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11节:真相
    “这一切都有问题。⊙”看着柳纯月被拖出大圣堂,悠久在小队频道里如此说道。

    玛索保持了沉默,看着柳纯月被拖出大圣堂的猫崽突然明白了一点——在她人的眼中,也许柳纯月认为家族的颜面比天还大,可在她倒在地上时,这位苍老化的堕落者的脸上没有自己忠诚于家族和骄傲与自豪,有的只是如释重负的笑意。

    “我觉感觉纯月这一次并不是在针对我们。”站在玛索身旁安妮有些不安的嘀咕道:“我觉得我们似乎是错怪她了。”

    “可是托我们的福,她的堕落已经人尽皆知了。”杨的声音在小队频道中响起:“做为一个堕落者,她又在会场中做出拔枪的动作逼得莉莉夫人先一步拔枪击伤她……纯月的这个角色已经完了,甚至她的帐号都有可能因为堕落者的存在而无法在东大陆继续建立角色,如果她还想玩这个游戏,她只能去新伊甸那边了。”

    “但这一切是她自找的,说不出任何理由,难道我们这些小队玩家就可以随意因为一个命令而迈向死亡吗。”悠久转身看着自己的队友说道。

    “审查结束,我今天不管饭,各位继续努力。”

    就在此时,莉莉夫人站起身,这位无名氏的传奇大主教一言不发的转身进入了内殿,剩下的众人或是叹息,或是无言的散去,只有菲尔特.银月、瓦尔特.莱利、珀蒂.莱格利斯和王琳琳留了下来。

    “你们赢了,现在满意了吧……”瓦尔特.莱利对着玛索等人一声叹息,他摇了摇头:“在你们这些小家伙的眼里,正义又一次获得了胜利,邪恶又一次受到了报应,可在我的眼里……这一切都是什么鬼啊。”

    “如果她有隐情。为什么不说出来!如果这个隐情值得我们去原谅她,我们也会通情达理的选择原谅的。”悠久说到这儿一拍胸部:“以隆尔希家的幼子之名,我发誓!”

    “够了,我不管你是哪一家的孩子,我只知道纯月完了!她现在是一个堕落者,马上要被烧死在火刑柱上。她的这个角色会永久死去,全是因为你们那稀奇古怪的所谓正义感!”王琳琳对着四人组大声咆哮着,拄剑的她用力将剑鞘击打在脚下的石砖上。

    “琳琳,不要这样,小家伙们并没有恶意,他们也只不过想要知道真相而已。”菲尔特.银月伸手拍了拍这个同龄人的肩膀:“说到底,也是纯月的原因,她那说不出口的理由最终还是害了她自己。”

    “为什么,只是说不出口。怎么就能堕落!”珀蒂.莱格利斯瘪着嘴,小家伙走到玛索身边,满脸愤怒的喊道:“全是因为你这只坏猫!为什么要如此逼迫纯月!”

    “连理由都说不出口吗,真是一个愚蠢的大个子女人,这世上还有什么借口比说不出口还要美妙!”悠久走到珀蒂.莱格利斯的面前,小个子与小个子对视着:“我还是之前的决定,她的借口如果值得我们原谅,我们就可以原谅她。”

    “你们不会明白!永远都不会明白!”珀蒂.莱格利斯说着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转身哽咽着跑出了大厅。

    瓦尔特.莱利让在场的两位少女去追逐小家伙,等到两位离开大圣堂。这位标准以上的男神示意四位跟着他来,然后就一马当先的走向大厅的侧门。

    玛索等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最终决定跟着这位。

    一大小四穿过侧门,走出大圣堂,最终来到广场营地的一角,瓦尔特.莱利坐到了这处角落十多个小木椅中的一支上。然后伸手指着其它的椅子:“如果你们有时间,又不嫌弃我这样的大叔嘴碎,能不能听我为你们讲一个故事。”

    玛索第一个入坐,然后是悠久,接着是安妮。最后是杨。

    “谢谢,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如今在那支火刑柱上的皓月……当然,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她的真名……柳纯月。”

    “然后呢。”悠久双手按在自己膝盖上,一脸好奇的问道。

    “为了能够让你们理解,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瓦尔特.莱利,当然这是游戏中的名字,我的真名叫瓦尔特.卡萨多夫,我的母亲与祖母都是日裔,所以我看起来更像一个亚洲人。”瓦尔特笑了笑,算是解释了身为一个亚洲人,却起了一个欧洲人的名字:“我和纯月算是邻居,虽然她家的院子一角就比我家房子还要大了,柳家运气好,据说从三个百年前就从了当初的那位陆老亲王,人生赢家的父亲又是姓柳,因此这柳家的门风一向严格,小的时候,我好多次见过纯月的那些兄弟因为过了门禁时间,被锁在门外一整夜的经历。”

