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152节:长夜漫漫终有尽
    “玛索,不要下船,不要。+◆”安妮死死抓着玛索的腰带,而猫崽看了一眼港口栈桥上使用浮空术飘浮着的亡灵海盗术士与它的同伴们、又看了一眼甲板上躺了一地的队友,转身向着港口喊道:“给我一点时间!五分钟!”

    “没有问题,我的小主人,只要你们不升起船帆划桨出航,我们将不会攻击你们。”这个亡灵术士的心灵低语直接在玛索心底响起。

    转身,玛索走到艾琉克的身边,这个小家伙已经没有出发时的灵动,在夺取港口码头的战斗中,一发骸骨之箭打中了他,草原精灵的体质根本无法通过鉴定。

    从自己背上取下圆筒,玛索将它递到了艾琉克身边坐着的景琉面前:“拿着它,景琉,记得我们对莉莉大姐头发下的誓约。”

    这个小家伙瘪着嘴接过放着旗帜的圆筒:“玛索,你真的要下去吗。”

    “我的母亲要见我一面……我以跟亡灵海盗们走的条件,让他们放过你们。”

    “可以这些家伙值得相信吗。”景琉问道,对这个问题,玛索微笑着摇了摇脑袋:“没事的,景琉,我想我的母亲应该不愿意见到一只死猫。”

    一听玛索这么说,景琉的脸上更见悲意,可怜的模样让玛索伸手拍了拍景琉的脑袋:“你的帽子呢。”

    “在街上的时候掉了……没捡回来。”景琉说完,看着玛索的小家伙又多问了一句:“玛索,一定要活着回来。”

    “放心吧,小家伙。”对着景琉伸手道别,玛索又走到了康斯坦丁的面前,这只大猫在最后的登船作战中被亡灵海盗切掉了整条尾巴:“康斯坦丁。你还好吗?”

    “别说,尾巴没了,现在还在船上,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翻滚……呃!”康斯坦丁扶着主帆桅杆答到一半,立即低头很没面子的吐了起来。

    “保重,康斯坦丁。”玛索对此爱莫能助。猫崽转身走到了阿铁身边:“阿铁,阿卡琳和伽隆怎么样了。”

    阿铁摇了摇头:“阿卡琳刚断气,伽隆还在昏迷状态……我的天,这个晚上是我有生以来见过伤者与死者最多的一次。”

    阿铁是联邦公立医院的一位医生,负责夜班急诊,知道他这句话一语双关的玛索对阿铁耸了耸肩:“抱歉,阿铁,还是希望你能够照顾好大家,我要走了。”

    “真的没问题吗。”阿铁抬头看着玛索问道。

    “我不走的话。大家都要死,我走的话,你们说不定还能活下来。”玛索微笑着回答道,然后转身看了一眼剩下还能动的十一个地狱犬联队的成员:“这条船拜托你们了。”

    “嗯……路上小心。”带头的地狱犬联队成员,一个强壮的绿森人战士回应了玛索的招呼。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玛索摇了摇头,转身走到了舷梯旁,伸手施放了最后一个治疗轻微伤,为安妮收束了脸上正在渗血的伤口。

    “玛索……”安妮欲言又止。

    “不要怕。要到了安全的地方下线,我等你给我做一顿好吃的。今天这个夜晚真是太漫长了。”说完话,玛索低头用额头轻轻碰到了安妮的额头,然后转身走下舷梯。

    “我守了我的约,你们的誓呢。”走完这舷梯,站在栈桥前的玛索看着眼前的这三位亡灵术士问道。

    “跟我们走吧,我的小主人。我们的船长,您的母亲正在大圣堂那边等待着你呢。”术士们侧身让出一条通道,就在玛索迈开脚之际,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告诉猫崽有人追着他下来了,伸手阻止了术士们的攻击。猫崽转身看着安妮:“你下来干什么?”

