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八章 重塑道基,重回巅峰!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敢问世间是否有仙。

    苏乞年也露出沉吟之色,世间于天界仙神多有传说,但即便是当初证道成圣的人皇,也未曾听闻感召天界。且九大妖圣亦不闻飞升之象。

    那一位,而今到底身在何处,其又是否探知了一些什么,苏乞年二人相视一眼,皆难以洞悉虚实,那一位留下的字迹太少,即便是蛛丝马迹也难以寻觅。

    顿了顿,刘清蝉目光微不可查地自苏乞年身上扫过,并不看他,轻声道:“刀劫真的如此难渡?”

    苏乞年笑了,他不语,周身气机流转,既而,一股丰沛的生命气机自身上浮盈而出,那满头白发,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黑,一身沧桑暮气,也在弹指间尽去。

    似乎察觉到了某种变化,刘清蝉目光落下,顿时一滞,突如其来的变化,她又如何能够料到,粉光熠熠的樱唇微微开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很快,苏乞年一头乌亮的黑发又再次转黑,沧桑暮气再次浮现,浓得几乎化不开,仿佛过不了一两年便会驾鹤西去。

    似乎想到了什么,刘清蝉不禁再次狠狠瞪少年一眼,她已经隐隐猜到了少年的心思,这是要诱敌深入,一网打尽,坑杀所有人。

    “你准备着手了?”

    苏乞年起身,他走出亭子,看朝阳升起,而后转过身,看向刘清蝉,沉声道:“不错。”

    刘清蝉蹙眉,道:“凌通此人崛起近乎奇迹,传闻乃是圣上少年挚友,曾背负圣上自西海群王之中杀出血路,圣眷极为隆重,甚至将乾坤武库交与他掌管,就是为了助其成道,除非是证据确凿,哪怕是三公也撼不动他。”

    苏乞年目光一凛,但很快又生出坚凝之色,他目光炽盛,这一刻似要击破苍穹,道:“若天公地道不成行,我就以这一口手中刀,斩出乾坤朗朗,盛世太平!”

    刘清蝉心中一震,感受到少年一身无敌信念,不知从何时起,眼前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手无一两百斤气力的书生少年,而是当初与皇家书院齐名的道院院主,镇国大宗武当派青羊峰一峰之主,身份尊隆,按照当朝礼部定制,位比正三品的国之重臣。

    而今,其迈入禁忌领域,他日更进一步,踏上圣禁之路,未必不能披荆斩棘,破入那至强之境,乃至睥睨同代无敌手。

    唯一难解只有时月不待。

    一炷香后,苏乞年走出汉阳苑,此时朝阳升起,金阳当空,他一头白发泛金辉,刚刚有一瞬间,他分明感到,那补充了大半的寿元,又有所流逝,虽然不多,却也肉眼可见。

    出了镇妖王府,苏乞年行不过几步,不由得冷哼一声,暗中接连响起十数道闷哼声,有淡淡的血腥气散开,苏乞年再次迈步,那暗中诸多窥视的目光顿时烟消云散。

    时至而今,有谁能窥视苏乞年而不被察觉,除非是证道顶尖的元神高人,否则元神之下,他自衬不惧任何人,没有谁能逃过神灵身的目光,甚至就是元神高手,以龙魂洞穿照见一切虚妄之力,也多半可以发现端倪。

    等到苏乞年离去,暗中才有诸多踉跄的身影浮现,一个个面露骇然之色,这位少年院主未免太过霸道,但同时,诸多暗探又惊骇于这位小神仙的修为手段,他们之中不乏有精通于潜藏之辈,连精神气息都能收敛,但依旧没能逃过这个少年的感知。

    这一路回归道院,苏乞年没有半点客气,魑魅魍魉太多,时时刻刻活在这些人的目光之下,虽然这不过是这长安城中人人皆知的势力纠缠,但他秉承心意,当初是有心无力,而今羽翼初丰,身份地位再不相同,这些人窥视他,本就是肆意妄为,他自然不会有半点客气。

    一路血腥气浓重,苏乞年走进道院前的巷子,身上也带了不轻不重的煞气。

    半日以后,长安城震动,无数门阀世家惊怒交加,这个少年怎敢如此放肆。

    “狂妄少年,自持有几分修为,竟然伤我族中暗探!”

    “哼,时日无多,这是最后的疯狂吗?”

    “成也休命,败也休命,年轻禁忌又如何,不过一个短命鬼,看你张狂放肆到几时!”

