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03节:萨卡兰姆大作战Ⅲ
    撞开窗户,在空中的时候猫崽已经拔出短刀,镀银的薄刃顺着眼前这只邪魔的大口下方捅入,在破坏头部内核的同时,瞥到房间角落里的一具尸体正在挣扎着站起身,于是松开短刀刀柄的猫崽对着那具复生的尸体伸直了左臂,下一秒弹射而出的袖箭就穿过了尸体的头颅。…

    免费赠送这个死者一个真正的死亡,从邪魔身上拔下短刀,推开尸体的猫崽开启了高等阵营侦测,一个光环自猫崽脚下升腾后最终又回归无形,而做为施法者的玛索看着视野中密密麻麻的以红色标记的怪物们叹了一口气——它们或是在屋顶,或是在地面,似乎并没发现摔进房子里的玛索,但看它们的情况,应该是在围攻活人,考虑到实际情况,应该是‘追逐繁星的孩子’小队的幸存者们。

    来到窗户边聆听了一会儿,发现除了邪魔们的咆哮和邪教徒们的诅咒之外,玛索听不到属于玩家们的任何声音……现场太嘈杂了。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药水袋,发现里面的药水不是摔破了就是不知了去向,丢开无用的药水袋,走到这个小阁楼靠近房门的一侧,玛索开始翻看小队频道。

    知秋:“安妮姐姐和悠久姐姐……她们砸穿了房顶!”

    艾琉克:“康斯坦丁,景琉直接摔在街道上了……该死,景琉死了!康斯坦丁也死了!”

    杨:“指挥官!我们遭到攻击!侦察失误!邪魔有大量单位拥有对空能力!我们有队员掉在了城东区与城南区交战线的敌后侧!”

    陌生的声音:“撤退!重复一遍!撤退!情报有误!”

    杨:“掉下去的友军怎么办!”

    ‘尊敬的玩家,你离你的队伍太远了,小队频道已经失效。’

    好吧,应该是战斗艇离开了这片区域,玛索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红色目标,发现它们正在离开——这似乎是一支有组织的部队。

    既然如此。玛索再度来到窗边,目送这些邪魔离开这片街道,然后开始扫视街道对面的房屋,很快就确认了一个房顶有破损的二层小楼,猫崽目测了一下距离,后退到了房门边然后开始助跑。一个缩身钻出窗台,双腿用力在窗台一蹬,跃向空中的猫崽对着那幢二小楼的二楼阳台弹出了飞爪。

    被牵引着来到阳台上,玛索推开房门看着房间里的安妮与悠久,两个姑娘一人一把火枪指着房门,看到来者是猫,这才放下手中的家伙。

    关上房门,玛索来到安妮身边跪下,似乎是被火球波及到。安妮的皮袍下摆烧焦了一大截,不用掀开皮袍就可以看到姑娘儿青肿的左小腿和已经绑上的支架:“掉下来的时候摔的?”

    “嗯,我还不能治愈这种伤势,药水在掉来的时候不是掉了就是摔碎了。”悠久指着丢在一旁的药水袋说道:“复合型骨折,安妮姐姐现在走不了路,怎么办。”

    “没事,让我先缓一下,等一会儿好过一些。我可以一只脚跳着走的。”安妮的脸色有些苍白,很显然腿上的伤对她造成了不小的痛苦。但她依然没有呻吟或是哭泣,就像以前一样。

    大受感动的玛索低身将安妮抱到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部,又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以前安妮受伤时自己就是这么安慰的她,如今也是如此:“安妮真是了不起。”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安妮伸手扯了扯玛索的猫耳朵。

    秀过恩爱,玛索站起身:“安妮,悠久,你们先在等一下,我去找找附近有没有炼金店铺。不过在这之前……”,说完,猫崽走向房间中的大型立柜,将它拖到内侧房门前堵住门,然后将另一个低柜拖到立柜前方堵住。

    有了这一层保证,至少等闲几只邪魔是没办法一下子破门而入了。

    “玛索,你一个人行动没问题吗。”悠久看着玛索问道。

    “没事,我把安妮拜托给你了,悠久。”伸手拍了拍悠久的脑袋,玛索大步走出房间,跳下阳台顺着街道一侧前进,很快玛索就看到了景琉和康斯坦丁的尸体,前者被火球的爆炸冲击吹飞,直接摔在了街道上,各种各样的骨折和瘀伤直接就要了景琉的性命。

    康斯坦丁倒在一侧,他的身上和衣物的大量烧灼的现象,但从他死时的姿态来看,他是平安落地的……左腿也许伤到了,但他很快就半跪着起身,但四周的邪魔投射的骨矛穿透了他的胸膛。

    玛索检查了一下他们两人的药水袋,发现景琉的药水袋被他压在了身后,而康斯坦丁的药水袋……最终,玛索只在他的腰间找到了一段被烧掉的袋绳。

    丢下袋绳,玛索起身顺着街道往前走了一段路,在走过拐角之后发现了落在街道中央的战斗艇,掏出短弓用渗银箭钉翻了一个正在战斗艇上翻找战利品的邪教徒,后者没有发现不请自来的客人,因此由后穿透头颅的渗银箭在掀开这个恶棍的半张脸之后,死的不能再死的凶手从战斗艇上摔到了地上。

    开着聆听的猫崽举着短弓走到战斗艇一旁,在确认了高等侦测阵营和聆听都没有确认到有活着的家伙存在之后,玛索收起短弓,将战斗艇旁扑倒在地的草原精灵翻了个身子,这才发现这个小家伙胸口插着一块战斗艇上掉下来的碎块。

