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142节:It`s been a long night(2)
    虽然在自己血脉继承时就有了一点关于自己血脉出现任务线的心理准备,但猫崽还是对这位目测至少80级的半步传奇突然表现出的敬意大为意外——npc,由其是高等级的npc(由其是这个npc还明显和玩家不是一路阵营的时候),是极少有可能会对一个玩家身上的血脉表示出太多敬意,就算是玛索的外公集万千气运于一身成了神,就算玛索的母亲是他的船长,这个海盗npc能够放自己走就已经不错了,这般礼节让猫崽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也不能少了礼数,玛索一边思考,一边同样俯下身低头行礼:“那里,我该如何称呼长辈。”

    “我的小少爷,老邦塔在此,请问你为何在这里,你为何要阻止我们的复仇。”

    当老邦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在玛索的系统栏中关于怒海争锋的任务有了新的变化,不断在面前跳动的提示栏上一行大字——‘请注意,玩家言行将会决定任务走向!’

    好吧,秒切演技模式的玛索指了指内城墙:“如果是复仇,那么死去的那么多人又是怎么一回事,从我记事起,就没有什么复仇可以让人不分对错乱杀无辜。”

    “是的,我们想过和平的解决这一切,但是大圣堂中的那个老人宁愿让这座镇子毁灭,也不想交出我们的目标,他们无法阻止我们,小少爷你也一样。”老邦塔眼中的红火一闪而逝,这让玛索明白了——那些诅咒从根本上控制了这些没有通过鉴定的玩家角色,在现在的他们眼里,没有任何是与非的观念,有的只是他们所谓的复仇。

    但是……他们所谓的复仇到底是什么?

    “你们在对谁复仇。”玛索看着眼前的老海盗。而后者张开嘴,腐坏的嘴边散出黑色的负能量烟雾:“我们在找托比,一个原生半身人,不是你们玩家之中的那种外来半身人。”

    原住民们嘴中的外来半身人指的就是提尔人使用的半身人,而原生半身人都是原住民或者是非提尔人(包括地球玩家在内)使用的半身人,而玛索开动脑力检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并没有想到这个叫托比的家伙有多出名,而对于这场从来都没有在曾经的历史中发生过的战斗,说实话猫崽也没有办法能够理清一切。

    于是玛索追问:“托比是什么人,或者说他有什么特征。”

    “一个原生半身人,男性,有着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丑脸。”老邦塔扭头看了一眼玛索,眼匣中的魂火时而血红,时而灰黯。

    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丑脸?天哪,这游戏里的男性原生半身人没几个不是歪瓜裂枣。要找个颜值上标准线的男性原生半身人比在特尔善人里找一个过一米三五身高的还要难……玛索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凑进这件破事的好。

    可是在走之前,玛索又觉得自己可不能如此一走了之,这个法阵要是生效,整个镇子都会化做亡土,曾经神圣的大圣堂也会被转化,它的圣土会被沾污,只有最坚忍的玩家才有机会通过鉴定……而那个鉴定的难度,想来难如登天。

    “我有同伴在这座城市。我必须保护她们。”说这句话的时候,玛索特意切换成提夫林小猫人语——在小猫人语中。男性与女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读音,使用女性称谓可以很好的让这位老人明白猫崽的处境。

    果然,听到了玛索的小猫人语,老邦塔眼眶中的魂火翻滚着,这个老人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做出了决定——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拿出一枚金币。将它丢到了玛索怀中。

    “走吧,你可以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只限十人,除非你和你的队友想被那些尸体撕碎。”

    看了一眼手中的亚修比第二王朝的古金币,往后退了两步正准备离开的玛索突然扭头看着这位老人:“老邦塔。那么你们呢,你们上陆地找的那个原生半身人,他到底犯了什么过错。”

    “他背叛我们所有人,这个半身人是一个将藏宝地点告诉我们的情报贩子,他要求有他的一份,我们信受了承诺,但他没有告诉我们,这个藏宝地点除了宝藏之外……还有诅咒在等着所有人。”这个老人眼中的赤色魂火开始渐渐变的浓烈:“我们已经追踪他很久了,终于让我们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就在这个镇子里。”

    “他在这座镇子里?”玛索眨了眨眼,表示自己似乎没有听错。

    “是,他在这座城市。”老邦塔点了点头。

    “你们必须要让他死吗?”

