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16节:必将改变的命运
    “玛索先生,玛索先生……”喊了两次,发觉眼前的小猫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伊赛露伸出手按了按小猫的脖颈,无法确认到脉搏之后,少女颤抖着伸手举下猫崽脑袋上的耳机,然后将它按到自己的左侧耳朵上。⊥

    “这里是莉莉.玛莲,玛索,听到请回话。”听着耳机里传来的询问声,伊赛露终于哽咽起来:“玛索先生死了。”

    耳机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化做了一声叹息:“我知道了,把他带回神殿区。”

    ……

    此时此刻的玛索有些好奇,也有些惶恐,因为当自己因为失血过多濒死昏迷之后,并不是如同玩家死亡一般被弹出游戏等待复活或是等到死亡惩罚时间(一个现实小时)过去。

    看着自己身处的这片无尽的旷野,玛索发觉以自己身体的中轴为界线,左半世界灰白黑夜、地表干裂枯萎;而右半世界阳光灿然,草原一望无际。举起双手,左手满是苍白皱皮,完全不似生人模样,而右手圆润饱满,隐约许些自然绿芒浮动。

    但是在玛索的面前的却是一道崎岖谷道,无尽的尸体铺满了整条道路,这般诡异的景像如果是别人来看会完全摸不到头索,但是对于玛索来说,猫崽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再一次见证新伊甸的入侵开启——各国守卫沙安地区山道的部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溃退的谷道上npc与玩家的尸体铺满了整个谷站道。

    这是新伊甸大举入侵的标志性一幕,三个月后沙安首都沦陷,数十万玩家组成的守城部队与整座城市一道死去,整个沙安王国再也没有成建制的npc武装能够对抗新伊甸,只留下地方守备部队、神殿军队和玩家们用血肉对抗新伊甸无尽的亡灵大军……他们终将失败。

    ‘孩子。我很好奇,命运在你的面前展现出这样一个让我心生疑惑的绘卷。’

    直冲脑海的话语让玛索扭过头,毫无意外地看到了自家外公的神性分身——拜托,猫崽外公当年可是法师圈子里的传奇名人,做为外孙的猫崽从小就见过自家外公的游戏形象,何况数月之前的上辈子因为黑化暴走砍人过多。猫崽可是收到过自家长辈开着神性分身送来的转化阵营之邀请。

    ‘玛索,我的孙儿,看看你眼前的命运,我很好奇,你都经历了一些什么。’这位神性分身咧开下巴吐出一股寒气,踩着身下浮空法阵的高等神灵绕着猫崽移动。

    “一些小问题,我不小心死了。”玛索说道,同时在心底里感叹这不愧是使用了血脉继承,上辈子玛索打生打死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自家长辈。

    ‘你要感到高兴,毕竟这个位面并不会真正的伤害到你,之前我的一位信徒声称见到过你,今天又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你来到我的面前,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后代,你是我的神子,你不应该在东大陆浪费你的年华。你应该回来,回到属于你的乐土。’

    用不着考虑什么。玛索已经将自己切换成角色扮演模式:‘我的外祖父,新伊甸是你的乐园,却不是我的,在东大陆这边有我太多的同伴与友人,要是我选择您的道,她们一定不会开心的。’

    ‘友谊与战友的确是这世上美好的存在。但是人生在世,唯有力量永恒。’新伊甸的开国皇帝,死神的神性分身喷吐着寒气,飘浮在玛索身旁的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孙儿,‘力量可以是金钱。力量可以是武艺,力量可以是知识,力量可以是任何存在,我的孩子,只要有了其中一种,那么你离其它也就不远了。’

    说到这儿,这位神性分身指着玛索前方的死亡谷道:‘看看命运展现在你面前的景像吧,死亡,死亡,只有死亡……没有力量,你拿什么来阻止这一切。’

    ‘是的,我的外祖父,没有力量我的确无法改变什么,而且我还知道力量不需要软弱,力量不需要踌躇,力量不需要虚妄。’说到这儿,玛索再度摇了摇猫脑袋,在神性威压面前他努力地抬起头望着自己的长辈,‘但是我想您也知道,力量就是力量,它只能被人所掌控,而不是掌控着人。’