    摸了摸脖子,确认这是一个可爱的草原精灵女孩子,不知道是法师还是牧师,因为武器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玛索打开她腰间的药水袋,大多数药水瓶都破裂了,只有四瓶圣水倒是没摔破,于是猫崽拉开她的嘴倒了半瓶药水进去——之前的那位尸体已经用它的存在感告诉玛索,这一块土地已经被腐化,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能够在这块地区出产,为了不让友方尸体变成敌人,这是要做的步骤。

    拿着圣水返回。给景琉喂了两口,把剩下的倒进了康斯坦丁嘴里,玛索又回到了战斗艇,猫崽攀爬着上了战斗艇,驾驶员歪脑袋倒在驾驶室里,看起来像是昏迷。但是驾驶室里的血泊却用无声的事情告诉玛索它的主人已经彻底死去。

    将之前喂草原精灵女孩剩下的半瓶圣水倒入她的口中,玛索从驾驶舱壁上取出一把霰弹枪,这把霰弹枪与猫崽之前见在艾琉克它们那边见到过的都不一样,因为这把短小的霰弹枪有一个弹夹,玛索可以通过弹夹中间中空的缝隙看到弹药——是黄铜壳的,玛索摸索着退下弹夹,发现里面是双排装弹,难怪这把枪有两条并排的枪管。

    扣了扣扳机,确认这是一把并发的霰弹枪。它的机械原理是射击之后弹壳会直接弹出来,是一把非常好用的武器,于是玛索将它和枪袋一起别到了自己腰后——至少给安妮和悠久的话,她们会更好的利用它。

    跳下战斗艇,玛索继续搜索,很快一条猫尾巴就被发现,玛索顺着血迹找到了死去多时的猫姑娘,这只混血大猫姑娘应该是拿长枪的。战斗艇坠落的时候她被甩了出去,因此玛索不得不抬头才看到猫姑娘挂在阳台上的那两条大长腿……不愧是天外飞尸。

    然后发现的另一具尸体也是猫娘。这位似乎是平安下地了,可正因为如此,似乎是受到了邪|教徒的围攻,身为武僧等级又低,最终被钉了一身的弩矢坐靠在房子的墙角,歪着脑袋一脸的死不瞑目。

    接着发现的是草原精灵少女。她倒在自家草原精灵兄弟的身边,身旁散落着空空的药水瓶与四散的绷带,一支弩箭穿透了她的脑袋。

    应该是战斗艇摔下来之后,这个小家伙想为摔在地上的友人做战场急救,但一发弩箭结束了她的努力。至于她的兄弟……玛索看着这个胸膛上插着一把长剑的倒霉孩子叹了一口气。

    很显然,邪教徒处决了他。

    蹲下身,玛索翻过她的尸体给她喂下半瓶圣水,然后另半瓶圣水喂给了她的兄弟——之所以给草原精灵们喂圣水而不照顾到猫娘,完全是因为同等级的亡灵,施法单位永远比物理单位要难对付。

    那个剑盾战士在一幢二层小楼的门前被玛索发现,他应该是在掩护着谁进入房子,最终战死在通往房门的台阶上,唯一的问题是这家伙的脑袋不知了去向。

    考虑到现在唯一还没有发现的那个用弓的猫娘诗人的尸体,玛索走上二楼,拐角处发现了断掉的弓,而在二楼唯一的房间里如尝所愿的见到了死去的猫娘诗人,后者坐靠在窗台下的墙体上,低垂的脑袋耷拉在胸前,她手中的长剑也断了……看起来是武器的质量问题害死了她。

    退出房间的时候玛索拉上了房门,下了一楼,玛索看着战斗艇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忘了检查战斗艇的后备箱!跑到战斗艇的后方,虽然被炸掉了小半个发动机和舵,但后备箱却意外的安全,确认了上锁之后,玛索回到驾驶舱,从驾驶员的尸体上回收了一个钥匙串。

    回到后备箱,玛索在试了两把钥匙之后,第三把钥匙终于如愿以尝的打开了后备箱,里面塞了两个医疗箱和几个弹药箱,还有一只咕咕对着自己的猫头鹰,后者显然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因此一看到是陌生人打开了后备箱,立即在笼里炸着毛缩成团。

    玛索将笼子拿出来打开了笼门,由着猫头鹰自生自灭的猫崽打开医疗箱,确认了其中有各种安妮最需要的药水和绷带,猫崽关上箱子将它背到的身上,然后从里面拖出外壳上写着‘弹药’的箱子打开,确认其中是霰弹之后拿出两箱,锁好后备箱,一手提着一个箱子就往回走。

    回到阳台下,猫崽将弹药箱挂到腰后,然后用飞爪牵引着自己上了二楼,悠久听到了动静正在门里准备给上来的不速之客一个痛快,发现是玛索上楼,连忙放下枪从猫崽手中接过了医疗箱。

    “对了,我从那艘战斗艇上发现了这把霰弹枪,带弹夹的。”玛索放下弹药箱,将枪袋解下入到两个姑娘面前:“我觉得这枪应该是你们专用的。”

    “玛索,你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别的幸存者。”被处理腿伤的安妮问道。

    对此,玛索只能无言的摇了摇头:“都死了,情报有误,邪魔完全可以对小规模行动的战斗艇造成致命的威胁。”坐到安妮身边的猫崽皱着眉头,本能告诉猫崽情况不对,攻击已方的似乎是一队有组织的邪魔部队,可那位城主已经死了,像这样成建制的部队又是怎么来的。

    这样诡异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守密者的存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