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九十三节:升级中
    汤足饭饱,做为团长的阿卡琳决定下副本‘磨合’一下,玛索当然没有异议,做为一个外来者,那怕自己与杨和安妮的关系再好,那怕猫崽已经在高端玩家界闯出名声威望,也得让光束与云海的各位试一试成色。

    “对了,在走之前,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队伍中的队友。”团长阿卡琳先是指着一个大个子野蛮人:“这位是伽隆,我们团的近战好手,来自绿森王国的野蛮人,标准的近战机器。”

    “你好,猫崽儿,我是伽隆,要砍什么,记得叫我。”这个满身肌肉只穿着一件皮甲裤的光头大个子一脸爽朗笑容。

    “你好,伽隆,我会记得给你找乐子的。”玛索笑着点头示意。

    “接下来是我们的家养盗贼三只手,当然他叫林青锋,正事的时候还算靠谱,在侦察方面可从来没有失过手。”然后是侏儒三只手,来自女朋友的介绍让这只侏儒拍了拍自己胸口:“我可是阿卡琳的男朋友,安妮与杨的姐夫,小猫,你可明白。”

    “姐夫好。”玛索立即投其所好,一句姐夫好,立即就让这只侏儒笑开了花。

    阿卡琳团长很显然不是第一次目击自家盗贼的不靠谱,她只是笑了笑,然后开始介绍那个无表情的矮人猎手:“这位是邦瑟,我们团的矮人猎手,是一个好枪手。”

    “午安,玛索。”面无表情的矮人坐在履带车上,抱着他的火枪对着玛索点了点头。

    “午安,邦瑟。”玛索笑着点头答应。

    “接下来是大趾叔,半身人侦察兵,他和三只手一起是我们最可靠的侦察与反侦察力量,是我们团里年纪最大的成员,之前的战锤世纪里,他是提尼斯的顶尖好手。”阿卡琳指着履带车后座上的半身人,后者和矮人邦瑟一样,都是穿着合身的轻型皮胸甲与带护膝束裤,只是大趾使用的是单手火枪与短剑,他的武器挂在腰间两侧。

    “你好,玛索,冈特的幽灵在此。”半身人对着玛索挥了挥手:“我看过你的击杀录像,你对短弓的应用让人叹为观止,我可看好你唷,小猫。”

    “谢谢,大趾叔,这是长辈教育。”对于年长组,玛索连忙表示敬意。

    “然后是阿铁,我们队的治疗和控场,矮人德鲁伊。”阿卡琳现在介绍的矮人对着玛索点了点头:“你好,玛索。”

    “你好,阿铁。”玛索微笑着回道。

    “我就不用介绍了,一个人类牧师,卡兰多。”人类牧师男倒是用不着阿卡琳的介绍,而是抢先一步做了自我介绍:“欢迎你加入,玛索。”

    “嗯,我会努力表现的。”对这位牧师,玛索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最后是罗兰德和安琳,这是一对年轻情侣,真是让人羡慕啊,年轻人。”阿卡琳笑着指了指正将可爱女友抱到陆行鸟上的人类战士,后者听到自家团长如此说明,立即地转身对着玛索抱以善意的笑容,而他的小女朋友则有些羞涩地对玛索招了招手。

    “罗兰德和安琳,午安,这里是玛索。”玛索笑着对这两位致以问候。

    “玛索,午安。”罗兰德和安琳异口同声地答应道。

    “好了,介绍结束,咱们进副本吧,邦瑟,你带队。”阿卡琳说完,翻身上了她的圣骑士军马,而邦瑟收起火枪,指了指履带车后座:“小猫,上车。”

    看了一眼杨的履带车,玛索最终还是选择坐到了邦瑟的车上——有时候,适当的退让并不是软弱的表现。

    …………

    三年之后,莫恩城吸引了海量玩家,就连一些新伊甸帝国的玩家也为了一睹传奇战役而特地通过赎罪任务过来亲眼一观,纠其原因就是因为传奇战役副本——‘剑滩之战’。

    这是一个史诗般的巨型战役,每星期为一个副本CD周期,最多一个副本可以接纳一万名玩家,这些勇敢者将成为剑滩登陆中的第一批上陆成员,玛索曾经参加过副本开启后的第一周战斗,虽然已方有传奇大BOSS隆纳尔·丹恩带队上陆,但不得不说那块滩头就是地狱,猫崽乘坐的登陆艇是第一波里的第三梯队,因为床弩与魔法对打开艇门的登陆艇杀伤太大,因此无路可走的玩家们只能从艇身两侧翻出跳入齐胸深——对猫崽来说是没顶的海水往沙滩冲锋。

    那个时候的剑滩已经有了前两波登陆,因此沙滩上到处是死者,到处是被法术轰至渣的尸块,玛索上陆一路砍杀上了第一道战壕,幸运女神一时不察,猫崽就站在了一根床弩的飞行路线上,以当时土元素化的小身板对上至少二十公分粗的床弩箭,猫崽的最终结局用玩家手册上的话来说实在是再标准不过的惨死。

    当然,如今的莫恩城自然不会开放这等境界解放之后六十级才能够进入‘剑滩之战’,光束与云海的各位要进入的是另一个与解放莫恩有关的副本——‘火街’。

    剑滩登陆之后,幸存的登陆勇士与后续部队杀入市区,与邪恶军团争夺街区的控制权,夜间的战争尤为惨烈,燃烧的街道、成河的血泊、转瞬即逝的控制权,第一夜活人阵营唯一没有失去过控制权的只有安林姆大道,当然现在它已经改名成了隆纳尔大道。

