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技惊通神,八大神将!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苏乞年睁眼,所有的锋芒都消失不见。

    李成道眨了眨眼睛,难道刚刚是幻觉?

    但很快,他想到了什么,郑重道:“乾坤武库之主今日出城了,传闻其向圣上辞行,要行遍一十八道,例行巡视诸州武库。”

    缓缓起身,苏乞年眼中有冷色浮现,所谓例行巡视,多半只是一个幌子,只为掩人耳目,这是要择机渡劫。

    九重雷劫一过,元神不灭,这是元神纯阳前至关重要的一步,所谓天灾*,有时候,顶尖元神高手渡劫,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雷劫而已。

    走出证道大殿,苏乞年来到道院深处。

    一座幽静的院子里,老院主祖千殇正在与人王下棋。

    两人分执黑白,如两条大龙在棋盘上相互绞杀,苏乞年观棋不语,仿佛嗅到了腥风血雨的气息。

    半炷香后,祖千殇手持的白子绞杀黑龙,他放声大笑,显得颇为高兴,道:“你这不败人王也有不如老夫之地,今日开心,当浮一大白!”

    但很快他就发现,人王的目光并不在他的身上,而在他身后。

    转过身,看立在身后三丈之地的苏乞年,其实早在之前,祖千殇就察觉到了苏乞年的到来,但并未过多的在意,但现在真正落下目光,就察觉到一些异样。

    这种异样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以他的眼力,已经不能看清苏乞年的虚实,但冥冥之中,根据月余之前的观感,眼前的苏乞年,似乎比之一个月前,还要强盛了一大截。

    怎么可能!

    他心中一惊,略一沉吟,一只手掌抬起,伸出一根食指,朝着苏乞年轻轻点落。

    这一指不带半点烟火之气,却仿佛一座古老的大岳镇落,指尖浮现出一条能有婴儿小指粗细的道则神链,黄蒙蒙的道光缭绕。

    只见其指尖一点虚空崩碎,却没有半丝声响,一股难言的伟力弥漫,令得这院子内的空气凝固如铁。

    指意!

    这是超越了武道之势的力量,糅合了元神力和土行道则。

    相比于剑意、刀意这等需要借助外物入道的兵意之外,如指意、掌意、拳意等,却是要简单许多,只要证道元神,成就顶尖之位,便能熬炼元神力与道则,将武道之势推演至意境。

    面对这一指,苏乞年身不动,同样抬起右手食指,朝着前方点落。

    嗡!

    有淡淡的刀鸣声响起,那一指落到祖千殇眼中,仿佛不是一根食指,而是一口通灵神刀。

    叮!

    两根食指碰撞,一点虚空崩碎,在两指之间剧烈扭曲,隐隐要化成凝固的黑洞。

    祖千殇不退,苏乞年亦不退,一指之后,两人同时收手。

    “这是……飞刀李家的刀道!”

    祖千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苏乞年这一身气血锋芒,仿佛一口人形神刀,居然抵住了他一指之力。

    他以通神拳闻名于世,还有一门通神指,指尖七行,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刚刚那一指只动用了土行道则,但以他而今五重分身境的修为,虽然仅动用了一成之力,但就算是寻常刚刚渡过一重雷劫的元神人物,也要暂避锋芒。

    他很难相信这样的精进之速,指意也镇压不住其神灵身,哪怕是堪称元神雏形的神灵身,这样的精神修为,也未免过于离谱了。

    如果摒弃了元神的种种神异之处,祖千殇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古怪,他忍不住开口道:“你步入了圣禁领域!”

    摇摇头,苏乞年道:“不过肉身体魄强一些,修为不足,不算真的圣禁。”

    肉身体魄强一点?

    祖千殇忍不住撇撇嘴,只从刚刚其敢以食指硬接自己一指,不惧自己的顶尖元神气机,就可以知晓,不仅仅是入了飞刀李家的刀道,肉身体魄,也打破了很多顶尖元神人物也未曾打破的壁障,破入了王境。

    就是他自身,也是在以混沌火重塑道基,大夏玄黄鼎中熬炼之后,肉身方才破开王境,灵肉合一。

    而后生命精气补全,且更上一层楼,得以渡过五重雷劫,步入分身之境。

    不理会祖千殇震荡的心绪,人王却是罕见地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露出几分饶有兴致之色,但而后又摇摇头,道了一句不够,就转身离去。

    这时,祖千殇也收敛心绪,他深深地看苏乞年一眼,而后道:“凌通出城了。”

