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174节:那些以为圣堂只有一种功能的家伙真是太弱了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174节:那些以为圣堂只有一种功能的家伙真是太弱了

    说是去侦察,其实也就是开着录像眼球满区域的转悠,城区中基本上除了支撑点之外,也只有唯一一种人字型尖屋顶的二层小楼,这让玛索对于即将进行的侦察计划非常头痛——这怎么玩,尖屋顶也许是为了防止入侵者利用屋

    这种大城市肯定有下水道,而且下水道的规模肯定不小,可以玛索能够想到的,别人也肯定能够想到,一路走来玛索基本就没见过可以使用的下水道井口,只有路边过雨水的小型洞口,上面还盖着一个金属网盖,猫崽走的时候踩过两三个位置,发现它们的盖子下方挂着铃铛,一碰就会因为抖动而造成响声,在白天这点声音不算什么,可是在平静的夜晚响起来的话,根本就是在告诉整条街区有贼来了。

    玛索不死心,和杨讨论了一会儿,决定坐到一张长椅上假装走累了休息一下,以姑娘儿做为掩护,玛索先用魅惑动物(charmanimal)操纵了一只老鼠,然后在它的身上释放了共享躯体(sharehusk),然后杨给这只老鼠释放了一个羽落术(featherfall)卷轴。

    于是这只老鼠钻进了网格中,这老鼠一落地立即触发了一个陷井,一道电火花之后,猫崽就发觉自己与老鼠共享视觉的法术中断了。

    “该死,老鼠死了……”玛索将情况和杨做了说明,杨对此也是无能为力的摇了摇头。

    下水道不安全,看起来萨卡兰姆的守护者们不会放过任何死角,这一点了知让猫崽很是受伤,与杨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儿。猫崽决定继续侦察,于是两人走着走着,在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就看到了远处街道尽头的小广场,还有广场上的那座尖顶圣堂。

    “一座圣堂,我们去看看。”玛索立即想到去看这座圣堂的情况——说起来。邪|神对于城主的腐化与堕落已经有五十年了,以萨卡兰姆目前政教合一的情况,城主大老爷是怎么躲过那些大主教们的火眼金睛,一直都是困扰着玛索的一个难题。

    虽然这并不是昨天在城外是见过的无名氏大圣堂,似乎是街区自建的小型圣堂,但至少可以通过这座圣堂来确认这座城市中的腐化与堕落到底有多深重。

    “咦,今天怎么会有布道会。”

    在接近圣堂的时候,杨有些好奇的看着正在排队进入的人群说道。

    做为佩恩的信徒,前后两次五年多的时间里玛索也就参加过一次单人礼拜。对于布道这种牧师与信徒们的狂欢party实在是知之甚少,唯一耳闻过的就是布道应该是牧师们强化信徒们的信仰的一种‘仪式’,不过这一切也阻止不了玛索的好奇心:“今天不会有布道会的吗。”

    “不,我在莫恩那边见过好多次布道会,我的导师告诉我,包括众神教和无名氏大圣堂在内,很多神殿圣堂的布道会都是在每周周末两天举行,而今天却是周三。所以我很好奇……是不是萨卡兰姆这边和莫恩那边的情况不同。”杨一边说,一边打量着人流和维持着秩序的牧师们。过了一会儿,这姑娘皱紧了眉头:“看外面墙体上的圣徽装饰,应该是财富女神的神殿,我看到了侏儒,半身人、人类还有几个矮人……没什么问题。”

    听到杨的解说,玛索点了点头——财富女神的信仰种群大多都是人类、半身人与侏儒、当然也少不了矮人。其中半身人做为重要的信仰群体,在财富女神的牧师团体中有着大量的半身人与侏儒,这些家伙是财富女神最坚定的信徒。

    今天的布道会现场有人类、半身人和侏儒信徒,也有人类、半身人与侏儒牧师,虽然只有零星的矮人。不过这些矮锉子通常只会在更北方出没,而且他们更喜欢信仰他们的矮人神,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可以让玛索感觉奇怪的。

    可是玛索的本能却在不停告诉自己,不要接近这座圣堂,可是杨并不这么认为,这个小姑娘拖着猫崽走近了人群,当着那几位牧师的面,杨做为圣骑士做出了交涉:“我想带着我的友人来观礼财富女神的布道会。”

    其实同样有着财富领域的草原精灵双母神和这位的关系并不好,毕竟同行是冤家,可是做为他神的信徒,财富女神并不会将草原精灵其拒之门外,对于她来说,能够带来财富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为她带来财富的是自己的信徒还是他神的信徒,对于她来说其实并不太重要。

