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40节:雨中Ⅱ
    行走于雨中,玛索盘算着接下来有可能会遭遇到的情况雨势虽大,但真要说到对活人阵营与亡灵们的影响,那肯定还是活人受到的影响更多更让活人不愉快。

    毕竟亡灵是死物,雨水再大也不会影响到它们的视觉,而在这样的雨势面前,除非像玛索这样的拥有一身传奇材质的皮甲,要不然一般的皮甲只需要几个小时就完全没办法穿了被水渗透的皮甲不再是活人的防具,而是束缚活人的刑具,突然增加的重量连大个子玩家们都受不了,不用说像草原精灵那样的体质。

    当然,有人会说,皮甲可以用工艺进行防水处理啊,对此玛索只能说拜托,游戏里还没有哪一家的工艺能够让一件普通皮甲做到100%防水,除了魔法……可魔法可不便宜,无论是卷轴,附魔还是别的,这笔钱都够玩家们再置办好几件相同款式的装备了。所以除非材料本身防水,要不然就没有谁会为皮甲做防水处理。

    而亡灵方面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对于它们的炮灰来说,皮甲也好,锁甲也罢,都只不过是‘随身’携带的物品,而那些精锐也完全用不着考虑皮甲的问题白骨巫妖们总是喜欢它们的长袍,黑骑士这一类的重甲单位总是穿着金属板甲,就连渗透者这样的皮甲单位,通常更喜欢使用它们的天生防具也是硬化的皮肤。

    总而言之。比起活人阵营,亡灵有很多优势,所以对于第一次开放时代身处活人阵营打到终战的玩家们。玛索总是抱有敬意因为这些玩家从来没有退缩。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玛索的脚下踩到了一块碎片,算不得细小的碎片让猫崽停下了脚步,俯下身捡起这块碎片,发现是一声青石碎片,上面还留有青苔。

    看了看身侧的支撑点建筑,又看了一眼街道对面的废墟。玛索来到废墟前,看着眼前残骸中的众多青石。转过身的玛索开启了灰暗视觉,只见一条淡淡的红色痕迹自身后的废墟前一路沿伸向镇内。

    “真是不请自来的客人……”玛索皱了皱眉头,猫崽将长刀刀鞘握在左手,顺着红色痕迹一路走下去。在倾盆的雨势下,红色痕迹却没有消散的迹像,这让玛索愈发警觉。

    只有足够强大的亡灵,其自身气息才会如此的浓厚,玛索给自己默发上了熊之坚韧(bear’)、牛之力量(bull’gth)和枭之睿智(ol’),并给自己上了抵抗能量伤害:负能量。

    渗透者们精通匕首与各种负能量伤害法术,这种危险性极高的情况必须做好战斗准备因为发现了隐形的敌方目标,玛索现在无法通过指挥官频道通知任何人,也无法使用小队频道。这是系统对玩家的限制……除非下线。

    可玛索是指挥官,无法做出下线的举动,而且玩家在这种情况下下线。就等于是将自己的帐号托管给np整整八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足够玩家死上无数次了。这还只是副本中的情况,如果是在大型pvp场合,玩家必须亲自发出警报,要不然除非死亡,否则他一旦登出游戏就等于失去了这个游戏角色。

    这对是潜行职业的一种保护。毕竟这游戏说实话对潜行职业已经有些恶意了,很多种族、职业和法术都可以反制潜行者。

    玛索顺着街道走了一会儿。第一个牺牲者就被发现,那是一个女性牧师,倒在地上的她一动不动,猫崽先是确认了她背部的伤口细长的伤口从背部锁环甲的缝隙处钉进了心脏,破甲锥的伤害,翻过尸体,地上的血已经淡的在猫崽的灰暗视觉中都无法看清。

    看了一眼尸体旁的伞具,玛索不知道这位牧师为什么要从救治站出来,也不知道她要去哪儿,但是渗透者的暗杀行动用事实告诉猫崽这些潜行的杀手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行踪是否暴露。

    起身,玛索看着雨幕中的红色痕迹的终点,看着那个红色的身影,猫崽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让过身后刺来的破甲锥,手中长刀连着刀鞘捅进渗透者邪恶颅骨的眼窝,刀鞘尾部的纯银包饰很是美观,但是在今天却是致命的设计,渗透者尖壕着向后退去,玛索在这时拔刀出鞘,转身将长刀砍开了渗透者的胸膛,将灵魂石破坏之后,渗透者沉默了下来,并最终化做了真正的枯骨。

    推开尸体,玛索转身,红色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只留下痕迹通向远处,而它留下的三个渗透者却在无言中开始攻击猫崽。

    面对渗透者的攻击,不退反进的猫崽用刀鞘打开第一个渗透者手中刺向自己的破甲锥,然后右手长刀连次两个小角度的动作拨开了扑面而来的弩箭,第二个渗透者的攻击无功而返。

    第三个渗透者在这时已经冲到猫崽左侧后方,想要从后方攻击的它碰到了侧身闪过其攻击的对手,玛索顺势转身用刀鞘将这个渗透者打翻在地,然后长刀再度拨开第一个渗透者刺自自己的破甲锥,同时挥动的刀鞘拨开第三发弩箭打断了第一个渗透者的臂骨。

    一直跟在玛索身后的水元素一发冰枪将第二个渗透者手中的十字弩打碎,然后水元素开始用自己的元素手臂砸还在地上的第三个渗透者身上,将已经挣扎起身的后者又一次击倒。

    而没有了飞来的弩箭,玛索一刀将第一个渗透者砍翻,刀锋切开了灵魂石之后,玛索快步来到还在地上的第三个渗透者的跟前,倒举的长刀将这只渗透者钉死在地上。

    第二个渗透者转身逃跑,对此,猫崽平举左臂,连发的独头弹穿过雨幕,在七十二码的距离上,一发射失,一发打穿了它的胸口,一发将它的颅骨打碎,在玛索的灰暗视觉里,这具亡灵的躯壳渐渐褪去了红色。

    收刀入鞘,玛索拾起两把破甲锥,用它们在渗透者的尸体前做了一个指向尖头的位置就是红色痕迹最终消失在雨幕中的方向。

    拉下因为战斗而不觉掀开的罩帽,玛索大步走向那个身影消失的位置。

    “我还真是讨厌下雨呢。”(未完待续)

    ps:超累……(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