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28节:最后的工作
    推开窗户,玛索被直射的阳光刺激的眯起眼,自从那个夜晚之后,萨卡兰姆已经一周时间没有迎接过阳光了,因此能够再见阳光,猫崽的心情如同这天气一般。》

    将‘太古红龙的强迫赎罪之旅.尤罗尔的腹下皮’穿好,玛索将空间袋挂到腰间,套上护臂,将有些过长的头发收拢在脑后用软筋绑好——游戏中毛发是会自然生长的,所以那些不看人物建立攻略就把自己打造成拥有络腮胡的性感男神们如果从进游戏开始没有刮过胡子,现在胡子的长度都足够他们客串山里的大胡子土匪了。

    “玛索,帮我绑一下头发。”安妮坐在床上,姑娘儿抓着她的长发末端对着玛索说道。

    “交给我吧。”玛索接过安妮手中的长发末端,将它们先是卷起,然后用软筋束好,接着用姑娘儿手中的小皮袋子套住绑好——现实里安妮的头发就一直留着未有修剪,似乎是经常清洗的原因,从来没有什么油头发的可怕情况发生,除了证明伽罗尔人没有油性发之外,不知道让多少大个子同学羡慕安妮的发质。用皮袋套住也是为了怕头发太长踩到,把头发收束到安妮的腰下,这样更完全一些。

    战斗中头发太长会不会不方便,这一点玛索还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第一个敢打安妮头发主意并成功惹怒安妮的家伙已经换上了全仿生骨盆与一条全仿生大腿骨,而上一个这么做的家伙在两年之前——也就是游戏开放的现实历第三年,成功割掉了安妮长发下半部份的家伙可是被安妮一锤子打出了一个长四十米乘宽二十米的血肉覆盖面,用惨烈的死亡告诉众人,图林根家的安妮最讨厌的就是有不请自来的家伙动她的头发。

    所以,也不用担心什么。

    “我找找姐姐。看看她在干什么。”安妮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视频通信。

    “来,我们先出门。”在现实中,玛索只能接受安妮的帮助,但是游戏里,能够站立行走的猫崽伸出手抱起了眼前的个小的姑娘儿。后者笑着搂住玛索的脖子,直到走出房间来到走廊上,安妮这才松开手跳到了地上。

    “姐姐她们已经打猎回来了,说是在为我们之后的旅行准备一些食材和肉干。”安妮一边说一边牵着玛索的手:“我们去看看有什么猎物吧。”

    于是猫崽和姑娘一路小跑着离开神殿,在神殿区的南门口见到了打猎归来的三人组,走在最前面的杨将霰弹枪挂在胸前,怀里抱着一个手工编织的大草篮子,时面放满了卖相不怎么好,但以玛索吃货的眼光看来绝对美味的鲜蘑菇。

    然后是艾琉克。这位左手提着霰弹枪,右手提着一串十多只雉鸡,夏天正是这些雉鸡长肉的时节,用它们做的肉脯绝对美味。

    最后是康斯坦丁,这位的霰弹枪也挂在胸前,一只野猪被他背在肩上,从那巨大的獠牙来看,这绝对是一只巨型野猪。这种大型杂食生物因为是野生的,所以肉质意外的美味。用来做肉脯和肉干可是再合适不过了。

    “真是大收获啊!”

    既然猎物都已经搬回来了,一行人回到神殿,借用了后面的厨房开始处理猎物,康斯坦丁负责处理野猪,玛索和艾琉克负责处理雉鸡,而蘑菇由杨清洗干净后收了起来——玩家专属空间袋里永保新鲜。

    玛索这边还在拔羽。那边安琳和罗兰德终于上了线,两位一回来,立即就被蹲在一旁看自家三哥处理野猪的景琉给拉住问话了:“你们两个终于上来了,这一趟怎么样。”

    “呃……谢谢,你给我提的那些意见非常好用。”罗兰德似乎是非常感谢景琉的支援。他伸出手,抓着景琉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

    “不要客气,我也是觉得你这样的大个子不帮上一把,也怪可怜的。”

    这一大一小的表现让玛索看了一眼艾琉克,后者耸了耸肩,然后开启了私语和玛索说道:“我哥就是这样,天生的烂好人属性,知道了罗兰德和安琳的恋人属性,又知道罗兰德和安琳差距过大的人生道路,生怕安琳的父亲与母亲不喜罗兰德,特意教了一些罗兰德一些说话接物的小道理,还特意用特快邮递给罗兰德寄了一块护身符。”

    “你家的护身符?”

    “嗯,我的那位太闲妈妈亲手做的,景琉特意去讨了一块。”

    “……罗兰德这家伙还真是转了运气了。”

    玛索在内心感叹,那位太闲夫人的护身符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是一个记念品,但是每年只有寥寥三块,其中两块是留给白氏亲王的学徒中的寒门子弟,通常只有品性能力兼有者才有机会获得,剩下的一块就要看哪家的孩子运气好了。

    罗兰德获得的这一块,虽然送出护身符白家不会因此而对他青睐,但大家都知道白家的这种护身符只有有品性有才能的少年才有机会获得,罗兰德当年第一次见安琳家的长辈时,想来绝对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好运……如今看来,罗兰德终于可以摆脱之前的命运了吧。

    命运果然不是一成不变的,玛索如此想到的同时,对着艾琉克笑道:“景琉可真是热心肠。”

    “我倒不这么觉得,我的哥哥还是太烂好人了,我觉得无论是安琳的父亲还是母亲,还是不会喜欢罗兰德这种如同无根浮萍的男孩子去追求自己的女儿。”艾琉克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可是哥哥却不觉得,他总是说,相爱的人总应该得尝所愿……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些人,一辈子都走不到一起。”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玛索伸手拍了拍艾琉克的背,猫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眼前的小家伙,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做为一个过来人,那种无奈与绝望玛索身有体会。

    只是……艾琉克,你永远都不明白,有的人,面对的是重来一次的人生啊。

    “不好意思,我说的也许有些过了,毕竟景琉哥也是为了两位有一个好结局。”艾琉克对着玛索笑了笑。然后这位中断了私语,开始继续拔鸡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做不完的工作搞不玩的活,我就不明白这几天是怎么过的……

    脑袋一团乱,最近似乎是休息时间太少,我要找个机会好好调整一下……(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