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06节:疑问Ⅳ
    祭司先生带着玛索与姑娘来到侧厅,先是将一袋金币递给玛索,表示这是主教阁下对于猫崽能够践行良善之道的奖励,然后将六个灰鹰雕像和一张侦巡所上中下三层的平面图交给了玛索:“玛索,你把这六个灰鹰雕像放在平面图上标记的位置,这封信你们交给伦纳德,我想他们会让你把这些灰鹰雕像放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新^^+”

    “没问题,祭司先生。”玛索收起这些雕像和平面图:“再见,祭司先生,愿无名氏护佑着您。”

    “一路顺风,玛索,愿佩恩殿下看顾着你。”祭司先生道别。

    走出侧厅,来到前厅的玛索在损款箱前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大型木箱,猫崽将奖励获得的金币袋子放了进去,然后又从口袋里翻出一枚金币丢了进去。悠久走到捐款箱边上,看了看箱子里的钱袋,然后用一种‘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的眼神看着玛索。

    “怎么了,助手小姐,有什么疑问吗?”玛索笑着问道。

    “我一直都觉得你不是那种视钱财如粪土的猫崽。”悠久如实的回答让猫崽噗的一声笑了起来,看着猫崽大笑,悠久皱起眉头瘪着嘴儿:“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家伙,只不过有些认钱而已,这对于有塞理斯遗族血统的你来说,很正常啊。”

    “我外公是塞理斯遗族没有错,我也是一个铁公猫没有错,但是这并不妨碍我送出这些金币,正义与良善也需要吃饭对不对,而我现在有钱饿不着对不对,这些钱留在我的手里,还不如让大圣堂用它们去帮助更多的人。”笑够了的玛索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悠久眨了眨眼,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几枚金币丢进了捐款箱:“好吧,你说动我了,大侦探先生。现在我们要去哪儿。”

    “先去完成那个任务,某位半精灵的尸体既然被我们发现了,总应该把这个情报的价值给彻底发挥出来,助手小姐。这次需要我牵着你走吗。”

    “还是算了。”悠久摇了摇头,然后一马当先的走向了大圣堂的出口,留给猫崽一个不回头的背影,于是猫崽快步追了上去,一姑娘一猫穿过大圣堂的大广场。顺着大道一路东行,最终在美甲店前停下了脚步,那位半身人灰鹰密探一看到两位登场,立即使用了商业笑容,对着两位招呼了起来:“两位,又是来买蜜果的吗?”

    “之前买的还没有吃完呢。”悠久大声回答道,立即换来了半身人的笑声:“那你可要加油呢,可是男朋友为你买的呢。”

    玛索一边笑一边感叹,这游戏的npc真的是太真实了,姑娘儿很显然也被这半身人给逗乐了:“我知道了。一定会努力的早一点吃完它们的。”

    然后猫崽带着悠久走进了美甲店,老夫人和往常一样,看着手里的杂志,听到脚步声这才抬起头:“你回来的这么快,还真是让我有些惊讶,这次有没有为我带来好消息呢。”

    “有啊,我们做出缜密的调查之后,终于可以宣布自己已经完成了那个任务,杀死南方团结联合的凶手已经死掉了,但是我们没有能够追回赃款。”悠久实力抢答。这一句话里说出了一大堆的事实,首先的确是经过缜密的调查确认了凶手的身份,其次,凶手的确已经死了(希尔先生现在只是一个幽灵。如果这种状态不能称之为‘死了’,玛索表示自己也真的是无能为力了。),第三,赃款的确没有追回,因为猫崽和姑娘儿从根本上都没能够获得一毛钱(从主教大人那儿获得的奖励都已经捐了,如果这样谎言鉴定都失败。猫崽也只能认了。)

    老夫人打量了悠久一眼,然后看着玛索,似乎是想要一个答案。

    于是玛索不得不伸手拍了拍姑娘儿的脑袋:“她是我的学徒,夫人。”

    “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也已经能够独立招收学徒了。”老夫人笑着感叹道,然后她从柜台里面拿出一袋金币交给了悠久:“我问过复仇之神阁下,他确认你已经完成了任务,恭喜你们,年轻的代行者与更年轻的学徒。”

    “咦,老夫人,你为什么要把钱交给我呢。”托着钱袋的悠久好奇的问道。

    “因为老身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你们两个人之中谁是负责做大事的,而谁负责鸡毛蒜皮的小事的。”老夫人看向猫崽的笑容里满是恶作剧达成的意味。

    悠久思考了一下,最终用力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长辈。”

    喂!什么叫说的不错!?

    …………

    从美甲店里走了出来,一个南方团结联合的侏儒盗贼跟了过来,但是感知如猫崽与姑娘,怎么可能会让这种连伪装都不会的笨贼给跟住,于是在小巷与街道穿行了几次,直接就甩掉了这个家伙。

    然后一路来到酒吧,将主教大人的信交给伦纳德,这位也是非常重视,看过信立即就带着猫崽将那些雕像安装完毕,然后在获得了希尔的死亡消息之后,还给了猫崽与悠久一袋200枚金币的赏金做为完成任务的奖励。

    “谢谢你,玛索,虽然你带回了希尔死亡的消息……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安静会。”说完这句话,伦纳德一个人上了二楼,留下来的杰克倒是想继续喂食,但是玛索还是直接拖着悠久离开了酒吧。

    在回自己住的旅馆的路上,悠久看着玛索说出了他对伦纳德的感觉:“我还是觉得伦纳德先生的身上有古怪,但是我还是说不出这到底有什么古怪。”

    “可我……的确感觉不出他身上有什么问题。”玛索皱着眉头回应道:“我相信你的直觉,但如果事实作为依据,我想我对伦纳德也是无能为力的。”

    “是啊,我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们还是回去吧。”悠久也是被自己的第六感给搞糊涂了,她一边说一边转身倒着走:“对了,玛索,姐姐们什么时候回来。”

    “她们走的时候说最长也就去玩一个星期,我觉得再多也就三天,她们应该就回来了。”玛索说到这儿,和姑娘们一前一后走过拐角的猫崽看到了自家旅馆前站着的城卫兵们:“呃……我们好像有麻烦了,你看。”

    悠久转过身楞了一小会儿:“……我们……有邀请过城卫兵来保护我们的旅馆吗?”

    “我想没有。”玛索摇了摇头。

    于是一姑娘一猫对视了数秒,不约而同的选择跑向旅馆大门。(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