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02节:苏家男儿的花式作死日常Ⅵ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02节:苏家男儿的花式作死日常Ⅵ

    安全屋在神殿区的边上,位于三楼的顶层,草原精灵们将第三层的高度加高了两米,然后将这两米改造成了一个非常适合小个子使用的安全屋,如果有人想要进来,要么从顶楼上打一个洞,要么就是杀进楼下的草原精灵商会,然后通过地下台的升降机平台上到三楼。

    这两条路可都不好走,前者走天台过,但整个天台已经被改造成了白龙的巢穴,如果这家伙连白龙都不怕的话,大概还没有到达商会附近,就会被神殿区的各位找上门了。

    至于说白龙,之前已经提到过了,白龙比起别的龙种来说,更像是野兽而不是龙族,它们的本性是邪恶的,但是草原精灵们在第一次降临时代之前的灰暗年代就获得了不止一窝的白龙蛋,他们将成功的将白龙变成了善良种,而野外的那些邪恶种早就死绝了,当然这种灭绝手段可不是草原精灵干的,而是那些亡灵下的手。

    白龙做为草原精灵的强力打手,草原精灵商会自然也会拥有一些,它们并不怎么喜欢南方的天气,但是做为宠物,它们还是比较随遇而安的,据景彦说现在巢穴里并没有成年白龙,它们跟着大型商队出发了,不过据说巢穴里还有两只小崽儿,等闲小贼上了天台只怕只能沦落为白龙崽儿的加餐比起同类,白龙可是出了名的不挑食。

    看起来麦什多维奇的日子还是挺舒服的,只不过这位正在和草原精灵聊天的侏儒见到推开升降梯栅栏式推门的景彦身后的玛索,一脸的笑容先是凝固了一会儿,然后一脸的亲妈爆炸,这只侏儒哆嗦着指向猫崽:“你是来杀我的吗?”

    对此言论,玛索翻了一个白眼,跟在景彦身后的猫崽看着侏儒一脸的嫌弃:“我真要杀你的话,景彦推开门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说完,猫崽闪电一般的从腰间拔出射钉枪‘波om’了一声,然后将枪口放到嘴边吹散了枪口中散逸出来的蒸气。

    当然,子弹没上膛,只是空击而已。

    “不要担心,麦什多维奇先生,玛索先生现在可是我请过来的帮手,我听他说过你和他的恩怨,但现在你不用担心玛索先生的职业道德。”说完,景彦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桌前的同类们:“丹玛玛,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什么发现,小主人,萨满的哨卫图腾和报警陷井都没有报告什么异常,我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袭击者。”其中一个萨满模样的草原精灵从远程操控中退出,然后一脸恭敬的面对景彦回答道。

    “没有袭击?”玛索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有袭击,从我们开始保护麦什先生开始,就没有任何袭击,连迹象也没有。”这个草原精灵萨满的回答让玛索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决定从这只侏儒身上找到突破口的猫崽扭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麦什多维奇:“喂,侏儒,抛开我们之间往日的恩怨,你能跟我说一说最近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吗。”

    “说出来有意义吗。”侏儒反问。

    “至少我们应该知道你惹到了谁,这样的话可以有针对性的准备好防御偏向,以免被那些想要你命的家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也许是说的在理,在听到了玛索的回答之后,侏儒想了想,最终点头同意了玛索的要求:“好吧,这件事情要从我们小队从普罗旺斯逃出来开始。”

    “那个时候,我们被普罗旺斯地区全面通缉,我,玛瑞尔,杰瑞德和奥托逃出了普罗旺斯,考虑到人多目标显眼,我们开始分散逃跑,我顺着绿森和金丝雀的边境一路往南,来到了这座城市,当初说好的,等半年后通缉失效我们再集合。”

    侏儒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你们也应该知道,在这个游戏世界里想要活着,就得有钱,我是一个刺客,也是一个盗贼,所以联络上了本地的黑暗同业公会,一边做偷窃任务,一边等着通缉失效,我的手艺还不错,从来没有被抓到过,直到有一天,我在一户人家的地下室找到了一个不便明说的东西。”

    “什么东西不便明说?”景彦开口问道,但立即被玛索挡住:“麦什多维奇先生,我想你所说的不便明说的东西就是我那一次在萨卡兰姆找到的东西,对吗?”

