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九十节:血脉
    玛索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连滚带爬着蹲进掩体之时,失去第一目标的水元素为了不让自己的冰枪毫无用武之地,开始对玩家们痛下杀手——在他身后虽然还有杨家姑娘,但是姑娘儿可不笨,根本不用猫崽说明,她现在已经蹲到了另一堆箱子的后面。

    论坛各大版块一片哗然——玛索今天从起床开始就一直开着直播眼球,论坛为猫崽这样的高手开出了一小时十枚莫格斯智慧金币(*)的直播权,虽然价格比起半年前五年后低了太多,但考虑到如今的玩家和猫崽自己口袋里都缺钱的事实,一天十小时的直播权怎么说也能赚个一百枚智慧金币,有道是蚊子腿再少也是肉,面对送上门的钱,猫崽自然笑纳。

    *智慧金币和亚修比黑鹰金币一样,前者的金币正面印有打开的法术书图案,与后者正面图案上的鹰徽不同。

    所以当玛索因为码头情况而走到船只护栏那边等待审判之手的各位送货上门之际,就已经有玩家看出了问题,而当水元素冲出人群,邪|教徒杀向杨姑娘,逼得猫崽不得不飞身救主之时,跟贴就已经乱成一团——‘这只猫怎么看出下面有问题的?’

    看客观众们都想知道这个答案,但是知道答案的猫崽却在接下来的杀戮中给了他们更多的惊吓,邪|教徒是什么货色,出生在北方莫格斯帝国和金丝雀王国的玩家并没有太多了解,他们所能够了解的只有以前开放时期所留下来的一些消息,比如说邪|教徒的身手通常不错,同时还都是混乱邪恶阵营人仕,是那种砍人不需要理由,烧房不需要柴火的疯子。但是出生在南方的玩家对邪|教徒是怎么样的扎手货物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当那三个邪|教徒一水束缚剑登场的时候,在沙安西部的低级战争区抱团取暖的‘卡萨多之盾’的一个曾经在第四次开放后期加入游戏的老团长在直播贴里留下了一句话——‘没有意外,港口的玩家还不够这三个疯子杀的。’

    没错,束缚武器这个五级法术至少要到二十五级才能掌握,一个至少二十五级的NPC战斗法师,如今只有十的平均等级的玩家对上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能活着逃出生天就是一场胜利。但是意外的是猫崽三下五除二的就搞死了三个邪|教徒,长刀在破坏了束缚武器之后的所做所为,让无数玩家摔碎了一地眼镜。

    ‘有好武器的孩子伤不起。’某个玩家在猫崽一刀放倒教教徒首领之后的留言,也可以说是观众们此时此刻的内心独白了。

    如果说这个时刻在共众区块的观众们大多还抱着泛醋的心情看着着玛索,那么当玛索和水元素交过手的时候,内部区块的那些外交官和团队成员,则是再一次泪流满面于这只猫崽那逆天的反射与令人发指的战斗直觉。

    …………

    水元素的这一轮冰枪攒射让玩家们的勇气彻底化做了泡影,这些家伙就像一开始潮水般涌上来和水元素拼命一样如潮水般退却下去,港口中很快就只剩下些似乎想要完成神谕的玩家和倒霉伤者,当然不包括NPC城卫兵,不过当第二批城卫兵被水元素砍瓜切菜般干掉之后,留在场的玩家们也开始犹豫起来——毕竟任务奖励再怎么重要,那也得有命拿到手才行,眼前这个水元素砍平均等级三十五左右的城卫兵跟收割地里的白菜无二,以玩家现在的平均等级,除了某只正在上窜下跳的猫崽之外,别人可没信心能够在水元素的连番攻击下挺过一轮时间。

    不过猫崽如今也是狼狈,身上的皮袍被风刃割开了好几道口子,左肋和右腿更是被切开了血肉,而尾巴刚刚更是被不知道哪儿飞来的流弹打飞了一撮尾毛与一小块皮,想到这儿猫崽就想一脸委屈——最大的受伤点来自友军火力,要是那个混蛋的枪口再偏一点儿,猫崽只怕现在已经在地上为了自己的生命开始最后读秒了。

    可就是这样,拜该死的等级压制之福,玛索还是没有任何办法搞定眼前的水元素,就连牵制这个水元素也是无比困难,猫崽只能在箱子后探出小半个脑袋与一只猫瞳,看着这个家伙在一刀砍飞被寒冰射线冻成冰坨子的城卫兵的脑袋,然后大步走向杨藏身的位置。

