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八十三节:海喵王
    在海洋上讨生活的玩家们之间流传着一句话——‘你想赚大钱?做海运吧,只要你是幸运女神和风水两位元素大君的私生子。’

    在风帆时代,无论是在海上做有本生意还是做无本生意的,都希望自己一路顺风安全无虞,不过玩家间还有一句话为这种妄想做了一个极妙的注解——‘又想出来混,又想不用还,你以为你是谁。’

    因此当玛索所在的这条武装商船‘蓝色伽兰’号在出航的第五天清晨敲响警钟,值班水手用他那声嘶立竭的呼喊告诉同伴与乘客一个事实——那就是做有本生意的倒霉蛋碰上了做无本生意的混帐。

    玛索当时正坐在自己所在的小客房里远程操作拍卖行,做为一个老乘客,玛索知道海盗总是喜欢在凌晨或是傍晚出现,因为这个时候往往是船只值班水手最没有警觉性或是最疲劳的时刻,同时正在升起与正在落下的阳光会在一定程度上照花值班水手的视线。因此当玛索打过哈欠伸过懒腰开始穿皮靴的时候,就看到打开的小圆窗外出现了船体,可以肯定这些杂碎一定是靠的非常近才升的海盗旗……别被那些影视剧骗了,海盗是没有任何节操可言的,那种一天到晚顶着海盗旗的所谓草帽海盗团,只有可能活活饿死。

    绑好皮靴绳带,猫崽装备上护臂,接着是林家两个姑娘为自己做的轻型皮胸套甲——这种皮制齐腰护胸适合在船上使用,带有内衬的它可以试着阻止劈砍和投掷武器,同时在落水时可以快速用匕首割开前后两块皮甲的束绳,避免这种轻型皮甲在吸水后变成致命的重物。

    拿出短弓,挎着箭囊,猫崽从挎袋里掏出一枚鱼干丢进嘴里后推开房门,几个玩家在这个时候正巧从房门前跑过,猫崽打量了一眼这几个玩家……那个谁谁谁,你就穿着一套有洞的亚麻衫和亚麻裤、手里拿着一把刺剑上去找死吗?

    要知道海上的海盗手里大多都有一次性使用的小型弩,这种不穿甲具的家伙是他们的最爱……算了,有人急着送死,玛索可懒得管,走着猫步的猫崽来到通往甲板的台阶前,听着上面的尖叫与呐喊,猫崽拉开短弓然后三步并做二步的冲上甲板,对着眼前离自己最近的海盗松了弦。

    后者正以非常潇洒的飞身浮空动作躲过玩家横劈的长剑,因此箭矢没有任何难度的钉进了其中一条长腿的膝盖,又一次搞砸了别人完美演出的专业砸场者可没有时间观看那个倒霉演者被乱刀分尸的惨状,猫崽举起持弓的右手用护臂挡下劈头而来的一刀,接着左手一探,被喂以昨天炼金术失败后留下之神秘残渣的刺刃在弹出后立即捅进了行凶者的小腹,于是惨叫在两秒之后就开始走调,这个家伙像得了伤寒一样尖叫哭喊,无法忍受这摧耳魔音的玛索最终选择从对手手里夺过弯刀,将其一刀斩首。

    踢开脑袋,玛索正好看到了一个NPC海员正倒在地上,踏着他胸口的一个海盗正准备刺死他——于是猫崽立即丢出弯刀,弯刀在飞过这段不长也不短的距离后一刀柄打在了那个海盗的脑壳上。

    ……喵的,忘了自己已经没有+4力量的神果状态了,现在单手投掷弯刀竟然被系统算成非投掷武器。玛索一边在心底里骂娘,一边重新举起短弓,给了那个气冲冲要过来给猫崽一个不痛快的海盗赏了一箭,带有锯齿的撕裂箭头在钻入皮肤后非常愉快地‘撕扯着’血管与组织,看着这家伙捂着脖子的手缝里喷出的血柱,猫崽知道这家伙已经死定了。

    “小猫!过来!”

    这时,从身后上层甲板传来的声音让玛索抬起头,看到了船长正在向自己招手,考虑到自己做为一个乘员,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猫崽对着后帆桅杆弹出飞爪,下一秒就直接落到了上层甲板的扶手上。

    “来的好,小家伙,这里有位伤员就拜托你了,一定要救活他!”