    “当然,请进。”一位牧师微笑着让开大门入口,在经过他的身边时,玛索闻到了一股香水的味道,很淡,但这还是让猫崽将注意力投向了这位莫格斯高地人,有着特色淡红肤色的他看起来有些年纪,两鬓有些白发,他身上的牧师袍洗的有些发白,但非常干净,而且玛索注意到了他腰间的香袋,手腕上戴着一个作工精美的手镯,这都没有什么,但那股香水味道却让玛索非常疑惑。

    很快的,在另一个走出来的牧师身上,玛索再一次闻到了这种香水的味道,而且这位半精灵穿着比那位高地人还要精致,他的牧师袍上绣有金边,耳朵上吊着一对雕金耳坠,看上去是非常精致的物品。

    这么一看,玛索又看了几位牧师,发现他们多少都有一些华丽的服饰,猫崽甚至还发现一个留着波浪头的美女牧师嘴上的唇膏与耳朵上成串的耳坠。

    “杨,你知道财富女神的牧师这么打扮正常吗。”玛索问杨。

    杨楞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这些牧师:“我想做为财富女神的牧师,炫耀财富应该是非常正常的吧。”

    好吧,玛索发现这个答案说的实在太有道理,自己竟然无法反驳,可是猫崽的求生本能已经开始警告猫崽离这座大圣堂越远越好。但是却杨拖着猫崽一头走进了礼拜堂,幸好,这姑娘最终在猫崽的哀求下同意找了一个角落位置就坐。

    刚刚坐下,玛索很不安的看着四周,在坐的各位打扮的很是奢华,猫崽注意到同排的一位老妇人。这位老人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有玛索小指粗的金项链,而她身上那件低胸礼物配上那如同堕入深渊一般的下垂,这画面实在太美,凡人为什么就不明白,曾经梦想获得的美好终有一天会变成无法直视的混沌之物。

    等到不再有人进入,玛索注意到有人走上了前方的讲台,那是一个光头大个子,穿着一身主教袍,和之前玛索见过的那些主教们身上很朴素的主教袍不同。这家伙身上的袍子可以用珠光宝气来形容,更要命的是这家伙上台一开口,玛索就被他嘴里的那一口金牙给闪到了。

    喵了个咪,不愧是财富女神足下的抖m,真是无愧于这份信仰。

    “欢迎各位来到周三的布道会,诸位,这座城市给予我们商机,让我们能够赚到更多的金币。感谢萨卡兰姆的大团长与他的这座城市吧。”大光头的第一句话就让猫崽皱起了眉头,这算是在玩偶像崇拜的把戏吗?可这大光头说的也没有错。如果没有萨卡兰姆这座巨大的城市,谁来给他们如此巨大的商机与市场。

    “可是现在,那些外乡人却来了!他们之中的那些草原精灵利用他们的空飞艇那无人能比的运载能力将大量商品带进了城市!他们在抢夺我们的财物!”这个大光头用力拍了拍讲台,然后玛索就注意到那个老妇人扫了杨一眼,而大光头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侵略!这是掠夺!草原精灵们如此压低商品,这些小东西想要夺走我们的财富!夺走我们的市场!他们想让我们无家可归!让我们成为他们的奴隶!”

    台下的信徒们立即随着大光头的咆哮发出各种咒骂声。对此玛索只能摇头,这家伙在说什么呢,资本的流转向来如此血腥,你们既然敢于投身市场就应该明白有赢就会有输,市场这座你死我才能活的炼狱可不是你们这些输不起的家伙能够生存下来的。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抵制草原精灵的商品与货物!不让他们的空飞船停泊!不要让他们伤害到我们!”大光头咆哮着:“我们要团结!我们要一致!以信仰之名!”

    “以信仰之名!”

    听着这些疯子在那儿大喊大叫。玛索摇了摇头,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的猫崽起身用手拍了拍姑娘儿的肩膀:“杨,我们走吧,这儿只不过是一些疯子。”

    “是啊,一些疯子而已。”杨顺势站了起来,玛索与她走到老妇人跟前,后者以锐利的视线看着姑娘与猫崽,“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她这么问道。

    “我的同伴是无名氏的圣骑士,她带我过来观礼,可惜你们这儿会并没有什么值得观礼的。”玛索抢先一步回答道,然后硬是挤开了这个老妇人,牵着杨就要离开,但是老妇人却站了起来:“看这草原精灵!她带着她的帮凶来到这神圣的会场!”

