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十八章 第三人,九幽第八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大章。

    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三年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雪下得比往年都要大一些,鹅毛般的大雪一团团,整座武当山都淹没在了雪海中。

    除夕又至,青羊宫前香案起,三炷大香点燃,烟气袅袅。

    相比于去年,今年的青羊峰,就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乞年一身纯白紫绶道袍,立在香案最前方,紧随其后的是清夜与清羽二人,而在两人身后,则是新入青羊峰一脉的罗升等五名入室弟子。

    不错,这就是今年外院年祭大比之后,拜入青羊峰一脉仅有的五人。

    除了那罗升之外,另外两男两女,皆在十九岁上下,两人已筑基,两人初入龟蛇功第八层,天赋潜力都尚可,最重要的是,这四人也同样出身寒门。

    毕竟当日天柱峰外院,虽然众人见证了青羊少年峰主的强势,但并不意味着就会改变一些选择,尤其是事关修行与未来,趋利避害,这是大多数人的选择,没有几个人愿意将自己置身于不安定中。

    当然,修行之路从来就没有安安定定,不说腥风血雨,也有无数荆棘。

    “祭,青羊峰列祖先贤!”

    香案前,苏乞年长吟,躬身一拜,传遍整座青羊峰。

    “祭,青羊峰列祖先贤!”

    紧接着,身后数十道肃穆的声音响起,惊起雪中飞鸟,于峰顶盘旋不散。

    “祭,青羊重立,香火不绝!”

    苏乞年再拜,在祖窍神庭中,神灵身的眼中,而今,整个青羊峰的气运紫气缭绕,如烈火烹油,十分浓烈。

    众人第二拜,语气愈发隆重,青羊重立不易,谁又能够想到,当初两名籍籍无名的外院弟子,加上一名逍遥谷缓刑死囚,能够真的得承青羊峰一脉衣钵,重立山门,遑论在这短短的一年之后,其中的艰难,非是常人可以想象。

    “祭,人族历代先贤,英魂不消,与世长存!”

    第三拜,苏乞年声如洪钟,传遍整个武当山。

    这一刻,有人冷哼,有人侧目,有人露出诧异之色,也有人眼中透出希冀。

    第三拜后,青羊宫前爆竹长鸣,火花如星雨,子夜已过,一岁再除。

    时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四年,这一年,苏乞年年满十七岁。

    此时,青羊宫前再次挂起了红灯笼,宫门前重新贴上一幅新对联,依旧是那一幅字。

    上联:修真修神问天命,

    下联:斩妖斩魔济苍生。

    横批:兼济天下。

    世间几人问天命?妖魔乱舞,苍生苦!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一年过去,他收获很多,也愈发看到前路艰辛,但他也感到庆幸,因为这世间九成九的人,都看不到艰辛前路,因为他们还难以达到他现在所处的层次,于这天下武林,五国天下,他已崭露头角,初显峥嵘。

    大年初一,祭天真武大典!

    太极钟鸣,一百零八响,辞旧迎新。

    天柱峰紫霄宫前,苏乞年再见掌门宁通等武当诸峰主,元神真人。祭天真武大典,到来的元神真人乃是一年之中最为齐全的,哪怕是一些坐关,或者暂时出山,游历天下的元神真人,也都在此时出关或者归来了。

    这其中自然有苏乞年未曾见过的,大典上看向他的目光带着审视,更多的则是赞叹,真武七劫,不是说说而已,武当走出一位年轻的禁忌强者,已经足以令其它九座镇国大宗侧目,而今的武当山下,早在除夕之前,便有一些年轻人在山下苦候,想要拜入武当门下,其中不乏一些体质悟性不俗者,可谓是武当大兴之兆。

    甚至此前外院年祭大比的消息,也已传遍了整个武当山,禁忌王者,这四个字就显得更重了,这位今年刚满十七岁的少年峰主,可谓缔造了武当史册上从未有过的传说,不仅是最年轻的一峰一脉之主,更是最年轻的禁忌人物,最年轻的禁忌之王。

    苏乞年目光自金光真人身上扫过,这位金锁峰主看上去风淡云轻,脸色平静,似乎丝毫没有一点在意,但到底在意还是不在意,就只有他自己知晓。

    祭天真武大典,由掌门宁通点燃香火,一口硕大的石质香炉,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通体散发出来古拙沧桑的气息。

    祭天,拜真武!

    随着苏乞年等一峰之主躬身,石炉上空,香烟缭绕,隐约可见一道伟岸的身影在其中沉浮,朦朦胧胧,如隔无尽时空。

    第一时间,祖窍神庭中,属于苏乞年的神灵身睁眼,要照破虚妄,得见真容。

    看不透!

    仿佛真的相隔了层层虚空,一道接着一道,看不到尽头,看似在眼前,却在天涯海角。

    真武大帝!

    苏乞年目光微凝,这世间真的有长生吗?

