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95节:被遗忘的时光
    ‘你想知道什么,还是你想让我说些什么,苏的子嗣,留给你我的时间不多了,自从你们这样的外乡人再度降临,我已经习惯了无时不刻听到邪神对我的低语。’理贝留斯对着玛索叹息道。

    “我的父亲……你还记得我的父亲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玛索首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对于玛索来说,这是一个困扰了猫崽两辈子的问题,上一辈子直到被人炸回到五年之前,猫崽一直都没有能够获得任何关于父亲的消息,没有任何消息,没有任何画像,整个游戏中似乎都没有关于他的消息,而当年的玛索又是没有选择血脉继承的中二小猫……。

    如今,能够再活一次,选择了血脉继承的玛索觉得自己应该搞清楚父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至少,也应该获得他的模样和性格方面的情报。

    ‘你想见你的父亲吗。’理贝留斯问道。

    “不求见上一面,只求一次心安,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玛索实话实说。

    理贝留斯在沉默中思考着,最终这个眼眶中燃烧着白色魂火的不屈者点了点头:‘你和你的父亲只是形体相似,你更像你的母亲……而你的父亲,对不起,我已经完全记不起他的模样了,前些年我和玛兰多.莫兰,还有塔塔兰.塔兰见过一面,他们似乎完全记不得你父亲是谁了……。’说到这儿,理贝留斯咧开了它的下巴。这只亡灵似乎在笑,但是玛索觉得它这么‘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你可真是有一位了不得的父亲啊。”

    “应该是删号了,这会删除这个帐号所拥有的故事线。”悠久在小队频道里说道。

    这样的解释的确可以说的通,但玛索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记得我的父亲。”

    ‘其实我也完全记不得你的父亲了,但是有一件东西让我又想起了他……我的侄子,把那个金币交给玛索。’理贝留斯扭头看着自己的侄子伦纳德说道。

    于是伦纳德走到一旁的小柜子前掏出一个小盒子,将它直接丢给了玛索。

    猫崽接住了飞来的盒子,打开了它。然后从中拿出了那枚亚修比第二王朝古金币,猫崽将金币放到手心中:“你的意思是,你手中的金币让你想起了我的父亲?”

    ‘不,这只不过是给你破除诅咒的必需物品,而能够让我记起你父亲的,是那件武器……我的侄子,拿给它。’

    于是伦纳德又从柜子里掏出一把短剑。被兽皮剑鞘包裹的武器有着金属柄。从大小来看应该是小猫人使用的如果是大个子,剑柄太短了,而如果是草原精灵这样的小东西,剑柄又太长了。

    这一次,伦纳德并没有将对付金币那样将武器丢过来,而是将它直接递到了猫崽的面前。

    玛索一接过这把短剑,关于它的属性就出现在了猫崽的面前。

    苏菲之爱

    物品种类:短剑

    物品等级:传世武器

    物品阵营:善良

    攻击类型:穿刺/劈砍

    需要属性:力量8/敏捷14

    伤害:2-12(2d6)

    锋利值:8

    重击范围:17-20

    重击伤害:3

    武器剑体留言(说明黄字):‘艾拉,我的挚爱。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小礼物,希望你能喜欢苏菲。’

    武器属性:所有萨满伤害法术等级+1,所有萨满治疗法术等级+1

    武器特效:永不遗失,永不掉落,永不损坏。

    武器重量:3磅

    武器材质:100%莫格斯奥术钢

    “我想知道……我父亲的名字就是叫艾拉吗……”玛索看着手里的短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追问理贝留斯般说道。

    ‘不,是我只记得他的这个名字……抱歉,我真的无法想起他的真正的名字。’理贝留斯的灵魂之音里似乎有些遗憾:‘中了诅咒之后。我的很多记忆都有缺损,甚至为什么拥有这把武器的原因都已经忘却了……还是我的侄子从老宅中找到了它。我才回忆起关于你父亲的事情。’

    玛索明白了应该是在第四次开放结束之后,父亲选择删除了帐号而不是将帐号托管。因此包括理贝留斯在内的绝大多数npc和玩家的角色被强制消去了关于父亲的记忆。

    但是这把短剑并没有被删掉,虽然玛索觉得很奇怪,但是它就是这么存在了下来,最终让理贝留斯重新获得了关于玛索父亲的一些残破记忆。

    “我是从老宅中的一个木箱里找到的这把武器,当年的老宅是伯父他们的个藏身点,所以我想很有可能是其他人将这把武器保存在木箱中。”伦纳德的这句话让玛索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好了,关于你父亲的记忆我只有这些,玛索,我已经将我手中的血钱交给你了……”理贝留斯注视着玛索说道:“你必须找到其他人说明情况,代替我们将血钱还到我们藏身之处的宝藏中,破解我们身上的诅咒。’

    “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这一点请你放心。”玛索用力的点了点头:‘理贝留斯先生,那位半身人在介绍你的时候,说了很多有关于你的事情……我想问一下,您为什么会成为我母亲的水手长。’