    “我要跟你一起走!”姑娘儿的话语里满是斩钉与截铁的意味。

    玛索想要呵斥,但看着安妮脸上的决意,不知怎么的,猫崽伸出手抓住了姑娘儿的手,然后转身看着亡灵术士们发言:“我要带她去,可以吗。”

    “没问题,我接到的命令是带着您去见您的母亲,多一个也好,少一个也罢,无所谓。”亡灵术士说完,伸出它的骨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好意思,我们没有传送门,也只能请您与这位小姑娘走一趟了。”,说到这儿,这位又善解猫意的起身:“对了,我忘了,如果不能看着这条船出港,想来您也不会安心吧。”

    “……谢谢。”玛索说完,转身看着船上探出头的队友们挥了挥手:“你们走吧。”

    玛索和安妮站在栈桥上,看着这条小型风帆船在幸存者们的操纵下离港,看着它戴着他们越来越远,最终猫崽牵着安妮转身离开。

    穿过之前的战场,死去的地狱犬联队成员大多都在转化过程中被喝下的圣水净化,但还是有几只波达尸站了起来,它们腥红的魂火随着玛索与安妮的移动而转动。

    走过一堆灰烬时,玛索认出了灰烬边的链锤是卡兰多的——这个牧师被一发解离术击中,身上的绝大多数装备与自身一道化作灰烬,只有这把脱手的链锤幸存了下来,做为标记主人身份的无声物证。

    从链锤上收回注意力,玛索看了一眼街边那座二层破了一个大洞的房子——地狱犬联队的两个矮人火枪手想将这个位置用作狙击阵地,结果被一个波达尸术士一发炎爆直接命中,这具波达尸也因为它的这次攻击行动被接近的安妮一锤子锤成了漫天碎块。

    离开海港区,玛索与安妮很快就在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了几具战死在此处的地狱犬联队成员的尸体,其中一具胸口插着渗银匕首的尸体靠在墙边低着脑袋,猫崽认得他——这个大个子脖子被波达尸咬了一口,喉管被咬坏了,还被感染了尸化疫症,这个大个子最终选择了自我了断。

    穿过食尸鬼与活人的残骸,玛索牵着安妮继续向着大圣堂方向走去。穿过港口区与平民区的城门时,猫崽与姑娘看到了还在燃烧的尸体,这些地狱犬联队的成员在冲过亡灵们的防线时战死,为了不让它们转化成波达尸,猫崽用完了最后一瓶炽火胶——在平托的身上。

    再往前走,玛索与安妮停在了亡土前。

    “走吧。我的小主人,您的母亲,这片土地现在的主人正在等待着你呢。”术士们在他与她的身后催促着。

    “可是前面是亡土,而我们是活人。”玛索看着这个术士说道。

    “你不往前走,怎么能知道前面是亡土还是圣域。”术士依然用它那无悲无喜的调子对应玛索。

    于是玛索迈开了脚步,在自己的左脚即将踏上亡土的刹那,玛索就看到亡土退去,无害的土地重新显露,猫崽楞了一下——这真的是自己母亲的能力?就这能力。等闲小神都做不到吧。

    但既然能走,猫崽也不能拖慢脚步,于是牵着安妮走在街道上的猫崽很快就看到了另一处战场——在这一段街道,整支队伍战死了了一半人员,玛索站在矮人邦瑟的尸体边,这个矮人的脑袋上有一个铅弹穿透的弹孔,正是这发渗银的铅弹阻止了邦瑟以一个波达尸的形象再度站起来。

    “玛索,我从来没有想过邦瑟会这么做。”安妮看着邦瑟低声叹道。

    没有回答。也没有感叹,玛索来到大趾的尸体边。半身人手里还握着击发过的单手火枪,同样被渗银铅弹穿过胸口的半身人的无悲无喜与邦瑟脸上写满了的愤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邦瑟,如果说你向我举枪是因为安妮没有选择接受你,那么大趾叔……你又为什么要救我?

    带着疑问,玛索牵着安妮继续走在通往大圣堂的路上,越过这一段尸山血海。一路零零散散的倒着地狱犬联队的队员,时不时有一只穿着地狱犬联队制式装备的波达尸站在街道上。

    最终,走过拐角,玛索看着大圣堂那已经变的灰暗的外墙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夜晚我走了这么多的路。最终还是回到了这儿。”

    经过外侧防线的时候,玛索注意到这片尸体海洋的一角——莉莉大姐头正坐靠在一堆沙袋边,她的大半脸的皮肤已经掉落,干枯的肌肉也不见了大半。但是她还有小半脸还是活人模样,莉莉大姐头的右手握着一把单手火枪,下巴底下的伤口滴落的黑色黏稠血液,将她的胸口染成了一片奇怪模样。

    “走吧,我的小主人,您的母亲正在拷问我们的目标,你不想见一见今天这场盛宴的主人吗。”

    “那位托比先生吗?”

