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92节:交错的故事Ⅰ
    走进这个水波状的镜像入口,玛索发现自己与悠久出现在了凶案的现场,这道在凶案所在宅子侧后院子里的入口还真是奇妙。

    不过幸好是在墙上的,要是在地上的……猫崽还真不敢跳下去。

    “话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拿不着东西……我好像就是一个幽灵,手都能穿过这个杯子,但是我却能够在自己‘想到’想抓到这个瓶子的时候……抓起它。”悠久的嘀咕让玛索转过身,看着这个左手抓着瓶子右手从瓶子身上划来划去的姑娘儿,猫崽不得不承认这姑娘儿在好奇心面前终于不再沉迷于之前的胡思乱想了。

    真是可喜可贺吗?

    “我们现在并不是在主位面,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是过去的一个片段,我们可以干涉这个这个房间中的东西,但我想我们。”说到这儿,玛索跪到地上,看了看倒在地板上的尸体:“他应该就是那个财务了,穿着日常服,虽然因为死亡而看不到等级,但我觉得另一边被钉在墙上的家伙和坐靠在书架上的两位更像是保镖,而不是一个只负责算帐,不负责打架的财务先生。”

    “的确,这两个家伙都穿着皮甲呢,不过这个家伙胸口被钉了一发长袖箭。”悠久先是检查了一下被钉在墙上的家伙,只见她伸手扶起死者的脑袋:“虽然模样还行,但怎么会给人一种长的真丑的感觉……魅力一定没有过四,真是一个丑陋的家伙。”

    玛索让这姑娘儿去检查保镖。自己开始检查财务,根据任务情报,这位是第一个被杀的,因此玛索重点是想确认这位是怎么死的,尸体的后背完好无缺,于是猫崽将他翻了过来,看到了一张让猫赏心悦目的脸:“这家伙还真是一个职业商人,魅力至少十六点。而且应该开启了天生好感,谁见了他这张脸,第一印象绝对坏不了。”

    “有实力才是王道,靠脸是没办法好好过一辈子的。”悠久一本正经的搭话道。

    “是啊,只是一张脸好,结果这跪的。”拉开财务捂着脖子的左手,翻动检查过财务脖子上的刀伤这应该是一把很薄的刀子割开的:“凶手和他应该是面对面。但是在握手的时候将他拉向自己身侧。然后刀子就顺势抹开了这个倒霉蛋的脖子,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这家伙的右手没有参与到抹着脖子的工作中去。”

    站起身,玛索转身看着正在检查被钉在墙上的保镖的悠久:“然后这家伙转过身,袖子里的袖箭被弹出来,钉死了一个保镖。”

    然后猫崽走到另一个靠在书架上的保镖,看着他有些缺损的后脑壳,用手抬起他的头,发现这家伙的额头上有一个铅弹的穿透伤。猫崽抬起头,在书架上看到了血迹与一些白色的神秘痕迹。

    “接着凶手拔出腰间的火枪,对着这个保镖搂了火……单单就他的手法来说,我敢肯定足以吊打至少八成以上的所谓高手。”玛索松开手,站起身的猫崽对着姑娘儿说道。

    “这么利害吗,我倒是完全看不出来呢。”悠久满脸好奇的说道。

    “你当然看不出来了,傻姑娘。”玛索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于是下一刻猫崽的脸就被姑娘儿扭上了,享受了施展暴力之后的愉悦,悠久气鼓鼓的指着现场:“现在你除了认为凶手很利害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发现,这怎么办。”

    “不。其实我都很多发现。”玛索对着姑娘招了招手,他带着悠久来到财务先生的身旁。

    “这家伙我可看不出来有什么线索。”悠久皱着眉头说道。

    于是玛索首先从财务先生的左手中拿出一枚扭扣:“这种扭扣……看到这个图案了吗。”猫崽指着扭扣上的金丝雀斑鸽徽章。

    “没错。我看到了,你想说什么。”

    “斑鸽,这是亚修比的夜鹰们在金丝雀地区的工作人员的认证徽记,它们通常被缝在衫衣上,普罗旺斯现在的天气并没有冷到需要穿外套的地步,因此这扣子很有可能是从凶手的衣袖上扯下来的。”玛索将扣子放到了姑娘儿的手心里。

    “夜鹰?”悠久一脸的迷茫,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懂。

    于是玛索将之前在帕罗恩斯特的冒险中与夜鹰的遭遇告诉了悠久,故事有些长,但是悠久似乎听的很投入,当确认劳伦斯家的安塔平安无事之后,这姑娘满脸欣喜的用力点头:“真好!你们做的太好了!”

