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七十五节:Extraction
    “真是一只乖小猫,来,这是长辈的一点儿心意,刚刚我看那个猫姑娘看着墙上的壁画,眼睛都快变成钱的形状了,你们这些小家伙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手里没有闲钱,想来一定是饿坏了吧。”长辈一扭身,就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了钱袋,从里面掏出了六枚铂金币丢给了猫崽:“来,去买一些鱼干吃吧,城东有一家唐人开的烧烤店,里面的鱼干可是味道好极了。”

    还没等猫崽从天降的横财中清醒过来,这位长辈又伸手整起猫崽的袍领,就像是一位照顾着自己孩子的母亲一样为猫崽整好袍领,然后又从桌上拿起一大篮的漂亮点心:“来,路上带着吃吧,这是老崔兰亲自做的太阳果小甜饼。”

    嘴里被强塞了一块小甜饼的玛索看着自身状态栏里正在进行24小时倒计时的+2力量祝福与+2体质祝福,不得不在内心深处泪流满面——老而不死的崔兰大爷,您的厨师等级该不会是传奇级的吧!

    ……

    “好了,小家伙,你可以走了,路上小心,可不要忘了带着你的同伴们来赴约。”

    “嗯,长辈,我先走了,绝对不会忘记的。”

    看着小猫崽提着篮子跑远,看着这个孩子最终消失在大广场南方的街道上,一直在注视着这个孩子的齐墨涵叹了一口气。

    这只小猫眉间与血脉中的熟悉感,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幼时岁月,那座在普瓦图山顶的小神殿,名叫波波的精灵豹,父亲的长剑,还有那日复一日的稀薄燕麦粥……虽然时常吃不饱,但是这位无名氏的神使兼传奇牧师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那是灰暗年代,只有让战斗人员吃饱,才能够杀死更多的邪恶。

    日复一日,年幼的自己就那么轻颂着无名氏的姓氏,从ST1394年开始记事起,直到ST1401年的普瓦图被邪恶的大军围攻,在城破的那一刻,有一队陌生的外乡人推开了小神殿的木门。

    ‘你叫齐墨涵吗。’

    从那一刻起,年幼的自己有了一条新的活路,回到龙爪要塞北边的草原精灵王城的自己就开始了正式的牧师训练。

    年纪渐长,就听到愈多关于那队外乡人的消息,枫丹白露,帕兰斯尔、锡安、莫恩……那一座座被活人光复的城市的光复者名单中,都一直有他们的名字。

    年纪渐长,就渐渐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多出来的那个身影是那般遥远,他是那么的伟大,那么的传奇,就连自己的同龄人,就连对外乡人最严苛的慈祥导师,就连回应过自己问候的上神……都对那个身影赞不绝口。

    他是血夜圣子,他是龙爪圣卫,他是北地神子,他的身边有愿与之相濡以沫的伴侣,有愿与之誓守箴言的友人,有愿与之共赴血海的同伴。而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卑微,那样伟大的勇士,也许根本不会知道,他在ST1401年的夏末秋初于普瓦图顶端救下的孩子……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暗恋上了他。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直到有一天,ST1412年的初夏,草原精灵王城开始了总动员,所有无名氏的在职牧师、圣骑士与圣武士开始了向南的征途,帕罗恩斯特与亚修比战役开始了,活人向着东大陆……不,应该说是这个位面最后的邪恶据点发动了最后总攻。

    那个时候,自己的身边有了追求者,年轻同胞的大胆追求,长辈老师的低声调笑……总是让自己烦恼。

    这样的生活直到在帕罗恩斯特的伤患区,已经不再年幼的自己见到了心中的那道身影,那个跪在地上为自己友人尸体覆上亚麻布单的圣骑士。

    齐墨涵低下头,这一刻拿出怀表的她不是猫崽眼中的长辈,不是无名氏的神使,更不是什么传奇牧师,这一刻的她……只是一个看着怀表外壳里面那张泛黄相片,想让自己在回忆中再多坐一会儿的老人。

    相片上,年轻的少女坐在年轻男性的腿上,那甜蜜的笑容仿佛还在昨日,但如今却已经是ST1845,距相片中的美好都已经有整整四个百年且还有多余的岁月,现在的孩子们只能够从壁画、相片与和自己一般年纪的传奇长辈嘴里了解那个充满了绝望与希望的时代。

    还记得当再见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圣骑士脸上认出她之后的惊讶……与开心。

    ‘你已经长大了呢。’

    那大手覆在头顶时的温暖,那笑容映在心底时的喜悦,都不及这一句话来的让人幸福。

    但是相遇之后又是分离,恩人参加了突击队,无畏的他与同样无畏的同伴们一起,乘坐楼车攻击亚修比城墙……有些楼车被点燃了,有些楼车被炸毁了,而更多的楼车靠上了城墙,举着盾的勇士们顶着炽火胶、火油瓶、各种奥术还有箭矢冲上城墙……年少的自己只能在阵线的远方看着,看着城墙在化石为泥与化泥为石间变幻,看着一具具勇士的尸体落下城头,整个阵地中没有任何声音……直到一面绣有莫格斯凤凰的挂旗出现在亚修比北门城墙上,直到更多的挂旗出现在它四周。

    ‘那是血夜圣子的旗帜!’

    ‘我就知道,这些无畏的外乡人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耳边传来的声音怎么也听不进去,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煎熬,在心中重复年幼心愿的自己跟着第二批突击队冲上了城墙——年幼时看过骑士书籍,那字里行间的女主角总是与男主角说好要同呼吸,共命运。

    他是外乡人,她是原住民,既然不能同呼吸,那也应该让彼此的命运走到一起……至少也该如此。

    于是被心中的勇气与愚蠢所操纵的自己,戴着一顶头盔拿上一把霰弹枪就随着大部队冲上城墙,在尸山血海中蹒跚着走了好久,看到的是那个圣骑士将那个叫音的伴侣抱在怀里落泪的情景。

    “长辈。”

    前方传来的声音让齐墨涵自回忆中脱开身,身为传奇牧师的她用长辈特有的慈祥看着那个站在台阶下的小猫,还有他身后的同伴们。

    “长辈,对不起,那片林地中的情况似乎超过了我们的估计。”同样有着黑色毛发的小猫不安的说道:“我们失败了。”

    看着他与他的同伴们,齐墨涵走下台阶,伸出手的长辈在他的脸上轻轻拍了拍:“但是所有的原住民都记得你们的牺牲,就像他们还记得你们的父辈与长辈为这个世界付出的一切。”

    “但是我们一事无成,长辈,那个死徒的能力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计。”身为大个子人类,乔治不得不蹲下身,好让这位来到他面前的老人抚摸他的脑袋:“我们失败了,那怕将血手兄弟会的其他人一网打尽,但是跑掉的这个死徒……也许会在日后造成天大的麻烦。”

    “未来的事情为何不交给未来的自己去处理。”轻轻拍了拍乔治的脸颊,齐墨涵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长辈送出了她的邀请:“做为半个东道主,我将邀请你们这些龙与美人的勇士们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做为客人,我的孩子们,请不要让我这个老太婆等待太久。”(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