    有诸多声音响起,但很快又沉寂下去,因为明白这个少年修为初成,加上那口通灵神刀,恐怕除了顶尖元神人物,没有谁再能真正威胁到他。

    不知不觉中,当初那个单枪匹马,孤身闯入长安城中的少年,已经成长到达了这一步,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短短一年,便强势崛起,几有势不可挡之势。

    道院中。

    老院主看苏乞年归来,他看了看自己的花白头发,再看了看少年满头白发,心中叹息一声,这就是休命刀劫,历代传人都活不过四十九岁,号称难以打破的魔障。

    证道大殿。

    苏乞年盘膝而坐,刚想静修参悟,以期尽快悟出光明本源第六种玄奥,而今的他还尚未达到极限,他想要积累足够的底蕴,再一举破入一流混元境,在圣禁之路上迈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老院主推开门进来,来到他身前。

    “现在的你还不够强,需要忍耐。”

    老院主直视苏乞年,道:“我知道你想要为你苏府翻案,但那位乾坤武库之主在朝中地位稳固,坚不可摧,三公都奈何不得,你想要寻找乾坤武库的疏漏,绝不会那么简单,那位乾坤武库之主也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他或许不会在意,但绝不会没有半点准备。”

    苏乞年抬头看老院主,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刀劫如人,不如自行入劫。”

    老院主闻言微怔,如他也觉得这个少年太疯狂了。

    这时,苏乞年再道:“不知前辈可能再塑道基,重回巅峰。”

    再塑道基,重回巅峰?

    老人有些愣神,这么多年过去,他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但终究难以成行,需要的条件太过苛刻了,任何一样都难以做到。

    但既然苏乞年开口了,他自然不会隐瞒,道:“混沌生无极,无极生太极,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再塑道基,首先需要混沌灵液,再次需要一位元神纯阳的绝顶高手亲自出手,以纯阳道火点燃混沌灵液,方才可以重新孕育出来一枚元神坯胎,想要重回巅峰,就要重新渡劫,但只要元神坯胎一成,便有几分元神之力,不过再重渡雷劫,雷劫之力将倍增,想要重回巅峰,必定九死一生。”

    果然!

    苏乞年心中一动,在武当山上的这些时月,他也并非全部都在悟道,也曾前往天柱峰太极阁,遍阅诸道经,诸多珍贵的手卷密札,唯有护法一层,乃至是长老、峰主真人才能够查阅。

    其中,苏乞年就曾有意针对老院主的现状进行过翻阅,想要一个跌落凡尘的顶尖人物重回巅峰,到底需要符合怎样的条件,付出怎样的代价。

    以武当典藏之深厚,自然被他查找到一些端倪,但也并不完备,再与老院主口述相印证,就*不离十。

    事实上,在下山之前,苏乞年心中便已经有了诸多定计,其中,相助这位道院的老人重回巅峰,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毕竟相比于老院主而言,人王虽然而今身为太上长老,但终究不是道院之人,一年,两年或许没有什么,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遑论长安城中卧虎藏龙,仅凭人王一人,若是被人牵制住,道院失去了绝颠之力,必定风雨飘摇,这就迫切需要第二位能够经得起风雨的顶尖元神人物现世,才能够真正镇压得住场面,应付得了种种突如其来的变化。

    “前辈需要多少混沌灵液。”

    老院主浑身一震,这一次是真的愣住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苏乞年,道:“难道……”

    从来没有哪一刻,老院主露出如此迫切渴望的目光,他死死地盯住苏乞年,这么多年过去,他本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一切,但真正看到希望,还是掌控不了心境。

    苏乞年点点头,没有隐瞒,这世上值得他信任的人不多,但眼前的老人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八滴,只要八滴就差不多够了。”

    老院主略一沉吟,就小心开口,眼巴巴地看向苏乞年,虽然混沌灵液只是第一步,但只要迈出了第一步,即便九死一生,也值得一搏,毕竟他的时日也不多了,若能重回巅峰,一切便可重新开始。

    苏乞年心念一动,伸出右手,拳心张开,一股浓烈的混沌气顿时升腾而起。

    老人目光落下,顿时看到了十滴混沌灵液,汇聚成婴儿拳头大的一小团,晶莹古拙,如有世界在其中生灭。

    足足十滴混沌灵液!

    “好!好!好!好啊!”

