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63节 慵懒猫崽的慵懒日常Ⅲ
    还没有推开酒馆的小型木推‘门’,甚至是离‘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玛索就听到酒馆里并不喧闹,不过考虑自己的灰暗视觉看到酒馆中的各位坐着而非倒毙着,因此玛索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牵着悠久的手走进酒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最新章节访问: 。

    推开木‘门’,就看到正对酒馆的舞台上有一队大地‘精’灵组成的乐队正好开始演奏,做为钢琴师的大地‘精’灵有着男‘性’‘精’灵特有的英俊,他先是敲响了几个音符,然后他身后的一队小提琴手开始合奏,一段前奏过后,负责歌唱的‘女’‘性’‘精’灵用她磁‘性’的声音轻声唱响:“fear not this night。”

    有意思,这可是一曲非常经典的老歌了,是在旧联邦时代之前的公元二十一世纪初一个中古mmo的片头曲,后来渐渐消失在历史之中,最终在第一次人虫战争年代之后的抢救‘性’发掘中被发现,最终再度成名于第一次开放时代的绿森守卫战,一队地球籍的战场诗人因为演唱这首歌而一炮走红,而这首歌也被传唱此连亡灵玩家们都不自觉的跟着唱的地步。

    与悠久站在‘门’边唱完这位歌手的演唱,与所有听众一起拍过手,乘着这些似乎带有玩票‘性’质的乐队起身答谢并开始离场之际,玛索带着悠久来到了罗尼拉拉所坐的位置上。

    “指挥官玛索……”上下打量了悠久一眼,罗尼拉拉扭头看着玛索:“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情场,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惊喜……还有惊吓。”

    “别闹,你不是说能带一个伴吗,杨和安妮有事,就她有空,这小家伙缠着我过来的。”玛索连忙撇清自己,在坐的各位虽然玛索并不认识,但考虑到有几个草原‘精’灵是方耳朵(特尔善人是方耳朵,伽罗尔人是尖耳朵)。如果有什么不实言语传出来,听怕玛索就不用等到晚上,估计最快四小时后就能面对某个陌生特尔善大叔和他的实力护‘女’团了。

    喵了个咪的,这可不行,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却还要背锅,这种强行背锅的事情玛索可不干。

    “真是的,罗尼拉拉。你就这么不欢迎我吗。”悠久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反对。而是气鼓鼓的看着在坐的罗尼拉拉问道。

    面对悠久的质问,罗尼拉拉连忙表示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不不不,可爱的隆尔希家小公子,您的到来让我们非常惊讶,我的小表妹,你别傻坐着,快点让你的莫莫妮姐姐来几份甜点。”

    罗尼拉拉的小表妹也是妙人儿,被点醒之后连忙跳下椅子跑向了柜台。

    于是过了一小会儿,似乎是酒馆老板娘的少‘女’亲自与罗尼拉拉的那位小表妹端着一盘子的甜点走了过来。这位放下盘子,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了悠久一眼,然后又看了看玛索:“嗯,真是让人惊讶的组合,罗尼拉拉,你说呢。”

    “喔,亲爱的莫莫妮。我们能不能别提这个。”罗尼拉拉满脸尴尬的说道。

    对此,悠久倒是很开心的笑了起来:“真是的,为什么今天看到我的每个人都觉得我和玛索会是一对。”

    “虽然说出事实有些失礼,但是隆尔希家的小公子呐,在我们这些尖耳朵的伽罗尔人眼中,您的那只大猫家臣。可绝不是什么良伴绝配。”尖耳朵的莫莫妮看着悠久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

    桌上的气氛一下子降了好几度,就在玛索下意识的准备离桌子远一点,免得过一会儿有人把桌扣到猫崽脑袋上的时候,悠久突然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不错,谢谢提醒。”

    “隆尔希家的小公子气量由此可见一斑,真是不好意思,让您听我这个年长组的闲言碎语。先告辞了。”莫莫妮嘴角微微扬起,在抚‘胸’行了一个礼之后退了下去。

    …………

    说实话,玛索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尴尬的一顿饭,那怕这是在虚拟的世界,那怕在座的各位方耳朵和尖耳朵都在努力带动气氛,那怕做为当事人的悠久一定在赞扬甜点与菜品的味道,那怕到最后还和做为东道主的罗尼拉拉与莫莫妮道别,也没办法让玛索心底里的尴尬减少半分。