    天界仙神的传说,无尽岁月以来都没有断绝过,但即便是黑暗岁月之前的人皇,步入了圣境,也未曾听说登上天路,踏入天界。

    而当年,妖族自天外降临,世间便有传闻,天外有天。

    但这世间,即便是天命准圣,可以直上青冥,却也不能真正摘星拿月,看似近在眼前,却隔了无尽遥远,天罡凛冽,各种劫数,难以真正破开桎梏,到达天外天。

    祭天真武大典之后,武当山又再次恢复了宁静。

    转眼间,三个月于无声中流逝。

    天下风云变幻,四海边疆告急,武林中诸多恩怨仇杀,机缘造化,奇遇纷争,都与苏乞年无关。

    直到入夏,六月天。

    有值守山脚的外院弟子登临青羊峰,送上了一封书信。

    青羊殿中,苏乞年自护法道人手中接过这封书信,便心中一震。

    以他而今的心境与修为,这样的情绪变化,实在是太过少见,但却不得不如此,因为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收到这样一封信,一封迟来的,却令他与另一人寻找了十余年的信。

    拆开信封,取出宣纸打开,不是从右往左的书写,而是自左向右,一行又一行,简单而明了。

    只有三句话。

    第一句话:“好久不见,破碎刀障之日,自当来贺。”

    第二句话:“逝去的,终将归来,存在的,终将永恒。”

    第三句话:“我欲成仙!”

    苏乞年将信合上,他深吸一口气,到底是曾经的王者,即便来到了这里,也同样没有令他失望,至少眼下,对方知晓了他的存在,相信也明白刘清蝉所处的身份与位置,但无论是他还是刘清蝉,都并不清楚对方到底身在何处,是人、或是妖,又到底存有什么样的心思。

    三句话,尤其是第二句,苏乞年并不清楚对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这一句话似乎牵扯到了什么,但那一位语焉不详,任凭苏乞年如何猜测,都难以接近真实。

    最重要的是,苏乞年很想知道,对方那三分之一时光之心,到底会赋予其怎样的神通变化。

    平静的修行岁月要过去了。

    苏乞年目光悠远,这数月过去,他看上去更加平和,没有人知晓这几个月里,他到底生出了怎样的变化。

    事实上,他也真正达到了眼下可以到达的一种极限,五行本源玄奥已经参悟出来火、金、水、木四种,只差土行本源玄奥,便可达到五行轮转之境。

    但即便借助怀中瓷碗内的混沌灵液,于混沌中悟道,也似乎到达了一种瓶颈,与光明本源契合的土行本源玄奥迟迟难以顿悟。

    而属于光明本源的玄奥,永恒、自由、黑暗、不灭之后,第五种玄奥隐隐呼之欲出,只差临门一脚,但这一脚却也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迈出的。

    除此之外,苏乞年借助丹田气海中九涅新生的光明石种,以新生的光明琉璃火淬体,这种新生的光明琉璃火,虽然依旧如白金琉璃一般神圣,却散发出来一股原始的气韵,威严隐而不发,唯有苏乞年明白,比过往更盛数倍不止。

    经历了数月的打熬,就连苏乞年眼下也不清楚,此刻的自己,肉身体魄到底达到了一种怎样的境地。

    不过就在数日之前,他感到进无可进,隐隐感受到一层无形的壁障,他想要一冲而过,却是远超想象的坚固,根本撼之不动。

    他心中有所猜测,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冲不过去,只能说明眼下他的积累还远远不够。

    时至而今,苏乞年感到己身的提升,已经达到了一个短暂的极限,换做当初外院年祭大比时的自己,苏乞年有把握,可以不用费多大的气力,便强行镇压。

    而关于怀中瓷碗内收取的混沌灵液,苏乞年思量良久,甚至进入过元神世界,极元真人四人合共取走了四十滴,并告诫苏乞年,暂时不要立下混沌圣地,这其中牵扯过大,哪怕是顶尖元神人物,也未必可以经受住这样的诱惑,届时八方云动,以青羊峰初立的底蕴,根本不堪一击。

    该下山了!

    苏乞年看向大殿之外,武当山中一片青碧,初夏的武当,清幽之处,堪称是道家圣地,经常有一些小道观的传承,前来朝圣膜拜,讨教经义。

    良久过去,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很清楚一旦下山将要面对什么,但他同样期待着。

    就在苏乞年准备下山之前,清夜面带几分忧色,找到他,告知清羽终于又下山了。

    等!

    最终,苏乞年吐出这个字,有些时候,有些东西只能一个人去承受,每个人都有他的过往,也有他的选择,苏乞年尊重清羽,所以他至今都没有询问一句,他相信清羽此番下山,应该会有所收获,至于是好是坏,就难以预知。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可以轻言羞辱他青羊峰弟子!

