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82节:真相
    当玛索被奇怪的声音所吸引并从睡梦中醒过来,这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睡到了日上三竿,听着房间里机械钟滴滴答答的行走,猫崽有些迷茫于窗外的古怪声音,爬到窗前推开窗户,就被远处公共停机坪上那艘巨大的交通舰所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和它比起来,某个光头厨师长那条引以为豪的交通艇,根本是大象与老鼠的差别,小的可怜呢。

    玛索挠了挠脑袋,这条交通舰的外型是特尔善人的标准外形,使用方型舰首并没有武器,而是重型装甲包裹的大型力场发生器,它的护盾对于一些小文明的‘战列舰’来说,都是无法穿透的。

    等等,特尔善人?

    猫崽让自己的电子管家放大了舰首,发现被全装黑色的舰首上,有着三个小小的徽记,一个是非常标准的琉光人的玛拉万花筒,这是一种宗教徽记,代表着琉光人对于出行平安的祈求,银白色表示着这个徽记的主人是一位少女。

    另一个与之平行的徽记是特尔善人的持剑者徽记,这可是特尔善人之中最少,也最了不起的一个战争徽记,它代表着这位少女的直系祖上有过一位先祖至少打满过一场为了同胞复仇的灭族之战。考虑到最近一次的特尔善人复仇灭绝令也是在至少一个千年前下达的……这徽记至少是有些年头了。

    最后一个徽记在两个并行徽记上方,隆尔希家那简单的有些寒酸的隆尔希花徽记以纯白色刷在舰首。猫崽的嘴角扯了扯,终于在后知后觉中明白了姑娘们说的那个惊喜是什么。

    穿上平时不穿的t恤与休闲短裤,不敢再穿睡衣的玛索坐在浮空椅来到楼下,之前还奇怪,为什么最近都没有新客人来,现在看来……还真是早有准备呢。

    只见玛索的外婆正站在门口,俯下身的老板娘正在以长辈礼抚摸一个穿着白底黑边特尔善礼袍的小姑娘儿的脑袋这算是希舍尔人在面对比自己年少晚辈时使用的礼节。

    “欢迎来到喜翠庄,隆尔希的幼子。”

    “午安。苏夫人,希望我的到来没有打扰到您的宁静生活。”这个小家伙儿的声线有些沙哑,意外的让玛索觉得好听,她那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在离地只有一寸的位置被一块绒布包住……和安妮一样的伽罗尔少女留发打扮。

    一位拥有年轻男性外表的是管家义体站在她的身边,双手递出了手中的一份电子契约:“我家老爷与夫人今年有事缠身,因此只有我家小公子来休假,这是我家老爷的一点小心意。”

    “没有问题。我们喜翠庄一定会照顾好这孩子的。”老板娘如此回答道。

    “那我可以去找玛索了吗?”小家伙抬起头看着老板娘。

    “啊。我家小猫就在那儿呢。”似乎是发现自家孙子想要逃窜的小动作,老板娘理所当然的急客人之所急,扭个手的功夫就把自己的孙儿给卖了。

    于是猫崽不得不停下操纵浮空椅的小动作,扭头对着这个小家伙顺发了一个很是勉强的笑容:“午安,悠久。”

    “原来,你真的不能走路。”来到玛索的面前,小家伙伸出手戳了戳玛索纤瘦的双腿。

    “我不是那种喜欢骗人来博取同情的混蛋,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玛索看着这姑娘儿又是捏又是戳,对此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的猫崽有些哀怨的说道。

    “嗯……对了,你吃过东西了吗。”悠久叉着腰问道。

    看着这小丫头以真身出现在自己面前,玛索有些尴尬……以前是游戏之中,那一切至少还是被1与0所包裹,而现实之中面对悠久,感受着这小丫头呼出的气息,猫崽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没吃过,刚睡醒。”

    “小猫人果然是睡功高手。你可睡的够久的。”伸出手,推着浮空椅的悠久看了一眼身后跟上来的管家。只是一个眼神,后者立即停住了脚下。并用微笑目送。

    “我们去哪儿。”

    “当然是去给你做好吃的啊。”

    到了厨房,玛索很是意外的发现喜翠庄的首席大厨路易吉左眼乌青,正坐在椅子上削土豆的大叔似乎完全没有想到玛索和姑娘儿的到来,连自动门打开的声音都没注意到,正有一声没有一声的瘪着嘴抽泣着。

    “大叔,怎么了。”出于好奇,玛索开口问道。

    路易吉也没有抬头,先是悲叹一声,然后开始诉苦:“我单身了呢,玛索,真是痛苦的经历呢。”

    等一下,大叔,好像你在118节的时候还打是亲骂是爱的花式虐狗呢。

    做为一个有良心的年轻历史学家,玛索看了悠久一眼,这小丫头完全不能理解,因此还看了玛索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很简单这是什么鬼。

    “怎么了,大叔。”玛索问道。

    “她要去月球二号坑的国立电子大学读博士……好远啊,远的大叔我完全没办法去见她呢。”路易吉如此回答道。

    “你不是有交通艇吗,怕什么,从火星到月球,也就半天的时间。”玛索安慰道。

    “你不明白的,玛索,我和她相隔一个城市,就已经产生了那么多的问题,现在我们相隔了那么远……一定会有比我更优秀的男孩子追求她的。”说到这儿,路易吉大叔抬起头,眼角挂泪的失败者突然发现玛索身旁的小家伙:“这位是。”

    “我是悠久,隆尔希家的悠久,安妮与杨的友人,姐姐们出门去玩,将玛索拜托给我照顾。”悠久以完美的笑容与完美的答案回答道。

    然后猫崽和姑娘就看着这个大光头哭喊着夺门而出。

    “大叔还真是玻璃心呢。”悠久似乎也明白了前因后果,她走到冰箱前打开了冰箱门:“等我一下,虽然手艺不精,但至少我做的食物可从来没有毒死过什么花花草草。”

    “啊……我绝对相信。”玛索觉得这姑娘儿显然也不像是能做出黑暗料理的模样:“对了,你说的截图工作,怎么样了。”

    “给你地址,你去看吧,我把最满意的一张做为我个人主页的新窗帘了。”

    顺着悠久分享过来的地址,玛索点开了一个私人主页,主页的首页上,穿着牧师袍的少女站在某个高塔之上面对朝阳,她的面前是一座刚刚醒来的城市,炊烟袅袅,

    她的双手放在身前抓着玛索的长刀,铃铛与挂饰都在,整个构图不错。

    “你游戏里换发型了?”猫崽抬起头看着正从冰箱里拿食材的悠久。

    “嗯,我觉得游戏里还是这种挂肩的散发更适合我。”悠久如此回答道。

    “……的确。”在这件事情上,玛索觉得自己还真的不能说违心话,的确满可爱的发型(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