名二流高手,真正摆脱金银家世,成为武林世家。

    不多时,一元台上的两人就交手了。

    而观礼台上,一些执事、护法就露出几分了然之色,如清夜也不例外。

    因为他看出来,一元台上那个年祭过后才满十八岁的少年,出手留了情。

    那《武当剑法》并非只是入神得髓那么简单,而是迈入了半步道境,这样的剑法,加上贯通了数十枚暗窍的气血修为,耐力之悠长,哪怕是那柳云菱已经贯通了九条十二正经,也略逊一筹,当然,若是此女是以第八层《龟蛇功》筑基,又会截然不同。

    但这个世上,唯一缺少的,就是如果,除非时光逆流。

    叮!

    点点火星飞溅,一元台上,两人分开数丈而立,罗升一身朴素道袍,样貌普通,不过一双眸子却十分有神。

    “罗师弟可要留情,师姐这一剑尚未掌握好,还缺少火候呢。”

    柳云菱笑道,她姿容妩媚,眸若秋水盈盈,看向前方的少年,手中长剑轻震。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罗升面色微红,忍不住避过些许目光。

    咻!

    这一刻,柳云菱出剑了,剑光如雪,又好像一道冷电,这是《武当剑法》中极为高妙的一剑,取日出金顶之意,朝阳升起后,光芒万丈,避无可避。

    不过这一剑在此女手中,却独独偏向于剑光之利,这一剑之快,令得外院众多年轻高手色变。

    不好!

    罗升一惊,没想到对方会选择在这样的时候出剑,数丈之遥刹那间便被跨越。

    观礼台上,清夜双目微眯,他虽然尚未步入二流龙虎境,但是眼力也今非昔比,便是寻常执事道人也及不上他,他看出来,从少年失神的那一刻起,便已经败了。

    皇崖峰外院的那个女子对于人心的把握,就如同她柳家行走于世,做买卖的,最重要的便是把握人心。

    噗!

    一朵血花溅起,一元台上,少年闷哼一声,虽然靠着与妖兽搏杀的生死经验逃过了贯穿肩胛骨的一剑,但依然只差一点,就要被洞穿左臂,他退至一元台边缘,面色苍白,看前方一脸漠然的女子,这一刻的柳云菱,在他看来无比的陌生。

    或许,从未熟悉过,又何来陌生二字。

    嘴角泛起一抹苦笑,罗升明白,哪怕自己而今已经展现出来足够的天赋和潜力,也依然没有被看在眼里。

    这一刻的柳云菱是清冷的,她长剑斜指,目光锐利,淡淡道:“你败了。”

    你败了!

    罗升看那粉光熠熠的樱唇中吐出来这三个字,他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又睁开,伸出右手嗤啦一声撕开左臂的道袍扎紧,暂时止住伤口的鲜血。

    “我,还没有败。”

    罗升手中剑握紧,他语气很郑重,也很认真,更多的则是一种执念。

    这种执念于其他人而言或许没有什么,但是于清夜而言,却是无比的熟悉,因为曾经的他,亦有过这样的眼神。

    寒门道士蝼蚁心,不信苍天和鬼神。

    出身寒门,身份微末,亦可笑傲江湖!

    “你已经受伤了,又何苦如此。”柳云菱蹙眉道,“一时的机缘造化不能让你一路坦途,师弟你还是太稚嫩了,这样,你只要认输,随师姐我同入一峰一脉,只要你日后能有所成,便可以成为师姐我的护道人。”

    只是护道人吗?

    罗升嘴角泛起几分自嘲之色,而后目光便坚凝如天柱峰金顶不坠的朝阳,一股难言的锋芒自掌心升起,伴着长剑轻鸣,宛如拥有了生命一般。

    道境!

    这一下,观礼台上不少执事、护法就露出诧异之色,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少年的剑法居然有了突破,彻底迈入了道境。

    《武当剑法》虽然只是三流剑法,但历代都有不少武当弟子以之步入道境,乃至参悟出来剑法真意,令其臻至二流之境,但想要留下真意传承就不是那么简单,这种依靠推演而得的武学,除非达到一流之境的精神修为,才能够以此凝成真意种子,传承他人。

    而看到罗升手中剑扬起,柳云菱就露出几分难以置信之色,而很快,她的眸子就再次变得锐利,而后出手了。

    剑光如电,如光芒万丈,迅疾如风,将空气都洞穿。

    铛!

    这一次,剑光却被截住了,那是《武当剑法》中最为平淡无奇的第一式,朝阳初升。

    此前两人同样施展过的这一剑,再次从罗升的手中用出,就生出了一股难言的变化,落到柳云菱的眼中,便真的仿佛一轮朝阳升起,那光芒辉照大地,没有什么可以隐藏,仿佛可以照见人心。

    不可能!

    柳云菱面色微变,她接连出剑,但都被一一截下,在那个少年身后距离一元台下的三寸之地,仿佛成了一座不可逾越的天堑。

    嗡!

    再次截下一剑,少年手中一口普通的青钢剑如云横西岭,雾霭缭绕,吞没一切剑光。

    叮!叮!叮!

    一连串的剑刃交击之音响起,伴着一口白铁精钢剑飞起,柳云菱暴退数丈而立,虎口酥麻,差点被崩裂。

    她终于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没想到一瞬间,对方的剑法居然提升了这么多。

    “你败了。”

    少年看着她,语气平静,目光更如古井不波。

    银牙紧咬,柳云菱刚欲开口,观礼台上已经有声音响起。

    “好了,就此作罢,此番外院大比魁首,为柳云菱与罗升二人。”

    罗升目光微顿,一些外院弟子也心中一震,但在看到观礼台上开口之人后,皆沉默下来。(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