    尖锐的声音从一开始就压制了所有人的话语,玛索转身看着这个老妇人,而她似乎还不满足于如此指控,而是变本加厉的对着杨尖叫:“看看你的族人对我们做了什么!?这是萨卡兰姆人的城市!你这异种的小娼妇!是不是你的同族根本无法满足你,只是猫人的大家伙才能够足够满足你啊!”

    “你!”杨显然没有想到npc的嘴会如此肮脏,姑娘儿气的脸都红了,而玛索转身将杨护到了身后,表情冰冷的猫崽义无反顾地对上了这个老妇人:“找面镜子看看你自己吧,夫人,你胸前那对下垂到已经接触地狱的恶心东西和那张丑陋的恶意的脸,就连你的老公也没办法对着现在的你发情呢,真是可怜,我想他一定已经很久没有和你同床共枕过,每天只能看着窗外街道上的少女们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吧。”

    老妇人显然没有想过来自猫崽的恶意会如此的‘浓厚’,她楞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从胸前扯出项链。将其上的坠饰抓进了手里:“你这异种猫人!草原精灵的帮凶!沙历士殿下会让你溺毙于你自己的鲜血之中!谁都救不了你!包括你的伪神也一样!”

    “喔,我真是受不了这种臭老太婆,一张嘴又臭又硬。”玛索转身看着杨,先是低头在有些紧张的少女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捧起她的脸:“亲爱的,杨。来一发侦测邪恶,然后接一个神圣呵斥,快一点。”

    杨下意识的施放了侦测邪恶,于是整个教堂礼拜堂中的人群被染上了红黑颜色,玛索笑着从杨的腰间拔出单手单发火枪转身将它顶到了老妇人的额头上:“不好意思,夫人,你没说错,我真的是草原精灵的帮凶,而且我个人超喜欢草原精灵姑娘儿。喜欢她们不会变老的容颜,喜欢她们做的各种美食,最重要的是喜欢她们无论那种型号都永不下垂的胸部。”

    说到这里,玛索拉开了火枪的撞针,猫崽对着眼前的老妇人喷吐着她人生最后能够感受到的恶意:“这些美好你已经失去了,而且钱是买不回你失去的这些美好,所以下地狱去吧,邪|神的走狗。”

    铅丸在穿过枪膛之后钻开了老妇人的脑壳。将她本就丑陋的脑袋打的面目全非,转身一枪柄将扑上来的半身人打歪脖子。玛索左手拔出腰间匕首割开另一个侏儒的脖子,弃枪的右手将捂着脖子的侏儒一把抓到了自己面前挡住了一发铅丸。

    “杀掉那只猫人!”那个大光头在讲台上咆哮着。

    然后下一秒,一道神圣呵斥横扫全场,这个三级神术是草原精灵圣职者对抗邪恶阵营的又一利器,它每天只能施放一次,邪恶阵营需要通过一道难度18的意志鉴定。成功者没有任何影响,但失败者将会被强行控制转化,在接下来的整场战斗中这些失败者会互相攻击,直到死去或是活到最后。

    于是本来都向着玛索冲来,想要撕碎猫崽与姑娘儿的邪恶阵营人士立即开始了互相攻击。玛索看着那个对自己搂火的半身人还在装弹,就被他身旁的侏儒一刀捅在了腰上,后者很显然并不满足,于是拔出来又捅进去了好几次。

    可凶手也没有能乐上多久,在这侏儒第五次拔出刀子的时候,他身后的一个壮汉已经拿着不知道从哪儿拿过来的香油灯抡在了侏儒的脑袋上,这一次凶手变成了受害者,小半脑壳在空中飞舞的侏儒二话不说扑倒在地。

    当然,这种乐事也不是随便看的,玛索这边推开已经成死人的侏儒,矮下身子让过一个人类老头挥过来的拐杖剑,然后右手拔出的匕首就一刀捅进了后者的腹部,后者尖叫着跪倒在地,玛索伸手顺过拐杖剑,用他抢先在另一个人类大叔递过来的短刀捅到自己之前,将这个胖大叔一剑穿心。