    六月六,苏乞年下山了。

    他出了青羊涧,走下青羊峰,走出了武当山地界。

    金锁峰,紫金光华楼。

    紫色星空下,金光真人盘膝虚空,在其中沉浮,倏尔,他睁开眼,周身隐约可闻雷霆之音,他深吸一口气,如有雷光生灭。

    这一刻,这位金锁峰主眼中浮现出来一抹笑意,看来,距离他渡过第二重雷劫,就在这半年之内了,比想象中还要更快几分。

    但即刻,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沉,唯有他自己才明白,之所以这么快便要渡第二重雷劫,归根结底,还是他感受到了压力。

    不错,从一个少年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深重的压力,渡过一重雷劫的修为,或许已经不足以应对一切。

    在金光真人看来,那个少年就是一个异数,不存在于常理之中,所以也不能够以常理度之,唯有积蓄足够的力量,才能够抹杀一切变数。

    白发如雪,青羊峰主下武当。

    苏乞年再次踏上了进京之路,他要回道院一趟,有些东西,或许唯有人王才会知晓,除此之外,他还要进镇妖王府一趟,他相信刘清蝉或许对于信中的三句话会有一些不一样的领悟,既然有了消息,就不能够轻易放过。

    当然,当年涉及到他苏家的一些人和事,也要开始有所准备了,因为他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刑部,还有那位乾坤武库之主。

    当今圣天子的心思,没有人能够猜得透,苏乞年也不行,至少现在不能,所以他要有万全的准备。

    再次进京,苏乞年就放慢了脚步,他行走于名山大川之间,跋涉过最深沉的泥沼,穿过最清新的大草原,击毙过沉睡多年被惊醒的异兽,看过妖兽肆虐,屠戮村镇,甚至其中不乏妖族的身影。

    这些妖族,大多都是当年黑暗岁月之末,妖族被逼退回四海之地时,残留在人族疆土上的,隐匿进入了群山之中,各种险境异地,都有妖族的影子。

    只是五国年年清剿,寻常时候只有妖兽肆虐,妖族之影偶尔惊鸿一现,但这一次,苏乞年就发现,妖族的身影频频现身,有些过于频繁了,甚至经常潜伏进入村镇之中,装扮成为各色人等,却并不显露出来半点异样,也不轻易杀戮。

    这就令得苏乞年生出几分警惕,妖气隐藏得再好,又如何能够逃过他神灵身的眼睛。

    ****之下,他得到了一些不是太重要的消息,但也不容小觑,这些潜伏进来的妖族,是在丈量一地的人口,地形,乃至是可供耕种的土地,当地的成名高手,官府势力,等等不一而足。

    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了苏乞年,乱世,不远了。

    当然,他也相信,不仅仅是他察觉到了异样,以大汉朝廷的手段,无论是护龙山庄,还是六扇门,多半都已经知晓了。

    既然朝廷没有动作,就是默许了这一切,想来早有谋算。

    历来,论道兵法,人族从未输过。

    启辰县。

    湖北道与京道交界之地,苏乞年未曾进入县城,而是在郊外山中寻了一处清幽的瀑布,十数丈的潭水清澈,有一种雪白的游鱼,能有筷子长,仅有两指宽,通体晶莹。

    这是一种下位异兽,不过灵智并不高,所以大多时候,并不被归入异兽之列,只是其掌握寒冰本源,能够简单运用寒冰法力,寻常三流武者也难以降服,是一种极为珍稀的孕养补充气血的食材。

    苏乞年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寻到这种寒冰雪鱼,初夏的夜晚还有些寒凉,他升起篝火,几条雪鱼被架在了篝火之上,随着时间流逝,反而烤得愈发晶莹,散发出来淡淡的馨香。

    一名身着灰袍的老人出现了,身形高大,看上去精神矍铄,花白头发,身上的沧桑暮气比之苏乞年而言,却是要淡薄太多。

    老人径直在篝火前坐下,取一条雪鱼,腰间一只黑皮葫芦摘下,抛给苏乞年,苏乞年打开葫芦口,顿时有一股浓烈的酒香传递出来,极为醇厚与浓烈,不是数十年的陈酿,难以积淀出这样的气息。

    “好酒!”

    苏乞年赞叹一声,他长饮一口,再抛还给老人,取一条柔弱无骨的雪鱼。

    就这样,一老一少一人一口陈酿,一条雪鱼,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月上中天之时。一大葫芦酒,以及篝火上的十条寒冰雪鱼,尽皆落入了两人腹中。

    酒足饭饱之后,老人起身离去,他灰袍轻舞,负手行走在夜风中,眼看着就要隐入老林中,篝火前,苏乞年静坐,观其背影,淡淡道:“阁下不打算出手了吗?”

    即将隐入黑暗中的背影微顿,老人略显嘶哑的声音响起。

    “子时饮酒,辰时杀头。”

    说完,老人的身影便彻底淹没在了黑暗里。

    有意思!

    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

    这是九幽第八杀!

    毫无疑问,在苏乞年的感知中,老人是一个高手,一个身入一流混元境多年,功力深厚的大高手,至于到底有着混元境第几步的修为,就不得而知。

    在苏乞年看来,有意思的不是老人的行径,而是作为一名来自九幽的杀手,走得却是堂皇的杀路。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大章,今天更晚了,大家见谅,白天一定努力赶早……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