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05节:Ⅲ
    在主教大人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大圣堂中央庭院,在猫崽和姑娘儿坐到石板椅上,主教大人坐到轮椅上,而祭司先生开始轮流上茶的时候,希尔终于开始向着玛索和悠久说起他的一切。(.)

    “我是希尔,从小就在灰鹰的训练营中长大,毕业之后来到普罗旺斯,做为灰鹰驻普罗旺斯侦巡所的战斗员,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

    “半精灵的寿命本就有些漫长,慢慢的,我的长官和同龄人就只能成为我记忆里的人名与符号了,我也成为了侦巡所的首席战斗大师。”

    “在你们外乡人称之为第五次开放时代的半年多前,伦纳德的伯父突然来找了他,作为第一目击者,说实话他的状态可真是糟透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会走路的麻烦……而那个时候我觉得,麻烦找上门了。”

    说到这儿 ,悠久接上了嘴,小姑娘摇了摇头:“你说的那个会走路的麻烦,已经不再是一个麻烦了,他彻底的死了。”

    “我知道,理贝留斯死了……但这可不是结束,看看我吧。”说到这儿,希尔举起自己的左手,他脱下了手套,露出的是只剩皮肤的干枯手臂。

    “你……接触过金币?”玛索一边说,一边掀开了自己的眼罩,在灰暗的视觉中,希尔的躯体开始变的灰白:“在我的视觉中,你已经是亡灵了!”

    “没错,我已经死了,但是我很幸运,我的职业让我免于成为一具疯狂的无理智的尸体。”希尔叹了一口气,他看着眼前的猫崽和悠久:“和你们不同,我从一开始就在意志鉴定中失败了。”

    “那不可能,我是有无名氏的看顾,才能够通过鉴定,我知道如果我失败了,我立即就会失去这具躯壳!”悠久指着自己说道:“你的职业根本不可能帮上你的忙。”

    “小家伙。你完全不懂希尔先生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祭司先生为姑娘儿端上了一杯蜂蜜茶,然后扭头看着玛索:“我觉得,我们这儿最了解的这个诅咒的,应该就是玛索你了吧。”

    “……是的。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希尔先生会在意志鉴定失败之后重新回复理智,希尔先生,您愿意告诉我吗。”玛索耸了耸肩,上辈子这条任务线根本就不是自己在走,如今猫崽面对这种情况一头雾水。

    “因为我是渗透者……万物皆可伪装。万事皆可欺骗的渗透者。”希尔说到这儿,他眼中的眼球就在猫崽的注视下变成了白色与赤色交替闪现的魂火:“这是灰暗年代,复仇之神为了能够让凡人对抗邪恶阵营与邪恶神明而开发出来的职业,无论是我们原住民还是你们外乡人,都有机会获得这个进阶,我的确是在这次意志鉴定失败被转化成了亡灵,但我其实也在这次意志鉴定中成功了,因为渗透者……从来没有在与邪神的对抗中失败过。”

    希尔原本干枯的左手回复了,皮肤开始重见光泽,原本不见了足迹的肌肉也重新包裹住了他的臂骨。而希尔眼眶中的魂火也在滚转中回复成了凡人的眼球模样。

    “既然你这个职业精通欺骗与伪装,那么谁来证明你对这个世界的忠诚,而你又能用什么来证明你不是邪神的走狗呢。”悠久立即开口问道,她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是玛索想问的如果说原住民渗透者还值得信任,那么玩家渗透者呢?这可真是一个可怕的猜想。

    不过转念一想,玛索又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没有怀疑的必要无名氏的大圣堂中从来都没有人可以进行一次成功的唬骗,猫崽不觉得这位希尔先生可以骗过一位超位神,其实也可以这么想,如果希尔已经堕落,那么在他进入大圣堂的时候就应该被圣焰直接烧成灰烬。

    “上神无名氏在看着我。从我发觉自己的堕落开始,我就已经接触了大圣堂的各位,最终我在无名氏的关注下进行了那次鉴定……”希尔先生说到这儿露出一个很迷人的笑容:“事后我平安无事的走出了大圣堂。”

    半精灵长的帅真是让猫受不了,猫崽一边在心底里吐槽一边点了点头。既然有了这一层保证,玛索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这位了:“那么,你为什么要玩失踪呢,还有南方团结联合的那三个玩家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死在了你的手上。”

    “失踪是因为我觉得伦纳德……似乎有堕落的倾向。”希尔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我说的这个堕落并不是我这样的改变,而是因为伦纳德太多的接触了理贝留斯,邪恶的气息在无声无息中亵渎了他的躯体与灵魂。他对此一无所知,而我感觉到了这种改变,不止是他,整个侦巡所中的同伴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这种亵渎气息的辐射。”

    这个消息还真是有够劲暴,对此猫崽还是有一些怀疑:“我见过伦纳德先生,他的外表看不出任何问题,我也没有感觉到负能量的痕迹。”

    但是悠久却点了点头:“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第一眼看到伦纳德的时候,有一种很奇怪的讨厌感觉,明明他长的很帅,但我就是想离他远一点。”