    一身大红底色皮外套的船长指了指甲板上的那几位玩家围观中的伤员,玛索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走廊上见到的那个有洞刺剑男,这位老兄胸口已经被血染红,一支弩箭尾露在外面,用它那丑陋的屁股尽情嘲笑无甲倒霉蛋的肉体强度与围观群众的急救水平。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和船长有什么关系,不过玛索还是来到他的身边,在这一刻客串外科医生的猫崽直接推开那个正准备把弩箭拔出来的白痴妹子。

    “你想干什么!?”这个牧师妹立即尖叫了起来。

    “海盗的弩箭头有倒刺,他伤的是肺部……”猫崽说到这儿一脸恍然的拍手:“我知道了,你是想杀了这个家伙,我刚刚不应该阻止你才对,抱歉。”

    几个玩家听到猫崽说的话,立即将不信任的眼神投向了牧师妹,后者在玛索一脸看白痴的眼神色中顾左右而言其他,最终一个玩家受不了这种沉默和猫崽开了口:“船长很显然能够相信你,小猫,我们能够相信你吗。”

    “既然你们愿意信我,那你们先帮我把这个家伙翻个身,让他侧身背对我。”

    两个玩家立即就将将这个还在**的家伙调整为侧身背对玛索,用不着花上吃奶力气的猫崽掏出匕首割开亚麻衫,“背部没有伤口,这个倒霉蛋,牧师!给他把血刷上!”看着牧师妹还在发楞,猫崽拿过身边玩家手里的绷带就丢了过去:“你没耳朵吗!牧师!”

    牧师妹受到绷带攻击,这才反映过来的对着伤员刷了两个治疗轻度伤与一个治疗中度伤,接着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点,“你不是萨满吗,怎么不会治疗。”

    “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医生,而你却是护士。”玛索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到了矮人玩家面前:“把酒给我,别这么看着我,你一个矮人战士,口袋里肯定会有酒。”

    “你自己拿吧……该死的,你是恶魔啊!”正抱着伤者脑袋的矮人看着玛索伸手从自己袋子里掏出最贵的烈酒,矮人自然痛不欲生。

    而玛索将酒精倒到匕首上做基础消毒,确定了弩箭射入角后在背部出口那儿割出一个口子,然后将弩箭推进倒霉蛋的体内直到透背,在折断弩箭尾端之后玛索抬起头:“圣骑士。”

    “啊?”一直在做围观工作的圣骑士有些惊讶于猫崽的突然开口。

    “把你腰间的那两瓶治疗中度伤药水打开,一瓶一会儿在我拔出箭矢、他们将这个倒霉蛋放平之后倒进他的嘴里,还有一瓶倒进他的伤口。”

    于是在圣骑士手忙脚乱中打开了两瓶药水,等到玛索抽出弩矢,这几个家伙终于可以无师自通的按照猫崽的指示放平伤者,并将药水灌入他的嘴与伤口。

    而猫崽站起身的同时举起短弓,搭箭拉弦对着正从海盗船上荡向邮船兼客船上层甲板的海盗松了手,箭支在下一刻贯穿了这个海盗的腹部,于是猫崽目送那个海盗与尖叫一道落海。

    真是的,无论什么时候总是会有不请自来的麻烦。

    干掉了这个,玛索低头,注意到圣骑士身边的一封信纸:“啊,圣骑士先生,那封信是你们的东西吗。”

    “啊,没错,是我们的,该死它怎么掉出来了。”圣骑士满脸尴尬的拿起那封信,将它丢到了牧师的身边:“妹子,快收起来。”,牧师闻言连忙拿起信封,将它塞到了胸板甲的内衬边袋中。

    玛索有些好奇于他们到底是不是肩负了和自己一样的任务……不过考虑到圣骑士的这番言行并没有导致他自身的阵营变化,猫崽也不想让自己陷入麻烦之中,毕竟只要猫崽还想在善良阵营存在下去,和一个圣骑士发生冲突就是不明智的选择了。

    “多谢你的提醒……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这个人类牧师妹子的问题让玛索嘴角略微抽搐,好在猫崽的耳朵还没聋,听到声后甲板阶梯上传来的脚步声,转身举弓搭箭满弦的猫崽对着跑上来的海盗一松手,破甲箭头直接穿透了对方的脑壳。

    下一刻,一个半身人海盗举着短斧就扑了过来,对着劈面而来的短斧,弃了短弓的玛索一手抓住半身人持斧的右手,左手捂住半身人的嘴,弹出的刺刃从下至上穿透了半身人的脑子。

    推开尸体,玛索对着从甲板下方爬上来的一只海盗轻轻一指——一个二级神术,魅惑人类就直接糊在了对手脸上,后者原本咬在嘴里的弯刀落到了地上。

    “把刀子踢给我,我的朋友。”玛索微笑着说道,于是海盗乖乖将弯刀踢了过来,猫崽顺势用脚一挑,弯刀就已经落在了他的右手,左手一指船舷外:“这儿太危险了!我的朋友!跳船逃吧!”,于是被魅惑的海盗通过了鉴定,直接转身跑向了船舷并最终跳了出去。

    转身,看着几位玩家瞪大的眼睛,玛索扬了扬眉头:“我是为他好,真的,上层甲板上全是敌人,太危险了。”

    至于水里有没有鲨鱼?喵哈,猫崽怎么知道。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