    老院主难以自抑,涕泪长流,数十年近百年沉沦,他承受了太多太多,他愧对道院诸先贤,而今有机会重回巅峰,他并非是想要再多活几年,而是想要竭力弥补自己的过失,将道院再次壮大,成为江湖武林传道授业的圣地。

    最后,老院主收敛情绪,他令苏乞年将混沌灵液收好,重塑道基非同小可,即便有人王震慑,也未必能够止住人心。

    而后,老人走出证道大殿,走向道院深处,看老人离去的背影,苏乞年心中感叹一声,看到老院主,他便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只是休命刀劫到最后,并不会废去一身修为,而会在寿元生机耗尽之后死去。

    接下来的半个月,苏乞年身在道院之中,并未再出门一步。

    他时而指点一些道院弟子的修行,都是来自诸宗派、世家的年轻高手,悟性极佳,而以苏乞年而今的修为眼力,除了本源之外,诸多武学大多能一眼看出虚实变化,疏漏之处,往往一针见血,直达根本。

    但这半个月过去,于光明本源第六种本源玄奥,依然是没有半点头绪。

    还有五行本源中的最后一种土行本源玄奥,苏乞年也始终未能参悟出来与光明本源契合的那一种本源玄奥。

    苏乞年相信,五行本源玄奥齐聚,五行相生,融入光明本源之中,必定会有巨大的提升,可能是一种难以想象的蜕变,但就是这最后一步,却艰难到难以想象的境地。

    要知道,每一日,身怀缺角瓷碗的苏乞年,几乎都在借助混沌气参悟本源,这样的参悟速度,每一天过去,就相当于寻常年轻禁忌近月余的收获。

    苏乞年也明白不能强求,但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虽然他不信天意,但休命刀劫实在太过于诡异,他也要早作打算。

    再过数天,有出行的道院弟子带回来一封密信,来自北李家族在长安城中的驻守子弟。

    苏乞年打开密信看了良久,而后光明琉璃火浮现,刹那间化成灰烬。

    事情被想象中还要艰难,以北李家族在长安城中的诸多产业,密布全城,也未能察觉到一点蛛丝马迹。

    当日魔道顶尖元神人物潜入乾坤武库,值守的几名编修、主事,都没有半点异常,甚至连出门的次数都很少,一天大多数时间都身在乾坤武库之中。

    如此一来,即便以北李家族的底蕴,也不可能探查到半点虚实,甚至这几人都没有多少友人,外人很难与他们接触,就算是亲眷也少有出门,很多时候府邸之上的一些供给,都是由下人出府采购补充。

    苏乞年按耐住性子,没有冲动,他很想潜伏出道院,寻到几人,以《**》降服精神与心灵,得到想要知道的真相,但终究还是生生忍住,若是进入局中,就难以脱身,多半要遭劫。

    直到整整一个月过去。

    于本源玄奥,苏乞年依然未能迈出那一步,唯一有所收获的就是一身修为武力已然打熬圆融,而于《**》的修行,也摸到了第七重的门槛,或许再等数日,便可尝试涉足这一重法门的修行,开始点亮第七处星位。

    凌侯爵府。

    凌通立在正厅内,看窗外月光西斜,他眉头微蹙,整整一个月,那个少年没有半点动作,居然这么耐得住性子。

    “南唐,北李!”

    倏尔,凌通轻轻吐出这四个字,眼中浮现一抹冷意。

    辰时,朝阳升起。

    证道大殿内,苏乞年睁开双眼,他起身走出大殿,走进道院深处。

    人王隐居的幽静院子里,老院主早已到来,看到苏乞年到来,老人朝着他点点头。

    苏乞年看向人王。

    白袍不动,人王霍地转身,雪白鬓发轻扬,他袖手一挥,就带着苏乞年与老院主没入洞虚世界。

    黢黑的洞虚世界中,人王迈步,如有山河倒转,诸多斑斓的异象浮现,哪怕以人王之强,一些看上去奇异瑰丽之地,也远远避开。

    仅仅十数息后,洞虚世界被撕开,苏乞年只感到浑身一轻,就来到了一片古老的山脉中。

    太行山脉!

    紧接着,苏乞年就心中一震,看周围熟悉的地貌和气韵,数千年后的太行山脉,少了几分灵性,更多了几分疮痍。

    太快了,短短十余息,人王便带着两人跨越数千里,降临到了这片古老的山脉大地,这是为老院主准备的重生之地。

    到了这一刻,老人反而平静下来,数十近百年风雨打熬,他早已熬炼出了一方稳如泰山的心境。(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章节,还差1000字,本想熬着写完的,但接下来的剧情很重要,今天忙了一天,剧情没有多少时间思考打熬,差的1000字归到明天第一章里,明天都正常了,不用加班了,可以有空好好思考情节了。)(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