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八十五节:Night Cruising
    在钱币组成的床上闹够了的玛索将它们都收回口袋,正准备下线休息一会儿顺便吃晚餐的玛索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尊敬的玩家,玩家‘杨·奥兰托·希望之锤’与‘安妮·奥兰托·图林根’希望与您进行视频通信,此ID并没有在您的黑名单之上,请问是否要接通。

    好吧,这两位姑娘在论坛上腆着脸说收不动,转个身的功夫就已经把触手伸过来了……这让精通吐槽技能的玛索不知道如何是好。

    啊,对了,忘了介绍‘杨·奥兰托·希望之锤’本名杨·奥兰托·魏斯理。杨随德籍母亲姓魏斯理,单名一个杨字,名字听起来像是男孩子,但小姑娘从自家伽罗尔的奥兰托氏父亲那儿继承了漂亮可爱的模样与小巧玲珑的身段,配上那对似乎会说话的蓝色双瞳,还有唯一来自母亲的蜂蜜色长发,在高年级时期可是无数男生心目中的梦中**——比起气场高不可攀的林家姐妹,脾气好的杨很显然更适合广大男性。

    安妮·图林根·奥兰托使用的是原本的名字,她同样也是有着伽罗尔血统的混血儿,当年一号坑的公立小学里,玛索这样的混血儿被编成了一个小班,安妮·图林根·奥兰托是那一届小班中个子最小但却也是最能打的,这个有着北欧裔父系血统的黑发女孩楞是把别班一个大个小子打至跪地求饶,只是因为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嘲笑玛索的瘸腿……别看现在的玛索可以在虚拟世界里尽情砍杀,但是当年,那个连路都走不动的年幼猫崽,只能依靠着四位姐姐的庇护。

    想到这儿,在心底中叹息的玛索一起接通了杨与安妮的通信。

    “玛索,早安。”杨首先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她的表妹立即指出了自家姐姐的错误,“姐姐,玛索这边的火星时间正好是当地时间快要到晚上的时候。”

    “现在这个时候不是谈时区的时候吧。”玛索嘴角一阵抽搐——话说,这相声一般的主役与捧哏的演出,真的没有问题吗:“再说了,安妮不是也在火星吗,有什么事非要在游戏里说啊。”

    “你见过当面挖墙角的破事吗。”杨扭头就瞬发了一个吐槽:“要是林家二小姐知道我们找你,只怕一个小时后她就能杀到我家来,我家那两堵破墙,可顶不住几下。”

    “呃……”面对杨的吐槽言语,玛索有些尴尬又有些哀怨的打了个哈哈,心想这可真是事实,以明恩的脾气,要是知道杨挖墙角的事情,非得跟杨急不可。

    实话,在玛索的心目中,安妮与杨的组合其实胜过明美与明恩的组合,只可惜猫崽能够感觉到,安妮总是对自己有一丝……莫名其妙的抗拒感,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她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边牵过玛索的手,虽然猫崽知道这姑娘儿也许是害怕伤到他,但这微妙的抗拒还是让人感觉很是无奈。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伽罗尔人早年与特尔善人一样,都曾经有过流浪的经历,因此伽罗尔人对于拥有伽罗尔血统的后代——无论这个孩子出自母系还是父系,都是一视同仁的珍视与宠爱,杨与安妮在四年后通过彼此身为双胞胎的父亲与母亲的介绍与特尔善的提理翁家族一个好运的混蛋订婚,两位同龄人因此而从游戏中引退,玛索还曾经参加过她们的离别宴会,那怕过去了一年,猫崽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再也见不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友人们,在本是喜悦之事的引退兼道别宴会现场流着泪抓着自已手指的两个姑娘儿说着不想走的傻话……

    再说了,难道要告诉杨与安妮,不要看如今彼此之间青梅竹马,其实彼此往后的人生道路上根本就没有彼此,相见不如不见,怀念不如不念……别逗了,这两个姑娘一定会以辩证唯物的观点,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穿越者这是事实,痛斥猫崽的可耻骗术。

    而且就算是玛索做出了成功的预言又能证明什么,猫崽知道,自己这样瘸腿的小东西根本无法改变彼此的命运,焰是如此,安妮与杨与是如此……因此只能硬着毛皮嘻笑几声:“没办法啦,明恩说一定要跟着她。”