    “小家伙,你是这么觉得的吗?”一直没有出声的主教大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问道。

    对此,悠久很用力的点了点头:“没有错,我那个时候下意识的就想坐的离玛索近一点。”

    “那就对了,玛索,你经过的鉴定都是以自己意志直接通过的,做为一个对邪神的腐蚀有一定抗性的猫崽,小家伙想要靠近你,也可以算是本能了。”主教大人微笑着说到这儿,抬起头看着希尔:“希尔先生,请你继续吧。”

    “是的,所以我开始了调查,很快的,南方团结联合的那个财务官进入了我的视线,他们这些外乡人不知道从哪儿获得了一枚血钱,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枚金币有多么致命,只是把它当成一枚普通的金币想要把它支付出去,考虑到这枚血钱一旦进入流动领域。一定会引来更大的灾祸,因此我假装做为一个商人与他们接触,让他们准备好现金,并特意说明我正在收藏古金币。这些利欲熏心的家伙果然动了心……于是,在交易的时候我杀死了他们,就像我想的那样,他们已经接触过金币了,并将邪神的低语当做了一次机遇……”

    “完全不知道从他们回应那段低语开始。他们的灵魂就已经不属于他们自己了,如果你不杀死他们,这些愚蠢的家伙甚至会为邪神打开一个节点……我说的没有错吧。”

    接住话题的玛索笑着环观各位,做为一只过来猫,玛索的确已经见过到玩家们如何的花样作死说实话,要说作死,整个阿亚罗克大陆里再也没有比玩家(外乡人)更会作死的存在了。

    “你说的不错,所以我必须要杀掉他们,而且将现场打造成一个抢劫案的现场,你如果要问我那些钱的下落。无名氏的捐款箱是一个好去处,至于那枚血钱。”希尔先生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掏出一枚金币,将它丢向了猫崽:“你是苏的子嗣,这枚金币更适合留在你的手上,你一定会终结这个该死的诅咒,对吧。”

    “是的,我一定会终结这个诅咒……不过,希尔先生,你知道那些玩家是从谁的手上获得的这枚金币的吗。”玛索接过金币,看了一眼。的确是获真价实的亚修比第二王朝古金币,

    点了点头,希尔将他自己的情报说给了玛索:“托达克.石锤,他们说是在一个亡灵化的矮人身上获得的。这个矮人在一个……似乎是在为他自己修设的墓室里被发现的,发现的时候他的胸膛还插着一把银刃,似乎是自尽的。”

    “……那就对了,托达克.石锤选择了自杀……不,应该是自我牺牲吧。”玛索摇了摇头,原本猫崽以为自己要和这个矮子大打一场。结果没想到这个固执的矮人最终选择了牺牲自我,他似乎是想将自己和金币埋葬起来,但是很显然没有想到外乡人来的,如果他考虑到了,玛索觉得这个矮人一定会为自己的墓室找一个更隐蔽的位置。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处理伦纳德呢,而那个钟楼里的亡灵,你又知道多少呢。”悠久问道。

    “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你们说理贝留斯死了,邪神最大的标道失去了作用,但是新的一批道标正在孕育,我们必须要抢在伦纳德他们真的腐化之前净化他们。”希尔说到这儿,对着欲言又止的悠久笑着摇了摇头:“我并不想杀死他们,而是想通过你们,将侦巡所改造成聚集正能量的场所,那些材料无名氏的主教先生想为会提供给你们,接下来的几天里,你们只需要将它们放进旅馆,接下来就看他们的运气了,如果运气好,他们身上的腐化会被中止甚至逆转。”

    “谢谢,这个任务我会帮忙,而希尔先生你也要小心,南方团结联合的外乡人在复仇之神那边给你挂了一个任务,据我所知,还有好几个外乡人代行者正在找凶手……别阴沟里翻了船。”玛索笑着说完,扭头看了一眼主教大人,然后扭头看着希尔先生。

    “那具尸体呢,我还不知道呢。”玛索问道。

    “那就是我已经不再使用的躯壳啊,再也没有比一个幽灵更能够获得那个邪神的信任了,不是吗。”希尔先生笑着说到这儿,玛索发现自己可以透过他看到他身后的石椅靠背与花花草草。

    精(灵)生如戏,全靠演技,喵了个咪的,这完全就是影帝啊。

    “那么……我可以回去告诉伦纳德你的死讯吗。”玛索看着希尔问道。

    “没问题,记得事后把一半赏金交给无名氏大圣堂的捐款箱中。”希尔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问题,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可以走了吗。”玛索这一次的问题是对着主教大人与祭司先生问道。

    “没问题,我们这边还在处理关于你们见到隆纳尔圣者与榭恩殿下的情报,过几天需要问讯的时候才需要你们过来。”主教大人点了点头:“年轻人,送他们走吧,记得把要放置在侦巡所的道具和放置位置图给这些年轻人……对了,还有我的一点心意,玛索,你救下了劳伦斯家的安塔,这个孩子是一个学习好苗子,谢谢你的付出与努力。”

    “那是我应该做的,阁下。”玛索起身抚胸行礼,然后牵住悠久的手,跟着祭司离开了中央庭院。(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