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39节:不祥的阴影Ⅶ
    “不好意思,看起来你也知道术士的规则,你显然还没能够让我们付出一次致命的信任。{中文.

    }”噜噜耸了耸肩膀。

    “那好吧,安妮,你给我上一个隐形术,我去对付警卫室中的四个,你给自己也上一个隐形术,然后去把另一侧房间里的三个人干掉,怎么样。”

    “没问题。”安妮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施法。

    …………

    “哈!”

    打了一个哈欠,麦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另一边沙发上的队长看了他一眼:“你去哪儿。”

    “我去泡一杯茶。”走向房间里的水壶,麦克继续打着哈欠,做为哨卫,他最近可没怎么睡好,总感觉像是在做恶梦的年轻人准备给自己泡一杯菊花茶这是外乡人带来的一种茶,据说可以有效应对各种上火。

    好吧,做为一个贫民窟中的孩子,他和很多原住民一样,都不知道外乡人们嘴里的清热散火是什么鬼东西,不过每次自己感觉喉管在冒烟的时候喝这茶,绝对有奇效,麦克爱死这种茶了。

    “队长,你要茶吗。”

    “不,这种娘们喝的东西不适合我,麦克,帮我拿一瓶最好的东方烈酒!我的骨头都快冻碎了!那些杂碎在地下室搞什么东西啊!”

    “天知道那些外乡人的术士和我们原住民的术士在搞什么,不过我觉得仓库最近好像是越来越阴冷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给炉火加点木柴?”麦克不知道地下室发生的一切,因为地下室并不允许盗贼公会的普通成员下去,术士们召唤的一只幽鬼看着地下室的门,麦克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去看一眼。

    “这是一个好办法,杰瑞!给炉子多加一些柴木。”

    “没问题,队长。”坐在炉火边的沙发上的中年人起身转向炉火开始加木柴,木柴遇火发出的噼啪声让年轻人没来由的感觉到了温暖。

    “队长,你的酒瓶子放在哪儿了。”

    “最下面的一层,角落里面。”

    麦克顺着指引。最后在柜台最下层翻出一个小瓶这个玻璃制作的小瓶有些年头了,至少十二年前麦克刚成为公会成员时就从队长手里见过这个小瓶,里面装着南方乱世大陆的唐人制作的烈酒,名字很奇怪。叫什么……两个脑袋的锅脑袋?

    啊,天知道这名字有什么意思,反正队长很喜欢就是了,每周都会去市场那边的唐人店面里去把这个小瓶重新灌满。

    拿起酒和自己菊花茶,麦克转身走向队长的时候。注意到了自己的半精灵队友瓦里安正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低着脑袋……似乎在睡觉吧。

    麦克有些好奇于这个平时不到半夜不睡觉的半精灵怎么会在午后睡着……算了,别人的事情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在敌人入侵的时候他能够马上爬起来就行。

    想到这儿,走到自己队长身边的麦克将小瓶装的烈酒递到了自家队长面前,后者伸出手来接,麦克听到了另一侧房间里传来的房门关闭声,于是做为公会成员已有十五年的历史,如今却依然只有二十七岁的年轻人扭头看向了房门从这儿可以清楚的看到房门已经被带上了。

    然后队长猛的从自己手上夺走了酒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麦克被带倒在地。接着脖子处传来的巨痛才告诉自己的大脑,自己的身体到底受到了怎么样的伤害。

    脖子被弩箭穿透,撕裂的伤口与不停的流血正在带走生命,而伤口处传来的巨痛让无法嘶喊出的年轻人痛的打滚,在滚动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队长,后者的脑门上还残流着半截袖箭尾巴,死不瞑目的白头翁与濒死的年轻人对视。

    杰瑞!

    年轻人拼着命扭动身体看向炉火边的队友,这才发现他的后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飞斧,以至于此时此刻正在和炉火激情相拥。

    瓦里安!

    年轻人转向了另一边。这才发现凶手正在从半精灵瓦里安的背上拔出匕首……怎么会……明明没有闻到血的味道,年轻人在痛苦与懊悔中渐渐模糊了视线,并最终渐渐停止了挣扎。

    …………

    从半精灵的背部拔出匕首,玛索看着地上捂着脖子的盗贼公会成员眨了眨眼他死定了。甚至不用浪费玛索俯下身补上一刀,钝头弩箭将这个年轻人的脖子变成了一个大洞,他能够滚这么久已经是体格过人了。

    木柴被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掩盖了猫崽背刺时发出的细小声音,被施放了寒冰武器(萨满的一级法术)的匕首在刺入身体之后直接破坏了受害者的心脏,同时冰封住的伤口与内部也阻止血液的流动,这就是这个年轻人走过半精灵时没有发现异常的原因。

    看了一眼炉火中的尸体。放弃了回收飞斧打算了玛索转身走出了房间,而同时安妮也推开了房门,将那个房间点缀成一个活生生的地狱的少女看着玛索笑了起来。

    “我的天,你们可真会玩的。”抢先走进警卫室的武僧感叹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盗贼比你还会玩的,玛索。”

    “天赋使然,话说回来,你们之前的副本里有见过地下室吗?”

    “地下室,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一边回答一边走进另一边的房间,侏儒卫斯理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看看这墙上的血迹,安妮,你这是比一个人身上的所有血液都涂在了墙上吧。”

    “只是一锤的买卖,那个半身人个子小,我最后顺势斩的时候没收住。”安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也没见过什么地下室,玛索你问这个干什么。”看了一眼侏儒发表过意见的房间,野蛮人妹子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还有……让我去吐一下。”

    “玛索,你问地下室干什么。”罗正诚看了一眼房间,然后强忍着恶心的圣骑士扭头看着玛索问道。

    猫崽耸了耸肩:“我想我们有麻烦了,这也许是一个隐藏副本。”

    是的,麻烦大了,因为猫崽从来都没有了解到关于这个副本的隐藏内容也就是说,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开荒。(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