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16节:选择与代价Ⅳ
    玛索是在半小时后才知道了这次袭击,做为通知人的城卫兵小队好不容易在市场的人潮中找到了正坐在一个塞理斯人开办的馄饨摊前等着原汁原味的游戏美食的猫崽一行人。新奇中文iqi.

    跟着城卫兵小队来到现场,玛索看到了倒在桥面上的两只侏儒,路过其中一只额头上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射入孔,再明显不过过的死法,艾琉克做的?是枪法好还是运气不错?

    正这么想着,路过另一只侏儒的时候,玛索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这位,胸腹上到处都是血与伤口,这只侏儒的左手还是扭曲着向着天空,很显然它做过挣扎,但是据说艾琉克还活着,想来挣扎的不够成功。

    然后玛索就看到了被毯子盖住的尸体,从毯子底下露出来的小牛皮靴让猫崽一楞,然后拍了拍因为畏惧死亡而缩在自己怀中的小猫的小脑袋。

    “走吧。”

    随着城卫兵来到治疗区,看到了半张脸上满是缝合好的伤口,右眼还带着眼罩的艾琉克,后者看了一眼玛索摇了摇头:“玛索,让悠久或是安妮把这孩子带走。”

    于是玛索将这小家伙放到了地上,示意安妮过来带莫罗罗先离开,目送安妮牵着小家伙走开之后,玛索扭头看着艾琉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两个侏儒是南方团结联合的刺客,是尤丽嘉救了我,但是她死了。”艾琉克说到这儿看了看玛索:“玛索,我的老师们一直都告诉我,像我这样的继承子不应该在尘土上与他人扭打,那不是我应该做的……现在看来,他们都是错的,我必须在尘土上翻滚,因为我不能辜负愿意将生命交给我的人,不能辜负愿意代我而死的人……无论游戏还是现实,皆是如此。”

    “是啊,就像我们不去找麻烦。但麻烦终将找上我们那样,我从来都没有过‘又想出来混,又想不用还’的想法。”玛索伸手抹了抹自己的鼻尖,对于艾琉克上的伤口。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的脸……不使用治疗神术处理一下伤口吗。”

    “不,我要留着它们,让它们时刻提醒我自己……我曾经犯过的错,还有人愿意为我而死。”艾琉克摸着脸上的伤口,最终他站了起来。拿起自己脱下的皮袍,穿着还染着血的亚魔衫的少年大步走了起来:“我先回旅馆。”

    可是玛索出声拦住了艾琉克,猫崽看着少年有些尴尬,更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艾琉克,我觉得这些家伙之所以会袭击你们,是因为我的事情……不,玛索,我听说过关于复仇之神的故事,你是复仇之神的代行者。你的阵营是混乱善良,这证明死在你手上的没有无辜……这一点很好,因为这让我明白,我的怒火也不会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而伤害到无辜良善。”

    艾琉克扭头看着玛索,似乎是感觉到猫崽心中的疑惑与不安,这个小家伙扯了扯嘴角,缝合的伤口扯动成一个可怕的扭曲:“我的父亲说过一句话,游戏里的事情留在游戏里解决,既然有人觉得暴力与杀戮是推行他们所认为的秩序的最好办法,那我也应该让他们看一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暴力与杀戮。在我的眼里,真正的秩序中并没有他们的位置,每个人都必须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我已经付出过了,现在轮到他们了。”

    “……好吧。”玛索觉得这位能够这么想真是太好了。那些废物也应该受到一些教训,无论艾琉克用怎么样的的手段回敬,南方团结联合也无话可说,因为他们首先做错了刺杀目标身边的无辜友人,这种事情就算再怎么洗地己也是无法接受,就算拿到公会联盟上也无法洗清自己身上的恶意。这些家伙……必须付出的代价。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一点的话,玛索觉得身为塞理斯遗族、特尔善人、伽罗尔人和雷尔人的混血儿,艾琉克身上的血脉只怕早已在无声之中教会了他一切。

    “莫罗罗呢。”想到这儿,玛索问道。

    原本大步离开的艾琉克停下了脚步,他低着脑袋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最终选择转过身的他指了指自己被缝合的脸:“你不怕我吓到孩子吗。”

    “在这个该死的天堂中,孩子也有权力直面生死。”玛索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安妮带着孩子一直游离于大桥的另一侧并没有走远:“我不知道你和那孩子的母亲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既然她为你而死……至少,你要亲口给她的孩子一个交待,这个交待不是让他下线去找他的母亲,也不是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而是你要告诉他……他有一个愿意为友人赴死的母亲,你要感谢他与他的母亲,那怕这样的死亡并不是真实的,他毕竟是一个孩子,不是吗。”

    艾琉克沉默着,最终他点了点头:“带我去见莫罗罗。”

    于是玛索和悠久在前,艾琉克在后,三人组来到抱着莫罗罗的安妮面前,被姐姐抱着的小猫崽有些紧张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三位:“我的母亲呢。”,他这么问道。

    “……你的母亲死了。”艾琉克最终开门见山的说道。

    莫罗罗眨了眨眼,点了点头:“你是说游戏里是吗。”

    “是的……对不起,小家伙,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的母亲,反而是欠了她一条命。”艾琉克伸出手摸了摸莫罗罗的小脑袋:“对不起。”