    “没错,就是那玩意儿,不过是另一个家伙的,不过就危险性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吧,所以考虑到危险性,我联系上了无名氏神殿,你们也应该知道,无名氏大概是唯一一个不会因为我的阵营而不让我把话说完就干掉我的神明了,所以我找上门,将那个亵渎之物交给了神官先生,亲眼看着它被封印,然后那位神官决定立即通知本地的主教,由他来为我处理那件脏东西和我身上的诅咒。”

    说到这儿,麦什多维奇拉开自己的领口,露出胸口处的一个巨大增生肉瘤:“这就是诅咒,我用神圣封印胶带封印住的是一个眼珠子,如果被它看到了,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做一个难度为24的意志鉴定,失败者……就会和这座城市的黑暗同业公会一样,成为邪魔们的乐园。”

    “麦什先生没说错,因为麦什先生一开始并不知道那座纯金雕像的可怕性,他回到了这座城市的黑暗同业公会想要交任务并出手那个雕像,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像是玛索先生你在萨卡兰姆碰到的那样,整个公会都被邪恶的意志所侵蚀,神殿的各位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把黑暗同业公会所在的下水道打理干净。”

    哇喔,说的还真不错,能够把下水道里的邪魔杂碎们打扫干净,的确是得花费不少力气。

    “嗯……这样一听起来故事就圆了,说实话,侏儒,你之前在普罗旺斯的所做所为让人没办法原谅你们,但是我想经过这一次事情,我觉得你还不是那种无可救药的家伙,你可以放心,我从来都不会对这个世界的掘墓人和一心想要我死的人无限制的下杀手。”

    “这是不是表示我们已经和解了。”麦什多维奇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错,如果你也是这么想的,那我们和解了。”面对麦什多维奇,玛索用力的点了点头:“麦什多维奇先生,我对你们南方联合和北方联盟的战争从来都不赶兴趣,接下任务也是因为你们杀死了那么孩子……我知道对于你们来说,只有不留活口才能够保全你们的联合,但对于我来说,你们踩过了线,如果幼崽因为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就要去死,那做为凶手的你们,也理所当然的应该直面复仇的刀刃。”玛索看着眼前的侏儒说到说实话,麦什多维奇的行为玛索理解,但是能理解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如果看到这件事是的一个成年人,玛索相信原住民绝对不会这么狂暴。

    能够让复仇之神的爱侣亲自下达任务,这四位也应该虽死犹荣了。

    “……我知道,我知道那件事我们不对,但那个时候我们别无选择……但是能够和你达成和解还是一件好事。”麦什多维奇对着玛索叹道:“说实话,南方联合已经不存在了,我们现在这些孤魂野鬼甚至都不知道应该为何而战。”

    “麦什多维奇先生,说起来,如果你我能够平安的经历过这件事情,你来为我们工作,怎么样。”景彦突然的开口说道。

    这份邀请让麦什多维奇皱了皱眉头,他看着景彦:“这……容我失礼,景彦您姓白,这些小家伙叫您殿下,想来您就是那位亲王的孩子吧,我觉得你的手下人才济济,应该不会缺我这样的凶手与人渣吧。”

    “父亲说过,人的一生有无数条路,但这些路走到头却只有三个终点,一条路是活的默默无闻,一条路是活的遗臭万年,还有一条路就是活的流芳百世。”景彦说到这儿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徽章:“父亲还说,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走上其中一条路,除非有别的人伸出手拉一把或是推一把,我觉得你与你的那几个队员虽然恶行,但实际上你们也应该是别无选择而已,现在我伸出手拉一把你与你的朋友们,为我们工作,你觉得如何。”

    “帮你们……包括杀人吗?”麦什多维奇问道。

    景彦一脸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是的,麦什多维奇先生,按劳分配和多劳多得并不只是你们地球人的专利,实际上这两点是这个多元宇宙中所有文明所共有的信条,军情七处里面除了尖耳朵就是方耳朵,太显眼了,我需要你们这种不显眼的专业人仕……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实在没办法投入您的麾下,我知道这样的选择实在是不知抬举,但我还是要拒绝,因为我没有办法代表我的朋友们……同时,我也不想跟随着你们,对着我的同胞们开战。”

    “那这样吧,工作条约里我们可以写上不能主动要求你们针对地球玩家,至于自卫,我想你们也不会听任刀剑扑面而来吧。”景彦并没有生气,而是开出了全新的条件。

    麦什多维奇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景彦开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您这样的存在会想到帮助我这们这样的家伙,这是施舍吗?”