    说到这里,想到自己黑化时刻的猫崽也叹了一口气,‘我的外祖父,东大陆有我情昭日月的友人,有我生死与共的同伴,我手中的剑为她们而握,我身上的甲为她们而着……请原谅我,我的外祖父,我是不会和你去新伊甸的。’

    ‘哎,我的孩子,你和你的母亲一样,都是那么的倔强。’神性分身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惋惜于玛索的选择,低下头的高个子尸巫最终对着猫崽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新伊甸里找不到秩序与良善。”

    面对这个问题,猫崽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在之前的几年里,猫崽见过太多的与新伊甸有关的屠杀,无辜者的血在东大陆的大地上流淌,新伊甸的玩家们甚至用掷骰的方式来决定俘虏们的生与死……那怕这些npc只不过是一和零所组成的虚拟存在,猫崽也无法接受新伊甸的屠刀向着幼儿们落下,那不是一场正常的战争,而是疯子与疯狗之间最为无聊与可耻的游戏。

    “看得出来,你和你的母亲一样喜欢着秩序与良善的世界,但我的孩子,东大陆的那些国度中,何尝不是充满了骗子与凶手,而这些凶手与骗子中又有多少人能够获得审判。”猫崽的长辈伸出手抚摸起猫崽的脸颊,没有想像中的负能量侵蚀,有的只是一个长辈对于晚辈的训导,“我的孩子,你和你的母亲虽然没有选择我的道,但我都在你们的身上看到过属于我血脉中的倔强与坚持,你不选择我的道没关系,但你总不能拒绝我对你的祝福……放心吧。绝对不是你身上那种东大陆那些老古板眼中的诅咒。”

    面对自己长辈角色那苍白颅骨中的蓝色魂焰,玛索最终低下头,“您的意制。”

    于是,下一秒玛索的额头有了一丝灼烧感,因痛苦而皱眉的猫崽并没有出声,只是任凭痛苦折磨。直至痛苦散去,直至系统提示响起——

    尊敬的玩家,您的‘神性之血’血脉获得显性强化,你的所有伤害法术与神术都将获得100%的额外伤害,所有持续性法术与神术获得50%额外持续时间,你可以在‘神性之血’与‘神秘之血’之间切换,任何时刻您只能获得其中一种祝福。

    尊敬的玩家,您获得了‘神秘之血’祝福,所有近战与远程武器的伤害每个熟练值增加1d6。每次选择‘神秘之血’时您可以自由选择任意七种武器让其重击范围加倍,你可以在‘神性之血’与‘神秘之血’之间切换,任何时刻您只能获得其中一种祝福。

    尊敬的玩家,您的‘奥能血脉’获得显性强化:出生在施术者家族,当您每提升25个人物等级,你的mp额外增加50点、可以额外拥有两个免费的超能法术位(可以在任何一个职业所能掌握的神术或奥术中选择一个法术,这个法术可以从强效、极效、瞬发、默发、定发、扩展、触发、增程和延时等超魔专长中选择其二进行增强,这个法术将不会消耗额外的法术位和mp值。但是每天这个超能法术位只能使用一次。)。

    ‘神性天生’:因为您的血脉显化,您提升每个等级所需要的经验量增加50%

    ‘神性对冲’:当您开启‘神性之血’。所有针对您的神圣类伤害效果增加50%,所有针对你的负能量类效果减少50%;当您开启‘神秘之血’,所有针对您的负能量类伤害效果增加50%,所有针对你的神圣类伤害效果减少50%;无论你获得哪一种不良效果,所有针对你的神圣类回复效果都将减少50%。

    ‘我的孩子,这是我们对你的肯定。’