    莫罗罗瘪着嘴,死死的盯着艾琉克,最终这个小家伙开口:“母亲为你而死……你一定是母亲常常提到的艾琉克叔叔,对吧。”

    ‘叔叔’这个名词一出现,艾琉克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玛索可以明显看到莫罗罗这个小家伙瞪大了双眼,显然是被这扭曲的脸给吓到了。

    最终,艾琉克还是默默点了点头:“我就是艾琉克。”

    “那就对了,母亲有一次告诉过我,她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友人叫艾琉克,是一个尖耳朵的伽罗尔外表的友人……是她最要好的友人,是那种可以一起笑着走完人生的友人。”

    听到这个小家伙这么说。玛索摸了摸鼻尖,同时看了一眼艾琉克,这位原本扭曲的脸已经被柔和替代,他拍了拍莫罗罗的小脑袋:“你的母亲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嗯。她说如果家族没有变故的话,她的人生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家里的长辈与兄弟姐妹都死了,母亲说她自己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再抱着那种不切实际的梦想了。然后他选择了莫罗罗现在的父亲。”莫罗罗说到这儿歪着脑袋:“母亲和父亲都以为莫罗罗年纪小,但是莫罗罗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艾琉克叔叔,我的母亲在你的眼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她永远都是我眼里那只愚蠢的不可救药的猫姑娘。”艾琉克用手揉了揉完好的左眼眼角,然后笑着转身:“莫罗罗,我要走了……下线之后找你的母亲,告诉她,我欠她的,终有一天会还给她。”

    等到艾琉克走完。莫罗罗叹了一口气:“母亲以前的眼光真是差,不过虽然很生气,艾琉克叔叔这的句评价倒是意外的让人无法反驳呢。”

    “咦,为什么这么说呢。”安妮伸手刮了刮莫罗罗的鼻子:“如果你是他的孩子,一定会有数不清的好玩玩具,也有吃不好的好吃食物,为什么不好呢。”

    “因为他并不是我的父亲,我是父亲是那个愿意每天给莫罗罗做好吃东西的大个子。”莫罗罗瘪着嘴如此回答道。

    对此,玛索苦笑着对着两位姑娘叹了一口气:“所以说,各位姑娘。对于男孩子来说喜当爹也只不过是一时爽,孩子不是自己的,对他再好也没用,长大了还不是要去找自己亲生的爹。”

    然后安妮扭猫崽的左腰肉。悠久掐猫崽的右腰花,一次完美的腰肉地狱正反螺旋杀,玛索就在地上滚了拜托,安妮的力量如此非人,猫崽能够有力气在地上滚没有因为失去知觉当场休克已经不错了。

    …………

    送莫罗罗回到他所在的小公会租下来的旅馆,交待完事情。玛索决定去再见一次美甲店的老婆婆,今天这事没完,做为代行者,猫崽要大开杀戒,让南方团结联合的逗比刺客们惹怒一只猫崽有多可怕。

    听到悠久做为学徒要跟着玛索行动,安妮表示自己也要看一个热闹,本来觉得这姑娘儿做不了刺杀的活,可是看到这姑娘儿伸出手做出一个扭的动作,玛索怂了。

    来到离美甲店还有一小段距离的位置上,玛索首先打开了自己传奇皮甲的掩蔽功能这可以让自己的皮甲变的和一般皮甲一样的外表,是玩家可以付费使用的一种功能,玛索觉得自己还不能穿着这种鲜艳颜色的皮甲借着掩护接近南方团结联合的巡逻兵总不能认为对手都是瞎子。

    “你们看我表演。”

    猫崽说完走出了小巷,拉起罩帽,混在原住民与玩家的人流中走向美甲店,离自己最近的大个子四处打量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死神接近,但是玛索并没有出手,而是经过了他,来到他身后不远处正拿着画像对人的侏儒身边,弹出的刺刃从他的肋下刺入,在心脏上打了一左一右两个眼,然后继续前行。

    侏儒哆嗦着倒在了地上,除了有几个路人发现他的意外,但发现这个家伙是外乡人之后,原住民们纷纷绕开了他,这让侏儒后方的半身人发现了问题,原本蹲在二楼阳台上的他站起身想看一个究竟,但是还没等他站起身,一发袖箭就钻进了他的左眼,失去了生命的半身人倒进了阳台。

    重物的响动引来了阳台下方的人类的疑惑,坐在木箱上,正在用木箱和货物做贩商之举的情报人员抬起头,全然没有发现从人流中冲出一只猫崽,右手一掌打在了他的脖子上,同时弹出的刺刃穿透了喉管与颈椎,左手举起已经重新装填完毕的袖箭,从后钻进了离自己有三十码的人类后脑,后者摔倒,引起了一阵骚动。

    转身,在沉默中重新走进人潮,在最后一个半身人跑过自己身边时,左手卡着他的脖子,右掌贴在他的后脑上,下一秒刺刃钻进了受害者的大脑。

    松开手,玛索走出人群,默默走进了美甲店,直到这时,跪在了地上的半身人倒了下去。

    “啊,佩恩殿下的小猫,身手真是不错,如果不看你的阵营,我觉得你更像一个刺客。”

    “不,长辈,我还是适合做一个代行者,告诉我有关于南方团结联合的一切任务,到了他们为之付出代价的时候了。”玛索坐到了长辈面前笑着回答道。(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