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29节:雪线Ⅴ
    坐在二楼没多久,玛索就注意到几辆大车来到了‘愤怒刀锋’负责保卫的仓库前,当大车上的草原精灵们跳下车的时候,猫崽看了一眼悠久,后者很显然也对大车上的赶车人是草原精灵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似乎在交接……草原精灵玩家和一个玩家似乎交接了手信,有人来搬大车上的东西了。”悠久确认了一下,皱起的眉头足够夹死一个无奈的猫崽:“真奇怪,看他们的耳朵是尖的,伽罗尔人玩家?他们怎么会和愤怒刀锋的人走到一起?”

    “不知道,这些小家伙是哪个公会的,我看到马车上有一个徽记……悠久,你认识这个徽记吗?”

    “不认识,不过我已经把这个徽记截图下来了,让艾琉克来确认一下,他在伽罗尔人那边有的是门路。”悠久的回答简洁而有效。

    于是玛索和悠久看着搬运工作,很快玛索就确认了其中几辆大车上的是各种原材料,而悠久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有了答案:“艾琉克那边确认了,这是罗尼斯城的另一个草原精灵战团‘巨人讨伐者’,和‘致命的一米二’是同盟关系。”

    “那真是让人好奇了……”玛索舔了舔嘴唇,猫崽想不明白,为什么‘愤怒刀锋’会和草原精灵的玩家战团有交易,如果他们心有恶意,以伽罗尔人和特尔善人的盟友关系,这两个小人种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对方,这一点双方已经在漫长的一个千年中获得了印证,而且想来会在赛伦河系隆尔希家与琉光帝国的联姻联统并最终融合的趋势下一直印证下去。

    至于有些阴谋论的者眼中的不合理和不科学,想来也会有更多觉得这样下去更科学与更合理的人来阻止他们,孤立他们……甚至毁灭他们存在的一切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玛索实在有些想不通。伽罗尔人和特尔善人会在这个游戏里产生矛盾通常来说,这两个种族没有坐在一起把别人黑的生活不能自理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因为在玛索数年的游戏生涯中见到的太多了,到后期的阵营战中,为了救出被新伊甸大军包围的友军,明知道这是围点打援的办法。特尔善人与伽罗尔人的战团也会在聚集起来一次又一次的发动反攻,通常这种牺牲会持续到让新伊甸的战团都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有几次特尔善人和伽罗尔人甚至发生过整个战团一头撞死在新伊甸的防线上的事件明知道前进是死,也没有任何一个小个子撤退。

    而且这些小家伙特别记仇,有时候新伊甸的战团被这些小家伙围住的时候,他们就会拉上大猫人的战团做为打手,让做为盟友的大猫人痛打那些混帐大个子,而这个多元宇宙中的所有文明都知道,在面对特尔善人与伽罗尔人的请托时。原本高冷的大猫人就像宠物狗一样听话。

    这样的友谊与默契在前,现在那怕眼见为实,猫崽也不会相信:“我们走吧,悠久,也许我们去找艾琉克他们去问一下。”

    于是起身,玛索走在前,悠久跟在后方,被眼前的现实搞的有些迷糊的猫背负着手。

    他与她快步走下二楼。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位画家先生注视着彼此的身影,在玛索与悠久走下来的时候。一幅全新的画出现在了墙壁上,正好位于悠久所注意的那幅画卷空白的一侧这是一幅只有背影的绘卷,留着小马尾甩着白尖尾马的猫崽背负着双手走的像一个小老头,而在他身后的姑娘儿双手放在身前,漂亮的及肩发自然的卷曲着,正用不紧不慢的脚步追随着前方的猫崽。

    过了一会儿。画家先生从二楼那边看到了走出店门的猫崽与姑娘,笑容从他的脸上绽放,他扭头看了一眼新画作的邻居:“真是一次奇遇的呢,艾拉先生,还有苏菲女士。我这个长生种竟然见证了你们的果实。”

    而他的草原精灵夫人也在此时此刻走上了二楼,她走到了自家丈夫身旁,看着踏雪前行的两位客人,她的脸上也有淡淡的笑容:“风评中,这可是一只好猫崽,真是没有想到, 我们还有这么一天……真是一次奇遇。”

    大地精灵俯下身,他抱起了自己的夫人:“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到艾拉先生与苏菲女士的事情。”

    “记不得了,如果不是二楼的那幅画,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经有过这段往事,你呢,我的爱人。”他怀中的草原精灵摇了摇头,然后用同样的疑惑面对自己的丈夫。

    “我也记不得了,这真是可怕的经历,我们这样的长生种竟然也会遗忘了曾经与我们生死与共的友人……这不正常。”大地精灵说到这儿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又笑着摇了摇头:“也许是命运女神对我们的一场考验?”

    “算了,我的爱人,对于我们来说,过去的美好再怎么美好,也只是过去的美好,如今的我们,只不过是在莫尼斯开着一家小店的草原精灵老板娘和她的吃闲饭老公而已。”

    夫唱妇随之后,彼此欢快的笑声响起,她在他的额头留下一个吻,楼下的门铃响起,他怀中的她跳出了他的怀抱,她身上漂亮的长裙在空气中翻转并最终消失在空气中,然后他就听到了她在楼下传来的声音。

    “欢迎光临,两位,你们要些什么呢。”

    …………

    走了一段距离,玛索听到身后的脚步一些杂乱,于是猫崽扭过头,发觉悠久正在对着双手哈气,看了一眼天空,灰色的天空正在落着雪花,又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龙皮皮甲……好吧,是自己的疏忽。

    转过身,玛索伸出手:“如果手冷的话,让我握着好了,另一只手放在兜里吧。”

    “……不用。”哈着手的悠久摇了摇头。

    玛索往后走了两步,强行牵住了她的手,做为一只有担当的猫崽,绝不能让姑娘儿受冻。于是继续前进,玛索走着走着,听到了身后的姑娘儿传来的伽罗尔语歌谣,似乎是很开心?

    开心就好……不是吗,如此想着,猫崽牵着姑娘儿的手握紧了一些。(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