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章 休命十四刀,诚于心者诚于剑!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章 休命十四刀,诚于心者诚于剑!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一座紫红大门前。[(?[?[

    苏乞年抬头看,那紫檀木牌匾上,李府两个字古意盎然。

    相比于当日,再次站在这块牌匾下,苏乞年就能感受到一股深藏的剑势,或者说,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剑势,而是凌驾于剑势之上,唯有剑王,真正参悟有剑道本源的存在,才能够领悟掌握的剑意。

    月下有风雨,一剑落长天!

    这是属于李长天的剑意,这位高居元神榜第十二位的剑道强者。

    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战意,祖窍神庭中,七寸神灵身睁眼,向前迈出一步,就没入了那紫檀木牌匾中。

    一片如墨的大海之上,九天明月下,一个看上去有些散淡不羁,一身素白长衫的中年男子,立在涌动的波涛间,双目微阖,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则并指成剑,低垂在身侧。

    李长天!

    七寸神灵身降临,在这黑色浪花间,彻底化成实质,成为另一个苏乞年。

    纯白紫绶道袍轻扬,白轻舞,苏乞年看向前方的李长天,这位月下风雨立在惊涛骇浪之间,如万古长夜,永恒不动。

    心念一动,苏乞年伸手,天地间生出一缕光明,照亮了这一片漆黑的海水,也似乎照亮了这片难眠的长夜,明月也掩盖不了这股光辉灿烂,在苏乞年的掌心,凝成一口四尺长刀,如白金琉璃,而后光华敛去,变得古拙平凡,有一种原始韵味。

    长刀遥指,无形锋芒将面前的骇浪惊涛裂开,生出一条大海沟,朝着李长天延伸而去。

    仿佛一口沉眠千古的神剑被惊醒了。

    吟!

    剑鸣裂星夜,明月摇摇欲坠,素白长衫微漾,李长天睁眼,剑指看似随意地朝着前方一点。

    这是一剑,无影无形,没有半点声息,却令得苏乞年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李长天出剑很用心,看似不羁,却无比庄重,这是于剑的至诚。

    诚于中,而形于外,这是北李家族的《一心一意诀》。

    这样的心法,与剑道契合,李长天这一剑,苏乞年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错觉,仿佛千古明月,万古星夜都落到了身上,变得举步维艰。

    面对这一剑,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双手握光明刀,他寻不到破解之法,这是无上剑意的锁定,他唯一可以做到的便是窥破其轨迹,却避不过,逃不过。

    而自始至终,苏乞年都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他出刀了。

    灿烂的刀光,如亘古永存,岁月朽而我不动,轮回十世,百世不悔,唯手中刀。

    不灭!

    这是休命十四刀!

    轰!

    光明刀斩向一片海域,刀光不灭,如撕裂了亘古长夜,数十上百里的海面炸开,巨浪击天。

    铛!

    有金铁交鸣声,如神匠锻铁,天兵舞战戈,紧接着,苏乞年闷哼一声,手中光明刀炸碎,而整个人也不由自主地倒退数里,双足在如墨的海面留下两道清晰的划痕。

    嘴角溢出一缕淡淡的白金血,晶莹如琉璃,苏乞年知道自己受伤了,还是精神意志受创,被剑意所伤。

    但不论如何,他接住了这一剑,月下风雨李长天留在牌匾中的一缕微不足道的剑意,若是其本体出手,就是另外一番光景,剑意的威严怕是要呈数倍数十倍的攀升,几乎是十死无生。

    神灵身回归肉壳,李府前,苏乞年身形微晃,脸上也浮现出一抹苍白,精神创伤非同小可,非是皮肉伤,比内腑伤痛还要严重,很难恢复,需要悉心调养。

    不过,那只是对于普通的武林高手而言。

    下一刻,苏乞年运转先天境,光明熔炉内,数滴散浓浓原始气息的元气液落下,化成清凉气流,滋养神灵身。

    与此同时,神灵身通体光,出一道清越的龙吟声,身上有点点白金光鳞浮现,那嘴角的血迹顿时以肉眼可见的度消失,须臾间就消失不见,那略显萎靡的气息,也很快恢复如初。

    这时,紫红大门打开,一身素白长衫的身影出现在门前,正是这李府的主人。

    再看前方的少年,李长天眼中就闪过一抹异色,他刚刚感到有人察觉并触动了他留在牌匾中的一缕剑意,虽然精神遭创,但能够全身而退,即便是在一流混元境中,也多半只有那些混元榜的人物才能够做到,但后来却现,竟然是这位近半年以来声名鹊起的道院院主,武当青羊峰峰主,小神仙苏乞年。

