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32节:雪线Ⅷ
    “我们只能靠自己。”

    这句话特尔善人和伽罗尔人在流浪年代时就这么深信不疑,在流浪的年代,他们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恶意,残暴的宇宙海盗和食人的异种恶棍身体力行的教会了小人种们什么叫现世地狱。受到的伤害太多,以至于在碰到了彼此的恩主之后,伽罗尔人和特尔善人也是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任何一个陌生人想要得到一个特尔善人、伽罗尔人和以他们为原形的草原精灵们的信任很简单,只要你行正事走正道,他们很快就会信任你,而且会将你的行为在自己的种族中宣传开来,如果你足够坚持,到最后你每到一处都会被这些小家伙认出来,他们会将你视为亲密友人,为你献上美味的食物,就算是将自己空闲的房间让给你休息也没问题。

    而如果你行恶事走上了不归路,那么恭喜你,小个子们很快就会注意到你的倒行逆施,会依照你的行为给予足够让你铭记的处罚,如果你小偷小摸被捕,你将面对杖刑;如果你是恶意伤人而被捕,牢狱之灾如同为你量身定制;而如果你以杀戮为乐,那么你就不再需要为你脖子上的脑袋是不是还在而有所烦恼了,这些小个子会亲手把它砍下来,或是将你送上断头台,精钢锻造的整体刀片,纯手工打磨刃体,配以精铁铸的投头台支架与雪杉木制作的包壳,让你享受到如同皇室一般的尊贵体验。

    猫崽只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种道理都说了一千遍。怎么还会有人把它当成谎言……真是无可救药的愚蠢。

    而且在玛索看来,景彦能够说出这句话,就证明罗尼斯的诸草原精灵战团已经就讨伐血色王冠这件事上已经达成了高度的一致以血色王冠的行为,说起来也只是一般的守序邪恶做的恶事,而以游戏世界中的中古时代,血色王冠这么做完全没有超过地球玩家对于恶的下限定义,毕竟这些家伙还知道付钱,虽然工作十六个小时。以胁迫、暴力与杀戮做为让原住民工人提高工作质量的源动力这一点非常让人难以接受,但做为一只过来猫,这些家伙所做的一切和新伊甸入侵军团一比,简直慈祥的如同天使与圣人一般,而在大陆的南方,这样的场景更是在某些大型工厂中随处可见。

    没有原始的剥削和压迫,哪有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成功。虽然这么说非常对不起那些被压迫的、受到伤害甚至因此而死的无辜者……但丢开人权但现代观点。在这个生产力低下到连一个齿轮都需要手工打造的时代,就算是给这些原始人一台数字车床他们也用不了啊。

    但是草原精灵玩家和原住民都不会这么认同强迫劳动,任意的压迫,只是因为完成不了任务就要被毒打,反抗者甚至要面对屠刀,这一切的一切对于别的玩家来说也许只是非常普通的恶事,但是对于草原精灵这样面对过被奴役、被杀戮过、甚至是被做为食材来处理过的种族来说,都是绝对无法忍受的极恶。

    既然如此。玛索也乐于见到血色王冠的各位付出代价,毕竟做为一只吃货,讨好饲主可是本能,这无关阵营,只不过是猫崽的本能而已。

    “玛索,接下来你们要去哪儿。”景彦开始关心起玛索他们的走向。

    “当然是往北走啦,我们有任务在身,可是现在到了雪季,只能等待大型商队到达再做打算吧。”玛索回答道

    “大型商队……应该还会再过几天才到吧。最近你们在哪儿休息……”停下了话题,景彦突然转身看着街道的另一侧。

    被景彦的奇怪表现所吸引。玛索也转过身,看到两个穿着皮袍戴着罩帽的大个子正向已方走来。玛索伸手将悠久拖到了自己身后:“给我和景彦来一发神圣指示,然后逃的越远越好。”

    看着这两位肩膀上的倒十字架,他们的身份简直呼之欲出,看着他们的双手束缚暗元素剑,玛索扭头看了景彦一眼:“现在我总算确认你的确是使用了血脉继承了。”

    “没错,杀死一个善神的子嗣对于这些疯子来说,的确是一件让他们的‘上神’感觉喜悦的好事情,我们两个,一人一个怎么样。”景彦右手平举,一把神圣的长剑自他手中‘长出来’,这是圣骑士版本的束缚剑,只不过是光元素和正能量代替了暗元素与负能量。

    喵了个咪的,不愧是装逼的最高境界。

    玛索一边感叹,一边感受到身后来自悠久的神圣指示,同时为自己施放了野性之力(animalisti poer)这是一个2级神术,受术者在力量,敏捷与体质上获得+2加值。

    “让开,苏的子嗣,你不应该与这个草原精灵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其中一个邪教徒对着玛索说道。

    “抱歉,我并不在意我身上的血脉,反而觉得像你们这样的家伙还是死的越多越好。”玛索微笑着摇了摇头,同时迈步迎向了他:“我不认同你们的理念,也不赞同你们的行动,如果你们想要伤害他,那就必须先赢过我。”

    说完话,拔出了长刀的猫崽迎向了这个邪教徒,后者抬手一发衰弱射线(rayeneeblement),想要通过法术解决玛索,但是猫崽一歪脑袋让过了这条射线,然后跃起的猫崽一个借机攻击,将这个举起束缚元素剑想要招架的邪教徒连人带剑对半分了。

    “才二十五个遭遇等级……。”猫崽看了一眼战斗记录,发现这些家伙完全没办法和码头区那位老大相提并论,连这束缚元素剑使用的似乎都是一次性版本的卷轴。

    正在想看景彦那边的战竞争,玛索就听到了一声枪响,然后扭头,发现这家伙正吹散手中火枪枪管处冒出的烟雾,而做为凶手的邪教徒则倒在了街道上,胸口被开了一个洞的他正在为生命做倒计时。

    “好枪法。”玛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位可真是深知声东击西这句谚语之精髓。

    “那是父亲教导,这些家伙总是想要袭击我,真是让人觉得麻烦。”景彦收起火枪,对着闻声而来的同伴们挥了挥手:“已经解决了,你们过来帮助我们处理一下尸体。”(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