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七十四节:More.....
    长辈有约,猫崽这样的晚辈又怎么能够拒绝,于是花了好大力气的玛索才将杏子哄了个开心,目送这颗会走路的定时炸弹离开领主殿堂,玛索这才回到大厅。

    “长辈,请问有什么事吗。”

    站到齐阁下的面前,玛索一脸好奇的问道——做为一只佩恩·比赛德斯的猫崽,玛索上辈子和无名氏还有他的信徒们并没有太多关系,唯一一次亲密合作还是在后期阵营战,猫崽和猫姑娘焰做为机动大杀器投送到战场拯救无名氏的草原精灵牧师们。

    当然,玛索一直都觉得那群八、九十级的牧师们根本就不需要猫崽与猫姑娘的帮助——拜托,这样一队能奶能打能抗的秘银罐头,对付卡兰城里暴发的亡灵瘟疫真的是一路轻松,到最后打BOSS的时候,猫崽和猫姑娘干脆是看着这些草原精灵牧师们全程碾压可怜的骷髅类亡灵BOSS——王冠之主。

    丢开脑袋里的回忆,猫崽发现眼前的这位长辈踮起了脚,她伸出右手拇指顺着猫崽的右侧眉毛从里至外的抹了一遍,然后微笑着叹了一口气:“你这小家伙,和你家长辈真像。”

    “哈?”猫崽愣了一下,心想自己家长辈……难道说是自家外公?

    猫崽虽然和自己的外公没有太多接触,也不是猫崽八卦,而是自家长辈当年的帐号实在如雷灌耳——第一次开放时代大名如雷灌耳的传奇法师,新伊甸帝国的开国皇帝,如今还是一个拥有死神神职的上等神力拥有者,当年万千主流与非主流少女梦中情|人的苏德金……这其中的任何一个身听起来都是无比的给力。

    但这些都是玩家的记忆,在东大陆NPC们的眼里,猫崽外公身为凡人时的名号可是专治小儿夜啼的良药……光这一点就已经可以完美形容猫崽外公的形象在东大陆NPC们眼中有多糟糕了。

    想到这儿,猫崽的一张小脸不得不扭曲了一下——拜托,长辈,您该不会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现在想要爷债孙偿吧?喵!这可不行!猫崽觉得自己这身子骨可受不了长辈蹂|躏:“啊,对不起,您是说我的外公吗,真是不好意思,长辈,我在这里为他做的那些事情向您道歉了。”

    “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猫崽……”让玛索意外的是,这位长辈笑着摇了摇头,她的右手拇指顺着猫崽的脸颊划下:“我到过你们的位面,见过巨大的能够在晶壁系间飞行的飞船,很多很多我们这个世界都没有的技术……”这位传奇存在微笑着叹了一口气:“也见过那些在灰暗年代大放光彩的年轻人们,并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聊过天。”

    这个消息把猫崽震惊的够呛,这位长辈的思维与意识已经有过脱离游戏进入现实世界的经历!?喵的!以寒武纪的尿性,一定要有与长辈情投意合之人才有可能进行这种‘手术’……这可是大新闻,猫崽觉得要是让托纳姆阁下知道他的小墨涵已经有了爱侣,只怕这只大猫会痛苦的去撞墙吧。

    好吧,丢开某只发情的大猫,猫崽决定还是装傻比较好,毕竟能够让寒武纪将齐墨涵这样的超级传奇NPC的意识灌入义体,这需要多大的面子,想到这儿,猫崽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位老妇人:“齐阁下,您真的认识我的长辈吗。”

    “是的,我见过他,新伊甸的第一代帝王,苏德金殿下在你们的现实中却是一位不多话的年轻人……”这位长辈低下了声音,也许是因为那一次的现实之旅颠覆了太多的理所与当然:“也是在那次聚会里,我才发现我的信仰、我的家族,我的孩子,整个灰暗年代我们原住民所经历的一切苦难,无数凡人在那个年代中经历的放弃与挣扎,堕落与救赎、乃至绝望与希望……都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中同时展开的万千时间线中的一条。”

    “……对不起。”面对这位长辈的低落情绪,猫崽叹息道。

    “这和你没关系,我的孩子,至少我能够再一次见到我的爱侣,那个在我年幼记忆里为了陌生人甘愿身陷险地的男人。”长辈微笑着抚摸着猫崽的脸颊:“他在莫格斯血夜中用剑救赎,第一个踏上莫恩的剑滩,在卡普图热与死亡共舞,到最后在亚修比古城城墙顶浴血撕杀……和那个时代无数的外乡人一样,他与他的同伴们为这个世界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至死不悔。”

    做为听众的猫崽眨了眨眼……话说回来,这就是长辈的爱侣吗?虽然猫崽不知道这位是谁,但是听起来这家伙强的是一塌糊涂啊!