    因为玛索注意到悠久眼底里打滚的泪珠,还有那曾似相识的强颜欢笑……曾几何时,自己也和这个小家伙一样,看着别人的幸福漠然以对,听着别人的幸福默不作声。

    走出酒馆,走在月下的街道中,奥尔什方镇大道上的错落的街灯将彼此的身影扭曲伸展,玛索沉默着,直到走在前面的悠久慢慢的停下了脚下,站在街灯下的少‘女’转过身,没有落泪,没有哽咽,只是瘪着嘴。

    正好在灯与灯之间的‘阴’影中的玛索用手挠了挠自己的鼻尖:“你也别在意,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对康斯坦丁的好,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不,其实莫莫妮没有说错,康斯坦丁永远都不可能明白……不,我想他应该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悠久的脸上‘露’出一个很落寞的笑容:“说起来,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一个又小又麻烦的跟班吧,没有身高没有腰,连‘胸’部都是让人绝望的平行甲板……他那样的大猫人,怎么可能喜欢我,以往都是我在强求。”说着说着,这个姑娘儿低着脑袋看着脚下的石板:“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只要我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就会无条件的以同样的爱意来喜欢我……我果然是一个年长组们眼中愚蠢又自以为是的熊孩子。”

    “至少你还能喜欢一个人,不是吗。至少你还能大声的说出来,不是吗。”自‘阴’影中走出,玛索来到悠久的身边蹲下身仰头看着这个小丫头,伸出手,抹去这小丫头眼角的多余,然后用手拍了拍这姑娘儿的小脸蛋。

    “比起我这样瘸‘腿’于现实,只能够接受杨和安妮她们的帮助的无用猫崽,至少你能够自由的奔跑,自由的选择你的人生,多好的命运呐,在我看来,你简直就是幸运‘女’神的宠儿,为什么还要如此悲夏伤秋呢。”看着眼前的姑娘儿,玛索微笑着用自己与她的不同开解道。

    “玛索,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比我大好多好多。”悠久被玛索的这番话给逗乐了,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的姑娘儿也伸出手‘摸’了‘摸’玛索的脑袋:“你说的其实并不是全都正确,请不要忘了,像我这样的孩子,那有什么真正的自由可言……能见谁,见到谁,有时候其实都是注定的。”

    “所以你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选择自己喜欢的人,走自己喜欢的道路。”不知怎么的,玛索也非常喜欢和这小丫头说话, 也许是因为两人殊途同归的命运,也许是因为彼此投缘的话题,也许……只是猫崽眼中的丁点也许。

    “是啊,隆尔希家的悠久,无论是哪一代,都没有被命运束缚的道理。”这姑娘儿说到这儿摇了摇头:“但是莫莫妮的确没有说错,那怕是做为隆尔希家的‘女’儿,也应该明白‘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属于我自己’这句谚语的真实‘性’。所以……我决定解除与康斯坦丁的家臣契约。”说到这儿,悠久扬了扬眉头:“玛索,你说我做的对吗。”

    伸了一个懒腰,玛索笑着回答道:“这天底下的事情,没有对,也没有错,你我这样的凡人,其实都是在求个问心无愧……”说到这儿,玛索开始往前走。

    “喂,玛索,你还没有给我答案呢!”身后传来悠久似乎有些气急败坏的质询。

    “我已经给你答案了啊。”一边走,猫崽一边转身对着悠久。

    姑娘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瘪起嘴,这一次,眼窝里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玛索一楞,本来迈出的脚步最终又退了回来,回到悠久面前的猫崽最终叹息着拍了拍姑娘儿的背部。

    “玛索,你们年长组的人生总是这么苦么,还是说只有我这样年少组会苦。”这是她的问题。

    “……总是这么苦。”这是他的回答。

    于是,止住了哭泣,伸手抓住猫尾巴的她瘪着嘴:“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玛索点了点头:“我想,是的。”

    ps:今天这点内容码了好久,总想写的更贴切一些,更理‘性’些,可感觉自己已经是中年,也不知道这么写是好是坏……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