    “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夜鹰这些家伙的组织虽然我在小说和历史线上有多方查证,但还是无法完全的了望这个组织,现在唯一可以确认就是这些家伙似乎是在守护着亚修比王室之外,似乎还在防备着什么事情的发生。”说到这儿,玛索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尸体:“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玩家会死在一个夜鹰的手中。”

    “玛索,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想栽脏嫁祸啊。”悠久问道。

    “如果真的是栽脏嫁祸,随便来一点刺客公会或是别的什么盗贼公会的证据不是更好,夜鹰这种大组织……似乎 也没有多少抢劫杀人的家伙胆敢冒犯的吧,毕竟这可是一个王国的官方组织,任何想要随意冒充的家伙,一定会被夜鹰们找出来的,我觉得npc们既然都那么聪明,想来也不可能做这些取死之道。”玛索的分析建立在npc们的智商之上,伪装成一个大组织凶手的危险性远比比伪装成一个见财起意的杀人狂来的高,由其是在有真神和预言系法师的游戏世界中,只需要一次预言或是真神的一次交流,就可以让一次完美的伪装成为笑话。

    如果说玩家还有可能犯这种错误,任何一个npc杀手都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因此玛索觉得应该不会有谁会如此疯狂因为真的如此疯狂兼愚蠢的凶手,早就已经被苦主给灭了。

    “嗯……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夜鹰要杀他呢,为了钱财?我可不觉得这样一个大组织会缺钱缺到让自己的下属出来自谋生路。”悠久一脸奇怪的问道。

    “那就要看这些家伙到底在做什么生意了,毕竟这些家伙也不可能告诉我们实话,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通过桌上的这个东西来确认一下。”

    “帐本?好注意,这东西让我来截图吧,你来找找别的证据。”悠久伸手接过帐本开始一页一页的截图记录,而玛索开始分析起地上的烟头燃烧的不充分,还有三分之一,如果是玩家抽的,绝对不会如此浪费。

    捡起烟体,玛索从中抽出烟丝闻了闻如果没有记错,这种烟是风暴海的水手们最喜欢的南方烟丝,因为劲大味冲,这一发现让猫崽连着打了好几个喷涕。

    “玛索,你怎么感冒了。”悠久扭头问道。

    “不,我只是闻了一下这烟丝,这味可真大。”玛索连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这东西也是证据吗。”悠久继续问道。

    “嗯,是水手们喜欢的烟草,绝对不是玩家们喜欢的那种清淡烟。”玛索解释道,同时检查了一下烟缸,发现里面还有几支熄灭的烟屁股。

    于是检查继续,在确认了两个脚印和死在现场的三位不同之后,猫崽确认这个凶手有一双四十二码的大脚……看来凶手的种族应该不是精灵,因为精灵绝对不抽烟,无论是玩家还是npc,因为烟草的味道会刺激精灵的肺,会让精灵咳听嗽,这种感觉无论是npc还是玩家都无法接受,因此有精灵在场的情况下,很少会有人点烟。

    因为点上烟,很有可能就会收获来自npc精灵的恶意,或是来自玩家精灵的白眼。

    然后也不可能是小个子,因为没有哪个小个子的脚会这么大,就算它是矮人也不可能因为矮人完全不可能以那种办法杀掉财务,除非他想让血喷自己一身。

    只有可能是人类了,这也符合夜鹰的种族这些家伙大多数都是人类,当然也有一些混血儿或是别的种族,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绝对是人类错不了。

    “夜鹰,人类……我突然开始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理贝留斯见上一面了。”玛索丢下烟丝,看着悠久说道。

    “……你觉得他是凶手?”悠久从帐本中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至少我觉得他应该清楚,毕竟做为一个叛徒,在一个有夜鹰组织的城市‘活’到现在,要依靠的可不止是运气而已。”玛索耸了耸肩:“拍好帐本,我们走,现在夜色还早,我们去见一见某位半身人夜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拍完了帐本,悠久将帐本丢回桌上:“我们走吧,大侦探,老规矩,你带路。”

    “没问题,助手悠久,这一次可不要再……”注意到姑娘儿眼中的杀意,为了自己的脸皮,猫崽决定换一个词语:“可不要再心不在焉了喔。”

    “……给你。”悠久将手递到了猫崽的面前,姑娘儿一脸的不乐意,仿佛将手交给猫崽有一百万个不乐意。

    “……好吧。”猫崽伸手将面前的手儿握住,猫崽儿一脸的瞎开心,对于脸皮能够从姑娘儿手中逃过一劫。

    很是满意。(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