    转身,玛索从一拳打在老头子的眼睛上,让后者不得不松开握着匕首的双手去捂脸,然后从老头的腹部拔出匕首,左手一挥就用反持的匕首切开了老头的脖子。

    “去死吧!猫人!”一个侏儒空着手扑向了玛索,猫崽对此矮肩跨步直接就将侏儒顶了一个翻身,让过捅向自己的短刀,猫崽左手的匕首在下一秒就穿透了持刀的左手,一推一拉,废掉眼前这条胳膊的同时抬腿踢在凶手的膝盖上将这个中年妇人踢到在地,后者挣扎着抬起头,猫崽那急速放大的靴底就成了她最后的记忆。

    将这个死肥婆的脖子踢歪,玛索后退一步闪过矮人挥来的短斧,后者改劈为挥,猫崽一个缩腹让过横向而来的利斧,然后抢在这矮人扑倒自己侧过身闪开了这发野蛮冲撞,同时右手匕首拨挡开飞过来的飞刀,右手匕首架住半身人的短剑,一扭手腕割开了半身人的手腕。

    捂住伤口的半身人还想挣扎,玛索已经伸出左手把这家伙搂到了怀里,同时左手从后方捅进了半身人的后背,转身用断气中的躯壳挡住了已经坐起身的矮人手中火枪射来的铅弹,推开怀中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猫崽对着矮人伸直左手,下一秒飞爪就将矮人的脑袋变成了一个四散的碎片。

    继续放出飞爪与护臂之间的连接缆绳,玛索右手护臂挡住挥来的椅子。在这椅子化成碎片的同时右手也抓住了这个女半身人的长发,将她拉到身边用缆绳在脖子上绕了一圈,然后收紧缆绳的猫崽就看到一颗脑袋脱离了它的主人冲天而起。

    还没收回手,两只侏儒就一左一右抓住了玛索的双手,猫崽毫不犹豫的左手一拉一转,将袖箭装置的射口对准了眼前因为力量对抗失败而满脸惊愕的女侏儒。只听‘噗’的一声,从装置中弹出的袖箭穿透了女侏儒的脑袋。

    毫无留恋的从女侏儒双手中抽回左手,玛索从腰后拔出之前获得的短刀,反持着它劈开了男侏儒的脑壳,右手从男侏儒腰间掏出装饰漂亮的火枪,举起来对着扑向自己的人类搂了火,举着不知道从哪儿找到劈柴斧的后者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目标突然会使用犯规的飞行道具,于是被一发铅弹直接掀开了脑壳。

    玛索也没闲着,转身将左手短刀送进了想要偷袭自己的矮人的咽喉下三寸。然后右手接住因为倒下而飞过来的劈柴斧的猫崽挥动着凶器将眼前的人类左腿直接砍断,然后高举斧子直接将摔倒在地的人类斩首。接着玛索就被从身后传来的重击打翻在地,杨在这个时候已经举起了短管霰弹枪,只一发就将那个拿着折椅的半身人打成了血葫芦。

    而玛索抓住地上也不知道是谁的圣言书,然后起身跑向杨,用它挡住了一个人类牧师刺向杨的匕首,没时间在意穿透整本书的刃尖离自己鼻尖只有数公分,猫崽用力抓着书一扯。将这人类牧师扯翻在地,然后一脚将门边木制灯柱踢断。双手抓住上半段,将它直接捅进了牧师先生的后心。

    转身,将势能转化成动能的玛索一脚将扑向自己的侏儒踢出了哥特式落地窗,然后扑倒双手支地让过横劈而来的长剑,于是凶器将一个倒霉的半身人分成上下两半,猫崽左脚踢在行凶人类壮汉的左脚眼窝处。将壮汉踢倒的同时右腿将一段带钉子的碎木条划到了壮汉脑袋的落点上。

    爬起来,玛索举起左手用护臂架住扑面而来的木棍,右手抓住折断的木棍将它捅进了行凶者的胸口,这位人类少女胸部倒是挺有料的,只可惜这张脸因为她的不义信仰早已扭曲。顺势将这具尸体推倒的猫崽就看到一个半身人对着自己搂了火。

    铅弹顺着玛索的脸擦过,脸颊上被带出一道伤口的猫崽一刺刃钉在一旁正在用木棍捅着地上半身人的矮人脖子上,然后从他腰后的飞斧袋拔出一把飞斧,然后将飞斧投向了那个半身人,正在装弹的半身人拉直接被飞斧命中面门,喷着血的施暴者仰面就倒。

    一个矮人乘着玛索投出飞斧,直接就将猫崽抓住,一路冲着将猫崽摔出了窗户,在草地上翻滚了好几圈的猫崽一起身就对着窗户弹出了飞爪,抓住对面墙壁之后猫崽立即就被牵引回了圣堂内,之前的矮人没想到猫崽回来的这么快,正在痛殴一个半身人的矮子被猫崽的膝撞攻击直接命中太阳穴,一声不哼的倒在了地上。

