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30节:雪线Ⅵ
    玛索和悠久是在‘致命的一米二’战团大会议厅里见到的艾琉克和景琉,在他们的身旁还站着一位长像与他们有六份相似的草原精灵,这位留着短发,有着一小撮呆毛的草原精灵穿着一件制作非常精致的皮袍,它的袍边与挂饰已金属包裹,整体充满了美感,和玛索这一身充满了自然野性的皮袍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你们的情报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位是我们的哥哥景彦,让他跟你们解释一下吧。”艾琉克说完对着猫崽和悠久耸了耸肩:“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

    “悠久,还有这位小猫,关于你们的调查,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愤怒刀锋战团现在正在罗尼斯的公会联合的控制下。”这位被称之为景彦的草原精灵微笑着对猫崽和悠久打起了招呼:“你们完全不用担心什么,愤怒刀锋并没有在做什么恶事,而是正在为整个公会联合的货物进行护卫工作。”

    “咦,愤怒刀锋不是人类主导的战团吗。”玛索有些好奇的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啊,还是因为愤怒刀锋的原战团长因为投资失败,他问我借了一笔钱一时半会还不了,所以就把这个战团做为利息交给了我。”景彦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玛索:“为了好好改造这个战团,我都留在罗尼斯整整一个月了,本来是想在雪季来临之前前往莫格斯的,结果现在看来,我至少要等到雪季结束之后才能成行了。”

    玛索眨了眨眼,把战团做为利息交给这位……拜托,这位是谁别人也许不知道,可玛索一清二息这位可是艾琉克和景琉的哥哥。人生赢家的第四个儿子,是他最宠爱的侧室长陆太闲的长子,也是那对双胞胎景琅和景璐的亲哥哥。

    拜托,在玛索回来之前,这位可一直都是一位自由行的巡游各地的圣骑士,他可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一个战团的战团长。现在这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战团长投资什么失败了?”悠久开口问道。

    “跟着别人想爆某个人生赢家的草药仓,结果被人下了套,亏成了狗。”景彦笑着着,同时默默的看了玛索一眼:“玛索,做的不错,你是我见过的极少数能够用自己的实力在市场这个人吃人的鬼地方活下来的小猫人。”

    “呃,关于这个,我还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这个答案。玛索有些尴尬,因为说来说去,竟然还是猫崽的锅这是什么一回事,猫了个咪的,明明是他们太过贪婪,竟然说的好像是他们是无辜的一样。

    “这可不能怪玛索,那些被**和贪婪所控制的大个子是自寻死路!”悠久突然的开口反驳道:“玛索不需要道歉!这个世界不需要让无辜的人为恶者的行动感到道歉或是不好意思!”

    “当然,我可爱的小悠久。我也没有说玛索的不对,只是有些感叹。这只小猫竟然能够以自己的实力做出这样的事迹,这还是多亏了贡布雷家的那个小崽儿告诉的我这一切,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面对悠久的反驳,景彦也没有生气,反正是做出了解释:“不过话又说回来,愤怒刀锋毕竟是一个从第一次开放时代就存在的老公会。我也不忍心看着他就此沉沦,因此在接手后进行了多次重组,留下了愿意为战团发展而努力的正派玩家,都是经过考验的地球人,值得我们付出信任。”

    “原来如此。我们的调查也是因为城外的德鲁伊,他们说你们正在大量收购各种物资,觉得愤怒刀锋是不是想做什么不利于王国的事情。”

    “不不不,相反的时候我们的公会联合如此大规模的收购各种材料和物资,是为了在雪季之后能够有足够的物资和材料支持我们前往罗尼斯西方,讨伐用恶意的手段控制着卡卡布镇和它附近十多个村子的恶德战团‘血色王冠’”景彦解释起他们收购各种物资与材料的原因:“说起来,血色王冠的家伙会这么做,也是因为公会资金投资失败,结果不得不通过这种压迫与剥削的手段,想要从原住民的手中拿回一些损失,但我们不能坐视他们的行为,大雪封住了通往西边的道路,原野也已经非常的危险了,我们只能等待雪季的结束,开春的到来。”

    “除非有传奇法师为你开启一个定向的传送门。”玛索补充道。

    “没错,但是血色王冠也明白不能太过恶意,因此他们只是在强迫原住民为他们工作,但还会付给工钱,因此他们的阵营并没有完全的转向邪恶,可我们无法接受他们的这种行为,因此……必须讨伐他们。”景彦说到这儿,抬起手对着猫崽身后挥了挥手:“我可爱的小丫头们,你们终于来了。”

    “果然,我们在市场获得的情报里,都有提到过一个脑袋顶上有呆毛的家伙,果然是哥哥。”

    “是啊,脑袋上有呆毛,穿着很漂亮的衣物,还是一个圣骑士,哥哥你什么时候转职做保姆了?”

    两个妹妹的问题让景彦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他又重复了一次解说,这才让他的两位双胞胎妹妹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那么为什么那位特德鲁伊老爷爷不亲自来问一问你们呢。”做为妹妹的景璐有些好奇的问道。

    “德鲁伊有城市识路困难症,由其是城外的那些家伙,一年到头进不了几次城,上次进城一进平民区就迷路了,到最后还是一米二的成员带他们出的城,我也是挺无奈的,他们如果来找我,还不如我们去找他呢。”景彦的回答让玛索无比的尴尬说到这个地步,还真是让猫崽无法反驳。

    原住民德鲁伊绝大多数都是城市路盲症的受害者,这些出生在野外,生长在野外,也许最终也会死在野外的德鲁伊进城闹的笑话从第二次开放时代起,每一个开放时代都足够编成一本厚厚的笑话集。

    “好了,哥哥你出城和那位德鲁伊老爷爷解释一下吧。”景琅一边说,一边扯了扯正在东张西望的知秋:“要我们陪你去吧。”

    “那倒不必了,你们和你们的新朋友好好玩吧。”景彦微笑着回答道。

    对此玛索只能说景彦,你这个大舅子卖人果然是果断,可怜的知伙,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