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96节: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书友
    穿过传送门,玛索和悠久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房间里,布置只有一张床,一个小椅子和一个床头小柜,墙上衣架上挂着几件衣物,总体来说,是一个很干净整洁的住所。

    “满干净的,这是那位伦纳德先生的住所吗?”悠久打量着房间柜子上的那个小机械钟感叹道:“这东西竟然也是工程学的,真有意思,我只在爷爷的房间里见过这种古老的机械钟。”

    “悠久我们走吧。”玛索站在门边看着悠久说道,于是姑娘儿小跑了过来,跟在推开门的猫崽身后来到了酒吧楼下。

    大光头看着两位下楼,对着猫崽和姑娘点头致意:“我感觉到了空间的波动,应该有不止一次的传送,除了你们还有谁过来过吗。”

    “无名氏与双母神的后裔,还有游击骑士的撒磐阁下和你们灰鹰的白头翁施洛尔……理贝留斯死了。”玛索说到这儿,就看到一只老鼠跳到了柜台上口吐人言:“玛索,请你与你的友人留步,我有事要说。”

    “啊,这是伦纳德的魔宠。”大光头的解释让玛索释然,悠久倒是好奇心很重的用手指捅了捅这只老鼠,后者吱吱叫着跑掉了,在玛索眼前这小东西很显然正在被其本能支配着大敌当前,三十六计走为上。

    “对了,你说理贝留斯死了吗?”大光头这个时候从柜台里俯出身子。

    “是的,死亡彻底拥抱了他……他是了不起的硬汉。”玛索用力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伦纳德先生一直都将他的伯父理贝留斯视为自己的骄傲……对抗诅咒这么些年以来,他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什么。理贝留斯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老人。”悠久补充道。

    “嗯,可爱的小姐,既然你们还要等伦纳德,要不要再一杯牛奶,这一次我会放上超甜的蜂蜜。谢谢,请立即给我来一大杯!”

    …………

    说是等一会儿,玛索和悠久坐在柜台前又坐了个把小时。大光头给悠久续了好几杯蜂蜜牛奶,可就是这样,悠久还是在游戏里打起了连绵的哈欠,伦纳德这才从二楼走了下来。“不好意思,刚刚与亚修比总部的同事一起将伯父的遗骨送过去……杰克,让那边的节目停下来,把酒吧的生意停了。我这儿有事要跟这两位外乡人好好谈一谈。”伦纳德对着大光头说道。

    于是后者拍了拍手。示意那些还在看妹子飞翔于钢管之上的粗汉们离开,等到酒吧里不在有外人,大光头走到大门前退了出去,然后顺手为还在酒吧中的三人带上了大门。

    “伯父生前的遗愿是想被葬入灰鹰的功勋者墓园,因此我刚刚护送他的遗骨前往,在那边我又见到了施洛尔阁下。我知道,灰鹰的白头翁,我们外乡人都是这么称呼你们的那位施洛尔阁下的。”悠久打断了伦纳德的话语。而伦纳德似乎也没有因为被打断而生气,他笑着点了点头:“对,灰鹰的白头翁,你们草原精灵之中的外乡人在第四次开放时代就这么称呼他了,那个时候的他应该还是一位年轻人。”

    “是啊,他破获了好几起贩卖草原精灵幼崽的案件,他的全身像还在草原精灵的溪流城门口立着呢。”提到这个npc,悠久似乎很有兴致,她转身看着玛索:“玛索。施洛尔先生在草原精灵里可算是名人呢。”

    “嗯,我知道了。现在让伦纳德先生继续他的话题吧。”玛索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承认自己听到了有关于施洛尔的一切情报。

    悠久吐了吐小舌头。很是听话的坐了下来。

    于是伦纳德继续起他的话语,他从自己胸口的内袋中抽出一封信袋:“施洛尔阁下让我拜托你一件事情……对了,这是施洛尔阁下给你的谢礼,感谢你为灰鹰说的那句好话,里面有欧玟卡.血手所拥有的血钱,希望你能喜欢,同时也请你原谅嘉丝婷.碧波尔,她一直都是在为灰鹰服务。”

    “好吧,既然是施洛尔阁下的请求,我可以原谅嘉丝婷.碧波尔。”玛索打量了一眼信袋,然后看着伦纳德:“你说这是欧玟卡.血手的血钱,她死了吗?”