    来自身后的陌生声音。让玛索注意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这是一位散发着性光芒让猫无法看清其容貌的男性,站在阳光下的他身着锁子甲,腰间挂着一把长剑,他的声音有些低哑。但是声音里却透露出一丝满意:‘你的选择让我欣慰,孩子,记住你说的话,力量就是力量,它只能被人所掌控,而不是掌控着人。’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玛索皱着眉头——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位神明,似乎自己的记忆中也没有哪一位神明是这种打扮。

    ‘我是谁不重要,只要记得,不要屈从于命运,无论命运在你面前展开了何等严酷的绘卷。’这位神秘的神明对着玛索说道。

    ‘是的,我的孩子,相信你自己,来试着想一想你所想要行走的命运之道,看看命运在你面前绘出的画卷又会做何改变。’这是自家外公的神性分身在自己脑海中投下的话语。

    听完两位的话语,玛索思考了一下,然后他面前的画卷就开始了变化,每分每秒都有记忆中的景象与人物出现,又很快的被新的影像与人物代替——直到黑色如火焰般扭曲的荆棘与各种作着古怪挣扎动作的凝固人型组成的海洋出现,玛索面对的世界还是统一的——这是亚修比王国的军队的覆灭,这一幕曾经在玩家们的眼中出现多很多次,大量新伊甸的施法者压制了亚修比王国施法部队,然后扭曲的负能量火焰吞没了人体。这是标志,标志着整个亚修比王国镜内,再也没有成建制的npc武装能够对抗新伊甸,只留下地方守备部队、神殿军队和玩家们用血肉对抗新伊甸无尽的亡灵大军。

    然后眼前的景像开始了变化,绝望与希望一左一右分割开,左边亚修比城头的费萨尔王旗落下,但右边费萨尔的王旗正在升起。

    左边,血色的夜宴上,安塔与她的丈夫倒在血泊之中;右边,夜宴场上满是欢声笑语,安塔与她的丈夫微笑的面对众多玩家的祝贺。

    到最后,左边的世界里,安塔.劳伦斯的旗帜倒下了,整个亚修比战区无法阻止新伊甸的攻势,新伊甸的兵锋不断向北,原住民与玩家们所热爱的这个世界在燃烧。

    而在右边,安塔.劳伦斯的旗帜始终高举,曾经分崩离析的各个战团团结在这位圣子的麾下,新伊甸的大军也许令他人畏惧,但绝不会吓倒有志毁灭它的战士。最终,战火的余烬与死亡笼罩的昨日被风一起吹走,右边的画面定格在玛索面前的是一个烈日笼罩下的午后,田野中满是沉甸甸的麦穗,大个子的农人在田间树荫下歇息,而小个子们主导的商队在远处的道中缓缓而行,更远的地方是那座比玛索脑海中的更加雄伟的亚修比城。

    ‘看啊,我的孩子,命运在你的眼前分开成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一条是通向毁灭中的世界,王旗落下,世界在燃烧,凡人承受着无边的苦难,甚至死亡都不是最终的解脱。’死神在玛索的耳边低语。

    ‘但是在另一边,善良者的旗帜下云集着无数的勇士,他们如同数百年前灰暗年代的先贤一般,用自己的双手拯救了彼此,世界与凡人一道拥抱了和平与安宁。’陌生的神明在玛索的身旁感叹。

    ‘去吧,记得今天你所看到的一切,命运编织的道路就在你的脚下。’

    听完神明的话语,玛索看着两边完全不同的景色自言自语着:“我曾经见证过绝望,我曾经无法改变这一切,直到今天我依然没有强大的力量……”说到这儿,猫崽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位:“这一次,我必将见证希望。”

    ‘去吧,我的孩子,我们将看着你行进在命运编织的道路上。’

    然后玛索坐了起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套干净的亚麻袍,坐在大圣堂石床上的猫崽见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莉莉夫人。

    “你还……真是一个深受神恩的小猫呢。”莉莉夫人一脸平静的对着玛索感叹道。

    “那是长辈慈祥。”玛索微笑着从床头柜子上拿过眼罩,将它盖住了左眼。(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这一节想了很多,但最后也只是码出了这些……有些压力啊……(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