    这一老一少两任道院院主相视一眼,眼中皆闪过一抹厉色。

    ……

    凌侯爵府。

    一座封闭的演武场内。

    一身浅灰色布袍的管家老人立在演武场中央,看前方八名一身莲花纹铁甲胄的家将。

    莲花纹铁甲胄乃是皇室工艺,一般只供给军中将领和御前侍卫,也是老爷圣眷隆重,才赏赐下来这么八件莲花纹铁甲胄,成就了他凌侯爵府八大家将,也被世人称之为八大神将,都是一流混元境中少有的高手,甚至排名前三的神将,都踏入了混元榜之列。

    “八位,我等只有三天,要将老爷要的东西送达预定之地。”

    浅灰色布袍轻扬,这位侯爵府的管家老人看上去肩背宽厚,花白头发梳理得很整齐,此时开口,更是有一种莫大的威严,令得八大家将也噤若寒蝉。

    他环顾一周,而后语气肃杀,沉声道:“如有疏漏者,死!”

    “是!”八大家将齐声应道。

    此后半日之内,凌侯爵府八大神将陆续出府离京。

    对于长安城诸势力而言,凌侯爵府八大神将都是追随那位乾坤武库之主的老人,时常携令出府,巡视一十八道,一百零八州所在武库,是以紧随那位武库之主之后离府出京,却也不足为奇。

    在侯爵府八大神将离京之后,长安城又恢复了平静,或者说,八大神将身动,也未曾能够掀起什么波澜。

    再过去半日光景。

    道院,证道大殿内。

    苏乞年与祖千殇相视一眼,祖千殇念头一动,一道元神分身便从体内走出,而后两人同时撕裂虚空,消失不见。

    京道南方,平遥州,武成县。

    官道上一匹能有一丈来高,通体密布赤鳞的汗血宝马在奔驰,须臾间便跨越十丈之地,动若疾风,这是一种半蛟马,传闻中拥有蛟龙兽的血脉,身入下位异兽之列,耐力悠长,日行数千里不在话下。

    而在这匹半蛟马的背上,一名身着莲花纹铁甲胄,年近不惑的中年身负一口长枪,他面容冷峻,浓眉粗大,身上时时刻刻都散发出来一股慑人的煞气。

    吁!

    倏尔,着甲负枪的中年拉紧缰绳,身下的半蛟马身形猛地止住,一双前蹄高高扬起,兔起鹘落之间,没有半点窒碍。

    目光一凝,半蛟马背上,中年人死死地盯住了前方数十丈外,那一袭纯白紫绶道袍的背影。

    这身影是如此的数息,中年人还记得一个月前,长安城外,渭水畔,那盖压同代的无敌身姿。

    “道院院主,苏乞年!”他一字一顿道,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第八神将好眼力。”

    官道上,苏乞年缓缓转过身,他负手而立,看向前方的第八神将,这一刻,第八神将忽然生出一种错觉,哪怕他高坐于半蛟马背上,随着那个少年的目光落下,也好像是在俯瞰一般,在他的眼中,那个少年的身影似乎比山岳还要巍峨,挤满了他的整个视线。

    心中一跳,第八神将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沉声道:“苏院主缘何拦路?”

    苏乞年轻笑,他语气很平静,不急不缓,淡然得令第八神将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浓浓的寒意。

    “送你上路。”

    瞳孔剧烈收缩,第八神将心跳都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虽然知道来者不善,却也没有想到,这位道院新任院主,居然胆大包天到了如此境地,居然敢拦截侯爵府八大神将,这是根本没有将侯爷放在眼里。

    一瞬间,第八神将如临大敌,一只手握住背后的枪身,月余之前,渭水畔一战,他亲眼见识过这位武当小神仙的手段,不说其已经臻至一流混元境,便是当初未曾晋升之前,他也不是对手,或许可以勉强逃得性命,但现在,距离这一位晋升一流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他再没有几分把握。

    “苏院主要与我侯爵府为敌!”第八神将凝声道,“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苏院主莫要自误!”

    “你的话太多了。”

    苏乞年轻轻摇头,而后一只手抬起,食指朝前轻轻点落。

    霎那之间,第八神将浑身汗毛炸起,随着那一根食指落下,一股可怖的锋芒气机如一口天刀坠落,他浑身一紧,空气如金似铁,竟有一种将他生生禁锢在原地的迹象。

    噗!

    下一刻,锋芒未曾及体,他身上便有血花溅起,却是承受不住那股无形的威严气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