    “她是幸存者中第一个彻底堕落的……回到了半兽人部落的她完全没有办法逃脱诅咒对于她的引透,在她堕落之后,那个部落也因为她的邪恶化身而被腐蚀了。”伦纳德叹息道:“……在我们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那个部落被下达了灭绝令,因为那些半兽人都已经彻底的亡灵化了。”

    “那么,施洛尔阁下要我做什么事吗。”接过了纸袋,感受着袋中的硬币,玛索在心底里松了一口气,这个半兽人也死了也好,至少自己用不着满世界去找她了。

    “希尔.卡普利亚,灰鹰驻普罗旺斯的前工作人员,我的副手……已经失踪一周了,按照灰鹰的工作流程,失踪一周的,视做潜在叛逃者。”伦纳德有些尴尬的叹了一声,他对着玛索递出了一张画像。

    画像中的年轻人一脸笑意,眼睛眯的都看不到眼珠子,这个模样让玛索皱了皱眉头:“你确认他真的是失踪或是叛逃了,而不是去做一条沉底鱼。”

    “希尔在失踪的这段时间,我特意与施洛尔阁下确认过,确认他没有进行过任何潜伏工作,因此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施洛尔阁下,阁下说我可以把这件事情拜托给你,你会为我们找到希尔。”

    “伦纳德先生,你确定你的副手现在还在普罗旺斯吗。”悠久好奇的问道。

    “我们的预言系法师说似乎受到了干扰,他无法精确的定位希尔的位置。但是可以肯定他还没有离开普罗旺斯。”伦纳德这么回答道。

    玛索思考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伦纳德:“那么,我想我有头绪了。”,然后猫崽就将自己接到的关于南方团结联合的财务与保镖被杀案中发现的那个扭扣和战斗方式全都说了出来,“你能说一下,希尔是怎么样的一种战斗方式吗。”

    “不用说了,我觉得这件案子肯定就是他干的,他最擅长的就是短刀。袖箭和火枪,在夜鹰训练营中他接受过全套的刺杀训练。”伦纳德看着两位苦笑着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相信希尔没有死的原因,他不是那种轻易就能被干掉的家伙。”

    “那好,伦纳德先生,你先通过你那边的关系去确认一下凶杀现场的记录,这些东西城卫兵那边应该会有。”玛索对着伦纳德说道:“如果的确像是希尔下的手,你让你的魔宠来告诉我。而我这边可以通过我们外乡人的手段来寻找希尔。既然他还在普罗旺斯,那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不可能将自己藏上一辈子。”

    “那我们说定了,确认了凶案的情报,我会让我的小老鼠来给你带信。”伦纳德笑着说道。

    玛索没有回答,只是抖了抖耳朵,甩了甩尾巴,脸上满是猎人遇见猎物时的喜悦。

    伦纳德一巴掌糊在了自己的脸上:“我想……还是让我的信鸽来给你送信吧。”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我要带着我的友人悠久走了,她已经很累了,我想今天真是的累坏她了。”玛索说完,伸手牵住悠久的小手,后者已经有些迷糊了,被猫崽握住手让这小丫头惊醒了一下,但是当发现原来是猫崽的时候,这小家伙又眯起了眼。

    “真是抱歉。我让杰克送你们回去吧,毕竟最近你们外乡人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张。”伦纳德站起身。陪着玛索和悠久走出酒吧,他对着正坐在街角。一手拿着碗一手逗着小狗的大光头打了一个响指:“杰克,我有事先去办,帮我一个忙,送我们的客人回城北。”

    “没问题,头。”将碗放到小狗的跟前,大光头将手在裤腿上抹了抹,然后快步走到了玛索与悠久的面前:“两位,跟我走吧,这一片我杰克还是有些名气,虽然比不上某些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但至少不会让人打扰了你们的返途。”

    于是与伦纳德道别,玛索牵着悠久跟在杰克的身后一路往北,路上的各色行人虽多,但在看到杰克这一身兄贵模样,有的人打起招呼,有的人举帽行礼,而有的人远远躲开。

    到了旅馆门前,杰克看了一眼旅馆:“你们倒是找了一个好地方,住在这儿,你们可不用怕什么宵小了。”

    “这是草原精灵的友人为我们选的,杰克先生,谢谢你陪着我们回来。”玛索不知道这家旅馆以前有过什么故事,但还是要感谢这位杰克大光头。

    说实话,那些路上的货色,玛索自觉还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喊出‘我能打十个’之箴言,可此时此刻毕竟不是单身一人悠久走到最后已经完全的睡着了,这姑娘儿现在正在猫崽的背上呼呼大睡,背着她的猫崽表示姑娘儿还真是轻巧。

    就是不知道现实之中,这小丫头到底还是不是这般斤两。

    “没事,我的头和施洛尔阁下那么相信我,你就是我的朋友啦,那天要是还有空,带上你的小女朋友来酒吧,我给她调制上好的蜂蜜牛奶,绝对合她口味。”

    “好吧。”猫崽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大个子天生的圣母心肠,专精于喂食小动物,从小狗到小草原精灵……喵了个咪的,这个比喻太危险了,不对,是这个大个子太危险了!

