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七十七节:歧路
    “杏子姐姐!”沙耶加立即冲到了杏子跟前,一对漂亮眼睛里倒映的全是鱼干模样。

    面对小自己一天的妹妹的恶意卖萌,做为一个超级吃货的杏子非常罕见的将手中鱼干递到了沙耶加的嘴边:“呐,给你,真是一只不知满足的贪吃小猫。”

    “啊呜!”沙耶加一口咬住了鱼干,就像是一条咬住饵的鱼。

    听到这世上最大的吃货猫姑娘还能腆着脸说别人贪吃,不得不让玛索在心底长叹一声,不过看到沙耶加杏子脸上相同的快乐笑容,让玛索不得不承认这两只猫姑娘真不愧是每年寒武纪主办的游戏嘉年华中最受玩家们承认的一对官方正统配对啊——每年的百合漫画区都是以猫姑娘们为主角窗帘,那些宅男们最喜欢的除了制服捆绑区的安塔·劳伦斯之外就是蔷薇百合区的猫姑娘们了。

    当然,做为猫崽喜欢的双胞胎明美与明恩也在榜上,只不过让猫崽有些泪流满面的是——这两位常年是女王漫画区那些喜欢将滴蜡,皮鞭与木马有机组合到一块儿的受虐狂们心目中的理想标配。

    啊呸,当年猫崽在逛会展的时候经常如此感叹,明恩与明美虽然泼辣,但远没有那些受虐狂心中所想的那般强控,只能说精虫上脑之辈太会脑补,这世上有哪个女王能做出那般美味的狮子头肉丸子……控萝莉兼受虐狂就直说!

    “麻美,一路辛苦。”

    猫崽还在吐槽之际,焰已经向着钻出马车厢的金发猫姑娘打起了招呼。

    “焰,午安……看起来已经有人在照顾你们了呢,尤其是圆。”做为大姐姐,麻美走到焰的面前,她对着站在焰身边的圆笑着点了点头:“圆,你就不和姐姐我介绍一下你身边的小帅哥吗。”

    “他叫玛索,苏玛索。”圆打量了一眼正在神游的玛索:“姐姐你看上他了吗。”

    “这句话要是让艾尔听到了,那个善妒的家伙一定会过来和麻美姐嘴里的这个小帅哥拼命的。”正在咽鱼干的沙耶加听到这话,立即用她的猫舌头做出了最犀利的吐槽。

    麻美笑着拍了拍圆的脑袋:“麻美啊,可是接受了长辈拜托,要好好照顾艾尔一辈子呢。”

    “那种令人讨厌的家伙,怎么能够托付一生啊!”范欧塔家的猫姑娘瞪圆了她眼睛哼了一声。

    麻美只是用力的揉了揉圆的小脑袋,然后转身看着焰:“话说回来,焰,你是为什么要来剑与蔷薇呢。”

    “我和你一样,麻美。”焰的回答短暂而低沉,不过很快的这位猫法师就笑了起来:“好了,别在夕阳西下的街道上干站着了,我们回旅馆吧。”

    “对了,我听你说,你的弟弟也要来吗。”站到焰面前的麻美笑着问道。

    “是啊,将他交给他的那群学姐,我还是有些不大放心,还是让他跟着我这个姐姐比较好。”焰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我让他玩他最喜欢的法师职业了,这样的小猫崽玩游戏,最重要的还是开心啊。”

    “没错没错,我们这些姐姐到时候帮着照顾一下,也是乐事。”杏子在一旁笑着加入了话题:“圆、沙耶加,你们说呢。”

    圆、沙耶加:“没错,米赛好可爱的,我们当然会好好照顾啦。”

    听着猫姑娘们的话题,玛索原本纠缠在心中的奇怪感一下子烟消云散——上辈子焰晚来的这段时间,她的弟弟做为一个牧师加入了别的团队,这个年幼的小猫所暗恋的另一只猫法师小姑娘则加入了别的团队,在新伊甸入侵沙安,他们的团队在撤退时,做为用完了神术的牧师,米赛上了第一批撤退名单,而那个小姑娘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被人所救,接下来就是各位喜闻乐见的情节了——两位在接下的战斗中虽然双双战死,但感情却就此种下,喵法师小姑娘喜欢上了那个救下自己的混血大猫人。

    米赛想挽回自己的爱情,却收获了猫生最惨烈的一次初恋回忆——小姑娘明确拒绝了米赛,表示要嫁给那个大猫人而不是没有用的米赛,而且还说了一句‘你这个帮不上忙的家伙,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情节推进到了这里,也许会有很多人会笑,但玛索笑不出来,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位曾经的无名氏神圣牧师不见了,新伊甸里多了一位由神圣牧师转化而来的死徒,陷入重度抑郁症的米赛将对自己治疗职业的无能与怨恨化做了杀意,在被强制送医之前的半个月里,这个小家伙在法系对抗中压迫众生,直到那个时候,众人才发现这小猫有着天才法师一般的意识——众所周知,玩好一个法师,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玩家时时刻刻都拥有优秀的意识与大局观,那种只知道在战斗中用伤害法术糊脸的家伙,还是去玩术士比较好。

    死徒本来是一个独狼职业,而米赛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拉到了五个告死者NPC,组成了一个超豪华的BBQ小队,他负责所有的指挥,在那半个月里的所有局地战中,这个可怕的施法者小队是新伊甸手中最可怕的法系小队,玩家们给这个小队取了一个名字——‘小个子死徒与他的告死者走狗’。