    “是的,他必须死。”

    玛索皱了皱眉头,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好奇心,玛索在离去之前本能的对着这位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老邦塔……我先走了。”

    “慢走,我的小少爷。”身后传来老人沙哑的声线,似乎是忧伤的低语,又似乎是猫崽的心理作用。

    带着满腹的疑问,玛索一路往大圣堂走去,路上的各色鬼怪似乎都受到了什么事物的约束,虽然盯着猫崽,却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而一队亡灵海盗在注意到猫崽的时候,其中几只戴着破烂海盗帽的家伙甚至还脱帽俯身行礼。

    在接近广场的时候,开始退下的尸潮为玛索让开一条并不太宽阔的道路,玛索走在这条尸潮胡同中,看着石板堆砌成的地面上的血迹、看着破损的防具与人体的碎片,原本忐忑的猫崽的心中渐渐冷静下来,越接近大圣堂,就能越清楚的看到活人玩家们那惊奇的脸,直到猫崽走近,直到其中一个玩家忍不住开口提问:“你是人是鬼。”

    “我是帕罗恩斯特的玛索,你们这儿的负责人呢。”玛索一边说,一边看了身后一眼——这一片的尸潮显然还比较克制,“请让他们出来见我,越快越好。”

    很快的。全副武装的一只一米七八的混血大猫人、一只小草原精灵和百来号个人类玩家就越众而出来到玛索面前,前者一看玛索的样子就皱起了眉头,“你叫玛索,我听一只叫知秋的小东西提起过你。”

    玛索歪着脑袋盯着眼前的这只大猫人,直到后者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言语,这才在后知后觉中点头示意:“是的。我是玛索,帕罗恩斯特的玛索,风暴海的大君正在找一个叫托比的原生半身人,你们有谁知道吗?”

    “不知道。”这只混血大猫人摇了摇脑袋,然后看向他身后的战友们:“你们呢,听说过吗。”

    “我也不知道。”一个带着手工制作的迷彩帆布帽,身上只套了一件厚制皮胸甲的欧洲大汉答道。

    “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另一个身上背着好几条子弹带的矮人猎手大咧咧的喊道。

    “悠久没听说过什么原生半身人叫托比。”大猫人身边的小个子草原精灵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

    “那好,长话短说,各位。我来这儿是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玛索指了指身后沉默的尸群:“我从贵族区来,我的确找到了那个法阵,这是好消息。”

    “那么坏消息呢。”大猫人问道。

    “我的母亲到了那儿,她是蒂德蕾拉.苏.丹恩,风暴海的大君……如今半步传奇的黯亡之主,她有至少半打半步传奇的施法者小队和上百个境界解放的海盗,我们这儿所有人捆在一起都对付不了她。而它的那个法阵在完成之后会强制亵渎整个镇子,让这个镇子成为亡土。大圣堂与四周的广场将不能净化亡灵法术,我们将会直面亡灵的威胁。而且生活在亡土上活动,每时每刻都需要与污染对抗,失败者将化做亡灵……万劫不复。”玛索一口气说完这些,就听到人群里爆发出的大笑声。

    “这儿是地狱犬联队!我们不怕死!让她的半步传奇施法者小队和海盗走狗们来吧!”有人这么反驳道。

    “是的,我们这儿有的是不怕死的玩家,让她们来!只要还有口气。我们就不会让这些亡灵得逞!”有人这么回敬。

    “我们会抢先一步喝下圣水!我们地狱犬联队经历了整整五次开放,从来就没有对任何邪恶低头。”有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这办法不错,快找一些牧师制造一些圣水出来!”有人做出了赞同。

    玛索看着眼前的众人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那枚金币:“我这儿有一枚金币,它可以带着十个人安全的离开这座城市,我也是靠着它才平安的走到你们面前。”

    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过了数秒。人群中一个秃头的大叔转身看着自己的战友们:“让最年幼的孩子跟着这猫崽走,谁有异议。”

    “没有!”人群轰然响应。

    很快的,有八个最年幼的npc孩子和一个看就是孩子的玩家被选了出来,他们被玩家们带到了玛索的面前,那个秃子大叔指着他们对玛索点了点头:“人都在这儿,我们团还有两个十五岁的小伙子,他们和一个十六岁的npc少年一起志愿留下,把名额留给了我们二团的艾莉尔……这小丫头的父亲是提尔人,她是一个混血儿,只有十二岁,是特许进入,我们团的忠诚眷族,这个夜晚太过漫长,我们也许没办法,但想来不能让这样一个孩子……陪着我们一起死。”