    “不,只是觉着,既然当年那些来自铁渣街的年轻人都能够在我的撒哈琳母亲的帮助下走出来,我为什么不能够帮助那些我觉得并不坏的家伙脱离苦路?麦什多维奇先生,你在这儿的一个月里的表现都被我们看在眼里,我相信你并不喜欢你所展现的模样……所以,你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吗。”

    景彦说完,静静的看着麦什多维奇,这个侏儒沉默了很久,最终他低下头用力的点了点:“谢谢。”

    “嗯,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合同我会通过线下寄给你,你可以通过你的那三位朋友,你们可以在线上为我服务,我不强制你们来到半人马,只需要记住,从你们签下名字的那一刻开始,你们就在为我服务了,我给你们薪水与优厚的条件,也希望你们能够拿出名为‘忠诚’与‘可靠’的特质来面对我。”

    “这一点请你放心,我还记得自己学过那么一句话,食君之禄,分君之忧,殿下,能够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麦什多维奇刚说到这儿,玛索就听到了那个叫丹玛玛的草原精灵尖叫了起来:“东区第三哨卫失去视界!”

    “第二哨卫已经没有响应!”

    “第四,第五哨卫失去视界!”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玛索掏出了射钉枪,将尖钉弹匣装上,站起来的景彦接住来到武器架边的林洛洛丢过来的双管霰弹枪,然后伸出手将麦什多维奇推回到了座位上:“我知道你想做些什么,但是麦什多维奇,现在保护你是我的工作,所以……拿上这东西,最终也许你会需要它,面对很有可能是邪魔的对手,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单手火枪,侏儒最终伸出手将它握在了手里。

    “为生存而战了,我的同胞们。”景彦举起空着的左手给在场的众多草原精灵上了一个群体士气鼓舞,圣骑士的超能能够让友方获得在意志鉴定方面+5的巨大优势。

    “第九哨卫看到了目标!”丹玛玛将一张似乎是对手的截图打在了屏幕上。

    玛索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位特殊的模样,猫崽马上认出了这位的身份,而景彦皱起了眉头:“苍白的法师袍,长剑与拳套……是天选者?”

    “是的,只不过他是信仰奸奇的天选者……堕落巫师,最好最坏的打算吧,各位。”玛索想了想,先是将射钉枪收回,然后卷起左手皮袍长袖,让自己的世界树护臂整个露出,最后拔出自己的长刀。

    “玛索,你……”

    “我下楼去会一会他……这是我的战争,我是苏德金的子嗣,这个天选者的叛徒,理所当然的需要我去面对,对了,别忘了打信号弹,告诉神殿里的各位,我们有客人了。”

    说完,玛索推开了升降梯的栅栏式拉门,走进去的猫崽按下下降键,扭头看着景彦等人,直到升降梯降下,再也见不到他们。

    猫崽掏出了一块软布,平时都是用这块布保养长刀,猫崽细心的给长刀倒上保养油,然后用布将保养油抹好,最后在其上释放了神圣武器。

    升降梯停到了位置,梯门打开,猫崽打开了直播频道,接着伸出手拉开栅栏式拉门,看着面前打开了传送门,猫崽走出梯门,关上梯门,最后将一瓶圣水泼进了升降梯,圣水沾染了升降梯之后,玛索转身看着已经大半个身子走出传送门的堕落巫师。

    “晚上好,我是玛索·苏,苏德金的子嗣……order,万物之力。”

    “order从来都不是万物之力,唯有真神才是唯一,异端之子,带着你的信仰,去死吧!”下一秒,眼前的巫师消失,玛索长刀递向身后,挡住劈来的长刀,同时转身,挥出的拳头与这个堕落巫师的铁拳重重的撞在了一块儿。

    下一秒,猫崽一个翻滚让开长剑,同时,护臂直接拨开飞来的酸液箭,玛索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腼腆笑容。

    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呢。

    真是令猫……愉悦呢。(~^~)(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