    “好啦,姐姐,玛索跟着我们和跟着明美、明恩她们不一样吗,至少现在跟着她们那边还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啊,再说了姐姐你又不在,我一个人怎么能从明美和明恩两个人手里抢到玛索啊……”有姐姐在做白脸,安妮开启了红脸模式,黑头发的小丫头坐在椅上,支着下巴的小手一边甩动指间发梢,一边歪着小脑袋看着猫崽:“不过话又说回来呐,莫姐姐让你一个人北上,我想不只是让你参加的网上直播这种垃圾肥皂剧赚几个小钱吧。”

    “啊,这个啊,团队现在还在组合,我的那位大团长觉得至少我是不用训练,所以就让我出来为剑与蔷薇打响名声。”这个问题猫崽早就已经和莫轻语统一口径,毕竟玛索的技术有目共睹,比起其他团队成员,猫崽的能力可以说是完全不需要莫轻语的打熬,所以让猫崽出来先一步打响冒险团名声,也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书信的秘密可不能暴露。

    “嗯,我就知道,那位莫家姐姐可直是一个会物尽其用的妙人,安妮,我说的不错吧。”果然如此的杨说了这么一句,也没等自家表妹回答,就对着玛索打开了话匣子:“玛索,既然你要往北走,顺路来一次莫恩,我们有一个任务需要一个和你一样的强力打手,反正你不是在做冒险节目吗,我想莫姐是不会拒绝让你加入我们,完成一个高难度任务并获得冒险团声望的……对吧。”

    “没错,我想那位莫家姐姐是不会拒绝的。”玛索笑着……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杨和安妮的选择,几乎是不可能被莫轻语拒绝的,因为无论是从为了保护信件秘密而真做的假戏,还是为了冒险团声望,只怕杨的邀请到达莫大团长那边的时刻,就是这位团长大人同意之时。

    “那我就先和莫家姐姐交涉去了,安妮,玛索交给你了。”

    看着杨的屏幕变黑,玛索看着另一个屏幕里的安妮,猫崽有些局促不安的甩了甩尾巴,想要打破沉默的他决定问一下有关于任务情况——给姑娘们卖命,至少也应该知道有什么情况会让自己送命,有道是知已知彼方能战而胜之,而换个角度来说至少也应该让自己知道自己的死因:“既然如此,我可以知道到底是什么任务,会让你们做出邀请外援的决定。”

    “这个啊,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们光束与云海因为完成了一个任务,意外的见到了金丝雀的老国王,他拜托我们光束与云海送一封信到莫格斯,我们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所以正愁怎么布置护送队伍呢。”安妮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幸好还有你呢,玛索你可不能透露出去……怎么了,玛索,难道不喜欢这个任务吗。”

    面对安妮的疑问,出来混正在还的玛索摇了摇猫脑袋,“不,只是面对真相时……有些惊讶而已。”玛索脑力全开,开始思考这一系列的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巧合?还是说这送信的任务变成了一个一环扣一环的超级历史任务?

    想到这儿,猫崽也叹了一口气,只不过不同于安妮的如释重负,而是突然想起了一首中古老歌的歌词——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既然如此,那也就认了吧,想来那位莫家姐姐不会因为任务相同就拒绝杨的请求,毕竟猫崽身上也有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任务,虽然加入光束与云海会更危险,但伴随危险的还有机遇,如果可以帮助光束与云海完成这个有可能是关联状态的任务,也许可能让猫崽手中的这个任务更加完美无缺,同时……还能够帮助到杨与安妮。

    想到此处,玛索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安妮,根据行程,我将在游戏历一个月后的四月底五月初到达莫恩。”

    “嗯,我现在就下线,今天晚上明恩她们有事,所以让我给你准备吃食,我今天给你准备了最棒的酱爆狮子头肉丸,现在就可以过来了,可不要来晚了,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屏幕里的安妮笑着说完话就关闭了屏幕。

    玛索脸的笑意凝固着,直到三十秒后虚拟屏幕自动关闭,这在床上挪动着靠到了木制的墙壁上,抱起双腿的猫崽开始下线。(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