    倒是那个满脸是血的半身人将身旁尸体背上的匕首拔出来向着玛索捅来,于是左手抓住对方持匕的左手,右手一拳打在半身人的眼眶,直接就将一颗眼珠子打了出来,然后力量对抗中获得胜利的猫崽将半身人手中的凶器反捅进了半身人的下巴。

    推开尸体,玛索左手一把抓住正准备偷袭扬的侏儒妹子的长辫子往后一拉,乘着她仰头的时候右手刺刃已经捅进了侏儒妹子后颈,刺刃前端直接从她的脖子里透了出来。

    用枪柄痛殴脚下侏儒的杨一起身,就将手里的霰弹枪指向了玛索,猫崽立即伏身,就听一声枪响,然后就看到一个满脸窟窿的半身人倒在自己身边,拿着短斧的这位一脸的死不瞑目。

    从这位手中拿出短斧,玛索一起身就对着杨身后举着弯刀想要将姑娘儿一刀两半的人类举起手,杨似乎也明白猫崽想做什么,直接将霰弹枪举到头顶正好格挡住了劈来的弯刀,同时短斧也正命人类颅骨,带飞一小块颅骨的同时也让脑花漫天飞舞。

    转身一肘子将偷袭自己的半身人打的后仰,玛索左手从肩膀上拔出匕首,转身将匕首插入偷袭眼的眼眶的同时,用半身人挡住了一个人类的偷袭一斧,飞斧正中半身人的脑袋。

    推开这个已经不能再死的半身人,玛索用脚在地上一挑,将长剑挑起握到手中的猫崽冲上前,先是一剑连人带斧柄的将一个侏儒分成两段,然后一剑砍在那个人类的腿上,然后往上一撩,直接就将跌倒的人类脑袋砍飞。

    这个时候的圣堂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之前那位咆哮的大光头这个时候已经将身下的同伴活活掐死,起身看到玛索还站着,立即从身边抄起金属制的烛台冲向猫崽。

    玛索这个时候已经推开了在力量对抗中失败的侏儒尸体,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与有些癫狂的嘶吼,猫崽对着杨招了招手,已经为手中单发火枪装好定装弹的姑娘将单手火枪丢了过来。

    伸手接住火枪,玛索转身对着这位大光头笑了笑,然后一发11.47毫米的铅弹从大光头颅骨正面穿入,在绞碎了延途一切之后掀开了挡路的脑壳,让它与脑花还有组织一道在空气中飞舞。

    失去了生命的牧师跪在了玛索面前,从这个大光头手中接过烛,侧身让过正在倾倒的尸体,猫崽反手将烛台刺在了身旁半跪着的半身人牧师脸上,后者刚刚从被自己咬死的同类尸体上起身,这直至透脑的致命一击直接就他仰面翻倒。

    最后一个活着的邪恶信徒已经倒地,玛索转身走到了杨的身边。

    “玛索,我们……活下来了?”装好弹药的杨似乎还有些怀疑。

    “没错,杨,你的神术帮了一个大忙。”玛索说完,从姑娘儿手中拿过霰弹枪,利用杠杆上弹的短管霰弹枪在猫崽手中回转了一圈,最终指向了从尸体堆里坐起身的一个人类。

    后者看到猫崽的动作,立即大吼着诅咒起玛索:“你这伪神信徒!我诅咒你!”

    “你的诅咒对我来说是最大的赞美,谢谢你,沙历士的走狗,现在场面上我说了算。”

    说完,玛索扣下了扳机。

    看着最后一个邪神信徒倒地死去,玛索将霰弹枪递到了杨的手中,然后牵着姑娘的手走到圣堂大门旁,猫崽推开木门,看着无人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丢弃的杂物叹了一口气。

    “玛索,我们要怎么办。”杨在身后问道。

    “希望萨卡兰姆的城卫兵系统没有彻底烂完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咱们快点换一身衣物,然后离开这儿。”说到这儿,玛索开始解开身上束腰皮袍的腰带,三下五除二的换上一件干净的皮袍,然后看了一眼杨——姑娘儿处理不了自己身后的袍扣,于是玛索连忙为她解决了这一切,然后转身等到杨换好干净的皮袍。

    走出圣堂,乘着街道远处的警铃还有些遥远,玛索牵着杨的手钻进了路边的小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