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70节:识实务者为俊杰
    当最后一只挣扎着站起身的大地精被打成筛子,当现场不再有反抗,玛索这才驾着马来到草原精灵们的部队后方,刚刚枪声大作的时候玛索并没有感觉到这匹老马受到惊吓,这应该是一匹从军队里退下来的老马。

    “老家伙,干的好。”拍了拍马脖子,玛索从马的边袋里掏出一支胡萝卜塞给它做为点心 ,然后跳下马来到杨的身边。

    “玛索,看到了吗,我听说大地精也曾经有文明,也会使用炼金道具,但是现在呢,他们除了会说话之外,完全没有任何文明人的迹像。”杨指着不远处倒着的众多尸体:“有时候我觉得,历史总是那么冷酷。”

    “因为历史不会因为我们曾经的弱小,就会对我们另眼相看,我的同胞。”一位陌生的草原精灵npc如此插话道。

    “我们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投降成为我们的奴隶,工作十年就可以让他们的后代获得自由民的身份,你也许觉得我们残忍,可是我的同胞呐,你可曾想过,如果我们失败了,下场又会变的如何呢。”另一个草原精灵npc满脸严肃的说道。

    “最后的归宿,只怕都是在锅里吧。”玛索笑着代替杨回答道。

    于是一群草原精灵无论是npc还是玩家都笑了起来。

    “是啊,所以为了不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进锅,我们只有先杀掉他们了。”一个草原精灵npc一脸理所当然的笑道。

    “在一个千年之前榭氏就发过誓,从那一天开始,再也没有任何杂种能够把我们和我们的后代放进锅里。”一个尖耳朵的草原精灵玩家一脸平静的往枪里装着子弹。

    “我们方耳朵也一样,没有任何杂碎能够把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当做食材和玩物,要是有些杂碎听不懂人话也没关系,我们会用子弹和刺刀教会它们什么叫做报应。”一个方耳朵的草原精灵玩家夹着他的双管霰弹枪。

    玛索耸了耸肩没错,无论是这个世界里的草原精灵,还是现实中的特尔善与伽罗尔人,这些小东西都有过做为奴隶的经历,而最为悲惨的是特尔善与伽罗尔人在流浪年代中。大量的保育舰中的幼崽被海盗们俘获之后,或是做为宠物卖给外族。或是做为食材被卖给外族。

    那种以为外星人都是天真可爱纯洁善良老好人的逗比真是药不能停,在地球文明的原始时代末期,公元21世纪时一个叫刘慈欣的小说家曾经提出过黑暗森林法则,虽然现在看起来有很多内容经不起推敲,但是对于流浪年代的特尔善与伽罗尔人来说,‘如果将宇宙比喻成一座森林,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

    特尔善人与伽罗尔人被奴役,被屠杀,被烹饪……对于幼崽们来说,有时候成为宠物都是一种奢求,更多的就是死在海盗的袭击中,或是被海盗抓获,然后卖给那些食用它们的种族,或是被烹煮,或是成为配种。

    最终特尔善人最后的保育舰队遇到了隆尔希家。与此同时,伽罗尔人也碰到了他们的恩主。失去了最后的物资舰,特尔善人与伽罗尔人选择了向自己的恩主投降只要他们能够保证幼崽的存活。就算是成为奴隶也在所不惜。

    但是,恩主们给予了这些可怜者一个选择加入新的大家庭。为隆尔希家服务,就可以成为自由民,或是可以自由的离开。

    于是,已经流干泪的幸存者们在号哭中选择了前者,在接下来的一个千年里,伽罗尔与特尔善人组成的复仇舰队席卷了每一个食人的国度,直到今天,特尔善人与伽罗尔人的历史博物馆中保存着每一个食人种最后的个体泡在防腐液中的古怪食人种族的幼儿们用无声的现实告诉每一个来参观的观众,每一个种族都要为其所做所为付出代价。

    “我们草原精灵从来不会吃别人的孩子。因为我们首先是文明的承载者,然后才是复仇的恶鬼。大地精们势大的时候的确袭击过我们的村子杀害无辜幼崽,但今天站在我们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些连草根都无法吃够的饥肠辘辘之辈……至少,我们要正视他们为了后代而做出的选择,够了,孩子们,给这些愿意为了孩子而战的死者最后的尊严吧。”祭司先生走了过来,他的言语为这个话题做了最好的注解。

    “敬无名氏,敬勇敢者。”赞同祭司先生的话,玛索对着祭司先生点了点头。

    “敬无名氏,敬勇敢者。”草原精灵npc和玩家们也随着附合道。

    “敬无名氏,敬勇敢者,你叫玛索,对吗。”祭司先生打量了玛索一眼,然后问道。

    “是的。”玛索点了点头。

    “还记得安塔吗,安塔.劳伦斯,上个月,有一批孩子因为资质优秀,被送到溪流城就读神学院,这个孩子就是其中之一,她和同伴们玩的时候说起过你,而做为那些孩子的照顾者,我有幸听过她的故事,你和你的同伴们做的很好,我应该谢谢你,玛索,如果外乡人都像你与你的同伴们那样,我想这个世界就会平静许多了。”说到这儿,这位祭司先生拍了拍猫崽的肩膀:“对了,小猫,让我们去听听另一群大地精想要说什么,我觉得这些家伙甘愿看着同伴去死……也是生活所迫。”