    特许进入……这是对年幼玩家的一种特殊关照,只要年幼玩家的父母同意,就可以进入游戏游玩,对于这个秃头大叔的布置,玛索不得不承认地狱犬联队不愧是老牌公会,让身为npc的孩子离开死地,对于立誓坚定善良阵营的地狱犬联队来说,的确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没问题,不过我这边还有一个问题。”对着大叔点了点头,玛索转身看着那只混血大猫人和他的小伙伴:“大猫,你身边的小家伙多大了。”

    “我已经十四了!”小家伙闻言立即炸了毛——她脑袋上的那撮呆毛立了起来:“还有,什么大猫大猫的,我的爱侣叫康斯坦丁……康斯坦丁.比赛德斯!”

    “……好吧,康斯坦丁。我的位置留给她,让她带着孩子们走,你看可以吗。”玛索并没有理睬小丫头的炸毛,而是继续盯着眼前的混血大猫人。

    “……那么,玛索,代价是什么。”康斯坦丁没有道谢。也没有感激,而是平静的反问道。

    “刚刚你只提到知秋,而没有提到我的其他同伴,很显然她们失踪了……或者说已经死了,所以我不能苟且偷生离开这座城市,我必须找到她们的尸体,或者确认她们能够通过生命石复活。”玛索在平静叙述到此处停顿了一下:“但我也有任务在身,我死了不要紧,可如果断了任务。那我也无法交待……所以,她必须成为这个任务的共享者,带着我的任务平安离开这座城市。”

    “……这就是你的要求?”康斯坦丁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开始衡量起得失,而这个小丫头很显然被玛索的要求勾引起了好奇心:“你叫玛索,可以和我你说的同伴是什么人呢。”

    “我是……”玛索楞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罩帽阴影盖住了他的容貌:“她们中的两人是我竖瞳底的挚友。是我脑海中的甜蜜、更是我饭点前的饲主,她们是我不能背叛的同伴。”

    “原来如此。真是情昭日月的好伙伴,这一次我就帮你一个忙吧。”这个小丫头自来熟的伸出手:“来,把你的任务共享给我。”

    “悠久……”混血大猫人欲言又止,而小丫头倒是一本正经的‘教训’起这只大猫:“好啦,康斯坦丁,如果这个玛索没在骗我们。接下来我就安全了,反而是你,千万不要笨死了,知道吗。”

    玛索在这个时候已经将两个信封交给了眼前的小丫头:“记得,这信的收件人是奥法兄弟会通天塔中的某个人……”注意到这小丫头眼中的疑惑。玛索压低了声音:“是谁接收这信不重要,关键是一定要把它送到。”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这小丫头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接过玛索递过来的金币,这小家伙举起金币带着别的孩子走向尸潮,看着尸潮再度让开通道,看着她们走完,再看着尸潮在合拢后移动向玩家们。

    大猫人拔出腰间长剑的同时对着玛索点了点头:“玛索,你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她……看来,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康斯坦丁,这是一场交易,从今天开始,你们也许会被我拖进一个麻烦的任务中。”玛索表示这一切都没有问题,同时从腰间弓袋中拿出他的短弓,从箭囊中抽出渗银箭:“现在我们互相扯平了。”

    玛索的心里还有一句没有说出的话。

    康斯坦丁.隆尔希.涅.比赛德斯,在原本的时间线中,你是一个信仰坚守圣骑士之主的圣骑士,在未来你还是一位名誉沙安卫士,你救下过那么多的人,包括米赛暗恋的小女朋友,并最终与她成为了最亲密的爱侣。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在我到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会让你这样一位拥有高帅富模版职业的大猫选择成为一个战士……不,这应该还是我所熟悉的世界与时间线。

    只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到底是一次命运与时间交错不同而给出的神奇答案,一次由50%机率组成的另一场美妙邂逅,还是……一次蝴蝶翅膀扇动的过程中无意制造的致命风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章节名出自暗夜逐仇,我其实是满喜欢这种不要怂就是干的电影,因为很多动作场景可以参考,而且不要怂就是干这种电影你还需要什么情节……就像风暴3,出于惯性救女儿,顺手杀遍全地图,还要什么情节真的是本末倒置……。(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