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七十三节:最后的证言(三)
    灰鹰虽然被NPC讨厌,但是玩家们对它倒是有些好感,因为灰鹰这个情报组织用一种近乎于愚蠢的忠诚与信念保护着费萨尔皇室。

    论坛曾经有一段REP,是安塔·劳伦斯与费萨尔皇室最后血脉艾兰·费萨尔被刺杀时一个玩家卫士拍摄的REP,这个玩家卫士用死后的固定视角拍摄到最后一批十七位灰鹰卫士与近三倍于已方的刺客倒在血泊之中,其中有两位卫士甚至是一开始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了箭矢的去路,这些灰鹰用自己的生命赢得了玩家的尊敬,就连新伊甸的玩家们在看过REP之后也尊敬于灰鹰对于费萨尔皇室的忠贞。

    所以猫崽虽然讨厌嘉丝婷·碧波尔,甚至巴不得这个贱人现在就死,但是灰鹰这个组织,说实话猫崽还真的无法表示出恶意。

    “两位年少的外乡人,请不要怀疑我这个白头翁的言语,你们带来了能够洗清我方名誉的情报,这般大恩,灰鹰岂有不报之理。”这位白发老人微笑着看着猫崽与猫姑娘。

    “嘉丝婷·碧波尔的死迅,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奖励。”杏子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她的这句话让猫崽内心深处一喜——太好了,猫姑娘装白脸,他这只猫崽就可以装红脸了。

    玛索会这么想是因为他已经发觉到灰鹰的底线——嘉丝婷·碧波尔必须活着,这应该就是灰鹰的底线,因为嘉丝婷·碧波尔是为灰鹰工作而惹下了这些麻烦,对于灰鹰来说,如果连一个为自己组织工作的人都无法保护,那么灰鹰还有什么资格让外派情报员为组织出生入死。

    “这可不行,嘉丝婷·碧波尔虽然做了恶事,但那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挖出血手兄弟会中的新伊甸潜伏人员,而且嘉丝婷·碧波尔并没有参与贩卖人口。”老人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耐心的解释道。

    “可是她伤害到我们的队友!如果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逃脱她的追杀,那么血手兄弟会的罪行就将会被掩盖!会有更多的受害儿童被贩卖!我知道正义为了阻止大恶有时候不得不犯下小恶,但如果说正义需要靠贩卖儿童和杀人灭口来伸张!那么这样的正义又怎么能够被称为正义!”杏子大声的反驳着,她的话语让玛索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反应……这猫姑娘真的是那个只顾着吃食的霸王餐公主吗?

    当然,猫崽更觉得猫姑娘的言行有很大可能是受到了她的那位父亲的影响……但是杏子说的不错,正义也许需要施恶,但如果说正义需要靠贩卖儿童和杀人灭口来伸张,那么猫崽觉得自己会非常乐意于亲手扑灭这样虚伪的正义。

    因为这样的正义……从始至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个孩子说的没有错,正义需要杀戮,因为邪恶不会束手就擒……”齐墨涵点了点头,玛索看着这位老人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嘉丝婷·碧波尔也许是在为了你们灰鹰眼中的正义,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她的存在甚至都是罪恶的一种沿伸。”,她这么说道。

    “齐阁下,请您不要忘记,灰鹰在为何而战。”白发老人左手边的青年人终于抢在自己上司阻止之前说出了这句话。

    “是的,正因为我知道你们在为何而战,所以我决定给予嘉丝婷·碧波尔一次活下去的机会。”齐阁下伸出手安抚着身旁的尤达大师,后者已经发出了不满哼声,然后这位传奇牧师开出了自己的条件:“第一,她必须以灰鹰的信仰发誓,绝不因为这件事情而报复剑与蔷薇的任何一位外乡人。第二,她必须留下一条胳膊做为她所犯下的罪行的代价,我也不介意你们会不会为她修复断肢。第三……她将永远不能出现在帕罗恩斯特,同时任何草原精灵村落与城镇都会将她与她的同行者列入驱逐名单中,如果再让我知道她走上老路,那么就连你们的信仰都无法保护她……”,说到这里,齐阁下叹了一口气,“吾以吾之信仰起誓,现在就要看汝之诚意了。”