    “是的,一个丑陋的小爬虫,当年我们没能够杀死他,还真是一个错误,不过幸好为时未晚。”

    伴着与这位术士的对话,玛索牵着安妮走近了大圣堂,这一块躺满了众神教的圣骑士与圣职者,从他们的伤口来看,都是死在弯刀这种武器下。

    站在神殿门口的两个亡灵海盗推开了大圣堂的前厅大门,玛索和安妮就看到了那位翠星夫人,坐靠在前厅接待长桌前的翠星夫人胸口插着十多支弩矢,伤口流出的血将她那身白色祭司袍染成了红色,曾经的美人如今失去了生气,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迎接着客人的到来。

    “这边走,我的小主人,您的母亲就在里面。”

    亡灵术士带着玛索和安妮走向礼拜堂,还没进门,玛索就感觉到了灵魂嘶吼的律动,在被推开的门后,玛索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坐在长桌背对着自己,而一只半身人被那位老邦塔钉在神像脚下的石座上,而老邦塔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船长,您的孩子我已经为您带过来了。”亡灵术士在她的身边低声诉说,看着起身转过来的‘母亲’,玛索微微低头:“母亲。”

    “看看,我可爱的孩子,不知不觉你已经长的这么大了,面相像我而不是你那个混帐老爸真是太好了。”这位黯亡之土说到这儿走了过来,她俯下身打量着玛索和安妮:“……啊,你的到来真是让我喜悦,说起来,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是一只会给我找麻烦的混蛋小猫,不过幸好,我们找到了我们今天要寻找的目标,你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好好清算了一遍我们之间的陈年旧帐。”

    说完这一大段话,她伸手拍了拍玛索的脑袋,然后看着安妮咧开了嘴:“这是你的小女朋友?”

    玛索点了点头做为回答。

    “啊,欢迎,小草原精灵,我是这只小猫在这个世界的母亲,不好意思,今天来的有些急了,导致我现在没有礼物能够送你,请原谅阿姨这次喔。”玛索的海盗夫人说到这儿一拍手:“我又忘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的托比叔叔。”

    带着玛索和安妮来到那只半身人的面前,猫崽的母亲伸手抓住它的脑壳提了起来:“亲爱的托比,我是应该叫你托兰斯特.比罗尼呢,还是应该称呼你雅格布阁下。”

    托兰斯特.比罗尼!托比……玛索终于明白了,看着眼前眼眶中滚动着灰暗魂火的颅骨,猫崽抬起头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他就是托比吗。”

    “没错,我们终于抓住了这个背叛者,一个精通幻术的老混蛋,现在,我的孩子们,和你们的托比叔叔说再见吧。”说完,玛索的母亲一个点头,老邦塔手中的匕首就钉进了托比的胸口,渗银的匕首让这只半身人的灵魂开始了嘶吼,玛索看着它的魂火渐渐消失,最终这只被诅咒化做骷髅的半身人化做了真正的枯骨散落开来。

    “很好,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我要走了,孩子们,回头见。”带着老邦塔走向大门,玛索的母亲头也不回的将一枚金币丢向了猫崽:“我的孩子,接着这个。”

    玛索连忙伸手接住,摊开一看,一枚亚修比第二王朝古金币正在手中。

    “母亲,你不想带我走吗。”带着最后的怀疑,玛索开口问道。

    “不,我的孩子,不要急于一时,因为你我都知道……终有一天,你会来找我的。”说完这句话,玛索的母亲就带着老邦塔消失在门外,留下的玛索和安妮对视了一眼。

    不约而同的一声长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终于写完了这个副本……同时把这段承前启后的情节给写圆了。之前有人说死在我手里的半身人可以绕无冬城墙三圈,我表示太短了,被我写死的半身人至少也绕卫斯马屈和洛圣都三圈有半啊……(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