    不动声色的道别,玛索背着姑娘儿进了旅馆上了二楼,用钥匙打开悠久的房门,将悠久放到床上靠着,先是为她脱下身上的皮甲,然后将她摆平在床上盖上毯子。

    接着猫崽走出房间带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脱皮甲。

    不说什么有贼心,也不提什么没贼胆,玛索只是牢牢记得要是摊上这么一只姑娘儿。先不提某位慈父与他的护女天团,猫崽自己就得把皮扒下来硝好,乖乖送到林家姐妹手上。

    “背叛,是无法饶恕的罪过。”穿上睡衣,猫崽整了整衣领,一头倒在毯子上的同时感叹道。

    ……

    当房门关上,锁具落下的声音响起,悠久睁开眼看了一眼房门。

    “真是一位……不出世的正人君子呢。”

    姑娘儿笑着叹了一声。然后闭上眼选择了下线。

    下一刻,从床被上坐起身的姑娘儿脱下脑袋上的头盔,自己的房间在旅馆凹型主体建筑的另一处,可以遥望玛索的小阁楼,当然现在有窗帘挡着,小丫头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走出卧室来到客房前厅的毯子上坐下。

    “我的小主人。玩的愉快吗。”做为悠久家的总管义体ai。杰海因先生适时的将注意力从手中书籍上收回,抬起头看着小主人的他微笑 着问道。

    “并不能算是愉快,那怕了赢了和表姐们的赌约,也是非常的不愉快。”悠久拿起桌上的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用力嚼着,直到将它咽下,这才为依然微笑着的杰海因先生解惑:“我和景璐还有她姐姐景琅,还有林家那对姐妹打了一个赌约,赌约的内容说出来也没意思。反正结果是我通杀……可是一下线,为什么我老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输的一塌糊涂的家伙呢。”

    “您不肯说赌约内容,我又怎么来做评价,不过我的小主人,人活在世,总是有输有赢,您也不必气馁,毕竟你还是赢了,不是吗。”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手中的书籍上。杰海因没抬头:“现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您不准备去休息一下吗。”

    “不了。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我准备去厨房先准备好早上的粥。那个叫楠九叶的姐姐刚刚教了我好多手她的绝活,我今天就一定要洗刷我不会做早点的污名!”站起身的悠久一脸的严肃。

    做为管家,杰海因皱了皱眉头:“那么,我的小主人,您需要我为那只小猫先行准备好送医急救的车辆吗。”

    整个客厅里沉默了整整一分钟,悠久转身离去:“您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杰海因爷爷。”

    “信任不能建立在他人即将失去的性命上,我的小主人。”杰海因的脸上多了一份笑意。

    “我不管啦!我今天一定要一雪前耻!”站在门口,悠久对着自己的老管家吐了吐舌头,然后跑向了楼梯。

    思考了一下,杰海因决定去看一下这是为了某只小猫好,毕竟无论是谁,一觉醒来看到一碗还在冒泡的神秘绿色粘稠状食物时,总是免不了气断。

    跟在自家小主人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杰海因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如今的老夫人还是小主人的时候……那应该是三个百年前的事情了吧。那个时候的小主人,也是这么一边哼着歌,一边看着屏幕上食谱的走在前往厨房的路上。

    如今,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推开厨房的门,看着她自来熟的拖过椅子站在上面,看着她处理着各色食材,感觉时间似乎重回三百年前的杰海因拖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眼前的小丫头哼着歌,杰海因听了一会儿,发现是一首塞理斯遗族的老歌:“是一首老歌呢,是老爷还是少年时的往事了,小主人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前段时间在爷爷那边玩,爷爷又修好了他的中古播放机,里面的第一首歌就是这个。”小主人一边努力处理蘑菇食材,一边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今天和玛索见了好多世面,他是一个很利害的家伙呢,但是意外的又是一个成熟老相的猫崽,和他同龄小猫人还在急着作死呢,他却已经明白什么叫敬麻烦而远之了。”

    “小主人似乎很中意这只猫崽,干脆求着你的父亲,让他做你的首席家臣吗。”杰海因笑着问道每一次杰海因这么说,自家的小主人总是扭扭捏捏着,十足的小女儿姿态。

    但是这一次,杰海因发现自己的小主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他已经有饲主了,爷爷说过,君子不夺人所好,我虽然算不上是一位君子,但……我又怎么能够再一次逼迫一个不喜欢我的男孩子喜欢上我呢。”

    看着自家小主人有些落寞的背影,杰海因皱了皱眉头,在心底里哼了一段自家小主刚刚哼过的歌词,当‘原来我们都孤单’的时候,杰海因突然明白了,他顺势哼完了剩下的几句‘就算心碎一百次也要笑得灿烂,我们都孤单,期待在疏离城市里遇见另一个人,分享我的孤单。’,这才明白了过来自家的小主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我的小主人。”想到此处,杰海因微笑着问道。

    “什么事。”没有转身,正在把蘑菇们收齐,准备放入肉锅里烹饪的悠久支了一声。

    “我这个老头子,来给您帮一把手吧。”杰海因站了起来。

    “不行!楠九叶姐姐说过,这世上唯爱与美食不能辜负!”拒绝了管家的帮助,转过身的悠久一本正经的如此回答道。

    “……好吧,那么杰海因就看着吧。”杰海因笑着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谢谢。(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