    ‘火街’这个副本并不像‘阴暗巢穴’那样的战斗模式,后者可以稳扎稳打,只要玩家乐意,放置个三五天再打也没有问题;而前者属于时限防守,敌方部队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入场,玩家团队需要守住火街中心区至火街街尾的三道防线,每失守一波防线就会减少评价,而玩家只有一次战时复活的机会,如果在防守中死过两次,那么在副本战斗结束前都不能再次复活。一旦玩家团队都无法复活,副本就会结束,这样一来玩家团队能够获得的奖励只怕连装备修理费也不够,因此玩家需要守住防线,同时避免自己与队友的死亡。

    当然,进入的玩家等级与人数越多,难度也就越大,曾经有一队半传奇的百级玩家想进火街观光,结果巫妖多如狗,超凡满地走,就连炮灰食尸鬼都是身负精英模版,一波就来好几百只,第一波食尸鬼加一队六只半传奇巫妖就把那队百级玩家给虐成了狗。

    “开荒困难模式,各位觉得怎么样。”站在第一道防线中央的木栅栏与拒马空隙间,阿卡琳一脸无所谓的问道。

    “姐,你都已经选了难度,再说这个也太晚了吧。”穿上皮甲,拿着小皮盾和轻质锤的杨叹了一口气,人这一辈子只要摊上这种不靠谱的姐姐,只怕谁都会压力山大。

    “我们十五级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防线后部由木柴制作的粗糙岗哨上,三只手看了一眼正坐在防线前方用铁锤将一枚枚粗钉打入地面的玛索,似乎是有些不信任于如此胡来的猫崽能够给他们提供多大帮助。

    “从视频上来看,我觉得这小个子比你靠谱一点。”正在给自己的猎枪上弹的灰发矮人反驳道。

    “邦瑟,你不是喜欢安妮吗,怎么会帮这猫崽说话。”三只手瞪大了他的一对瞳仁。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脑袋被打破,而我却吃到了安妮做的炖鱼。”矮人低声嘲笑着侏儒:“你听说过战争斗犬的事情了吗。”

    “战争斗犬……提这些有钱便是娘的家伙干吗。”

    “我在战争斗犬里有朋友,他说最近死亡志愿的战争斗犬有一笔生意就是关于这个叫玛索的小猫。”给自己的猎枪装上枪栓,矮人叹了一口气:“可真是一笔让人觉得绝望的生意。”

    “他们?我可没听人说过,以这小猫的声望,他要是和战争斗犬有过冲突,应该不会不被人所知才对……难道战争斗犬的人输了吗。”三只手觉得这可是一个大新闻,他怎么可能没有在论坛的内部情报交换区听说过。

    “战争斗犬的负责任务的一个队长和两个队员现在还在牢里面,估计还要半个月才能出来。”

    “嘶!这不科学!”

    三只手被矮人邦瑟的这个答案给惊出一身冷汗——战争斗犬的杀戮小队里可都是高手级别的,虽然水平有高低,但至少完虐所谓小高手是没有问题,因此每次这些家伙杀人之后都会在论坛上Rep来对受害者进行嘲讽。

    猫崽以一敌三还能把他们送进牢里,这太科幻了吧!

    “可事实就在这儿,战争斗犬的人肯定觉得战斗结果丢人,所以他们才会一反常态的没有放Rep。”邦瑟看了一眼塔下的玛索:“但是这只猫崽也没有放出Rep……很显然,他知道什么叫低调。”

    “他知道什么叫低调?”三只手觉得这可真是笑话,就这猫崽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说高调那都是含蓄,说的通俗一些,那完全就是毫无上限的高调……不过莫家那位小姐可真是没有选错人,如今谈到这只猫崽,就会提到剑与蔷薇,这打响名声的行动猫崽可是百分之二百的完成了。

    “我想他至少明白什么时候应该低调吧。”谈到这一点,矮人邦瑟似乎也有些尴尬于难以自圆其说。

    “……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至少我没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小子因为自己身手好,就像那些所谓高手一样把鼻孔翘到天上去。”三只手还真觉得邦瑟说的其实不错,这猫崽似乎还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夹着猫尾巴过活,什么时候应该闪亮登场吸引目光。

    “总而言之,这小猫有我们很多人所无法企及的优势,这一点我想苍穹之剑里那些富二代也会和我有一致的想法吧。”邦瑟一边笑一边开始为自己的弹夹压入子弹。

    “喂,邦瑟,别说的你好像不是富二代一样。”

    “是啊,所以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头脑发热的家伙对这只小猫动了心思,结果却是被**裸的打脸……”邦瑟低头看了一眼猫崽,用有些嘲讽的口气笑道:“这个小家伙,说不定以后会变成我们的**烦。”

    “他?”三只手与邦瑟的闲话刚说到这儿,两人就看到街那一头出现的邪恶,矮人邦瑟连忙伸出手摇响了岗哨上的警告铃铛,接着就看到那只猫崽鼠窜着跑向防线。

    掏出火石,三只手估算了一下猫崽与食尸鬼之间的速度后点了点头:“来得及,这小子跑的够快。”,而在这时,彼此眼中的猫崽却开始移动施法,两团闪电的光芒在小臂间传动,在猫崽跃过掩体的刹那,两道闪电箭飞向了离防线大概还有六十码的食尸鬼。

    “移动施法,双手双施,没专长支持,他竟然还能使用出来……这是哪儿来的怪物呐。”正在点燃雪茄的三只手在不觉中让烟草从指间划落。看着两道闪电箭击打在两支粗钉的瞬间化做电网,不但成功阻止食尸鬼们发动冲锋,还给它们带去成片1或2点微少电伤的事实,侏儒有些难以置信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过了好一会儿,这个角色扮演狂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又说对了,可我又觉得这一次你最好还是说错比较好。”

    “……当我乌鸦嘴好了。”邦瑟叹了一口气。(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