    那一发发化石为泥、油腻术和蛛网术、还有在那之后随之而来的死云术、炎爆术和闪电链根本就是近战职业的恶梦。而米赛施法反制更是让法系职业吃足了苦头,就连法师排行榜第三和第六的两个玩家都各有两次惨死于和米赛的法术对抗中的经历——他们事后都声称这只小猫连瞬发法术都可以反制。

    但就是这么一只压迫众生的小猫,最终却在一次战斗中面对那只猫姑娘迟迟没有下手,最终被那个大猫人的队友射杀,事后当他们掀开罩帽,才发现了这位死徒的真实身份。

    这就是玛索知道的前生故事,米赛是这个故事中的悲剧主角,也许有人会说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一回风平浪静,钞票和妹子只要肯下功夫能下时间总是会有,就像‘女孩子这一辈子唯一有差别的,也不过是嫁给谁罢了。’这句谚语说的那样,男人一辈子唯一能够有差别的,也不过是娶了谁而已。

    但做为一只过来猫,玛索觉得米赛迈不过去也是正常,一个人的爱有时到了极点会转化成恨,但有时候却会成为心中最美好与最痛苦的追忆……那是最深最痛的美梦,也是最苦最涩的美酒。

    对于米赛这样年幼的孩子来说,那个小猫姑娘的一句‘你这个帮不上忙的家伙,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想来会比杀了他还难受,在米赛的心里,这句话否定了他在神圣牧师这条道路上所付出的一切,让这年幼的孩子突然发现,原来他所努力的和为之守护的一切……敌不过别人的一次同生共死。

    玛索是在事后通过焰才知道的这一切,那个小猫姑娘也对焰表示过她的那些话并没有恶意,只是那只大猫先一步于米赛表白,她觉得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爱侣……这是幸事,所以她不想米赛的出现惹得他不开心,不想因为米赛的出现而让这幸化做不幸。

    那一次,焰第一次用落寞的表情告诉玛索,原来玛索说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句谚语的确有道理,还说什么‘原来师傅说的,每个人都要为彼此说过的话与做出的选择付出代价。’也是箴言。,那个时候是一年多之前了,长时间的默契配合,让两个人刚刚开始真正正视起原本并不熟知的彼此,在一次战后的休假中跳过一曲,也是玛索刚刚……确认焰在自己心中地位的时刻。

    这一次,米赛的姐姐焰提早来到了帕罗恩斯特,有了时间的这位姐姐做出了与上一次不同的选择,这很好理解,玛索这么想的同时也决定到时候如果有空,一定要在将来的那个节点上帮助米赛一把,让这个小家伙和上一次不一样,这样一只未成年的小崽儿不应该面对那样痛楚的无解结局。

    至少也要让米赛明白,说出来的爱意,也许无法终成正果,但不说出来的爱意……只能死无葬身之地。

    …………

    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行人很快就回到了旅馆,玛索推开了酒馆木门,对着吧台里坐着的团长大人瞬发了一个浪漫主义九级神术‘装可爱’,“我们回来了!”,猫崽咧开嘴笑道。

    “欢迎回来呢,小猫。”如猫崽所想的微笑相迎,正坐在桌前椅上的莫大团长微笑着与他和猫姑娘们打了个招呼:“我正在看Rep,猫姑娘们,你们自己去找房间吧。”

    “莫姐午安。”

    沙耶加和麻美的问候让猫崽再一次了解到这位在那位人生赢家面前受宠的程度,猫崽一边默默记在心里,一边掏出一块鱼干塞进嘴里:“对了,晚上我们有地方吃大餐喔,有一位夫人邀请了我们。”

    猫崽将那位齐墨涵夫人的邀请说了出来,立即就引来了吃货杏子的高声欢呼,这猫姑娘和妹妹沙耶加击掌欢庆,然后这才后知后觉得的望向玛索,“只是我们,还是我们团里的所有人。”

    “所有人,我连请柬都拿来了。”玛索拿出那张夫人塞给自己的请柬,于是这一次两位吃货姐妹很干脆的抱到了一块儿。

    “你们要喝红茶吗。”麻美在这个时候已经自己走进了酒吧,开始泡制她拿手的红茶,“对了,焰,你有记忆霜冻射线吗。”,这位金发的猫姑娘抬起头问道。

    “有记过,你该不会还是想着你的冰红茶吧。”焰一边说一边来到麻美身旁,而后者从她的基础空间袋里拿出一个广口瓷瓶,用满是骄傲的口气说道:“这一次,绝对不会出错了!”

    看到这般景致,林家的双胞胎也坐到了麻美面前,既然喜爱于茶道的姑娘们有了彼此的目标,无事可做的玛索选择出去走走,考虑到总不能整天团长来团长去,猫崽特意卖了个萌:“……莫姐,既然没事,我出去转一转,晚上见好吗。”

    “好。”这是正在整理数据的莫姐在惜字如金。

    “玛索,要小心喔。”这是明美与明恩的细致交待。

    就在玛索一条腿迈出木门的刹那,一个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谁,咱们晚饭桌上见吧。”,猫崽转身,看到的是正与自家妹妹分食鱼干的红发猫姑娘的那张满足小脸与高举过头顶的纤细胳膊。

    “……嗯,晚饭桌上见。”最终,猫崽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做了约定许了承诺。(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