    只是,李长天刚刚分明感到这个少年精神受创,但此刻看来,却仿佛完好无损,这就令得他对于这个少年更看重一分,休命刀传人,虽然有刀劫在身,但每一代都足够惊艳,而眼下这一代,多半要越先贤,前无古人,而今就已经身在禁忌领域,甚至在李长天看来,或许已经臻至了那传闻中的王者之境,有了角逐龙虎榜魁的资格。

    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人,一个不到两年前还是缓刑死囚的小人物,出身微薄,命运多舛,甚至都不可能走进他李家的眼中。

    而今,无论是道院院主,还是武当青羊峰峰主,抑或是年轻禁忌的身份,都足以令任何顶尖宗派、世家重视。

    出身微末,崛起微末,这是一个真正的少年传奇。

    “苏峰主大驾,李某有失远迎,请。”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李长天侧身,伸手接引。

    这就令得李府一干分列两边的管事下人心中震动,这个少年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令得他们北李家的定海神针,家主李长天亲自出迎,这就不是一般的看重,而是将其当成了同等身份的存在。

    有管事曾走南闯北,见识颇广,而消息灵通,在见到那一头白之后,就隐隐有所猜测,明白是曾经的武当小神仙,而今的武当青羊峰主到了。

    “李家主客气,请!”

    苏乞年也笑道,虽然他辈分上该为晚辈,但而今他身份地位都不相同,身为武当一峰一脉之主,是等同于顶尖宗派、世家的宗主、家主的,而于李家,唯一的嫡子李成道而今身为道院弟子,作为道院院主,自然也是与其父平起平坐的。

    甚至在当年,道院与皇家书院并立,道院院主是等同于正一品的,身份地位,几乎与镇国大宗掌教并列。

    半炷香后,李府正厅。

    再次走进这间敞亮的厅堂,就是截然不同的光景,苏乞年与李长天分坐于上两边,有下人奉上明前龙井,茶香四溢,却是这世间少有的几株千年茶树上采摘下来的,一年不过数十上百斤,可谓万金难求,更需要一定的身份地位,才有资格易买。

    两人品茗,等到茶碗放下,李长天看向苏乞年,他性子散淡不羁,除了出剑时,没有半点凌人的气质,很平和地开口,道:“多谢苏院主开导小儿,李某代李家谢过了。”

    苏乞年摇摇头,道:“当初若非李家护持苏某进京,而今苏某未必能够站在这里,不过忠人之事,理所应当。”

    不论当初的买卖,至少李家接下了镖,苏乞年自然不会认为,李家会缺少当初自己身上的那点东西。

    闻言,这位月下风雨的眼中,也不禁露出几分赞叹之色,道:“苏院主武功心性,年轻一辈中堪称绝颠,李某等待苏院主登临绝顶的那一天。”

    不是期待,而是等待,可见此刻的李长天,对于眼前这位少年峰主是怎样的看重,尤其是其接住了他遗留在牌匾中的一缕剑意之后,他便明白,这位少年峰主的深藏不漏,修为进境之快,怕还要出世人的想象。

    “自当不负所望。”

    苏乞年平静回应,没有谦虚,显现出来一种强大的信念,无敌的心深入到了骨子里。

    李长天深深看他一眼,这绝非是一种自负,身为元神榜上高居第十二把交椅的传奇剑王,李长天感同身受,因为曾经的他,也有过这样一种信念,那是他当年为了悟剑,孤身走北海,那一夜,北海岸边,他独对数尊北海妖王,一剑斩风雨,而明月高悬,将百里外一位窥视的天雀族妖王斩得魂飞魄散。

    “苏峰主今日前来……”

    话锋一转,李长天又道,经历过多少人世风雨,因为世事洞明,所以李长天方才诚于剑,他看出来,苏乞年此行不仅仅只是拜访而已。

    “苏某在长安城内根基浅薄,想请李家助我,监察几个人。”苏乞年开口,直言不讳,他目光堂皇,看向李长天,接着道,“苏某可以一滴混沌灵液作为交换。”

    什么!

    本来,李长天还在沉吟,但在听到混沌灵液四个字后,如他这样的修为心境,也不禁动容,而后看向苏乞年,沉声道:“苏峰主居然有这等至宝灵物!难道就不怕李某出手抢夺?”

    苏乞年道:“苏某相信,诚于剑者,诚于心。”

    李长天一怔,而后放声大笑:“好!”(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