    “这些我都知道,我叫悠久,姓隆尔希,柳家的门禁是晚上八点半,过了点就关门,就连柳家那位最得宠的长孙女纯香都有迟到而跪在门口过一夜的经历。”悠久示意这位快些继续主角,别老是说些没有用的背景。

    “既然你知道这些,也应该知道柳家在第一次三十年人虫战争几近灭门,所有当时的柳氏成员几乎全都战死于战场,幸存下来的一人也接受了全身义体化的改造失去了生育能力。最后陆老亲王是从一条保育舰中找到了柳家最后的血脉,柳氏一族这才重新开支散叶,到了第二次人虫三十年战争,纯月父辈七子四女全数参战,在三十年间战死三子一女……因此柳家门风严谨,纯月也以自己身处如此家门而自豪。”瓦尔特像诉说着故事一般讲述着他所知道的纯月:“我与纯月同龄,当时一起入学,有幸同班,从小学直至大学,从来没有见过她有所懈怠,就连在大学里都没有谈过恋爱,一门心思的学习,直至毕业。”

    “这个时候游戏刚刚开放,纯月觉得闲着无事,想要进来玩玩,我把她介绍给了她的公会,她们公会在萨卡兰姆附近的小城奥尔安特,纯月玩的很开心,没几天就告诉我,她在游戏里碰到一个很有意思的npc,是一个草原精灵同龄人,有些天然呆。”

    “她喜欢上了他?”玛索好像是抓住了线索,他的提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瓦尔特点了点头:“是的,她喜欢上了他,但她除了我们这些好朋友之外谁都不敢告诉,因为她不敢让家里人和外人知道柳家的纯月喜欢上了一个ai……”瓦尔特叹息着:“那怕那个叫‘桂叶葵’小家伙是一个自主性非常高的ai。”

    “既然奥尔安特城的玩家都被召集起来,那么没有理由那些npc却不被召集,而我看过任务情报中,说城南见到过阳炎爆的爆发……”玛索的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疑惑:“难道……”

    “是啊,昨天晚上,我们外乡人的主力战团损失过大,被替换下来休整,结果新上来的战团没有顶住反扑,小葵所在的医疗点就在城东区前沿,我们估计他和一些散兵被围在了城东区。”瓦尔特说着这些的时候,还特意将夜间的截图放到了众人眼前:“纯月想召集一队人去城东区治疗点检查一下,但是她们又不可能将这种非作战任务发布出来,所以就借用侦察的名头。”

    “那她为什么不说出这个原因,如果是为了帮助她找到心爱的人,我和我和我的队友们都会原谅她,因为爷爷老是说,这世上的真爱绝不可辜负。”悠久问道。

    “因为她不敢让家里人和外人知道柳家的纯月喜欢上了一个ai……”玛索抢在瓦尔特之前将这个答案说了出来,猫崽伸手拍了拍悠久的小脑袋:“一个是外乡人,一个是原住民,本来想要走到一起都是难上加难的美好,如果不能走到一起,那曾经的美好终将会变成恶梦缠绕在彼此心间……纯月没办法当着直播眼球的面说出本可免死的理由,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

    “是啊,其实我一直都觉得,都到了如今的宇宙大时代,怎么还有人如此古旧的世家观念,还有将家族视做最高的傻姑娘……但是一想到柳家在两次三十年人虫战争中付出的牺牲,我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要是我出生在这样的家族,也会视自己的父辈与家族为自己最大的骄傲。”瓦尔特说到这儿,对着开始燃烧的火刑柱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也不能说是你们的过错,毕竟就算没有你们,也会别的幸存者提出审查要求……只要他们开着直播眼球,纯月就不可能说出她的原因,既然没有了诚实之美德,又怎么可能问心无愧,她的堕落也就变的理所当然了……而为了不让小葵看到她变化后的模样,纯月才会一心求死吧。”

    看着远处燃起的火焰,玛索默默抓住了胸口的徽章,艾瑞贝斯之泪不知何时变了一个模样。

    无冬城之证

    属性:+3感知

    装备位置:徽章

    装备黄字:凡人总是在重复着同样的错误,你见到了,我也见到了。

    尊敬的玩家,您获得了一个特殊任务‘爱与责任’,拯救无冬城的范斯维克与艾瑞贝斯,拯救奥尔安特城的桂叶葵与皓月。(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