    喵?这家伙想干吗!?玛索的猫瞳孔立即眯成了一条缝,看到杨姑娘受到威胁的猫崽用尾巴掏出一把飞斧丢向了水元素。

    飞斧掀起一片血水,不过这没有用,这只战斗法师变化的水元素完全不受凡物伤害,不过猫崽的攻击还是让他停下了脚步,猫崽看着它转过身,只见泥土从脚开始进入他的躯体,最终这个水元素变成了一个土元素……不过以猫崽来看,这应该叫泥元素才对,它依然拥有水元素的灵活,同时它也能够开口说话:“苏的子嗣,你为何要一再阻止我。”

    苏的子嗣?猫崽的猫瞳再一次缩成了一条缝,是啊,苏的子嗣,玛索的外公姓苏,他是一次开放时代大名如雷灌耳的传奇法师,新伊甸帝国的开国皇帝,如今还是一个拥有死神神职的上等神力拥有者,还是当年万千主流与非主流少女的梦中**……玛索既然选择了血脉继承,那么被称之为苏的子嗣也是理所当然。

    但玛索从心底里不想和这个在日后与毁灭和杀戮有关的姓氏联系起来,那怕是在那次杀尽百人的战斗引来自己所信仰的佩恩·比赛德斯的神谴……也不曾认同过新伊甸的所做所为。

    自己的外公的帐号虽然身在邪恶阵营,但是他本身的阵营一直保持着守序中立,直到成神……是那些新伊甸的玩家用杀戮和毁灭偏转了自己外公的阵营,那怕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但是只要一想到那被屠杀过后的村镇,被焚毁的街区,死在母亲怀里的孩子,被砍下的无辜者头颅……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所做所为让玛索绝对不会原谅他们,更绝对不会让自己也走上那条被自己所憎恨的道路。

    “苏的子嗣,回答我,你为何要阻止我。”

    泥元素再一次的提问,将猫崽回忆中扯回现在,猫崽皱起了眉头:“她是我的朋友!”

    泥元素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当他发现杨也从那堆箱子后探出小半颗脑袋,一阵低深的笑声响过之后,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苏的子嗣,从一开始你就在保护她,看起来你喜欢她,不想让她受伤,是吗。”

    虽然玩家们都喜欢和真人一样的NPC,但玛索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聪明的NPC,同时也无比痛恨自己见钱眼开——泥元素的话语现在只怕至少有上万玩家听到了,只怕等一会儿下线的时候,林家姑娘说不定就已经准备好了竹尖炒蹄尖的准备,就等猫崽这道最大的自走原料登场了。

    当然,做为一个演技派,这一点儿小麻烦还是难不倒玛索的,猫崽从掩体后面探出半个身子,并拍起胸口做出反驳:“我是一个男人啊!既然是男人!理所当然就要保护好女孩子啊!”

    “也许吧……”泥元素打量了猫崽一眼,然后又转身看了一眼杨:“你怎么说。”

    “哼!你这邪恶!我不会回答你的!”

    泥元素低沉的笑声再一次响起:“是吗,在我看来,一个正经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对一个没发育的小丫头发情的。”,以猫崽所在的角度没办法了解泥元素的视线落点,不过从杨立即护住胸部的情况看来,猫崽感觉自己的半月板在不知不觉中了一箭……还是攻城弩那种型号的箭。

    “玛索才不像你们这些精虫上脑的公猴子呢!”杨姑娘涨红着小脸,很显然不满意于泥元素的观点,同时更是对它的论调表示出了最大的愤怒。

    “但我说的是事实啊,没发育的小丫头。”这位泥元素说到这里,突然转身向玛索的身后投出了手中的束缚剑,猫崽转身,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正被迫从潜行状态中脱离开,但束缚剑还是破坏了他手中的十字弩。这应该是一个半身人,玛索立即从身高和外表上辩识出了这个家伙的种族,同时也确认这就是那个智商有问题的潜行者。

    “一只圣柩隐修会的小老鼠,你们可真是无处不在啊。”水元素看着半身人再一次在身旁凝集起两支冰枪:“别告诉我,那些小跳蚤和你们会有什么关系。”

    “你这疯子!为新伊甸做事的杂碎!”半身人呸了一声:“你会被通缉的!”

    “是吗,那么让我看看,报应到底落到谁的身上。”说完,这只泥元素躯体里的泥土开始从水中分离,它转身看了一眼玛索开口:“做为一位信仰苏殿下的战斗法师……苏的子嗣,一位信徒在此向您身上的血脉致敬……Order!万物之力!”,然后这只水元素打开了传送门,就这么施施然的走了进去。(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