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299节:寻找Ⅲ
    奥托.k.阿桑奇。

    做为一个黑白混血儿,奥托的人生经历可以算的上跌宕起伏,对于他来说,可爱的小姑娘们早已经是过去的事物,自己与老婆的十周年结婚记念日还有两个月就到了。

    好好做人,不要想太多。

    推开浴室的房门,奥托看了一眼池子一面巨大的镜子正对着门口,镜中的自己有着黑皮肤,中年人模样没有太多的特色,就是嘴唇厚了一点儿,不过超文艺的扒肩发还是有加分的。

    “老伙计,咱们已经老了。”

    对着镜中的自己叹了一口气,奥托开始翻起那些没有洗的衣物当然是在截图之前。

    在翻过几层之后,奥托发现了一件上衣,上面似乎还有着一点点闪光尘的痕迹,但是并不明显,很显然这件上衣已经被洗过了,残留的量甚至没有办法做为公开的证据……但至少在奥托的眼里,这就是证据,至少邮差冒险团的玛索是目前绝对没有办法洗清嫌疑了。

    留下截图,将衣物一层层的复原,奥托站起身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年轻了一些,有些哑然失笑的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转身,却发现浴室的门不知在何时上了锁,

    来到门前,推了推门,发现这没上锁的门完全推不动,就在奥托考虑是不是撕心裂肺的喊上一声救命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身后的池子里响了起来。

    “奥托……真的是你,奥托,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传来问候的是那么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声音,奥托有着木然的扭头,看到了池水中的伽罗尔少女,后者身处不知何时已经满水的浴池中,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用好奇与羞涩的目光打量着……看着镜中的自己。奥托几乎无法呼吸。

    那是……那是二十五岁的自己,留着爆炸头,穿着连帽衫与牛仔裤的自己。

    “……桃乐丝,好久不见了。”奥托坐了下来。盘着腿的镜中青年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挠了挠头,奥托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应该该说什么,直到女孩瘪起嘴,“奥托。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出现在这儿的。”女孩儿伸长了脖子在等待着答案。

    “……我好想你,桃乐丝,你知道吗。”镜中的青年伸出手,但却没有去触碰眼前池水中的少女,而是将手指放到了池沿,感受着池水的热意。

    “奥托,你变的好奇怪,怎么了。”池水中的少女有些不解的问道,她也伸出手。还碰了碰奥托的手指:“奥托,你的手心还是那么白呢。”

    “我是黑人啊,只有手心白,笨蛋……桃乐丝。”说着说着,镜中的青年笑了起来,但是眼角流下的泪水让名为桃乐丝的少女满脸奇怪的歪起脑袋:“我可不是笨蛋!你这个问题,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对我说过啊……奥托,你怎么哭了。”

    “我说了,好久不见了,桃乐丝。我真的……好想你。”亮出手心,让少女的食指在自己的手心中划动,镜中的青年脸上的笑容与眼中的苦涩都无法掩饰。

    “奥托!你怎么了,先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说什么好久不见了,我们明明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名为桃乐丝的伽罗尔少女涨红了脸:“明明昨天晚上还在床上彼此坦诚相见过!”

    奥托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镜中的青年抱着脑袋哭的像一个泪人,看着奥托如此的号哭,池水中的少女站了起来,如羊脂玉般纤细身体的主人走到了奥托身边抱住了他:“不要哭。奥托,我在你的身边……你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奥托渐渐的停下了哭泣,抽泣声也渐渐停下,他问身旁的人儿:“桃乐丝,我能抱住你吗。”

    “可以啊,奥托是桃乐丝的男朋友,当然可以了。”少女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奥托抱住了身旁的少女,他将耳朵贴到了她的胸口,少女笑着抱怨起奥托的头发有些扎人,而奥托听着少女的心跳:“……桃乐丝,你知道吗。”

    “嗯,桃乐丝在听着呢。”

    “奥托我啊,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的我一个人挣扎在世间……我呢。”少女打断了奥托的自言自语。

    “……梦中的你……回到了你们伽罗尔人的故乡,嫁给了一个大家族中的孩子,你的丈夫比做为孤儿的奥托富有不知道多少倍,人长的也可爱,最重要的是……你也很幸福,和他生了好几个孩子。”说到这儿,奥托的脸上满是委屈与不甘:“你的奥托……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呢。”

    “真是胡说,桃乐丝怎么可能嫁给别人!”怀中的少女有些气愤的说道。

    “可我发现那个梦才是真实,而你,我的桃乐丝……你是我回忆中的美好,心底里的天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她的躯体虽然**,但在奥托的眼中却是那么的神圣与美好:“桃乐丝,我爱你,从来没有任何改变……但你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中的人了,你有了你的美好生活,我也有了我必须守护的人,我们的人生从我们二十岁生日那天之后……就已经是永远不会相遇的平行线了。”

    “胡说!桃乐丝不会离开奥托!”少女开始哭泣。

    这一次,轮到了镜中的青年为少女抹去眼泪,看着她的泪水,奥托不自觉的叹息着:“我知道桃乐丝你不会离开我,可这样的经历才是真实的啊,我们的命运……最终还是没能够交织在一起。”

    怀中的少女落下了最后一滴泪,然后如同泡沫一般消失了,奥托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那暖意还在,但是怀中的至爱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了一眼镜子,镜中的自己已经重回了中年模样。

    池子的角落里响起了一个让奥托完全陌生的声音,奥托扭头,看到了另一位伽罗尔的尖耳少女,后者叹息着:“你的本性不坏,为什么要做这种入室偷窥的恶事。”

    “……尊敬的阁下,我……只是一个想为自己友人讨回公道的凡人。”考虑了一下,奥托如实回答道。

    “是吗,凡人的理由,凡人的智慧……但终究还算是一个理由。”少女点了点头:“你走吧,门已经开打了,离开这家旅馆,你不会再受攻击,但是如果你想调查这家旅馆中的任何事物,下一次幻像就没有这么好的结局了。”

    奥托点了点头,他站起身走向房门,在门口的时候,这位少女突然出声拦住了他。

    “你说的桃乐丝,真的是远嫁回了故乡吗。”说到这儿,少女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我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会如此的平静,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你明明是在骗她啊。”

    “……因为真实的桃乐丝已经死了,十六岁的一次年级远行,死神从我的手中夺走了她。”奥托看着池水中的少女回答道。

    “那为什么你要对幻像这么说呢。”少女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宁愿真实的历史如同我说的那样,我宁愿她离开我远嫁故乡获得了幸福……也不愿意接受她已经死去二十年的事实。”奥托笑着摇了摇头:“因为我知道只要活着彼此终会有再见一面的机会,而不会像现实中的我只能面对她的墓碑……阁下,我还真是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呢。”

    少女摇了摇头:“奥托,我要替我的同胞谢谢你,你让她直到死亡来临的刹那,也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奥托点了点头,他伸手推开门,在走出去的刹那,奥托再一次的回首,发现池中有两位少女都在对着他微笑。

    “奥托,再见。”其中一位少女对着他挥了挥手。

    “桃乐丝……再见。”他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义无反顾的迈开了脚步。

    桃乐丝,我的爱,请原谅我对你所说的一切谎言,你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我的心底里最后的光……我会永远让你活在我的心里,直到死神来敲门。(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