    “小墨涵,这样也太过放纵这些家伙了吧。”托纳姆大萨满嘀咕道。

    对于他的抱怨,玛索并没有太多意外,但是这位齐墨涵竟然还知道灰鹰的信仰,这就不能不让猫崽好奇了。

    因为在亚修比城沦陷之后,亚修比灰鹰总部被新伊甸的玩家攻入过,他们在地下室发现了一座雕像,通体黑色的雕像人物是一个穿着牧师袍的青年,玩家们查遍了游戏资料,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直到一位玩家发现这个家伙在自己父亲拥有的第一次开放期亚修比战役录像中出现过。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之后,从第一次开放期录像群中发现了大量线索的玩家们确认,灰鹰们信仰的这个NPC牧师是黑主教——这是众神教中的一个传奇存在,黑主教第一次出现的年代已经不可考,就连官方小说中也没有提及,但是他在原著小说的几个时间段中扮演的角色都是守护者与引导者——他一直都是在守护着亚修比这个王国。

    所以一开始很多玩家坚信黑主教有守护相关的神职……但是很快就有玩家发现这位黑主教只是一个人神。

    人神这种存在说的好听一点是英雄神的另一个称呼,英雄神很多甚至连神火都没有点燃,这很正常,但是灰鹰将黑主教的雕像当做信仰,这么做就是在崇拜一个伪神了。

    玩家们不清楚灰鹰为什么会崇拜一个伪神,但是现在猫崽却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为什么像齐墨涵殿下这样的传奇存在,还会对一个伪神保持敬意。

    这不正常,那怕是一位善神的牧师,也不可能对一个伪神保持敬意……即使这个伪神是那个生灵与死灵对抗的位面大战时代中的英雄。更不要说那些守序神了,这些秩序的保护者对任何一个伪神与伪神信徒都不会手下留情。但是灰鹰总部在亚修比已经存在了至少两个百年,却从来都没有任何一支神殿部队杀上门,这种情况就有些让猫崽无法理解了。

    考虑到这儿,玛索就听到了那位自称白头翁的老人的回答,“能够让您给予如此宽大的宽恕,就已经是意外之喜,灰鹰将牢记您的慈悲,齐阁下。”,这位老人深深的鞠躬说道。

    “不,这是无名氏上神的慈悲,我只是行上神之道,恕上神愿恕之凡人……”齐阁下摇了摇头:“现在,去地牢吧,只需要留下那个罪人的一支胳膊,你们就可以带着他离开这座城市……记住我说过的话,无名氏上神不会给同一个罪人第二次慈悲。”

    “是的,齐阁下,这是无名氏上神的慈悲,我等灰鹰将铭记在心。”白头翁说完,就带着两只小灰鹰离开了会场。

    “齐阁下,那个死徒怎么办。”勃劳根领主看着这位站在椅子上的传奇牧师问道。

    “奥术兄弟会想来一定会乐于追击他,勃劳根领主,这次围剿战死者颇多,神殿方面由我们自己处理,请你负责那些外乡人的抚恤,可不要让那些勇敢者白白流血。”齐墨涵微笑着做出问答。

    “是的,齐阁下,这些我们原住民而战的外乡人会受到最好的抚恤,他们的血不会白流。”于是勃劳根领主站了起来,他走到猫崽与猫姑娘的面前:“你们给我带来的这个消息虽然让我最讨厌的灰鹰探子有了一条活路,但你们没有违背善道,西大陆新伊甸的任何一个死徒手中都沾满了无辜者的血,我的弟弟就死在了他们的手上……所以我要感谢你们,是你们让我知道我所管理的城市中竟然有死徒的存在,这些杂种在中央山脉的遭遇战中也许可以获得一时的胜利,但是在东大陆,他们终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领主大人,新伊甸的那些疯子……”考虑到新伊甸还没有发动大规模战争,玛索也没有把‘战争狂’这三个字给有机的结合进自己的语言之中:“他们犯下的罪过,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下场。”

    “是的,就像唐人说的那样,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位肌肉男领主站了起来:“齐阁下,托纳姆阁下,撒磐阁下还有尤达阁下,勃劳根准备在今天晚上举行一场为这些勇敢而无畏的外乡人准备的广场露天宴会,还请各位阁下准时捧场。”

    “感谢勃劳根领主的邀请,我将不胜荣幸。”

    有齐墨涵阁下的这一句话,在猫崽看来就已经代表了其他三位传奇的意见。

    “那我和我的队友就先告辞了。”说到这儿,玛索伸手就拖走杏子往外走——猫崽已经注意到猫姑娘的注意力又转向了墙上的油画上,这几幅油画在和平时代可是能卖上大价钱的行货,虽然不知道猫姑娘对于金钱的感应为何如此灵敏,但为了彼此脖子上的脑袋考虑,猫崽觉得再不走,说不定自己就会被这姑娘活活害死。

    “等一下,孩子,我有话要和你一个人说。”

    不知怎么一回事,齐阁下阻止了猫崽的离去。(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