    “好吧。”

    于是草原精们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然后祭司先生带着玛索和一小队草原精灵法师和牧师往前走了二十步,祭司先生一如往常的越众而出:“大地精们,你们想要做什么。”

    “我们选择投降,成为你们的奴隶,为你们工作十年……我听说,这样的话,我们的幼崽至少能吃饱饭,我们付出代价还能够让它们成为自由的一代……是吗?”那个被熊地精叫做凯山的大地精向着祭司先生丢出了长刀,这把兵器最终落在了双方之间的空地上。

    “没有错,努力换来生存,堕落拥抱死亡,这句话无论是对你们。还是对那些被混沌和邪恶所引诱的狗头人部落都有效。”祭司先生点了点头:“如果你们的确想投降,就带我们去见一见你们的部落。以无名氏之圣名,只要你们诚心诚意的选择投降,那么今天就不会有人会因此而流血了。”

    随着祭司先生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大地精们都选择了丢下了武器,它们排成队,听从草原精灵们的命令蹲到路边,直到后方的商队闻讯赶来。

    “今天的突发情况太多。我还真有一些反应不过来。”瓦奇克一下马,就对着祭司先生如此感叹道。

    “我想你会习惯的,瓦奇克先生,这些大地精向我们投降了,出于承诺,我们要带着他们到普罗旺斯,在那儿会有草原精灵的商团接手,他们之中的成年人会在洗干净自己之后参加商团负责的建设工作,用重体力劳动为自己的过去与后代的未来而赎罪。”祭司先生如此介绍道:“正因为如此。我并不希望您的商队中的那些大个子对这些投降的大地精进行殴打或是杀害,因为它们从根本上来说,已经是草原精灵商团的私人财物了。”

    “好吧。我会告诉我的那些老伙计,虽然我们和大地精的关系只能用巴不得它们死来形容。但至少我们不会伤害到草原精灵盟友们的私人财物。”

    “多谢您的理解,瓦奇克先生。”

    “不必客气。”

    商人与祭司的对话完毕,玛索扭头走到那个凯山的面前,用通用语问了一个问题:“喂,大地精,你是怎么知道向草原精灵投降会获得一线生机。”

    这些‘野生’的大地精基本上都是守序邪恶阵营的存在,它们畏惧草原精灵手中的‘炼金棍子’,但似乎并没有谁教会它们投降就能够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

    “我的父亲……是一个逃跑的奴隶。”这个叫凯山的家伙看了一眼猫崽,最终选择了实话实说:“他曾经被草原精灵抓住过。投降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他最终无法忍受重体力工作带来的压力。逃跑了……他没有杀害过管理员,因为他说,如果是单纯的逃跑,那么就算被抓回去,也只是挨上一顿鞭子,如果杀过草原精灵,就一定会被打死。”

    “……所以你选择投降。”玛索点了点头,这个说法的确没有错,草原精灵并不是那种嗜杀的种族,大地精奴隶逃跑的话,只要不伤及无辜,最多也就是吃上一顿打,有时候草原精灵甚至都懒得去抓回这些奴隶,因为这些家伙逃跑之后会非常明智的对草原精灵敬而远之。

    “对,但是很多人不觉得投降是好办法,他们还是用抢来的东西过上好日子……”说到这儿,凯山低下了脑袋叹了一声:“可我从我父亲那儿听到的故事告诉我,让我们的后代成为草原精灵们所承认的自由民,会是一个更好的出路。”

    “也许那代表着你们的后代永远都是草原精灵眼中的傻大个,他们会把脏活和累活都交给你们的后代。”玛索不无恶意的说道,他想看看,这个大地精到底都想了什么。

    “这些年,我打听过,从俘虏的人类那里,他们说狗头人和我们大地精成为自由民后,在北方过的不错,我们可以参加军队赚到钱,也可以用力气赚到钱……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过着我这样的生活。”说这段话的时候,凯山的通用语用的有些结巴,很显然大地精的语言能力并不支持他的想法。

    “……我发誓,你的选择不会让你们后悔。”玛索点了点头:“唐人有一句谚语叫‘ 识实务者为俊杰’,我要说……欢迎来到文明世界,努力工作,用事实告诉你的孩子,只要学会与不同种族和平相处,通过劳动与努力赚取金币,生活也许会很艰辛,但至少会安稳一些。”

    “……希望,如此。”凯山说完,很人性化的咧开嘴笑了一下。

    “好运。”

    “好运。”

    玛索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杨的身边,安妮也在,小丫头看着玛索问道:“你和他说了一些什么。”

    “鼓励了一下他,希望这些大地精和他们的后代能够学会与我们和平相处。”玛索将双方的谈话告诉给了安妮。

    “……希望他们能学会这一点。”对此,安妮满脸赞同的看着那些大地精。

    “现实会告诉他们,‘努力换来生存,堕落拥抱死亡。’并不是一句形容词,而是一句动词。”杨如此补充道。(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