    ‘……游击骑士议会觉得你的母亲太危险了,风暴海的大君身边至少需要一条游击骑士团的沉底鱼……这就是为什么我成了一个叛徒的原因。’理贝留斯对着玛索笑了笑:‘多少年了,我都快忘了我的身份了……我。我感觉……有些糟……’理贝留斯的灵魂之音开始**道:‘我的侄子,接下来要怎么做……你应该知道……’

    然后玛索就看着这位眼眶中的魂火转变成了血色,而他的灵魂之音也变了一个调子:‘是啊,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艾拉之子,看看你的母亲与父亲做的好事,多美妙的永生,我真是应该感谢他们。至于你,玛索,终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们一样。’

    玛索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向了伦纳德:“我觉得他已经死了。”

    这个死亡指的是理贝留斯这个灵魂,再也没有什么几个小时的安全期了,邪恶的诅咒彻底改造了理贝留斯的灵魂。从现在开始。理贝留斯已经死了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

    “我知道,伯父也说过,如果事有一日无法挽回……就打碎他交给我的灵魂石。”伦纳德说到这儿 ,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纯黑的晶石,这就是灵魂石,也算是阿亚罗克位面的特产了。

    “他自我凝结的?”玛索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的,灵魂石是当年亡灵位面入侵时带来的技术……我的伯父宁愿自我毁灭,也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疯狂的邪恶亡灵。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说完,伦纳德手中的晶石就化做为了粉末,而被束缚在法阵中的亡灵眼眶中的魂火渐渐熄灭,最终失去了控制的骨骼散落在地。

    玛索正准备选择离开,一道传送门突然的出现在了室内,然后一队四位的草原精灵主教就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

    “向您致敬,阁下。”伦纳德对着后面出来的娇小草原精灵少女俯身行礼。

    “不必多礼,我是来送理贝留斯先生最后一程的……他的勇敢与无畏,还有对事业的忠诚与付出值得每一个草原精灵向他表达敬意。”这位少女模样的枢机主教看着法阵中的遗骨感叹道。

    “可是。伯父最终还是失败了。”

    “是的,但是外域的邪神最终也没有获得他的灵魂。对于理贝留斯先生来说,这已经是了不起的胜利了。”说完。少女对着法阵中的遗骨行了一个礼,然后带着她的同伴们进入了传送门,然后这道传送门就消失了。

    “这是无名氏与双母神留在世间的后裔……她一直关注着我的伯父,我觉得我的伯父当年为什么会在飞翔的河南人号上有些怀疑……”伦纳德叹了一口气:“但我没有任何的证据。”

    玛索皱了皱眉头,感觉到空间有所法动的猫崽看着另一道传送门出现,然后撒磐阁下就与几位游击骑士一起走了出来。

    “撒磐阁下,这里是灰鹰,向您致敬。”看到这位,伦纳德连忙站了起来。

    “不必客气,我是来见证一位传奇的人生谢幕……”撒磐一边说一边对着猫崽点了点头,然后他走到了法阵旁跪了下来:“理贝留斯.冯.奥卡兰斯,你为游击骑士团所做的一切,游击骑士团将永世铭记……安息吧。”

    “阁下,我的伯父一直以自己是游击骑士的一员而骄傲。”伦纳德低下头。

    “奥卡兰斯家的伦纳德,谢谢你能给你的理贝留斯伯父一个体面的死亡仪式。”撒磐阁下说到这儿站了起来,他们和玛索一起看着第三道打开的传送门。

    从传送门中走出来的,正是当初在帕罗恩斯特见到的灰鹰特使那个白头翁。

    “施洛尔,你也来了。”

    “是啊,我来见理贝留斯最后一面……”白头翁说到这儿,似乎是注意到了玛索:“啊,玛索,你也在……看来,你已经习惯了苏菲子嗣这个称呼带给你的麻烦与困扰了。”

    “这是一只好猫崽,像他们这样的外乡人,才是原住民们的宝藏。”撒磐的这句话可以算的上是夸奖了。

    “撒磐阁下,施洛尔阁下,这是我应该做的,世界总是要变的越来越好才对。”面对这两位,玛索可没有什么脾气,这可是真正的大神,属于在这个阶段不用手都能吊打猫崽的存在。

    而且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理贝留斯的双重沉底鱼身份。

    “理贝留斯如果无法安葬在灰鹰的墓地,我们游击骑士团的战功记念者墓地中还有空位……谢谢你的好意,灰鹰的孩子,理所当然的应该被埋葬在灰鹰的功勋者墓园。”

    似乎没头没脑的对话过后,这两位阁下沉默了一会儿,便选择了离去,而伦纳德在看着两位离开之后,将一本日记递到了玛索的面前:“这是我伯父的日记,上面有很多我不懂的内容……我想这大概是你们外乡人才能明白的一些东西,所以我将它交给你,希望这本日记你有帮助。”

    “谢谢你,伦纳德。”玛索点了点头,收好了日记的猫崽在对着理贝留斯的遗骨俯身行礼之后,带着悠久走进了伦纳德为其打开的传送门中。(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