    因为莫格斯血夜是ST1400年夏天的事情,也就是说长辈的爱侣在游戏公测时期就已经进入游戏。

    至于莫恩……玛索清楚的记得这是ST1405年发生的一场巨型战役,双方阵营在金丝誉中东部的沿海地区‘莫恩’缠斗了整整一年,双方至少投入了上百万兵力,到最后庞大的活人舰队强行冲进莫恩湾,圣耀公会的前身钢铁雄心公会那两天时间里通过海运往沙滩上投送了整整三十个满编团至少六万人,配合陆路攻入莫恩城的包括塞理斯东京游侠、隆尔希神圣金星月、罗伽尔圣三叶和地球联邦步行者在内的四十六个战团一起,以过半战团损失超过七成、全体战团损失半数人员的代价从邪恶阵营手中抢下了莫恩,接下来的一年里双方为了莫恩这座海边都市付出了极大代价,钢铁雄心有至少七个核心团因为这次战役而掉了三个平均等级,四个核心团不得不重新整编。

    长辈说她的爱侣在莫恩剑滩登陆场上战斗过……玛索可是看过战役录像的,登陆场包括了整个莫恩湾与附近地区,其中战斗最激烈也是最残酷的就属剑滩,这道带有防波堤性质的北部突出湾岬有一个大型灯塔,邪恶阵营在上面放置了一座大型血肉投石机和一个了望组,整个湾岬有着坚固的工事群,到处都有床弩和投石机,为了保证登陆舰队的安全,第一天的登陆战就集中在剑滩上,活人阵营第一天抢滩的玩家阵亡率达到六成,据录像下面的文字介绍说,前十批一万人除了几个幸运儿全在复活名单上排队,长辈的爱侣能够第一个上滩活到最后带着人接近灯塔并点燃它……这得多硬的命啊,要知道那个鬼地方到处都是横飞的奥术与床弩矢等一大堆足以致人于死地的玩意儿,光是双方阵营使用的冰风暴卷轴足够就买一艘空飞母舰再丢上一艘了。

    而在卡普图热与死亡共舞……这可是地球联邦步行者战团成名之战,卡普图热是帕罗恩斯特北方的一座小镇,ST1412年一队活人阵营的风暴鸦侦察队发现了卡普图热的邪恶阵营再一次建造了一个巨型传送门,于是附近的地球联邦步行者战|团|派|出了包括母团在内的十二个战团和一些散兵玩家第一时间空投到卡普图热郊外,本来是步行者们需要等到第二批部队到达才发动进攻,但是在第二批部队还有二十分钟进场的时候,邪恶阵营启动了传送门,于是在传送门打开的瞬间,整个卡普图热镇与附近地区都被卷进了一个以传送门为中心的亵渎法阵,至于在法阵中央的邪恶阵营玩家们更是被直接转化成了NPC亡灵。

    面对上级指挥官的撒退指令,十二个团的步行者和散兵玩家全体拒绝,这些无畏的玩家为了阻止亵渎法阵将这一片土地的彻底污染并扩散,开始了自杀式的突击行动——猫崽见过其中一个人类圣骑士的过肩录像,录像中那些在行走中散落着血肉脏器,忍受着突破系统上限痛觉的玩家们一路向南,有些人因为痛觉过载而被强制弹下线,角色被强制转化成了邪恶亡灵;有些人无法再承受来自于敌人与自身的伤痛,最终战死在了向南的道路上;但还是有一些人挺了过来,这些用自身意志对抗着亵渎法阵的玩家最终完成了与亵渎的对抗,他们的躯体变成了英灵,杀透了整个城市的亡灵大潮并最终集中彼此手中的生命石偏转了传送门的邪恶核心,将这个亵渎法阵与传送门、还有已经传送过来的死亡大君分身一道葬送,玩家和NPC们将这场传奇战役称为‘漫步在卡普图热’。

    参加战斗的玩家中只有一小部份的幸存者在事后通过救赎之路重铸肉身,而直到今天,步行者战团的官方首页依然播放着这些被称为步行者先贤的玩家们以纯白骨骼英灵之姿行走在卡普图热的亵渎血肉之上的录像——那些肋骨间与眼窝中散发着纯白色圣雾的步行者先贤们与邪恶阵营的亡灵撞在一起,整座城市到处都在上演着神圣与亵渎,救赎与堕落,痛苦与挣扎的大戏,这些勇敢的玩家中的许多人,日后更是加入了新三十年人虫战争,这些地球联邦步行者战团的装甲突击兵们,是除了红翡翠联队之外最无畏的陆战队战士。

    而亚修比古城光复于ST1414年,活人阵营是在ST1414的春季攻势中才第一次冲上亚修比古城城墙,也就是说至少在ST1414年的春季攻势之前,这位不知名的玩家还健在,而且还能冲上城墙……要知道在第一次开放时代,玩家用完五枚生命石后再一次死亡就会彻底失去自己的角色,这个玩家冲上城墙就表示他手中至少还有一枚生命石,要不然无论是NPC还是他本人,想来都不会让他冲上去。

    这真是一位传奇玩家,猫崽这么想到,不过这家伙到底是谁,猫崽倒是一头雾水——毕竟猫崽知道这一场场传奇战役,但他不是当事人,不知道那些人物参加了这些战斗,这其中又有谁能够获得眼前这位长辈的青睐。

    “小猫,你与你的队友们走在一条正道上,就像在当初灰暗年代的那些视善良无辜高于自己生命的年轻人,我是真的希望你们能够继续保持这样的心境,由其是你,小猫。”齐墨涵的食指最终落在了猫崽的唇上:“小猫,不要回答,长辈相信你,你只要随着本心走下去就可以……长辈拜托你了。”

    被堵着嘴的猫崽,最终用力的点了点头。

    不用担心,长辈,只要明恩与明美还爱着这个世界,我就绝对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掘墓人。

    吾等……誓守箴言。

    </a><a></a>(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